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棧道全國大封殺】中國官方為什麼關閉多個玻璃橋?

2019年10月15日,中國文旅媒體《勁旅網》發表一篇文章,標題為《玻璃棧道「全國大封殺」,來了!》。

該文獲得多個媒體轉載,官方整頓玻璃橋的消息陸續傳出。

10月28日,央視發了一篇報導,此事成為全國性話題。

以下為央視影片:

以下內容摘自《北京日報》發於2019年10月28日的社評:

不可否認的是,太多的「有驚無險」累積起來之後,真正的危險已經悄然來臨。

2015年,河南雲台山玻璃棧道部分玻璃出現裂紋。

2017年,多名遊客在湖北木蘭勝天景區沿玻璃棧道下滑遊玩時發生事故,一死三傷。

2019年6月,在廣西平南縣佛子旅遊風景區的玻璃棧道,由於下滑速度過快,發生撞擊事故,一名遊客身亡,其餘6人受傷。

這次大面積叫停玻璃橋,很多景區損失慘重,客流驟減,運營上出現入不敷出的局面。

究其原因,玻璃橋「野蠻生長」的速度太快,而相應的國標、省標均付闕如。

景區沒有一個不是拍著胸脯說自己安全的,可真正的安全標準誰都沒有,無非各說各話。

除了建築專業上面臨「沒有建設標準,沒有驗收依據,沒有監管主體」的尷尬現實,對於「玻璃景觀」的整體安全標準,目前也缺少法律規定。

誰來監管,出了事故怎麽劃分責任,都沒有明確的說法。

而對這些一無所知的遊客們在遍地開花的玻璃橋上拍照遊玩的時候,有幾個人清醒地意識到,他們的生命其實缺乏法律保障?

從這一點上說,有關部門叫停玻璃橋,真正顯示了對安全負責的態度。

當然,也要顧及景區經營狀況,所以,要盡快走完法律程序,拿出相對完善的意見,讓整改有的放矢,讓驗收有法可依。

總之,要給玻璃橋加裝好絕對安全的「橋樑」。

以下內容來源:勁旅網

微信id:ctcnn1

作者:樸華

原標題:玻璃棧道「全國大封殺」,來了!

這波封殺大風暴趨勢,已經在全國蔓延開了…

01

河北紅崖谷景區已經快要「涼涼」了。

今年8月,紅崖谷景區給河北省文旅廳寄去了一封「求情信」

信中顯示,自玻璃吊橋被封後,景區已拖欠員工工資5個月,共計450多萬元;另拖欠合作伙伴工程款1.5億,欠供應商貸款1700多萬。

這個投資十幾個億,曾經因「世界最長玻璃吊橋」爆紅,日遊客量在5000餘人的景區怎麽會落得如此慘狀?

紅崖谷景區的故事還要從2016年開始講起。

2016年4月底,河北白鹿集團投資十幾億元的紅崖谷景區正式啟動。

在啟動後的一年內,紅崖谷景區由於缺乏引發遊客興趣的旅遊產品,一直「不溫不火」, 日遊客量只有千人左右。

2017年12月底,紅崖谷景區的玻璃橋正式亮相。

公開資料顯示,紅崖谷玻璃吊橋投資上億元,由同濟大學上海國康聯同橋梁建築設計有限公司設計,由巨力索具建設施工,是目前全國僅有無塔柱無拉索的懸張式玻璃橋。

紅崖谷玻璃吊橋位於紅崖谷海拔最高處,南北連接朱雀嶺和玄武崖,橫跨紅崖坳,全長488米,有433個玻璃台階,由1077塊、重70噸的玻璃鋪砌而成,橋面到坳底垂直距離218米,橋面自然下墜形成一個倒彩虹型。

景區對外稱,這是「世界最長、跨徑最大的懸空式玻璃吊橋」,刷新了張家界大峽谷玻璃橋創下的世界紀錄。

玻璃吊橋第一天開放就吸引3000多名遊客前去一探究竟,而在高峰時期,日遊客量達到了5000多人。

正如河北白鹿集團董事長楊明華在紅崖谷玻璃吊橋建成時表示,「紅崖谷玻璃吊橋是河北白鹿集團旅遊事業的新起點」。

02

然而,誰也沒想到,「新起點」之後迎來的是滅頂之災。

在玻璃吊橋建成僅百餘天後,3月24日,河北省旅遊發展委員會下發《關於開展全省高風險旅遊項目排查整治專項行動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

《通知》說明,河北將全省範圍內開展為期一個月的高風險旅遊項目專項排查整治行動,行動要緊緊聚焦玻璃棧道(棧橋或平台)、索道、滑道(含滑沙、滑草)、攀巖、漂流、滑雪、跳傘、蹦極等重點風險項目,並要求各級旅遊部門主要領導要親自部署推動。

3月25日,石家莊市政府召開全市旅遊安全隱患排查整治工作會議,並傳達了《關於開展旅遊景區安全隱患排查整治工作專項督導的通知》,要求對全市旅遊景區景點、旅遊娛樂場所運營安全和遊客安全工作進行全面督導檢查。

特別是對客運索道、大型遊樂設備設施、玻璃吊橋(棧道)以及新興旅遊項目等安全情況進行全方位檢查,深入查找存在問題和隱患,督導各縣(市)區做好整改工作,確保旅遊安全。

當日,紅崖谷玻璃吊橋開始「停業整頓」。

由於行業沒有可以參照的標準,紅崖谷景區就邀請中國特種設備檢測研究院、中國建築設計研究院等單位的專家進行「診斷」,並結合專家意見摸索整改。

7月份中旬,經過一輪詳細整治之後,由石家莊市旅發委牽頭,市安監局、發改委、行政審批局、國土局、環保局等11個部門組成的「石家莊市玻璃棧道類旅遊項目聯合核查驗收工作組」,進駐紅崖谷景區對玻璃吊橋進行了聯合核查。

7月31日,工作組出具了「關於紅崖谷玻璃吊橋已具備試運營條件的函」。

但不久之後,河北省再次下發通知,要求玻璃吊橋「暫停對外營業,繼續進行安全檢測和整改」,其後陸續發布了多個文件,對玻璃吊橋類項目進行整治。

並提出「四個一律」,即新建玻璃棧橋類項目一律停止核準備案;在建項目一律停建;未營業項目一律暫停開業;已營業項目一律停業整頓。

而至今,一年半時間已經過去了,玻璃吊橋什麼時候可以營業,如何整改才能通過驗收依然沒有答案。

沒有等來答案的紅崖谷,率先等來了危機。

因為玻璃吊橋是紅崖谷景區拉新和引流的核心產品,在失去這一張王牌之後,紅崖谷景區失去了大量遊客。

據工作人員介紹,遊客量驟減直接帶來了景區收入的減少,員工工資常常不能按時發放。

如今已經拖欠員工工資5個月,現在景區只能通過不斷裁員維持運營,員工人數也已經由320多人裁減到了130多人。

如果玻璃吊橋持續不能開放,紅崖谷景區能不能持續經營將是一個問題,很有可能,就此「涼涼」。

在河北省,像紅崖谷這樣因玻璃棧道類項目被整改的景區,還有24家。

這些景區的32處玻璃棧道類項目已經全部停運一年半時間,損失慘重。

白石山景區自去年4月份玻璃棧道關停後,600多個旅遊團隊取消了行程,接待遊客數量同比下降40%。

狼牙山景區去年1季度接待遊客數量同比增長14.2%,之後逐月下滑,8月份接待遊客數量同比下降34%……

03

這場風暴只刮在河北?

勁旅君查詢網絡信息後發現,沒有這麽簡單。自2017年開始,國家主管部門以及北京、廣西等地都對玻璃棧道等高風險類項目建設和運營做出限制。

2017年初,國家旅遊局在全國旅遊安全與應急管理工作會上宣布,將推動景區主管部門和相關部門制定管理辦法,加強對玻璃棧道、景區漂流等高風險項目的准入、運營安全管理,制定高風險項目安全規範,切實保障項目的「硬體」安全。

2017年2月,北京市旅遊委主任宋宇曾公開表示,在玻璃棧道等這類景區安全管理措施還沒有出台之前,相關企業要停止建設這類旅遊設施。

而已經建有玻璃棧道這類高空玻璃景觀項目的景區,要嚴格落實安全管理責任,制定相應安全管理制度,做好行業安全管理。

同年9月,因存在安全問題和隱患,天雲山玻璃棧道被責令停業整頓。

2018年7月,廣西自治區旅遊發展委員會印發了《自治區旅遊行業安全與應急管理責任清單》以及《自治區旅遊高風險項目管理提示制度》。

文件強調,針對建有玻璃棧道等高風險項目的景區,要按照誰審批、誰負責,誰主管、誰負責,誰建設、誰運營,誰受益、誰負責的原則,開展技術檢測和風險評估,保證安全運營。

在2017和2018兩年,國家主管部門和各地方主要是從旅遊安全形度對高風險項目進行管控。

但在2019年,文旅部和很多地方都十分明確提出加強玻璃棧橋項目管理,而且力度越來越大。

2019年年初,文化和旅遊部向各地方下發了密件——《關於加強A級旅遊景區玻璃棧道項目管理的通知》,要求各地文化和旅遊行政部門協調相關部門組織專業技術和旅遊安全領域的機構和專家,對轄區內A級旅遊景區玻璃棧道項目建設、運營情況開展摸底調查,並進行安全技術檢測和風險評估。

文化和旅遊部要求,要結合實際全面評估現有玻璃棧道項目的安全性、必要性和體驗性。

發現風險隱患的玻璃棧道項目,要立刻停止運營並組織整改,在通過技術檢測和風險評估後方能繼續對外開放。出現安全問題的,在旅遊景區質量等級評定時實行一票否決。

之後,黑龍江、湖北、湖南、江西、廣東、福建等地方文旅廳展開行動,一些玻璃棧道項目被責令停業。

以廣東省為例,在廣東省文旅廳2019年國慶假期全省文化和旅遊活動情況總結中,勁旅君看到,前期,廣東省文旅廳根據馬興瑞省長、許瑞生副省長等省領導批示,向全省21個地級以上市人民政府印發《關於進一步規範景區玻璃橋等高風險項目安全管理的通知》,壓實屬地安全監管責任。

在國慶節前的9月24日,廣東省文旅廳公布A級景區復核結果,指出清遠洞天仙境生態旅遊度假區6家經營玻璃橋、玻璃棧道、玻璃滑道等高風險項目的景區,未取得屬地政府出具的安全評估意見,尚無安全許可證,被要求限期三個月專項整改。

同日,廣東省文旅廳還下發了緊急通知,要求A級景區內玻璃橋(玻璃棧道)、索道、纜車、遊樂實施等高風險設施設備安全檢查,凡是沒有通過屬地政府的安全許可或安全評估的,即日堅決關停,采取圍閉措施、設置醒目警示。

在7月底,廣東廉江市還開展景區玻璃橋等高風險旅遊項目專項整治行動,對該市景區僅有的兩座玻璃橋——廉江市謝鞋山風景區和石城鎮田園寨景區玻璃橋項目停業封存,進行安全風險評估,對存在風險的項目予以拆除。

在2019年中秋節湖北省文化和旅遊假日綜述中,同樣寫明,各地文化和旅遊部門會同各地安監、質監、公安等部門,督促經營單位加強對設施設備的日常維護管理,對索道、纜車、滑道、滑草場等設施設備進行全面檢查檢測,關停了一批沒有取得行政許可的玻璃棧道項目。

04

為什麼這波「封殺高潮」會在今年到來?

簡單來說,是因為自下而上以及自上而下兩方面的壓力都增加了。

自下而上是因為大量事故頻發,導致負面的輿論強化。

玻璃棧道由於其獨特的視覺效果和體驗效果,受到遊客的廣泛關注和追捧,全國各地的玻璃棧道景區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全國引進玻璃棧道的景區在短短的3年內增長到數百家。

伴隨著數量的增長,更高、更險、更刺激的玻璃棧道不斷在各地冒出,類型也從剛開始的純玻璃棧道到3D玻璃棧道再到5D帶音樂玻璃棧道,花樣不斷翻新的同時,安全隱患也頻繁發生。

2015年10月,河南雲台山的玻璃棧道中一塊玻璃被遊客的不銹鋼水杯砸壞,圖片顯示,整塊玻璃呈爆炸性裂紋。

2016年9月,湖南張家界天門山玻璃棧道上,遊客被懸崖上方滾下來的大石頭砸中右腳,成粉碎性骨折。

2019年8月份,青島水準零點景區玻璃棧道開了大口子,倆孩子差點掉海裏。

類似這樣的事情,這幾年頻有發生,市場和行業都在呼喚更強有力的監管。

頻發的事故也導致上面的壓力開始向下釋放,尤其是以文旅部《關於加強A級旅遊景區玻璃棧道項目管理的通知》下發為標志,國家要求要強化對玻璃棧道的管理。

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兩方面的壓力,開始擠壓整個行業這就迫使地方需要更多的「背責」。

雖然在文旅部官網並沒有相關內容,但我們不妨從地方文旅廳的通知中尋找答案。

在黑龍江、湖北、江西三省文旅廳的通知中,都這樣寫道:

各地要按照「誰建設、誰運營、誰受益、誰負責」原則,全面壓實A級旅遊景區內玻璃棧道項目遊客安全管理責任。

要督促A級旅遊景區做好安全提示和警示標識,加強安全培訓和應急演練。

要督促景區開展玻璃棧道瞬時最大承載量和日最大承載量的核定工作,並建立遊客疏導應急預案,及時采取分流限流措施。

要建立健全安全管理規章,完善安全檢查、隱患排查、定期檢測、應急處理等工作制度,全面細化安全保障措施,確保安全責任落到實處。

其中,有很明顯的邏輯,把責任落實到人,把責任落到實處。

原來玻璃棧道無序發展,是因為並沒有很明確的責任主體。

但現在,政策要求要「管」起來,而要「管」起來,就需要厘清並建立一套從市場到政府的責任機制,明確在建設玻璃棧道的過程中,到底誰設計,誰審批,誰監管,需要有明確的責任主體。

這個過程需要時間。

很多政府無論是出於「免責」「避責」還是「精心準備」,只能先按下「暫停鍵」,這也是為什麼河北紅崖谷景區玻璃棧道停業一年半的主要原因。

很多政府沒有準備好,也不知道該如何審批,所以最穩妥的方法——只有先封殺。

05

基於上面的情況,勁旅君預判,接下來會有幾個趨勢:

首先,這波「封殺」,可能很快在全國蔓延。

「暫停營業」「關停」「封存」「整治」……在2019年有關玻璃棧橋的新聞中,這些詞高頻出現,這一切都在釋放一個信號:目前已經有七八個省份對玻璃棧橋項目的政策正在收緊,監管,越來越嚴了。

而可以肯定的是,會有更多省份加入,沒有被波及到的景區和供應商一定練好內功、提高警惕。

其次,一些小的玻璃棧橋供應商或將走入「至暗時刻」。

整體需求下降,訂單將大大減少,一些小的供應商將會因為技術較差沒有新的訂單,最終被徹底淘汰。

另外,一些大的供應商可能也要「倒楣」。

因為一旦投入幾千萬甚至上億的玻璃棧道被叫停,景區將沒錢買單,一些大的供應商會因為款項無法收回,資金鏈斷裂面臨死亡。

對於玻璃棧道行業來講,這就是一輪大洗牌。

所以勁旅君建議,要謹慎、謹慎再謹慎。

已經投資玻璃棧道的景區要盡量符合政策,為自己爭取更寬松的環境和更多的時間;

一些計劃引進玻璃棧道的景區,可以考慮尋找其他代替項目;

而那些現在希望現在進入玻璃棧道的供應商,可以先緩一緩了,一著不慎,可能滿盤皆輸。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