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在中國爆紅的5大商機,都是韭菜收割機?

本文來源:Tech星球

微信id:tech618

作者:楊業擘

 割不完的互聯網韭菜,真香?

很多人十分悲觀地看待2019年的創投圈,除了年初的社區團購、電子煙、垃圾分類處理等小風口,這一年竟然沒有什麼值得一擁而上的機會。

然而,還是有很多項目快速崛起,在短短幾個月內,收割上千萬用戶,獲得上億的利潤。

但由於不能獲得VC的青睞,也沒有引起主流媒體的關注,更不能幫助更多人取得商業價值,最終賺錢的只有平台方,非常符合割韭菜項目的特徵。

2019年爆紅的很多項目,便是如此。

用戶迅速竄到3000萬的趣步,半年賺幾億的微商薏米,吸引無數人甘願上鉤的盲盒……

這其中,有些項目已經暴雷,有些還在聚攏用戶。

走路也能賺錢,區塊鏈讓每個人「致富」

項目:趣步;爆紅特徵:傳3000萬註冊用戶

「每天走夠4000步,每月就至少能賺200元,上不封頂……」2019年一款名為「趣步」的APP火了起來。

在某APP應用商店,還一度登上了生活類下載榜第一名。

2019年爆紅的5大商機,都是韭菜收割機?

趣步的模式很簡單,用戶走路步數可以兌換虛擬貨幣「糖果」,糖果可以兌換現金,或者在趣步商圈,用「現金 糖果」的方式進行消費。

很多人覺得,走路還能鍛煉身體,並且可以賺錢一些收益,何樂而不為?我怎麼就成了韭菜?

絕大多數人都是這種想法,因此趣步的用戶量迅速飆升到了3000萬。

「自古套路得人心」,趣步設計了複雜的套路,以及借用區塊鏈技術,讓很多人被割的毫無感覺。

持有這種想法的實在人,就只想走步換現金,但平台設置了重重條件阻止他們。

比如,需要達到很高額度才能提現,或者利用優惠條件鼓勵用戶購買商品。

為鼓勵用戶積攢更多的糖果,賺取更多的收益,趣步設置了從「試煉」到「精英」的8級卷軸晉升體系。

例如最低等級的試煉,需要達到100糖果才可以達到。

然而,平台並不鼓勵你暴走去實現,而是打出「讓更多人參與運動」的名義,鼓勵用戶拉親朋好友。

而糖果兌換/交易的時候也有傭金,為了降低抽傭比例,平台設置的條件也是多拉人頭。

割韭菜也在與時俱進,趣步3.0版本還讓自己和區塊鏈靠在了一起,將糖果幣與國外名為GHT 的區塊鏈項目合作。

到這里,趣步的套路就和很多區塊鏈空氣幣一樣了。

趣步也許在等待,等越來越多人擁有GHT,GHT的價值越來越高,然後高位套現一波走人。

不過,沒有等到高位套現的一天,趣步就已經爆雷了。

10月份,長沙市工商局經開區分局,已經對趣步立案調查。

這麼早暴雷的很大原因,也是趣步做的空氣幣太懶了。

在趣步交易所中,並不能查詢到其他主流數字貨幣的交易方式。

有人認為GHT就是一個內盤,自娛自樂搞了個虛擬貨幣而非數字貨幣,對外宣傳自己上鏈了,然後炒高GHT的價值,等著一群「韭菜」接盤。

減肥祛濕買薏米,下沉市場最深套路

項目:微商薏米 ;爆紅特徵:年入5億元

2018年可以說是全民紅豆薏米水,原因是知名女星霍思燕,在一檔視頻節目中分享了自己產後,喝紅豆薏米水的減肥經驗,「一個星期掉四五斤很正常」。

本就非常相信食補的國民,也開始了喝紅豆薏米水的熱潮。

不少人也看到了其中的商機,自己熬制紅豆薏米水多麻煩,製作成即泡即喝的茶制品,然後通過微商渠道分享,肯定也能賺大錢。

如法炮制,不僅有了紅豆薏米茶,還有棗仁如夢茶、羅漢清潤茶、菊苣梔子茶等種類繁多的保健茶。

這種保健品走正規渠道的審查成本高,營銷效果也不行。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調查後發現,他們主要是通過微商朋友圈賣貨,因為有朋友信用背書,走量效果就十分好。

一位行業內人士爆料,「廣州一家企業賣這種食品保健茶,年收入5億元。」

很多人覺得這個體量並不大,但如果你看到這些食品茶的進價,就知道這行業利潤有多高了。

Tech 星球獲得的一份進價表,從中可以看到,一份紅豆薏米茶的進價只有2.7元/盒,通過買二送的促銷手段後,價格達到了99元。

第一級代理商的利潤是60元。利潤近乎是成本的20倍,是不是覺得很暴利?

2019年爆紅的5大商機,都是韭菜收割機?

從上圖中也可以看到,絕大部分商品的進價都是3元左右,然後以2送1一療程的方式售賣。

不用擔心能否賣得出去,微商頭子在當地一般都有很複雜的銷售網絡。

如果說淘寶、京東等大品牌在當地是電商主動脈,那麼這些層層微商渠道就是毛細血管,將貨物借助微信渠道推到縣城、小鎮、農村等終端用戶手中。

至於3塊錢一盒的減肥茶有什麼功效,這就屬於個人見解了。

要說電商下沉的玩法,這一案例或許才是高效的下沉姿態,比社交電商的效果還好。

據悉這一打法也正在形成套路。

最開始是選品,聽聞一家企業挑選了「減肥梅子 「這一品種,然後與微商團體合作,一年賣了三個億。

如紅豆薏米茶一樣,利潤也近乎占到70%左右。

當然這些貨物是否暢銷,最底層的微商壓了多少貨,消費者是否覺得貨真價實,都不會影響到企業賺錢,畢竟很多品牌都沒有,追究起來也投訴無門。

新人下單0元購,套路深過趣頭條

項目:萌推 ;爆紅特徵:登上APP Store熱搜榜

近期萌推在微博上大量投放廣告,用「免費領星巴克」、「免費領華為手環」等營銷活動吸引用戶。

很多人開始注意到「萌推」這個社交電商黑馬。

Tech星球監測到的數據顯示,9月份App Store總榜Top 10留存超過10天的三家社交電商App中,除了大家熟知的拼多多和淘集集外,就是今年紅起來的萌推。

能與拼多多在下沉市場血戰後殺出,也說明萌推有一定的實力。

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體驗發現,相比拼多多的邀請好友「砍一刀」,萌推最大的特色就是新人返現。

萌推在4月做過一個推廣活動,打出的口號是「新人首單0元,花多少返多少」。

很多人認為,這是類似「淘寶清空購物車」的特權,讓人不免思考萌推背後的金主是誰,比馬雲還豪啊 。

2019年爆紅的5大商機,都是韭菜收割機?

實際上,不是金主多豪,而是平台套路多深的問題。

很多用戶下單後發現,返回的並不是現金,而是萌推的推幣。

這種虛擬貨幣只能在萌推上使用,而且不能等價購買,一次只能使用30%。

只能使用30%的推幣,那麼就是優惠30%麼,看起來也不錯。然而很多用戶反饋平台商品是有提價的,Tech星球體驗搜出幾款產品後發現,部分商品高於淘寶和京東價格。

2019年爆紅的5大商機,都是韭菜收割機?

而且,這一平台與淘集集商業模式十分相似,都是採取拉新獎勵的模式,拓展用戶規模。

淘集集如今無法正常發放供應商欠款,正處在崩盤邊緣。

「無名之輩」萌推,會面臨淘集集相同的命運嗎?

實際上萌推並不無名,其背後是一家美股上市公司推出,相似的金幣激勵模式,你是否會聯想到趣頭條?

通過股權穿透可以發現,兩家公司的淵源確實非常深厚。

企查查數據顯示,萌推的母公司上海突進網絡科技公司,和趣頭條的母公司上海彼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兩家公司的最終控制人都是譚思亮,也就是現任趣頭條創始人和董事長。

2019年爆紅的5大商機,都是韭菜收割機?

同時,萌推也沒有完全規避拼多多山寨貨的問題。

在消費者維權平台「黑貓投訴」上,有很多用戶反饋推幣置換商品出現三無產品,投訴客服拖延處理等問題。

現在,很多社交電商平台都在玩營銷,希望通過各種「套路」吸引到用戶,對平台供應鏈體系建設和客戶服務品質,無暇顧及。

可以說,萌推一不慎就可能成為下一個淘集集,而要成為下一個拼多多,還有很多困難需要克服。

不玩特權走優惠,無需購買會員享權益

項目:全球騎士卡;爆紅特徵:抖音網紅產品

2015年聖誕節前夕,郭敬明在微博PO出一封精細而小巧的黑色信封,打開紅色圓形封口,夾在里面是一場象徵消費特權的環球黑卡。

這張卡可以預定機場VIP通道、基因檢測、全球米其林三星餐廳、乘坐私人飛機,擁有這張卡可以說是一種身份象徵。

也許是高端市場難以切入,3年過去,環球黑卡的用戶是140萬人。

高端市場不好切入,從幫助用戶獲取優惠角度,下沉思維能否爆紅?

今年3月份在抖音上紅起來的「全球騎士卡」,驗證這一思路可行。

根據其官方網站數據顯示,目前已經兩千六百多萬持卡用戶。

全球騎士卡7個月的成績,超過環球黑卡過去3年的成績。

爆紅的全球騎士卡,也被原來越多人關注,這張卡有何神奇,需要多少錢才能買到?

這張卡的神奇之處在於,一卡涵蓋24國大牌優惠:考拉京東網易購物5折起、全國77城加油9折起、熱門視頻網站會員充值6折起、星巴克肯德基麥當勞優惠6折起,100多種折扣權益,並且原本299元現在0元即可免費獲得,而你只需要付出12元的實物卡郵寄費用。

2019年爆紅的5大商機,都是韭菜收割機?

沒有會員收益,卡也是0元免費辦,這是平台在自己補貼成本嗎?

當然實際情況不是這樣,一位北京用戶就反饋,全球騎士卡的加油優惠,合作的都是一些小加油站,主要的中石油和中石化都沒有,同時很多地方的星巴克也不認這張優惠卡。

並且部分產品價格也高於主流電商平台,比如iPhone11的價格京東此前的價格是8299元,而全球騎士卡的價格是8499元。

2019年爆紅的5大商機,都是韭菜收割機?

很多人認為,全球騎士卡本質上就是一個導購平台,和誕生10多年的返利網並沒有本質區別。

通過0元購卡導入了上千萬的用戶,很多電商平台花錢也願意接入這批流量,這是全球騎士卡的主要營收模式。

另一方面,大多數人沒有時間貨比三家,有時候全球騎士特權比其他平台優惠價格貴,也不會太在意。

平台在用戶心中,形成這里更便宜的心智是最重要的。這也是全球騎士卡努力在維持的現象。

炒鞋盲盒兩不誤,年輕人甘願做韭菜

項目:前某新三板企業;爆紅特徵:全民熱議

2019年,炒鞋和盲盒兩個新生事物,差不多最受關注。這兩個項目都有些共同特點,就是都屬於日常消費品,也都早就存在。

但是2019年行業多金被報道出來,比如「24歲年入炒鞋月入百萬」,「價格暴漲39倍的盲盒」,這些吸引人眼球的信息,讓越來越多的人進入到這兩個行業。

先說炒鞋,早期也有一些限量款的球鞋,在球鞋愛好手中轉賣。

然後是毒、Nice等電商平台出現,將球鞋交易搬到了線上,並且提供的球鞋鑒定等服務,大大降低球鞋交易的難度。

最後,是一批炒鞋玩家的進入,市場便脫離正常的供需關係交易,囤貨炒賣現象開始出現。

K線圖、炒鞋三大指數:AJ指數、耐克指數和阿迪達斯指數等證劵化服務的出現,徹底讓這一行業脫離實際價值。

數據顯示,僅8月19日,在成交量前100的球鞋中,26個熱門款的成交金額已達到4.5億元,超過同日新三板9431家公司的成交量。

虛高的商品交易,勢必要有人成為韭菜,貢獻基本盤資金。

盲盒行業也遵從了這一規律,最早的形式是集卡牌,到後來的搗蛋,很多人是為了情懷。

然後是盲盒的出現,很多青年人將盲盒升級為日常消費行為。

2019年經過一波炒作後,很多熱錢開始湧入了這一行業,資本開始密集炒作盲盒。

39至69元的一個盲盒售價,對於年輕人來說,還是很有吸引力。

而且盲盒會和抽獎一樣,一口氣開十幾個才罷休。

不過盲盒的成本,可能你到義烏小商品批發城,才能體驗到什麼叫崩潰。

尤其是,很多國外IP都在Hottoys公司手中,國內很多盲盒公司都沒有獲得授權。

大家拆著幾塊錢成本的盜版鋼鐵人盲盒,然後安慰自己就是為了情懷。

無論這炒鞋和盲盒是否會長期熱下去,資本進入市場時,都會短期推熱行業。

受熱潮鼓舞參與交易的人,都會受到行業價格的波動影響,最終體驗到「韭」一般的快樂。

在互聯網下半場,消費互聯網創新的紅利越來越少,產業互聯網過高的門檻,又阻擋了很多人進入。

於是很多項目打起了割韭菜的意圖,這些項目很少能夠資本化運作上市,很多淪為暴雷的項目。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