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喝一杯奶茶報酬人民幣25元,無所不代的中國「代經濟」生意經

本文來源:天下網商(阿里巴巴旗下)

微信id:txws_txws

作者:王奇一

杭州下沙一間雜亂的出租屋裏,張旭剛剛喝下今天第五杯珍珠奶茶。

喝完這一杯,他的支付寶帳戶裏又會進帳25元——這是他「代喝奶茶」的報酬。

自從2019年年初開展「代喝奶茶」業務以來,一天喝掉幾杯奶茶已成為張旭生活的日常。

一天喝一杯奶茶堪稱幸福,而當喝奶茶成為工作,一天要喝數杯奶茶時,沒多少人受得了。

從年初到現在,張旭胖了五斤,不過他對此滿不在乎。

喝完後,應客戶的要求,他還要寫上幾十字的體驗,並且拍照,發給客戶。

「客戶要用來發朋友圈的」,張旭說,「所以照片也要拍得真實。」

代喝一杯奶茶進賬25元,「代經濟」背後的生意經

▲「代喝奶茶」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

當下,「代經濟」正在滲透到生活的每一個細節中。

在閒魚等App上,越來越多有大量空閒時間、又有生意頭腦的人開展「代服務」。

代喝一杯奶茶進賬25元,「代經濟」背後的生意經

▲「閒魚」等App上「代服務」種類花樣百出

「代服務」的種類不僅有代吃、代排隊、代訂餐,還有代聊天、代養貓、代遛狗,甚至,代相親,代掃墓……

只要能夠想得到的事情,都可以找到人替你做。

不過,看似人畜無害的「代經濟」背後,也並非展現出來的那麼小清新。

一杯「一點點」原味奶茶,在店裏賣10元,通過代喝服務,只要8元;一對肯德基的奧爾良烤翅,在店裏賣12.5元,通過代訂服務,只要8.5元……

這種看起來要虧本的價差,向人們展現了「代經濟」的另一面。

「代服務」背後的生意經

在杭州臨平,80後的水瓶座女生韓婷婷加入閒魚已經199天了,在這199天裏,她共賣出了270件商品。

在她的閒魚主頁上,提供的服務有「6折代訂全國如家」、「肯德基吮指原味雞原價12塊,代訂只要7塊5」。

僅10月15日一天,她就賣出了7件寶貝,收入1500多元。

來自全國各地的買家,通過她的代訂服務,訂到了6至8折優惠折扣的如家快捷酒店。

代喝一杯奶茶進賬25元,「代經濟」背後的生意經

▲10月15日一天,賣出了7件寶貝,收入1500多元

訂房顧客得到了優惠的價錢,韓婷婷則收獲了代訂服務費,可謂雙贏。

韓婷婷除了代人訂房外,還代人訂購肯德基。聯繫她後,報上想訂餐的店址,她就能夠幫買到便宜的肯德基。

熱辣香骨雞原價11.5元,通過韓婷婷代訂只需8塊6;肯德基大份薯條原價12元,代訂只需9塊6。

代喝一杯奶茶進賬25元,「代經濟」背後的生意經

▲通過代定肯德基服務能夠買到比店裏便宜的商品

韓婷婷說,她之所以能夠通過低價訂到如家酒店,是因為她有大量的如家會員卡、禮品卡,通過這些卡訂房,可以便宜不少。

沒有會員卡的用戶訂房的價格最低8折,如果在繁忙時間段或城市中心地段訂房,有時候還要原價。

「大量的訂房讓我卡裏的積分越來越多」,韓婷婷說,「所以能夠一直持續地訂便宜的房間。」

肯德基的優惠券也是韓婷婷奮力搜集的商品,通過這些優惠券訂購肯德基,一般都有幾塊錢的優惠。

不過,對於這些優惠券的來源,韓婷婷閃爍其詞,「有些是低價買來的,有些是參加活動得來的。」

三類人催熟「代經濟」

張旭替人代喝奶茶,每天能夠賺個生活費,而他的同學陳一傑則通過代人做PPT獲利。

無論從事何種工作,上班族一年裏都要做上幾個PPT,或用於年底述職,或用於晉升答辯,或用於客戶提案。

然而對於大部分白領來說,做PPT是職業生涯裏最痛苦的事情。

但陳一傑卻精於此道,他做的PPT不僅精美,而且邏輯線清晰。

剛上大學時,他就給公眾號「我愛PPT」做過兼職運營的工作。

陳一傑代人做PPT收費不高,25元一頁,比張旭25元喝一杯奶茶辛苦得多。

「什麼樣的客戶都有」,陳一傑說,「但大多數要的很急,需要一個晚上通宵趕出來。」

客戶購買的不僅是陳一傑的服務,還有他的時間。

「代喝奶茶」的張旭,「代做PPT」的陳一傑,以及「代人訂如家」的韓婷婷,分別代表了三種「代經濟」的類型:一種是純屬好玩,一種是替人解決問題,一種是提供優惠服務。

不過,無論是哪種類型的「代經濟」,背後都有一批閒人提供各種各樣的服務。

可以說,「代經濟」的發展意味著閒人可以利用自己的空餘時間賺錢。

相對應這三類「代經濟」類型,使用「代服務」的客戶畫像也因此明了:一種是圖樂解悶,一種是尋求幫助,一種是圖便宜。

事實上,這三種需求長期存在,過去這些需求常見於貼吧、QQ群等網絡場所,是網騙高發的邊緣服務領域。

現在,借助閒魚等App,讓服務提供方和需求方有效對接,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從而催熟了「代經濟」的交易基礎。

一方閒,一方懶,兩種力量的拉扯,讓「代經濟」逐漸蓬勃。

新經濟觀察家王冠雄認為,「代經濟」讓更專業或更合適的人去為消費者解決問題,迎合了消費升級的大趨勢;

同時,文明本身起源於專業分工,「代經濟」的無限分工是服務業的升級和細化,也是互聯網文明進一步成熟升級的標誌。

哪些「代服務」夠奇葩?

「代喝奶茶」不新鮮,「代人做PPT」「代排隊」都可以理解,「代訂如家更便宜」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你聽說過代相親、代掃墓、代燒香的嗎?

不要以為「代相親」和「代喝奶茶」一樣是隨便玩玩,其實代相親已經成為了一個成熟的產業鏈。

「代相親」服務的客戶主要是對家長安排的相親活動不甚其煩的婚齡男女。

代喝一杯奶茶進賬25元,「代經濟」背後的生意經

▲被長輩安排相親不願意去又不好拒絕,只好選擇「代相親」

剛剛過去的國慶節,既是「旅遊黃金周」,也是「相親黃金周」。

提供代相親服務的商戶說,十一期間諮詢代相親業務的人數明顯上漲,甚至出現「一代難求」的情況,用戶還需要排隊預約。

而「代掃墓」最近是淡季,預計將在冬至或明年清明才會有大量客戶。

四川男生「道海無垠」去年已經代一個客戶掃過墓。

他的服務介紹是「大四川地區代掃墓,為遠在他鄉的遊子盡孝」。

他代掃墓一次的標價是400元。

代喝一杯奶茶進賬25元,「代經濟」背後的生意經

▲四川男生「道海無垠」去年已經代一個客戶掃過墓

相比「代喝奶茶」、「代訂如家」等小打小鬧的代服務,「代掃墓」大概是「代經濟」中客單價較高的門類。

既然掃墓可以花錢請人代勞,燒香祈福等當然都可以。在閒魚上搜索「代燒香」,幾乎全國各省份都有,想在哪個寺廟燒香就可以在哪個寺廟燒。

連祈福都不用親自去,還有什麼不能「代」?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