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評為中國最佳投資人,拿過數學競賽冠軍,現在投資組合的總市值高達兩兆人民幣。

文:華商韜略丨華商名人堂 熊劍輝華商韜略(微信號:hstl8888)已授權給「微信上的中國」刊登

2016年4月,新三板手游企業英雄互娛的股價瘋漲至160元/股。有人計算,以1.33元/股投資該公司的紅杉資本,僅此一單賬面浮盈就達14億人民幣。

而這只是紅杉資本的冰山一角。目前為止,紅杉資本已在中國投資超過200家企業,所投企業總市值高達2.6萬億,甚至有人說,操盤紅杉的沈南鵬,才是新興科技產業的隱形霸主。

學霸創業

中國PE、VC資本發展日盛,大筆熱錢前赴後繼,沈南鵬始終屹立潮頭,他曾多次被《富比士》評為中國乃至亞太區最佳投資人。

熟悉投資圈的人都知道,沈南鵬的人生履歷堪稱完美。如果要用一句話形容他目前為止的人生,最貼切的話就是:從勝利走向更大的勝利。

沈南鵬1967年出生,浙江海寧人。他少年早慧,曾獲全國數學競賽冠軍;大學就讀於上海交通大學數學系,之後留美,先後在哥倫比亞大學、耶魯大學深造,獲耶魯大學管理學院碩士學位;畢業後投身華爾街,任職於美國漢華銀行、雷曼證券、花旗銀行和德意志銀行。

換做旁人,這已是人生的輝煌頂點了。但外表溫文儒雅的沈南鵬,骨子裡卻不安分。

1999年,在華爾街打拼了8年的沈南鵬給自己的人生復了次盤,此時他已是德意志銀行最年輕的董事,參與了將近10家中國企業的海外上市。他目睹了他人的成功,也期盼能創造自己的未來。

沈南鵬並非心血來潮,而是敏銳感受到了時代的脈搏。此時,美國的互聯網產業風起雲湧,每隔數月就湧現出一批互聯網公司,連高速公路的廣告牌都被它們紛紛佔據。沈南鵬覺得,這樣的變化在中國也必然會發生。

1999年沈南鵬返回上海,跟梁建章、季崎兩個朋友吃了頓午飯。梁建章與沈南鵬頗為相似,是位計算機天才,當時在大名鼎鼎的甲骨文(Oracle)工作。

那時新浪、網易、搜狐等門戶網站已搶佔先機,三個想創業的年輕人琢磨著從哪個產業切入互聯網才有機會,梁建章覺得旅游業比較有戲。一拍即合下,攜程網就這樣誕生了。

說起來容易,旅游產業其實很大,攜程做個人游、團體游還是機票?大家莫衷一是。沈南鵬覺得,攜程應集中精力先做酒店預訂,把看得清的產品做精。等市場地位和品牌確立後,再往周邊延伸,到時候競爭對手想追也來不及了。

發展戰略確定後,沈南鵬很快發現,做企業太難了。以前他在投行只需要跟公司高管接觸,了解發展戰略、商業模式;如今他管著幾百人,從業務流程、組織架構,到品牌推廣、用戶維護、人員去留……事無巨細都要操心。

創立之初,為獲得用戶,還要派人到各地機場派發折扣卡,像發小廣告的人似的。

好在抓住了互聯網旅游服務這個行業真空,攜程迅速成長,並在2003年12月9日成功登陸納斯達克。沈南鵬和他的伙伴們立刻成了人人豔羨的互聯網新貴。

攜程上市當天市值僅14億美元,如今則突破160億美元。

然而,沈南鵬的創業步伐並未止步。創業期間他發現,中國的經濟型商務酒店是個空白。攜程的顧客在訂旅館時,找不到既干淨又便宜的商務酒店,而美國這類酒店則佔到88%。

找到了痛點,他們又創辦了如家快捷連鎖酒店,酒店中取消了豪華大廳、浴缸等不經濟的設施,但確保廉價、舒適、衛生。

如家的商業模式曾受到華爾街質疑,因為這種傳統模式一點也不互聯網。但如家與攜程雙劍合璧,迅速崛起,5年就成為同類酒店第一,最終征服了資本市場。2006年,如家登陸納斯達克,3年內兩登納市,世人驚嘆沈南鵬創富的速度無與倫比。

攜程和如家的成功,讓沈南鵬完成了一次巨大的人生飛躍。這種飛躍不僅僅是個人財富上,更多是對實業經營與資本投資的思想貫通。

創業成功的沈南鵬感到,自己找到了能將人生價值最大化的新方向——職業投資人。2005年8月,沈南鵬與海歸派的創投人張帆一起,成立了紅杉資本中國基金,開始了他的風投生涯。

紅杉中國

北京華貿中心寫字樓的36層,是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的大本營。這裡位於CBD的核心地帶,高處可俯視北京最繁華熱鬧的街景,如同沈南鵬俯瞰到的中國新興產業的全局。

沈南鵬創立紅杉中國時,中國人對紅杉資本(Sequoia Capital)還一無所知。作為全球著名的風險投資公司,它的投資戰績赫然響亮,Google、蘋果、Youtube、甲骨文等都曾被收入囊中。

紅杉的幾代美國合伙人也大都是企業家出身,與沈南鵬的經歷極為契合,這或許是紅杉與沈南鵬一拍即合的重要原因。

沈南鵬對於風險投資並不陌生,但也談不上多內行。創立攜程以前,他曾以個人名義做過些項目,結果大都無疾而終,成為無人提及的過往。可見沈南鵬也並非天賦異稟,生來就有點石成金的神通。

紅杉中國草創之初,投資團隊經驗少、項目差,大家對行業都缺乏認識,找項目主要靠個人關系,比如沈南鵬投的第一個項目是周鴻禕的奇虎,就是熟人投熟人。

此外,紅杉作為境外基金,投資要到外匯管理局申報,加上一些特殊行業投資受限,很多事根本沒法做。從2005年至2006年,紅杉投的錢總計不到5000萬美元,沒有一單超過1000萬美元。

華商韜略(微信ID:hstl8888)回顧發現,那兩年,也是低調的沈南鵬最高調的時期。為了擴大紅杉中國的知名度,他四處演講,高調曝光。他周潤發式的大背頭、戴著金邊眼鏡的儒雅形象,非常引人注目。時至今日,很多人對於沈南鵬的印象,還停留在這一時期。

那時候的沈南鵬對國內情況的了解相對有限,身上依然有濃厚的西方思維,遇到拿不准的事情經常向「地頭蛇」請教,這幫助了他快速建立「本土智慧」,但也吃過一些虧。

曾經的一個案例是,有次他讓周鴻禕幫著看下「校內網」怎樣,周鴻禕只是覺得年輕人太張狂,便建議紅杉轉投「校內網」的競爭對手「佔座網」,結果遭遇慘敗。

沈南鵬對於周鴻禕有一種莫名的信任,並表示無論周鴻禕做什麼項目,他都會投。

好在沈南鵬沒看錯周鴻禕本人。2006年紅杉向奇虎360投資600萬美元,50美分/股;當年11月第二輪注資100萬美元,66美分/股。

時至今日,奇虎360股價在70美元左右,投資回報不可思議,但紅杉依然選擇繼續持有。眾所周知,奇虎360已啟動回歸A股的工程,一旦如願,若無意外,沈南鵬的投資又會翻上幾倍。

奇虎360之後,沈南鵬往往憑直覺就能投出神來之筆。2007年時他去重慶考察,喝咖啡時發現對面有家餐廳人滿為患,帶著好奇,沈南鵬也排隊買了份餐,覺得味道不錯。

然後,他投資了這家名為「鄉村基」的重慶本土企業,3年後,「鄉村基」在紐交所上市,紅杉賺了個盆滿缽滿。

到2008年,紅杉中國已投資了50多個項目,涉及餐飲、金融、農業、消費、新能源、互聯網等等。這個成績不能說不成功,但與美國紅杉極其出色的業績相比,很難讓沈南鵬有成就感。特別是當年聯合創始人張帆離職,也被認為與其投資項目不理想有關。

好在實踐出真知。投資這種事情,有時只要找對了人,最終會找到正確的方向。而此時,沈南鵬也已感覺到,紅杉中國此前東一榔頭西一棒槌的投資辦法,難言章法,更難形成核心力量。

產業拼圖

作為一家歷史悠久和業績輝煌的公司,紅杉資本的前輩有著獨特的投資理念。第一代創始人瓦倫坦認為,應「投資於賽道,而非賽手」;第二代莫瑞茨的理念是「要投出別人投不出的項目」,即旁人看不透、不敢投的商業機會。這些投資理念,都成為沈南鵬投資邏輯的重要基石。

由於投資了奇虎,沈南鵬把互聯網產業的整體脈絡摸了一遍。

2008年奧運會時,周鴻禕、沈南鵬搞了兩張水立方跳水比賽的門票,一邊看著運動員「撲通、撲通」地往水裡跳,一邊爭論著奇虎的未來。

那時奇虎還沒找到經營的核心方向,周鴻禕提出要做免費殺毒軟件,讓沈南鵬難以理解。沈南鵬認為,奇虎可以先賣殺毒軟件掙幾個億,然後上市。但周鴻禕覺得這沒有前途,他要靠免費殺毒軟件一統天下,而不是簡簡單單上個市。

幾番爭論後,沈南鵬覺得自己不可能比周鴻禕更懂互聯網,於是決定尊重周鴻禕的意見。當年,360推出永久免費殺毒,佔據了網絡安全的入口,快速在互聯網崛起。

這讓沈南鵬意識到,選人有時比選賽道更重要。好的創業者會選到好的賽道,確立正確的商業模式。哪怕一開始選錯,也會很快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來。

其實,周鴻禕之前還想過另一個計劃,就是在網上把所有的餐館聚合起來,做個搜索推薦,加上點評團購功能,再整點優惠券什麼的。

只是周鴻禕發現,干成這事要一家家餐館談合作,投入的線下精力太多,只好作罷。但沈南鵬聽後很感興趣,並順著這個思路找,發現了「大眾點評」。

這讓沈南鵬明白了另一個道理,投資不僅要搶佔「賽道」和「賽手」,更要完善對整個產業鏈的認識。互聯網競爭的邊界有時很模糊,只有把「賽道」的全貌摸透,並繪制出一份獨有的產業「拼圖」,才不會迷失方向。

其實美國紅杉就有類似的通信產業鏈「地圖」,上面標有運營商、增值服務提供商、技術供應商等產業鏈環節,但用這些信息來決策投資遠遠不夠。

在大量與創業者的接觸中,沈南鵬逐漸發現了繪制產業拼圖的基本方法,那就是從一個個零星的創意和商業模式開始了解,只要看得足夠多,就能將整個行業的大致版圖勾勒出來。

從中看到趨勢正如何形成,什麼樣的商業模式真正可行,哪些公司會從競爭中脫穎而出……

於是在紅杉中國,每個人基於這種方法論,繪制了一張細分行業的圖譜,上面密密麻麻地標注著相關產業鏈中涉及的公司、聯動關系、發展狀況。

整個產業的發展現狀如何,下一個風口有可能波及到哪個環節、哪些公司,沈南鵬都可以根據圖譜進行分析推演。

一旦看清了其中的脈絡和邏輯,他要做的就是立即搶佔先機,提早布局。

兩萬億朋友圈

有了產業拼圖,加上對互聯網電商上下游的認知,紅杉決定對整個產業鏈進行通吃。從購物平台到物流公司,從互聯網金融到大數據,甚至是高德地圖這樣的基礎地理信息服務,紅杉統統將其收入囊中。

於是,人們看到紅杉投資一大批生機蓬勃的互聯網企業,不僅有阿里巴巴、京東商城、聚美優品、唯品會等上市公司,還有酒仙網、美麗說、螞蟻短租、牛車網、樂蜂網等「小而美」的未來之星。

美國紅杉的理念是專注於買「賽道」,但沈南鵬把中國互聯網的大半個場子全「買下來了」。數據顯示,紅杉中國的基金總額僅300億人民幣,但投資組合中已上市公司的總市值,已達2.6萬億。

面對「賽道」與「賽手」的投資理念之爭,沈南鵬的答案是統統買下。

一位分析人士認為,沈南鵬這種基於產業拼圖「連鍋端」的投資方式,看似土豪,實則為其對互聯網產業從魚頭吃到魚尾而且發揮主觀能動性提供了巨大支撐。

正是由於深耕於整個互聯網產業鏈,紅杉可以在更高層次上對企業的發展做出預判,並提供商業模式指導和企業整合服務。

這是沈南鵬和紅杉品牌日益耀眼的原因所在。連一些投資基金也成為紅杉中國的追隨者,只要是紅杉出手的項目,很快就會引發追捧。

要是某個項目被紅杉追加投資,前期進入的投資機構也會非常開心,因為這從側面證明,當初自己的選擇沒有錯,未來則會賺得更多。

當然,沈南鵬這種買買買,免不了造成同類型企業的相互競爭。比如在化妝品電商上,紅杉同時投了聚美優品、唯品會和樂蜂網;在旅游網站上,有途牛網和驢媽媽;在團購領域,大眾點評和美團網又堵在一塊。

對此,沈南鵬只能感慨互聯網的發展之快。按道理,誰也不會在一個細分領域當中投兩個競爭對手,但隨著業務的發展,很難避免戰略調整導致的撞車。

比如美團網本來就是做團購的,但是大眾點評在團購市場火爆後,感覺不做團購不行。這種業務調整導致的競爭,有時候很難避免。

紅杉中國的做法是,一旦產生這種競爭,立刻啟動「防火牆」,在紅杉內部進行信息隔離,比如兩家企業的投資經理不能互通消息、相關會議不能同時出席等等。

如果公司老總鬧到沈南鵬這裡,他只能勸慰大家審時度勢,不要非理性競爭,具體經營靠企業自己拿主意。

投資教父

沈南鵬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周鴻禕曾有過一個經典描述,他覺得沈南鵬像海裡的鯊魚和陸上的杜賓犬。鯊魚只要聞到血腥味,就會不顧一切地沖過去;杜賓犬則體態優雅,但具有極大的耐力和速度,總是斗志昂揚。

諾亞財富的CEO汪靜波很早結識沈南鵬,覺得他又直接又著急,回郵件和短信的速度飛快,不管多晚都是如此。這種雷厲風行的工作風格,一度讓樂蜂網創始人李靜大呼受不了,甚至夢見沈南鵬管她要財務報表,倍感壓力。

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及執行合伙人沈南鵬(中),左右分別為董事總經理孫謙、合伙人周逵和計越、董事總經理劉星。

紅杉中國的狼性,圈內早有傳言。但在投資這個殘酷的行業裡,沈南鵬每天都要面對各種殘酷的問題。成功固然讓人欣喜,但競爭與失敗卻無法避免。如何讓投資者和創業者獲得真正的成功,沈南鵬認為兩成靠運氣,剩下的全靠努力。

由於曾親手打造出百億美金市值的企業,沈南鵬對於如何創業了然於胸。組織架構如何搭建、業務流程如何優化、營銷策略如何實施,幾乎是手把手地教。令人敬佩的是,沈南鵬很清楚指導的邊界在哪裡,從來不代替公司CEO做具體決策。

這樣的工作方式,讓沈南鵬始終處於忙碌狀態。美團網CEO王興就常在深夜收到沈南鵬的電話,沒有廢話,直奔主題。於是,紅杉中國的人工作起來也是「沈南鵬Style」,忙起來就沒完沒了。

關於幫不幫企業處理這些問題,沈南鵬曾經請教過美國紅杉的同事,最終的收益會有多大差別,得到的答案是:「可能不會有50%的差別,但至少有20%到30%的差別。」

在競爭更激烈的中國,如此大的差異,可能會造成企業的生死分野。因此紅杉中國不遺余力地幫助投資企業優化管理、獵聘高管、沖刺IPO。像鄉村基、唯品會、樂蜂網的CFO,都是紅杉找來的。特別是唯品會,紅杉甚至派人參與所有的高管面試。

這種手把手的幫扶,讓很多企業獲益良多。比如紅杉入股博雅互動後,立刻要求以上市公司的標准來規范公司的流程,並聘請有經驗的CFO,提早半年啟動IPO,3年內就把這個估值2300萬港幣的企業,打造為市值20多億的上市公司。

然而沈南鵬卻謙遜地將自己定位於「副駕駛」,只是幫著看地圖的,企業家才是真正開車的人。「我們會提醒他們哪裡會堵車,哪裡有障礙物,但最終開車的還是他們自己。」

有人說,做投資這行最重要的是眼光。但在沈南鵬看來,好的眼光固然重要,但為創業者服務更加重要。10多年間,有人反復邀請沈南鵬做礦產、房地產等暴利行業的投資,保守而謹慎的沈南鵬在考察多個項目後,依然如履薄冰,極少涉足。

而沈南鵬對於深入投資的企業,大都會長期持有。像大眾點評、奇虎都持有10多年之久,美團拿了8年,京東也有6年了。只要公司仍在高速成長,紅杉都不會輕易拋售。

在基本的投資理念上,沈南鵬與股神巴菲特有很大的相似之處。紅杉中國沒有短期業績壓力,沈南鵬可以從容地關注產業趨勢和企業成長,在很多人極力想要賺取快錢的時候,悉心扶持那些能夠長期持續增長的企業,最終卻反而降低了投資風險,實現了財富的飛速增長。

這讓人想起高盛的那句名言:我們是貪婪的,但我們是長期的貪婪。

錯過與過錯

即便紅杉中國的投資業績已極為輝煌,但沈南鵬給自己只打了70分。每年沈南鵬都會總結投資當中所犯的錯誤,以便在糾錯中不斷提高。

10多年間,紅杉中國投資了200多家公司,真正血本無歸的也有十幾家。這在風險投資行業中已是相當不錯的成績。因為,風險投資公司的「失敗」不可避免。

甚至,沈南鵬與美國紅杉的同事交流,說項目投資的失敗率只有5%,還被同行誤以為他缺乏創新意願和進取精神,是做得少所以犯錯誤也少。

真正讓沈南鵬難以釋懷的,是2008年錯過了京東。那年冬天,紅杉中國在北京召開被投企業CEO年會。金融危機與冬天的寒氣一並襲來,讓沈南鵬深感寒意,投資也更加保守謹慎。

當時紅杉有一次入股京東的機會。但由於實體經濟和金融環境都不景氣,京東的營收也有問題,加上與蘇寧、國美的競爭非常激烈,沈南鵬覺得一時看不清京東,便放棄了這次投資。

事後證明,這是沈南鵬的一個失誤。兩年半後,京東市值暴增40倍,成為中國電商領域最大的黑馬。沈南鵬不得不修正錯誤,咬牙開出1.5億美元追加投資,成為京東的股東。

這是紅杉中國最大的一筆投資,沈南鵬付出巨大代價,感覺如履薄冰。幸運的是,紅杉依然大賺。

沈南鵬錯過了投資京東的最佳時機,追加投資付出了不小的代價。但隨著京東成功上市,依然獲得了巨額的回報。

投資京東後,沈南鵬與劉強東進行了比較深入的聊天,才發現自己的誤區所在。對投資人來說,企業信息大都來自媒體報道,但這類報道真真假假,很可能形成干擾。

投資人只有掌握真實的情況,了解財務數字的來龍去脈,才能對企業做出客觀的判斷。

此後,沈南鵬又錯過了投資小米的機會,原因在於缺乏對手機行業的認知,這事也讓他後悔了一陣子。但善於反思的沈南鵬依然樂觀,一件事做成了可以學到成功的經驗,沒做成也能學到教訓。

不論是經驗還是教訓,對於職業投資人來說,都是極為寶貴的。

紅杉的春天

雖然紅杉中國是一個僅有50多人的「小」公司,但它的市場影響力卻無以倫比。有數據顯示,僅2007年募集的「紅杉中國」二期基金,其年化淨收益率近40%,投資人已獲10倍以上的回報。

沈南鵬在紅杉資本中國基金與創業者十年盛典上發表演講。

更重要的是,那些被紅杉投資的企業,無形中成為一個聯合體。紅杉每年舉辦的被投企業CEO聚會,成為一個企業間尋求合作機會的平台。像沈亞和李靜在紅杉的聚會上相識後,很快談成了唯品會與樂蜂網的股權並購,紅杉在其中功不可沒。

如今,沈南鵬已是中國最成功的頂級投資人。人們極為樂意聆聽他的投資心得,希望能知道產業發展的新風口在哪裡,如何獲得像他一樣點石成金的力量。

未來誰也無法預測,但沈南鵬認為,創業和投資從根本上離不開創新。最近這些年,中國企業的創新更多集中在商業模式上,而非技術創新領域。

沈南鵬據此推斷,商業模式創新將會面臨激烈的同質化競爭,而技術領域的突破性創新,才是真正值得投資的領域。

對樂觀主義的沈南鵬來說,創業者的黃金時代正在到來。即便有時遭遇經濟的寒流,那也沒有關系。他的世界裡,永遠沒有創業的冬天。

閱讀原文

》今天中國發生了什麼事?




同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