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億年輕人都在熬夜,為什麼夜宵外賣的生意還這麼難做?

本文來源:蛋解創業

微信id:manjiechuangye

作者:一念

你在半夜12點之前睡過覺嗎?

蛋解創業的小編,利用中午吃飯的時間,在中關村創業大街上隨機抓了十幾個路人,問了這個問題。

得到的答案基本都是沒有。

雖然這不是一個很嚴謹的調查,但也能從側面反應出一個現象:現代人的休息時間越來越晚,特別是85年以後出生的人群,基本很少有人在晚上12點前休息的。

不管幹什麼,熬到這麼晚,差不多也都餓了,不來一份夜宵,祭奠一下陪自己熬了一晚上的肚子怎麼行。

無論大小,許多餐飲從業者,把目光瞄向了夜宵外賣市場,都想來分一杯羹。夜宵外賣,已經成為餐飲行業又一個殘酷廝殺的戰場。

晚睡的年輕人撐起了夜宵外賣的市場

需求決定市場,因為年輕人睡的越來越晚,才給了餐飲行業拓展夜宵外賣的機會。

這一屆年輕人,晚上9點之後,才是一天生活的開始。

因為白天都在上班,到了晚上總要放鬆一下,熬夜追劇、看直播打遊戲、刷抖音逛淘寶,總之除了睡覺,幹什麼的都有。

因為生活和工作中的各種壓力,這些熬夜的年輕人,願意多花一些時間和金錢,來滿足自己內心對精神娛樂的小小需求。

根據阿里巴巴公佈的數據,21點到22點是淘寶成交的最高峰,超過36%的網購都發生在夜間。

幾億年輕人都在熬夜,為什麼夜宵外賣的生意還這麼難做?

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60%,而「夜間經濟」則成為消費領域新的增長點。

種種跡象表明,消費者的生活時間正在延長,這直接導致的結果就是對夜宵需求的增加。

有需求,就有市場。

看到機會的餐飲商家,自然不肯放過夜宵外賣這塊兒大蛋糕。

最先看到夜宵外賣這個需求的,是拼豆夜宵的創始人李哲。

2013年,當時正在做拼車項目的李哲想要重新創業,他發現每天晚上加班的時候,點外賣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因為到了晚上,商家都關門了。

評估了一下當時北京每天加班的人數,李哲認為,夜宵外賣是一個很有潛力的空白市場。

於是李哲在中關村開了一家快餐店——拼豆小廚,並且開發了拼豆夜宵APP。

白天做普通快餐,晚上專門做夜宵外賣。

APP一上線,李哲忙壞了,訂單多到忙不過來。

這充分說明了,他的判斷很正確,需要點夜宵的人很多,市場需求量很大。

2015年,逐漸完善的拼豆夜宵,營業額做到了2000萬。

雖然和今天整個外賣市場的規模比起來,2000萬並不如何突出。

但是在當時,是很不錯的成績。

拼豆夜宵作為外賣行業的先行者,為餐飲行業探索出了一個新的細分領域。

面對這麼一塊兒巨大的蛋糕,不可能只讓拼豆夜宵一家獨享。

眾多商家紛紛加入夜宵外賣的行列,就連肯德基這樣的快餐巨頭,也要來分一杯羹。

幾億年輕人都在熬夜,為什麼夜宵外賣的生意還這麼難做?

2018年世界盃期間,肯德基推出了夜宵板塊。

2019年夏天,這個以炸雞聞名,但從不肯專心賣炸雞的品牌,推出了肯德基串串,而且只針對夜宵檔宅急送。

深度本土化的肯德基,確實最懂中國人的胃,什麼火就賣什麼。

作為夜宵檔的爆款產品,串串成了肯德基拓寬夜宵外賣市場的首選。

依托強大的後端供應鏈和完善的配送體系,肯德基切入夜宵外賣市場,分走一大塊兒蛋糕,幾乎是必然的事情。

畢竟這個品牌,在年輕的群體中還是有很多忠實用戶的。

大牌的入局,讓夜宵外賣的競爭更加激烈,但同時也從側面說明,夜宵外賣確實是餐飲行業的又一個細分市場。

但是,夜宵外賣真的那麼好做嗎?

競爭大、品類少

價格戰嚴重壓縮商家利潤

只有真正做起來,才發現夜宵外賣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容易。

做夜宵檔,第一個要面對的問題就是成本增加。

原本只需要營業到晚上十點,現在為了賣夜宵,不得不營業到凌晨兩點,延長了營運時間,照明設備、廚房設備都要延長運轉,水電、設備折舊的成本都會增加。

還要增加相應的人員,人力成本也會增加。

特別是一些傳統運營模式的飯店,原料採購與存儲、洗菜、切配、打包都在廚房完成,成本的增加更是成為了一大負擔。

和增加的成本比起來,營收的增加並不理想。

從供應端來看,餐飲行業,本身就是競爭非常激烈的行業,夜宵檔更是如此。

幾億年輕人都在熬夜,為什麼夜宵外賣的生意還這麼難做?

2019年7月24日,《阿里巴巴」夜經濟「報告》顯示,23點到24點之間,口碑餓了麼上的餐飲商戶,有超過83%還在營業,過了24點之後,仍然在營業的商戶比例超過60%。

夜宵外賣發展到現在,早已經變成了一片廝殺慘烈的紅海,大品牌和小商家,這麼多參與者同時爭奪夜宵外賣這個大蛋糕。

從需求端來看,盡管夜宵檔的需求在快速增長,但和其他時段相比,還是要小很多。

早餐、午餐、下午茶、晚餐、夜宵,在全時段中,夜宵占比約為8%—9%。

夜宵檔對品類的需求,也不如午餐豐富。

盡管在外賣平台上,夜宵檔的外賣,可選擇的品類也很豐富。

但是數據顯示,在夜宵外賣的訂單中,以漢堡、炸串、地方小吃、米粉面等品類為主。

對於其他的品類,需求較少。

競爭大、品類少,為了提升銷量,打價格戰成為了夜宵檔的常態。

幾億年輕人都在熬夜,為什麼夜宵外賣的生意還這麼難做?

晚上23點之後點開外賣平台APP,客單價在人均15到30元之間的店鋪比較多,而夜宵檔的折扣力度一般在5—6折。

低折扣的直接結果,增加了銷量,但銷售額的增加有限。

而且大部分商家在包裝上,也都在不斷的創新,錫紙、無紡袋、紙盒包裝,雖然這些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保證餐品在配送途中的質量,也有助於提升用戶體驗,但包裝成本會更高。

成本在增加,但銷售額卻沒有預期那麼理想,如何在增加的成本和收益之間尋找平衡點,這對商家的運營能力,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

城市半徑擴大,配送難度增加

夜宵檔的外賣,除了品類少,在配送難度上和午餐檔也有不同。

午餐檔的外賣訂單,主要是往公司送,商家大部分也都集中在商業中心,畢竟做的就是這些上班族的生意。

所以午餐檔的外賣,配送範圍都不會特別遠。

消費者為了減少等待時間,往往會選擇距離三公里之內的商家。

幾億年輕人都在熬夜,為什麼夜宵外賣的生意還這麼難做?

但是夜宵檔的外賣,範圍相對比較分散,配送的難度更大。

根據口碑餓了麼公佈的數據顯示,二線城市夜宵外賣的需求增速較快,而在一線城市,傳統「非中心城區」的夜宵檔外賣需求超過中心城區。

城市半徑在擴大,增加了配送的難度。一些稍微偏遠的街區,外賣小哥取餐送餐都需要更長的時間,對於消費者來說,則需要更長的等待時間,這是非常糟糕的體驗。

而且配送時間延長,如何保證餐品質量,也是對商家和外賣小哥的一大考驗。

畢竟稍微不滿意,用戶一個投訴,損失是很大的。

總結下來,盡管夜宵外賣是一大需求,已經形成了餐飲行業的細分市場。

但餐飲行業本就競爭激烈,夜宵外賣更是如此,沒有強大的運營能力和獨特的競爭優勢,想要賺錢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閱讀原文

中國財經博主老蠻:恆大的死法到底會是哪一種?

xxx

汽車廠商想請吳亦凡代言,展現品牌精神:「重新做人的機會」;營銷團隊被全員開除

xxx

重磅!美國證監會暫停受理中國企業赴美IPO

xxx

半年暴增370個新品牌,「檸檬茶」正在中國走紅

xxx

滴滴在美國上市了,市值近700億美元,創始人身家是其他互聯網大佬的零頭

xxx

看了央視的節目和幾個新聞後,我是堅決不再吃外賣了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