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主權之爭】俄羅斯互聯網巨頭,成為俄羅斯政府的眼中釘

成為莫斯科假想敵的互聯網巨頭

本文來源:世界說

微信id:globusnews

作者:路塵

2019年10月11日,對於俄羅斯網絡巨頭Yandex來說是黑色的一天。

作為全俄羅斯最大的互聯網公司,全世界排名第五的搜索引擎,Yandex在莫斯科證券交易所和美國納斯達克交易所均有上市。

但在10月11日這天早上,Yandex股票在莫斯科和紐約同時大幅跳水式跌停,莫斯科交易所開盤跌幅達到18.44%,當天最低點跌幅一度超過20%。

據不完全統計,當天交易量達到了前一天的六倍。

僅11日一天,Yandex市值蒸發超過一千億盧佈(約18億美元)。

造成如此局面的原因,僅僅是俄羅斯國家杜馬在前一天討論了一個法案草案:如果通過,它將會要求俄羅斯境內的大型互聯網公司將外資控股比例控制在20%以下。

很不幸,Yandex正是這項法案最重要的那個針對目標。

「反Yandex法案」

盡管在較為正式的場合,這項剛剛進入杜馬討論階段的法案仍按照習慣,用發起人的姓氏簡稱為「格列爾金法案」,但在大多數報道中,俄羅斯媒體更願意稱呼它為「反對Yandex的那個法案」。

它的主要內容並不複雜:發起者希望將「大規模互聯網資源」當中的外國投資比例限制在20%以內。

所謂「大規模互聯網資源」,指的是在「用戶數量、累積的信息量以及影響俄羅斯信息和通信基礎設施的可能性」方面都達到一定標準的互聯網公司。

該法案在各個方面,都讓人聯想起2016年已經實施的「大眾媒體法案」。

當時,為了防止「外國勢力」控制媒體或以任何形式干預媒體決策,俄羅斯國家杜馬要求,俄羅斯新聞機構中的外國投資比例應控制在20%以下,不滿足這一條件的媒體機構,原則上將禁止在俄羅斯境內活動。

而現在,俄羅斯互聯網公司正在被視為一種新形態的大眾媒體。

成為莫斯科假想敵的互聯網巨頭

▲ Yandex的新聞頻道/ 網頁截圖

這一法案最初在2018年10月由俄羅斯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議員安東•格列爾金提出,起初針對的僅有各門戶網站的新聞子頻道,其中最大的目標正是Yandex新聞。

該法案很快引起俄羅斯各主要互聯網公司的密切關注。

但在同年12月通過杜馬一讀後即遭擱置——多個政府部門對此激烈反對,當時的消息人士對媒體透露,決定將之暫時擱置的原因就包括它可能衝擊Yandex股價。

2019年7月底,格列爾金再次提交了修改後的法案草案,將目標從各門戶網站的新聞子頻道進一步擴展到了各大互聯網公司本身。

但這一次,兩起相繼發生的意外事件,讓克里姆林宮改變了主意。

成為莫斯科假想敵的互聯網巨頭

▲法案提出者安東•格列爾金 / 網絡

剛剛過去的這個8月,一則「杜馬考慮禁止舊汽車」的消息一度席卷俄羅斯媒體,盡管國家杜馬在不久後澄清稱,此言僅是一位議員的個人倡議,且並不會影響私人用車,但已經引起輿論恐慌和二手車市場震蕩。

與此同時,或許是出於後台算法原因,Yandex的搜索結果中並未將澄清後的內容放在最顯眼位置。

如果僅有這起二手車事件,或許Yandex會收到的也不過是一些有關業務能力和算法邏輯的指責,然而這件事恰恰發生在一個極為敏感的時間點:莫斯科數年未見的大規模抗議正如火如荼。

從國家杜馬到克里姆林宮,「外國勢力」都被認為是抗議爆發的主要原因,而假新聞和誤導性消息無疑正是敵人的主要武器。

Yandex就這樣成了矛頭所向。

統一俄羅斯黨在杜馬的副秘書長伊薩耶夫向媒體透露,杜馬對Yandex問題的態度正是由此發生改變的,還有多位匿名消息人士稱,這件事直接導致了克宮總統辦公廳——俄羅斯內政的真正主事者——決心抓緊「互聯網主權」。

8月19日,杜馬召集特別會議集中討論了「外國干預俄羅斯內政」和與之相關的「假新聞」問題,9月中旬,兩家外國網絡巨頭Google和Facebook因類似的原因遭到了罰款。

主管經濟的俄羅斯政府方面依然堅持反對,擔心類似限制條款可能衝擊經濟表現和外來投資數據,但看上去,事情已經難以阻止。

成為莫斯科假想敵的互聯網巨頭

▲ Yandex最近六個月納斯達克股價變化截圖,數據截至10月16日 / 納斯達克網站截圖

也是從7月底開始,Yandex的納斯達克股價在這一連串的壞消息當中持續下跌,自7月24日的39.9美元,至10月11日已跌至29.9美元谷底。

股權之爭

這不是Yandex第一次成為目標。

如同絕大多數世界級互聯網公司一樣,Yandex對於影響所在地政治風向並無興趣,面對政府態度也向來合作。

2018年7月,俄羅斯反對派組織「Pussy Riot」闖進在莫斯科舉行的世界盃決賽現場,第二天Yandex的新聞搜索頁上出現的只有直接受害者、克羅地亞後衛洛夫倫的憤怒控訴,而對Pussy Riot的動機甚至是事件本身的報道則消失得無影無蹤。

成為莫斯科假想敵的互聯網巨頭

▲Pussy Riot是一支俄羅斯女性主義抗議樂隊,2018年世界盃決賽曾闖入場內抗議 / Wikipedia

但隨著Yandex的生意越做越大,政府方面的擔憂逐漸聚焦到了另一個問題。

在2014年以後俄羅斯傳統優勢企業普遍面臨國際制裁的大背景下,公司註冊地位於荷蘭、早在2011年就在納斯達克開放募股的Yandex顯現出了驚人的融資能力。

從打車到外賣,從移動支付到無人機研發,近年來堪稱一枝獨秀的Yandex已經成為俄羅斯絕大部分新興產業的主要投資人。

在俄羅斯國內,Yandex的企業規模是它目前最大競爭對手Mail.ru的兩倍,市值則長期保持在Mail.ru的三倍左右。

2019年,Yandex在與Google的激烈競爭中仍保住了在俄羅斯境內52%的市場份額,提供的網絡服務超過70種,且在其中的不少領域處於事實壟斷地位。

換言之,Yandex已經越來越深入地滲透到了俄羅斯經濟與民生中的各個角落,而它商業血脈里的「俄羅斯」成分卻少而又少。

對於近年來日益將整個外部世界視為敵人的俄羅斯,這樣的變數無疑是潛在外部威脅的代名詞。

2018年10月,俄羅斯的國有銀行——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Sberbank)傳出意圖收購Yandex 30%股權以爭取關鍵決策權的消息。

這個止步於傳聞的消息是俄羅斯政府意圖推動重要資訊門戶「國有化」浪潮的一部分,但在所有被列入收購目標的互聯網公司當中,只有Yandex對此進行了異常激烈的反抗。

消息曝出當天,Yandex股價暴跌22%,創下上市以來最大跌幅,市值縮水近30億美元。

此後的一年多時間里,多家媒體報道稱這一收購案嚴重惡化了Yandex與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這對曾經的商業合作夥伴的關係,「經常爭吵」,「打得像貓和狗」。

同樣的鮮明態度也體現在「格列爾金法案」上。

Yandex公司高管佈寧娜在10月10日那場決定性的國家杜馬會議上稱,這項法案「令人震驚」,「可能影響整個國家的投資環境」,「未來美國或中國的無人機將飛過我們的街道」。

通過這樣的法案,無異於在「俄羅斯技術發展的腿上開一槍」。

Yandex的劇烈反應有其深層原因:它的納斯達克背景事實上是其經營模式的核心,正是其高企的股價和仍在不斷上漲的業績報告,支持著全世界的個人投資者們仍肯為遠在俄羅斯的Yandex注入更多的新鮮資金,這些現金流又成為Yandex擴張業務的前提。

業績數據與股票的自由流通性只要損失其一,都將導向股票拋售的結局。

過去一周,俄羅斯幾乎全部媒體都在等待Yandex與當局的「水下談判」結果。

但10月16日晚,在「格列爾金法案」聽取公眾意見期限的最後幾個小時里,佈寧娜再次發聲,直言在Yandex事件上,「國家的全部舉措都具有毀滅性」。

成為莫斯科假想敵的互聯網巨頭

▲Yandex高管佈寧娜 / 網絡

隨著16日平靜無波地過去,她的反對沒有改變任何事。

封鎖倒計時

按照目前的計劃,國家杜馬將在11月通過「格列爾金法案」,外資投資限制則會在2020年1月正式生效:如果屆時持股比例仍不符合法案規定,該公司的互聯網服務將會在俄羅斯境內遭到暫時封鎖。

當然,也存在「法外施恩」:如果公司能夠獲得政府方面下發的特別許可,那麼就可以不受20%的外資比例限制,只是還沒有人說得清類似的「特別許可」要如何獲取。

10月18日的另一則消息則稱,俄羅斯政府方面有提議希望將外資控股比例放寬至50%。

消息傳出後,Yandex股價又出現明顯上漲,但直至目前,這一傳聞尚未得到任何正式確認,而向來弱勢的政府內閣這一次是否能夠推動克里姆林宮改變心意,還是個無解的問題。

Yandex的納斯達克股價,甚至於上市公司的地位本身,仍處於高度危險之中。

很難想像俄羅斯有一天會封鎖Yandex,但時至今日,同樣沒有人敢於斷言它不會發生。

閱讀原文

三個美國人設計了美國版「麻將」,用字母代替漢字,亞裔不高興:這是文化剽竊

xxxx

修復吳哥:一場跨越26年的30國搶救行動

xxx

吃苦努力、多才多藝,現在多金。她是當今華人第一女演員

xxx

不管是哈雷還是杜卡迪,都比不上非洲黑叔叔的木質摩托車

xxx

疫情戴口罩期間,反而促進了韓國的整容產業

xxxx

繼舊金山之後,美國第二個城市立法禁止「人臉識別」技術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