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水退去原來在裸泳】王思聰,假裝在奮鬥

本文來源:AI藍媒匯

作者:魏曉

只需要躺著,錢就能自動生出錢來的投資好日子,已是一去不復還了。

兩天前經緯中國的張穎再次發出寒冬警告,稱當下外部融資環境比較惡劣,融資難度無限加大。

他告誡經緯投資團隊和經緯系CEO們都能拿捏好節奏,高效用好賬上的每一分錢。

同時,對於「投錯了且我們徹底失望的經緯系公司」,張穎表示不再會浪費更多新錢。

身為局中人,張穎自然是深知冷暖。

2019年年初上映的那個記錄了14創業者故事的電影《燃點》,一定程度上便可以視為經緯中國量身打造的官方宣傳片。

  中國熱門創業紀錄片《燃點》裡的主角如今都很慘,創業真的涼了嗎?

影片裡面重點提到的ofo、獵豹移動、新氧等多家企業的共同點是,都拿到了來自經緯的投資。

不過立項之初相關創業故事或還正值高光,但上映之時,卻已跌落神壇陷入生死之境,於外界看來稍顯尷尬。

其中典型,比如ofo。

朱嘯虎也不再是那個敢在一個人3歲時就大膽投資,然後大聲告訴全世界這就是姚明的人。

自滴滴、餓了麽、ofo等套現走人後,除了時不時跟區塊鏈人物鬥嘴,他也很久未在公開扯大旗吹風口了。

創投圈大佬都在收縮,更何況新人王思聰了。

曾經頂著首富之子、國民老公名頭,再趕上創業熱潮風口。

王思聰以所謂的5億本金練手殺入創投圈,並踩準了一些節奏,漸有成為創投圈一顆冉冉升起的新貴。

但時至今日潮水退去,原來他是在裸泳。

啟信寶數據顯示,日前,由王思聰擔任董事長並持股100%的北京普思投資有限公司(簡稱「普思資本」)股權被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凍結,具體凍結數額不詳,凍結日期為3年,自2019年10月15日起至2022年10月14日。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王思聰名下凍結股權價值合計已經超過8000萬元。

此外,王思聰一手創辦的熊貓直播在2019年3月宣告破產,其運營主體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已被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企業。

王思聰正在品嘗其人生難得的挫折。

以下是新聞影片:

吹出來的神話

 崩塌速度如此之快,根本原因在於地基本就不牢固。

復盤王思聰曾經光鮮的投資神話,這本可能是一場吹出來的神話。

王思聰和他的投資神話,源於2013年王健林的一次媒體訪談。

訪談中,王健林曾開玩笑說:給兒子5億上當20次,幹不好就回萬達上班。

網友們紛紛開涮王思聰,王思聰也半開玩笑回應:5億已被騙完,下次請早。

再到,2014年,王健林首度回應外界:王思聰的投資「有點小進展」。

王健林口中的「小進展」,自然不能用常識維度衡量,畢竟他的小目標是以億計的。

不久後關於王思聰普思資本的投資成績,就流傳開來。

截止2015年年底,王思聰在兩年多時間內頻頻出手,參與多起投資案例,包含5家上市公司,比如樂逗遊戲(美國上市)、雲遊控股(中國香港上市)、天鴿互動(中國香港上市)等。

其中最成功的一筆投資,實現了近5倍的投資回報。

且在2015年5月份,普思資本還跟投了當時炙手可熱的樂視體育。

投出N家上市公司、回報以倍計,再加上拿下明星標的,這份成績單一公布,直接讓王思聰於投資圈一戰成名,成為一時外界眼中的投資神話:王校長果然牛逼。

但實際上在專業人士看來,普思資本彼時的這份成績單並不那麽華麗。

首先所謂的用兩年時間投出5家上市公司,並不是王思聰團隊的眼光有多麽獨到,而是其進入這5家公司的階段基本是Pre-IPO(企業上市前),即企業即將上市前才進行投資。

這與投資早期項目的VC,不可同日而語。

再看回報。這5家上市公司上市後,多數出現了股價下跌的現象。

由於禁售期的存在,王思聰很難在高位套現離場,甚至若不能及時離場,還極有可能被深度套牢。

別說回報,虧損都有可能。

另外能拿到有些標的的投資份額,也得益於王思聰個人的IP,以及背後萬達的支持。

比如樂逗遊戲上市前,股權已經分好。

王思聰從國外出差到香港後,直接奔赴深圳,找到了樂逗遊戲CEO陳湘宇。在嘗試增發股份未果後,後者最終從自己手中拿出1.3%股權轉讓給普思資本。

又比如普思資本跟投當時熱門標的樂視體育的背後,領投的則是萬達。

這些都意味著,王思聰的投資實力是經過了刻意包裝,幫助其快速催生投資圈知名度,以打開局面。

但另一方面這也直接導致了王思聰被外界給高估了。更致命的是,王思聰本人也高估了自己。

高估自己 

最直接的體現,便是熊貓直播。

王思聰基於電競、遊戲產業的眼光還是極其獨到的。

電競玩家應該知道,正是王校長攜帶著熱錢於2012年衝入電競產業才讓外界意識到電競的真正潛力,並直接催熟了該產業後續的高光發展。

遊戲直播作為2014年興起的另一個風口,王思聰也是最先就有所布局的。

目前已在美股上市,市值24億美元的鬥魚,其最早出名,王思聰便是出了大力。

早在2014年,他就曾經在鬥魚上有自己的直播房間,ID是,俺是王校長。

他出現在鬥魚7師傅房間觀看T-ara,還以超管的身份出現在鬥魚TV的各直播間做直播、查房、送魚丸、與網友互動,不亦樂乎。

而且,他不止一次為鬥魚站台,且他還曾在微博上貼出,當有主播公開鬥魚欠薪的事情時,他為鬥魚主播支付工資的事情。

跟鬥魚的親密,一度讓外界預設王思聰已經入股了鬥魚。

但實際上雙方由於沒談妥,王思聰於2015年成立了熊貓TV親任CEO,要親自下場,以吃上遊戲直播這塊大蛋糕。

結果呢,顯而易見。

曾高居50億估值的熊貓直播,以破產收場。

且值得注意的是,這期間熊貓直播未必沒有自救的機會,但由於在尋求收購方的過程中要價過高,以及王思聰與二股東360之間的利益糾葛等等,最終走向終局。

於是遊戲直播這場盛宴,王思聰不僅沒能吃上,甚至也再沒他的身影了。

  王思聰的熊貓TV死掉了,他為何「見死不救」?

原型畢露

自己幹的項目黃了,王思聰也被賈躍亭坑了。

上文所說的普思資本參與投資的樂視體育,曾經自然是資本追捧的明星項目,但轉瞬間便轟然倒塌。

2015年,普思資本做為萬達的跟投方,參與A+輪融資,出資約1.2億元,並以約2.5億元接下萬達A輪的2億元投資,合計出資約3.7億元。

由於經營不善2017年,樂視體育虧損31億元。

2018年11月普思資本發起仲裁,要求樂視體育賠償經濟損失9785.16 萬元。現如今,樂視體育已被吊銷營業執照。

無論是賈躍亭,還是王思聰,都在深刻印證創投圈這幾年逐步達成的共識:過去幾年靠運氣賺的錢,今年憑實力虧光了。

除了普思資本股權被凍結,王思聰創辦的香蕉計劃旗下多家公司股權已陸續遭到凍結。

從司法協助信息來看,目前,上海香蕉計劃文化發展有限公司(6850萬元)、上海香蕉計劃娛樂文化有限公司(270萬元)、上海香蕉計劃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200萬元)、上海香蕉計劃電子遊戲有限公司(140.74萬元)等均有股權遭到凍結,被執行人為王思聰。

此外,王思聰持股80%的上海水晶荔枝娛樂文化有限公司股權遭到凍結,凍結日期至2022年7月14日,王思聰所持800萬元股權遭到凍結。水晶荔枝娛樂由王思聰和演員林更新共同創立。

對應的,王思聰的投資之路也正在收縮。

數據顯示,截至目前,普思資本投資事件累計87起,投資項目包括毒App、樂視體育、網魚網咖、大眾點評、笑果文化等。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5-2017年,是普思資本的投資高峰,累計投資48筆;但2019年至今,僅有6起公開投資事件。

雖然神話不再,股權凍結,這都並不影響王思聰正常的炫富生活。

但一個事實是,王思聰仍然是富二代,而不是一個成功的創一代。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