廠商抱怨:353萬次播放的視頻,轉換為零。流量數據造假再度成為爭議話題

本文來源:燃財經

微信id:rancaijing

作者:閆麗嬌

存在已久的微博「刷量」現象,因為一篇文章《一場新媒體巨頭導演的「僵屍舞台劇」,真實還原現場,導火線:一條一夜爆紅的視頻,我們流量卻為0!》

再度成為大眾熱議的焦點。

事件的甲方,深圳「粵蘇公司」通過微信長文宣稱,與MCN機構「蜂群文化」合作進行產品推廣,挑選了一位擁有380萬粉絲的時尚博主「張雨晗YuHan」為產品「代言」。

本來滿心歡喜,結果這位博主顯示為353萬瀏覽次數的Vlog,竟沒有帶來一位新顧客的轉化。

與此同時,網友對於粵蘇公司的產品及其陳述的專利技術提出質疑。

粵蘇公司的產品是一款價值500元、治療痛經的產品,網友通過搜索後發現其並未擁有自稱擁有的專利。

更有人質疑,粵蘇公司的產品看起來很不靠譜,是在「收智商稅」……

一時間,圍繞「數據造假」的討論再度被掀起。

「刷量」、「數據造假」、「虛假繁榮」對於很多互聯網平台而言,早已經不是什麼秘密。

除了微博之外,豆瓣、抖音、小紅書等新興平台也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刷量現象。

可以說,流量狂歡的背後,都有刷量的江湖。

為什麼數據造假比比皆是?

數據造假是否有其存在的合理性?

造成微博生態虛假繁榮的根本原因是什麼?

紛析數據創始人宋星對燃財經表示,從經濟學上講,「造假」的根本原因在於供需的失衡。

「人口是供方,人口的增長速度在放緩,但數字化發展對用戶能夠投入的時間又極度渴望。」

「用戶時間就相當於廣告庫存。當沒有那麽多用戶時間可以在某個應用停留時,造假就會自然而然發生了。」

「有MCN旗下僅有10%~20%的KOL不刷量」

簡單回顧一下事件始末。

事情發生在9月27日,當晚18點,是蜂群文化與粵蘇公司約定的推微博時間。

與粵蘇公司合作的是一名名為「張雨晗YuHan」的博主。

49分鐘後,張雨晗為粵蘇代言的Vlog 達到了12.1萬的觀看量,幾百評論,幾千贊和一百多次轉發。

2小時以後,觀看量漲到42.7萬,轉發、點贊、評論也隨之不斷增加。

粵蘇公司眼看著流量蹭蹭上漲,心想電商平台估計要被擠爆了。

但讓他們驚訝的是,如此高的數據表現,竟然帶來的是0轉化。粵蘇難以接受。

「蜂群傳媒,作為微博領域流量的頭部機構,手持這麽多的微博大號,一條微博幾十萬的價格,居然讓我看到是這樣的一種場景,真是有點讓人細思極恐。」

花費了47500元(蜂群文化曝出)做營銷、卻沒有任何效果的粵蘇公司覺得很委屈,憤怒發出「檄文」、聲討蜂群傳媒和涉事網紅。

到底這條微博刷沒刷數據呢?

廣告圈業內人士「姜茶茶」在其公號的推文中,教給大家一種辨別的方法。

她提到,例如一個正常博主的微博評論為547條,按熱度顯示的首條評論,點贊819屬於正常範圍。

也就是說,微博整體評論數和熱門評論被點贊數會有一個合理比例的對應關係。

長期研究數據造假的公號「阿尚叔」運營者也告訴燃財經,其實辨別數據造假很容易。

「這類型廣告內容不太可能達到那麽好的傳播量,另外互動數據也不可能那麽平衡。」

「文章中提到的那條微博,轉評贊的比例也不對。」

燃財經關注了張雨晗YuHan的那條微博,1253條評論的首條為博主推薦的粵蘇優惠券,但僅有77個點贊,緊接著第二條也只有69個點贊,比例明顯不正常。

另有網友把張雨晗YuHan與微博CEO王高飛(「來去之間」)的粉絲質量做了對比,差異也很明顯。

張雨晗有近400萬粉絲,日均活躍用戶僅為400分之一。

一位剛剛簽約MCN的博主告訴燃財經,他所屬公司的KOL僅有10%-20%是不買量的,經紀公司為博主刷量早已經成為行業的潛規則。

「正文的轉發、點贊都比較便宜,刷評論的贊比較貴,而且相對麻煩。」

微博在昨天的回應中稱,接到反饋後已經暫停了張雨晗YuHan賬號的商業接單功能,並表示「堅決打擊各類刷數據行為」,「今年9月,累計關閉以發布垃圾信息為目的的賬號11.2萬個,禁言發布垃圾信息的賬號7600個。」

蜂群文化也在昨天給出回應表示,公司並未承諾保證轉化率,粵蘇公司所提到的關於數據問題屬於為詆毀、誹謗而自行捏造的假象。

粵蘇產品被質疑收「智商稅」

同時,粵蘇公司旗下的產品也被質疑不靠譜,是在收「智商稅」。

粵蘇公司在那篇文章開頭介紹稱,公司產品是通過香港專利技術、花費3年打造的新科技產品。

視頻裏提到:eefit在國外很多地方都有發明專利,十分有名。

然而有網友找遍內外網,均沒有找到所謂的發明專利。

燃財經找到粵蘇位於淘寶的店鋪,發現只有兩款產品,均為e飛養宮寶。

這款被介紹為「革命性」的科技養生產品,功能很類似暖寶寶,除了用來「緩解」疼痛外,暫時沒發現其他作用。

而這款產品的售價接近500元。

燃財經聯繫到粵蘇公司,想讓對方回應網友對於其專利的質疑。

粵蘇公司回復稱,稍晚將會在公眾號更新一篇文章,回復近幾日所有的質疑。截止發稿,粵蘇公眾號還未更新。

網友們之所以會對看起來弱勢的一方產生質疑,根本原因在於隨著網紅帶貨的價值越來越突顯,越來越多收「智商稅」的產品也充斥著市場。

諸如「排毒灌腸」一類的產品充斥社交媒體的各個角落。「排出10斤毒素」的宣傳語頻頻誤導消費者。

網紅帶貨越來越流行,虛假宣傳越來越猖狂,也引起了有關部門的注意。

10月17日,最高人民檢察院召開「食品藥品安全『四個最嚴』要求專項行動」新聞發布會,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執法稽查局局長楊紅燦在會上表示,在此次專項行動中,將對利用網絡、電商平台、社交媒體、電視購物欄目等渠道實施的食品安全違法行為重拳出擊。

高度關注「網紅」食品信息,梳理違法犯罪線索。並對「刷單」「假評論」等違法行為進行查處。

微博為何成了流量造假的重災區?

微博的水軍問題存在已久。

有營銷人士對燃財經表示,微博的收入之一便是「微任務」。

微博上的KOL接廣告,微博會從中收取傭金,有數據顯示,抽成比例為30%,但每家MCN的抽成比例不一定相同。

「每位博主發的廣告越多,需要買的微任務也越多。」這位受訪者表示,從動機上考慮,讓流量數據好看,甚至呈現虛假繁榮的景象,也能維護平台的利益。

今年2月,央視新聞曾經曝光過通過刷虛假數據來提升流量背後的產業鏈。

在社交媒體和一些新媒體平台上,某些用戶發布的內容,獲得瀏覽量或點贊數往往輕易就能突破百萬、千萬甚至上億,其實背後是一系列水軍和虛假數據的支撐。

刷量行為,微博尤其是重災區。

例如,某藝人發布的一條宣傳新歌視頻的微博,獲得了超過1億次的轉發。

以當時微博總用戶數3.37億人的比例來看,相當於每3名微博用戶中,就有1人轉發。從邏輯上分析,顯然是不合理的。

一位營銷人員表示,除了水分大以外,效果類廣告不會選擇微博的原因在於,並不是所有的KOL都能帶貨,還涉及到轉化問題。

「KOL的粉絲多不等於可以帶貨,且網紅帶貨很多都是有條件的。」

「微博本質是一個私域流量+公域流量的社交平台。品牌主對微博的定位,更多在於炒話題,引起大眾關注,本就不是做效果廣告的地方。」

她表示,就算微博呈現出的活躍粉絲數也並不都是真實粉絲數。

「活躍粉絲只是近期登陸的粉絲。機器人粉絲只要經常登陸,也是活躍粉絲。」

紛析數據創始人宋星對燃財經表示,從經濟學上講,「造假」的根本原因在於供需的失衡。

「人口是供方,我們衡量一個產品的好壞其實並不看人數,而是看用戶停留時間。」

宋星表示,產品需要爭奪更多的用戶時間。

在人口紅利減少的前提下,數字化發展對用戶能夠投入的時間又極度渴望。

所以用戶時間就相當於廣告庫存。當沒有那麽多用戶時間可以在某個應用停留時,造假就會自然而然發生了。

回到起點,粵蘇公司和蜂群文化的糾紛,或許只是微博虛假繁榮生態裏的一個小插曲。

事情很快會被大眾淡忘,只要沒有明顯的受害者,「刷量製造明星」的戲碼還會持續上演。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