DCEP革命來了,解析中國央行數字貨幣

本文來源:幣庫

微信id:coinbase24

作者:banker

近期,區塊鏈、DCEP成為近期熱門話題。

國家大力推廣區塊鏈,中國央行數字貨幣,很可能成為全球第一個推出數字貨幣的央行。

同時,今日有用戶發出工行的內測貨幣數字錢包,以及中國加密法公布等等,顯示新一次偉大革命即將來臨。

DCEP央行數字貨幣究竟是啥樣的,為何突然加速推進,對國家發展有何重大意義?本文做一個系統的分析。

央行數字貨幣DCEP啥樣子?

2019年9月左右,央行開放數字貨幣的消息開始密集披露。我國央行數字貨幣的名稱是DCEP(Digital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其中DC是指數字貨幣,EP是指電子支付。

DC/EP它的功能和屬性跟紙鈔完全一樣,只不過它的形態是數字化的。

我們對它的定義翻譯過來就是「具有價值特征的數字支付工具」。

什麼叫具有「價值特征」呢?簡單來說,就是「不需要賬戶就能夠實現價值轉移」。你想想紙鈔就能理解了。你用紙鈔進行支付的時候,是不需要賬戶的,DCEP也是這樣。

你在支付的時候,是不需要綁定任何銀行賬戶的。

不像我們現在用微信也好、支付寶也好,都要綁定一張銀行卡,但DCEP不需要。實現了「雙離線支付」,即在收支雙方都離線的情況下仍能進行支付。

這就意味著,DCEP能像紙鈔一樣流通。這也就是為什麼說,你可以把它簡單地理解成紙鈔的數字化替代。

央行的數字貨幣屬於法幣,跟現金一樣,央行的數字貨幣也具有無限法償性,就是說你不能拒絕接受DCEP。

我們看到現在私營的支付機構或平台,會設置各種支付壁壘,用微信的地方不能用支付寶,用支付寶的地方不能用微信,但對央行數字貨幣來說,只要你能使用電子支付的地方,就必須接受央行的數字貨幣。

DCEP雙層運營模式如何運作?

第一,央行DCEP採用中心化管理模式。(這是與其他主流數字貨幣的本質區別)

中心化的意思就是國家央行發行,是法定貨幣,由國家信用背書,信用級別高,並且在使用人民幣支付的地方是不可以拒絕接受DCEP支付的。

DCEP採用中心化管理模式主要有三個目的:1)國家掌控,央行具有最高管理許可權,也就是國家擁有該貨幣的2)可進行國家宏觀調控;

3)防止貨幣超發,DCEP的目標是替代M0,也就是流通中現金,截至目前,國內M0的總量約為73000億元。
ps:DCEP的中心化,這是與比特幣的主要區別,同時由於區塊鏈本身是去中心化的,所以央行在設計DCEP的時候,必須要在區塊鏈技術上做改進。

第二,DCEP採用雙層運營的運營模式。

雙運營是指央行首先把數字貨幣兌換給銀行,然後再由銀行兌換給大眾,央行第一層,商業銀行第二層,央行不直接兌換數字貨幣,這樣就避免了DCEP擠占商業銀行存款貨幣,抬高社會融資成本。

初期第二層將由中國工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中國銀行、中國農業銀行、阿里巴巴、騰訊以及銀聯七家機構。目前各機構都在積極準備中。

Libra為何加速了DCEP推出?

Libra是Facebook推出的數字貨幣。2019年6月18日,Facebook發布Libra白皮書,正式宣告進軍數字貨幣領域。很多人覺得一家互聯網公司發個數字貨幣,有啥可害怕的?
Facebook推出Libra,其背景在於26億用戶+眾多老牌金融機構。

其一,Facebook在全球有26億用戶,相當於現在世界總人口是76億的1/3。擁有這個用戶體量,發啥都行,因為數字貨幣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大眾認可度。

其二,Facebook成立Libra協會,想要在Libra上和Facebook分一杯羹的都得加入這個協會,並且還得繳納1000萬美元的會費。目前已經有約30家全球重量級的機構。

可就是這樣一個牛逼的機構,發行Libra採用一籃子貨幣定價,而這一籃子貨幣中,美元占50%、歐元占18%、日元占14%、英鎊占11%、新元占7%。竟然不包括人民幣!這不是搞事情嗎?

如果全球1/3的人使用Libra, 那麽人民幣在全球貨幣市場的影響將大大削弱,人民幣原先的國際化進程不僅僅受阻,可能還會倒退。

所以央行只能加速上馬自己的數字貨幣,這也是DCEP在Libra發布白皮書之後,加速上馬出的根本原因,先發制人。為此紮克伯格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一直使用中國威脅論,來給美國國會壓力以通過Libra.

DCEP會成全球首個央行貨幣嗎?

Facebook推出Libra不僅僅讓中國擔憂,也讓全球大多數國家都陷入貨幣主quan的擔憂。

畢竟,一旦Libra在他的26億用戶中成功推行,那麽Facebook和Libra協會就成了這26億用戶的實質央行。同時,Facebook可以借助Libra掌控這26億用戶的交易信息,然後進行全面滲透。

正因如此,Libra已經引起全球多數國家的阻止,歐盟、中國、日本、韓國,甚至美國都表示了反對和質疑,其中法國、德國已經明確表示反對Libra進入歐洲,並重申貨幣主quan的重要性。

ps:Libra協會重要成員Paypal迫於壓力,已經於近期退出該協會。

上周紮克伯格的國會的第三次Libra聽證會,各議員也是火藥味十足,可以看出美國政府對Libra也不信任,所以Libra可能最終難產。

但是中國央行可能借這個機會,推出DCEP,成為全球首個發行央行數字貨幣的國家,擴大我國支付數字化進程。

DCEP出征,美元體系寸草不生

為什麼說DCEP出征,會讓美元體系寸草不生呢?

一方面是因為,美國的金融馬奇諾防線防不住他。第二是說,它面對美元的跨境支付體系,具有壓倒性的優越性和絕對優勢。

為什麼這麽說呢,我們來詳細的分析一下。

第一點,SWIFT的技術非常落後和陳舊,是上個世紀的垃圾系統。而我們的DCEP,結合我們的跨境支付通道CIPS(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則是最新的金融技術,和最強的IT技術,還是體驗最好的系統。美國除了SWIFT,還有一個跨境支付系統叫CHIPS(紐約清算所銀行同業支付系統),這個也是個垃圾。

第二點,SWIFT的收費非常貴。它壟斷了全世界的跨境支付業務,所以就可以漫天開價,要收萬分之一的手續費。而我們的手續費,則非常的公道合理。

第三點,SWIFT的交易處理非常慢,通常一筆交易,要處理好幾天。這就會給企業、銀行,或者政府機關,因為時間等的太久,帶來巨大的損失。而我們的的系統,一秒鐘就可以支持10萬以上,甚至100萬筆以上的交易。這個優勢太過於碾壓了。直接秒殺,還謝絕反抗。

第四點,美國利用美元霸權和跨境支付系統,偷客戶的數據,還偷客戶的錢,動不動就搞長臂管轄那一套,拿美元做為政治武器,來實現自己的政治目的,或者實現自己的單方面的經濟利益。

動不動就凍結別人的賬戶。動不動就搞金融制裁。這麽粗暴的對待客戶,早就失去人心了。

而我們的跨境支付系統,則是秉持透明、公正、可信的原則,熱情友好的開門迎客,正正當當的做生意,完全是開放友好的系統,也會把客戶當成客戶來服務好,也絕對不會做偷人數據偷人錢的那種事。

從這點看,我們的數字貨幣和跨境支付系統,肯定更受歡迎。

第五點,DCEP的價值更有保證。央行發行的中國主權貨幣,和和人民幣等值的,直接和人民幣掛鉤,信用是由中國央行來擔保的。

自從美元成為世界貨幣之後,美國就一直靠濫發貨幣,來掠奪世界各國持有美元的國家。

這讓美元的價值,一直在稀釋和貶值。而我們發行的數字貨幣,則會和國家信用掛鉤,讓持有人民幣資產的國家,不會受到金融掠奪。

讓使用人民幣進行貿易結算的國家,也不會因為匯率頻繁的劇烈波動而蒙受巨大的風險和損失。

而且DCEP資產高度安全,因為中國央行不可能倒閉。而美聯儲,則是隨時都有倒閉的可能。

而且,DCEP還是無限法償的,無論你要兌付多少資產,中國央行都會確保償付。

第六點,DECP可以雙離線支付。

這個就太強了。有的企業、銀行,或者國家,可能會擔心,使用人民幣進行跨境支付,會被美國拔插頭,關閉互聯網。這個我們也解決了。

即便美國拔插頭,只要你手機有點,就可以完成支付。而且還是兩頭離線的情況下,完成支付。

再也不用擔心大壞蛋美國拔插頭幹壞事了。而且DECP是不需要賬戶的,只要手機上安裝DCEP錢包,兩個手機碰一下,支付就完成了。

第七點,美國同類競爭產品,美元的替代體系,天秤幣和比特幣,面對中國的主權數字貨幣,都毫無競爭力。因為他們根本不具備信用擔保,而且波動率太大,不具備支付工具的價值。

從上面的分析看,DCEP對美元,那就是秒殺,絕殺。而且美元毫無反抗的能力和機會。

而最新消息,有用戶在工行發現內測數字貨幣錢包,也進一步顯示我國DCEP正在緊鑼密鼓的準備推進中。

讓我們一起期待一個偉大的區塊鏈革新識待的來臨,以及一個偉大的數字貨幣時代的來臨!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