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國家庭收養後,他堅持把失明的孤兒院同伴也帶到美國:「只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本文來源:發現澳大利亞

微信id:Go_Aussie

作者:朵夫

最近,美國媒體報導了一對中國孤兒的故事。

這兩個孤兒,先後被兩個美國家庭收養。

而這背後,竟然是他們很小時,就一起商量好的「團圓計劃」。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01.孤兒院中的約定

申傑和國福亮是在孤兒院中認識的。

那年申傑才3歲,他患有先天性脊柱畸形,一生下來就被父母遺棄了。

國福亮那時5歲,他患有小眼症,這是一種眼睛發育障礙,使他一出生就成了「法定盲人」,視力嚴重受損。

在山東臨沂兒童福利院,他們是最好的朋友。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左為國福亮,右為申傑

每當有其他小朋友欺負年幼的申傑時,國福亮就會站出來制止他們,成為保護他的「哥哥」。

而「弟弟」申傑,則是國福亮最好的幫手。

國福亮喜歡歷史,但視力嚴重受損的他,無法正常閱讀,申傑就經常幫忙找一些歷史書,念給他聽。

在福利院中,孤苦伶仃兩個人互相依靠,互相扶持,都把彼此當成自己的「親兄弟」。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那時,福利院中,過一陣子,就會有外國的家庭來收養小朋友,但因為身體上的先天缺陷,他們都遲遲沒有被選中。

看著其他小朋友一個個被領走,國福亮說,「我跟弟弟都覺得很羨慕。」

一天晚上,在聊天時,他們彼此約定:「如果你先被收養,答應我,你會想辦法讓你的新家庭收養我。如果我比你先被領養,我也會這麼做。」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兩個男孩經常互相重復這個誓言,時間久了,他們都覺得自己被收養的機會已經越來越小了。

根據中國的收養法規定,超過14歲的孤兒就不能再被收養。

所以,隨著他們漸漸長大,這個誓言,變成了他們之間的一個逗樂的笑話,但這個像笑話般的誓言,卻一直記在「弟弟」申傑的心里。

02.「直到世界末日,他都是我兄弟」

11歲時,申傑被美國堪薩斯州的一個家庭領養。

當時,國福亮正在盲啞學校寄宿,得知「弟弟」要被領養了,很替他開心,但因為學校沒有假期,無法回來和「弟弟」告別。

「沒來得及說再見,也不知道他會去哪兒,當時非常傷心,覺得這輩子應該再也見不到他了。」

等到國福亮趕回孤兒院時,申傑已經遠赴美國。

此後的福利院中,國福亮形單影只。

而遠在美國的申傑,並沒有忘記和「哥哥」之間的承諾。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直到世界末日,他都是我的兄弟,我不會丟下哥哥一個人。」

因為領養自己的家庭已經收養了5個孤兒了,申傑只好再想其他辦法。

剛來美國,申傑幾乎無法用英語和人交流,但每一次鄰居聚會、社區活動,他都會竭盡全力,用自己有限的英語,「宣傳」自己的「哥哥」有多好。

「因為我知道他快14歲了,我再不努力,哥哥就再也來不了了。」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在聚會上碰到每一對父母,他都會用溢美之詞贊美自己的哥哥:

「他什麼都是最好的,他很聰明,他是最棒的,他是我的兄弟。」

Kristin Thurlby 就是申傑試圖說服的其中一個媽媽,「申傑很樂觀、很有感染力,他越是認真地描述他的哥哥,我就越開始認真考慮這件事,越想嘗試一下,我記得我對丈夫說:『我覺得申傑說的,好像就是我們的一個兒子。』」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申傑的熱情推薦下,Kristin和丈夫,決定收養國福亮。

但是他們家裏已經有3個女兒,要再收養一個孩子,夫妻兩人認為,還要經過孩子們的同意。

而最難說服的,可能就是當時正在上四年級的小女兒Elliese,她也是Kristin夫婦從中國領養的,作為家裏最寵愛的寶貝,她可能並不想要一個哥哥。

某天開車,Kristin對坐在後座上的Elliese說了這件事。

開始時,Elliese果然對這件事有一點抵觸,但Kristin向她解釋,這對他們的家庭是件好事,並告訴她:這個男孩現在已經13歲半了,一旦他14歲了,他就再也不能被收養了。

正是這一點,引起了Elliese的注意,「我永遠不會忘記,Elliese停頓了一會兒,然後對我們說:『那我們最好快點』。」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如果四年前,你告訴我,我們將收養一個幾乎失明的中國孩子,我肯定不會相信,也不知道該怎麼做,但是申傑讓我們確信了這一點,我們想收養他的「哥哥」。」

03.「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得到全家人同意後,Kristin和丈夫、二女兒 Carolyn馬上來到了中國,經過層層嚴格審核,在即將超過法定收養年齡前,領養了國福亮。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而直到來到美國堪薩斯州的家裏,國福亮仍然不知道,他奇跡般地被收養背後,原來一直是「弟弟」申傑在默默地努力。

「哥哥」國福亮到達時,「弟弟」早已在Kristin家等候多時,他從樓梯上跑下來,緊緊地抱住了國福亮。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過了幾秒鐘,國福亮才認出「弟弟」來,他開心地笑了出來。

申傑對「哥哥」說:「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而國福亮拍著「弟弟」的肩膀:「我們再也不會分開了。」

那一晚,他們坐在一起聊了很久很久,兩個人坐在一起,笑得無憂無慮。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現在,他們就住在同一個社區,去同一所學校上學,再也沒有什麼,可以把他們分開。

在美國,Kristin夫婦不希望國福亮再去上特殊學校,而希望他能像正常孩子一樣讀高中、上大學。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剛開始,國福亮經歷了非常痛苦的適應過程。

第一天從中學回來,他就嗚咽地用普通話和Kristin說,「學校裏的每個人都說英語,我完全聽不懂。」。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我們向他解釋說,我們對他的期望和我們對三個視力正常的女兒的期望,沒什麼不同。」

「他不會因為失明,而得到我們的特別關注,每個人都有需要克服的問題,只是有些人比其他人的大。」

Kristin夫婦為國福亮配了一台特殊的筆記本電腦,讓視力嚴重受損的他不用再看盲文,而可以看到老師的板書和課本內容。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前兩年裏,福亮經常來找我,告訴我有些事太難了。」

Kristin說,「英語太難了,或者學校太難了。我們不得不向他解釋,有時候我們都必須做一些困難的事情,這就是生活的意義。」

「失明並不是不努力工作、不全力以赴的藉口。」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為了磨練國福亮的意志,Kristin夫婦還要求國福亮,像正常孩子一樣,參加體育運動,妹妹Carolyn經常拉著「哥哥」一起遊泳。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爸爸還帶著國福亮一起跑步,讓他逐漸克服了恐懼,可以正常地奔跑。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學習方面,因為「弟弟」申傑的幫助,國福亮的英語進步很快,他很快不再抱怨學校裏的困難了。

如今,三年半的時間過去了,國福亮已經完全適應了美國的生活。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Kristin說:「他非常獨立,可以用白色盲人手杖,但他拒絕使用任何東西幫助。他有驚人的記憶力,他很快就能記住自己走過的地方的佈局,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而不用借助手杖。」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在體育方面,他更是早就超過了爸爸,越跑越快,爸爸不得不為他請了一個私人教練。

今年秋天,國福亮還參加了一項高中生越野長跑比賽,在身穿鮮艷衣服的工作人員領跑下,跑完了全程,成為許多媒體報導的對象。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學習方面,已經高三的他,成績也名列前茅,除了英語,其他學科拿下了全A的成績。

面對記者的採訪,他用流利的英語,自豪地說:「其實美國的課程,沒有中國的難。

課餘時間裡,他還是學校樂隊的長笛手。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說起未來,國福亮說,自己很佩服考上哈佛大學的姐姐,希望自己也能考上一所好大學。

我們可以期待,自信、獨立、勤奮的國福亮,可以實現自己的夢想。

重要的是,我們看到了,現在的國福亮,可以掌握自己的命運,努力追尋自己的未來。

而這一切,可能都要歸功於,當初福利院中,那兩個單純的孩子許下的永不離棄的誓言。

被美國傢庭收養後,他把孤兒院的「哥哥」也帶到瞭美國:「隻要我活著,你就是我兄弟」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