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未來集市:拉人頭獎勵機制被指涉傳,相關公司賬戶被凍結

本文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 衛佳銘

涉嫌傳銷的疑雲籠罩著上線不久的未來集市APP電商平台。

2019年7月,主打分享式「圈層電商」的未來集市APP上線。

根據未來集市公佈的數據,上線至今,該應用已擁有150萬付費用戶和15億的平台交易額,並於今年7月完成一筆來自360金融的數億融資。

然而,未來集市的官方微信公眾號上線十天即被微信關停,理由是「涉嫌違規分銷」;9月29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的一則行政裁定書再度將創始人吳召國和他的未來集市拖入輿論漩渦。

裁定書稱,廣州未來集市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未來集市」)通過設立「未來集市APP」電子商務平台涉嫌從事傳銷行為,與之相關的7家公司的13個帳戶遭湖南省衡陽縣人民法院凍結。

近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暗訪發現,未來集市APP實行繳費加盟、拉人頭、多層級獎勵機制的營銷模式。

法律人士指出,依據《禁止傳銷條例》,未來集市的這一經營模式涉嫌非法傳銷。

10月12日,澎湃新聞針對上述情況致電未來集市,未獲得回音。

▲未來集市APP截圖,用戶須先投資399元購買會員禮包後,在平台填寫(或掃描)邀請碼註冊

網絡投訴:

上線3月投訴不斷,有消費者稱陷退款難

「購物省錢,分享賺錢」是未來集市自上線之初就打出的口號。

陜西西安的王悅(化名)今年8月經朋友介紹花399元成為未來集市的一名普通店主。

依照規定,她不僅可享受購物優惠,分享鏈接給他人並成功銷售後也可獲得一定比例的提成。

但她很快感到失望。王悅向澎湃新聞稱,8月初她下單一款商品,發貨前她意識到選錯商品,遂點擊取消訂單,並要求退款。

此後一個月內,平台並未發貨,也未處理她的退款請求,「客服回復永遠是讓我耐心等待」。

王悅說,9月15日,情急之下,她在新浪微博發帖求助,幾天後,她的退款終於到帳,此後再也沒有使用過未來集市,「這樣的售後服務怎麼讓消費者放心?」

澎湃新聞注意到,截至10月11日下午4點,上線僅3月有餘的未來集市僅在黑貓投訴平台就有800條投訴,其中大多數消費者都稱遭遇了和王悅一樣遭遇「不予退款、服務不到位、聯繫不到客服」等維權困境。

部分消費者投訴稱,在未來集市所購的運動鞋被「毒」APP鑒定為假貨,寄回商品後也同樣陷入退款難。

有消費者甚至吐槽:「網購十多年,從來沒有這樣的平台。」

工商資料顯示,未來集市APP所屬的廣州未來集市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成立於2018年11月29日,註冊資金為1000萬。

▲黑貓投訴平台上消費者對未來集市的投訴截圖

值得注意的是,在投訴人群中,不乏和王悅一樣繳納了399元加盟費的未來集市「掌櫃」(即店主)。

一位網名為「未來集市錢多多」的投訴者稱,她於7月14日開店,等到8月4日首次提現時,平台以銀行卡錯誤為由未予到帳,她的帳號於當月20日被封,並永久凍結。

該網友在投訴中稱,「投入精力時間金錢,就像割韭菜一樣被割,選對平台很重要,就怕付出沒有回報,還要倒貼錢,加上時間精力,真的傷不起。」

記者暗訪:

入門繳費、拉人頭和三級獎勵

10月8日,澎湃新聞記者通過微信聯繫上一名定位在山東的「掌櫃」,其稱如欲成為店主,須先投資399元購買會員禮包,在平台填寫(或掃描)邀請碼註冊。

所謂邀請碼,就是每位用戶在加入未來集市並成為店主後所獲得的六位數字組合。

▲未來集市掌櫃群內,成員互稱家人,不定期組織培訓

未來集市APP在其「集市指南」中寫道,店主除了可以通過分享銷售獲得商品推廣傭金;還可通過掌櫃拉新賺取邀約新人獎勵。

前述山東店主告訴澎湃新聞,購買399元會員禮包只能成為普通店主,此後每招募一人成為新店主便可獲得100元獎勵,招募滿20名店主後,可升級為優質服務商。

據他介紹,成為普通店主後,還可獲得另一項權益,無論是自購還是分享鏈接向他人銷售產品均可獲得商品價格6%至35%的傭金。

他強調,只有成為店主才能加入掌櫃微信群。

▲未來集市掌櫃群內流傳的課程幻燈片截圖

澎湃新聞在一個成員逾百人的掌櫃群內看到,店主們互稱「家人」,且每日晚間7點左右,會由群主組織開展「社群運營」等培訓課程,內容細致到如何制定群規、制定入群歡迎語、安排「托兒」與自己互動等等。

每月10日,群主還會向成員分享內容為「未來集市提現到帳」的銀行短信提示截圖,並發送激勵語,或者發送店主向創始人吳召國表示感謝的微信截圖。

▲掌櫃群內,群主向成員分享內容為「未來集市提現到帳」的銀行短信提示截圖

▲掌櫃群中流傳的會員感恩吳召國的微信截圖

一名定位在廣東的店主告訴澎湃新聞,未來集市有著一個「不能對外說」的規則,即如何成為最高等級的「戰略合夥人」。

他介紹,成為優質服務商後,每新拉一名店主的獎勵升級為200元,當旗下店主總數(包括團隊成員向下發展的新店主)發展到750人以上,即可升級為「戰略合夥人」,「戰略合夥人的親自拉新獎勵為260元每人,團隊中每進一位店主亦可獲得160元獎勵。」

涉嫌傳銷:

7家公司13個帳戶遭法院凍結

因為未來集市入門繳費、拉人頭和多層獎勵的經營模式,使得關於其涉嫌傳銷的質疑不斷。

7月10日,未來集市官方微信公眾號上線十天即被微信關停,理由是「涉嫌違規分銷」。

9月29日,中國裁判文書網公佈了一則湖南省衡陽縣人民法院9月24日作出的行政裁定書,申請人為衡陽縣市場監督管理局(下稱「衡陽縣市監局」)。

裁定書顯示,衡陽縣市監局在查處廣州未來集市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廣州美埠購商貿有限公司、廣州聚寶坊投資有限公司、廣州優智商貿有限公司、廣州思埠網絡開發有限公司、深圳什麼都有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廣東思埠集團有限公司涉嫌傳銷一案中,為防止被申請人轉移或隱匿違法資金,向法院提出申請,要求凍結上述企業銀行帳戶。

▲衡陽法院裁定凍結未來集市及相關13個帳戶的行政裁定書截圖

10月12日,澎湃新聞從衡陽縣市場局獲悉,七月中旬,該局接到自稱是未來集市會員的消費者舉報,稱未來集市多層獎金制度涉嫌非法傳銷,該局遂立案調查。

據接受澎湃新聞採訪的方姓負責人介紹,未來集市對會員的分級門檻及獎勵制度均與前述記者暗訪所獲情況基本一致,「銷售產品的利潤很小,拉人頭的利潤則很高,涉嫌傳銷。」

該名方姓負責人表示,近期未來集市方面已有公司高層前往湖南當地對相關情況進行了解,「對方稱其運營模式是讓利消費者,否認傳銷說法,目前案件仍在調查中」。

天眼查信息顯示,廣東思埠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思埠集團」)法定代表人正是未來集市創始人吳召國,且廣州美埠購商貿有限公司、廣州聚寶坊投資有限公司、廣州優智商貿有限公司和廣州思埠網絡開發有限公司4家公司均為思埠集團100%控股的全資子公司。

深圳什麼都有網絡技術有限公司則由未來集市認繳95%股份。

上述裁定書顯示,衡陽縣法院經審查認定,未來集市通過設立「未來集市APP」電子商務平台涉嫌從事傳銷行為,其與上述6家公司開設的銀行帳戶為涉嫌傳銷資金沉淀帳戶,因此裁定予以凍結前述7家企業銀行帳戶及理財產品、財付通商戶號及所綁定的所有13個銀行帳戶。

北京市煒衡律師事務所律師周浩告訴澎湃新聞,依據《禁止傳銷條例》,未來集市的經營模式屬於法律規定的傳銷行為類型,即組織者或者經營者通過發展人員,要求被發展人員發展其他人員加入,對發展的人員以其直接或者間接滾動發展的人員數量為依據計算和給付報酬(包括物質獎勵和其他經濟利益),牟取非法利益的行為,涉嫌非法傳銷。

公開報道顯示,針對公司帳戶被凍結一事,未來集市於9月30日發佈官方聲明表示,目前公司一切運轉良好,平台依法合規運營。

自7月中旬開始,已積極聯繫相關政府部門,配合訪談、問詢以及部分帳戶凍結查證等調查行動,希望未來集市的「掌櫃家人們」不要恐慌,並表示,「這是政府正常的調查監管流程」。

10月12日,澎湃新聞針對上述情況致電未來集市,未獲得回音。

靈魂人物:

創始人吳召國快手帳號已刪

在未來集市會員內部,「大舅哥吳召國」是當之無愧的「靈魂人物」。

據《南方日報》2015年報道,吳召國是山東臨沂人,高考落榜後,曾一度在街上發過傳單,賣過油漆,還曾挨家挨戶到美容院推銷化妝品。

2010年,吳召國轉戰廣州,擔任過某化妝品品牌全國總代理,3年後成立了自己的廣州黛萊美化妝品有限公司。

2014年3月,廣州思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即廣東思埠集團前身。

思埠官網稱,思埠旗下擁有廣東幸美化妝品股份有限公司、廣州思埠無紡制品有限公司等三十多家戰略合作夥伴,「年產值爭創百億」。

但相比營銷業績,吳召國更為人熟知的是他的演講能力。

在每次會議或論壇中,「夢想」與「公益」是吳召國必談的重要話題。

澎湃新聞注意到,在一些網絡直播平台上,能搜索到大量吳召國演講的視頻。

另一邊,吳召國仍然信奉依靠廣告走紅的思路,僅2014年思埠總體廣告投放達3億,旗下品牌代言登陸央視、湖南衛視等電視台。

吳召國曾對媒體預言,思埠未來將向微商渠道的平台轉型。

今年7月,吳召國帶著主打分享式「圈層電商」的未來集市APP亮相,然而涉傳風波將他和未來集市拖入輿論漩渦。

10月12日,快手中已搜不到吳召國本人的帳號。

帳戶凍結消息傳出後,快手平台查封了吳召國帳戶,但仍可找到其大量演講視頻

對於涉嫌傳銷的質疑,吳召國曾如是回應:「我們是納稅企業,主體公司和40家分公司今年一季度納稅4000多萬元。」

花都區有關部門人士曾向《南方日報》記者表示,思埠落戶花都第一年已交稅兩千多萬元。

澎湃新聞注意到,除了執掌多家公司外,吳召國還有另一重身份——政協第十屆廣州市花都區委員會委員。

據南方+報道,2018年1月,吳召國曾出席政協廣州花都區委員會第十屆第三次會議,聽取有關工作報告,並建言獻策。

監管之困:

社交電商為何難離傳銷陰影

社交電商涉傳並非孤例。

早在2017年,雲集微店因以「交入門費」「拉人頭」和「團隊計酬」的行為開展運營,涉嫌傳銷,被市場監管部門罰款958.4萬元。

2019年3月14日,花生日記因涉及傳銷違法行為,被廣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責令改正,並累計罰沒7456萬元,創下目前中國社交電商領域最大處罰。

社交電商迅猛發展背後,合規問題日益凸顯。

與傳統電商相比,社交電商擁有體驗式購買、用戶主動分享、銷售場景豐富等特點,更加有利於用戶的拉新、留存和轉化。

周浩認為,社交電商之所以難與傳銷切割,根本原因是社交電商的經營模式:社交電商經常採取的會員模式和激活朋友圈,無形中就與傳銷的交入門費、拉人頭、團隊計酬相互交織在一起。

「要做好合規,就要與傳銷徹底區分,即以真實的,合理的商品銷售作為謀利方式,而不是打著銷售商品的幌子,通過拉人頭建立金字塔等級,獲取人頭層級的入門費。」周浩說。

周浩說,刑法意義上的「傳銷」與工商行政執法層面的「傳銷」存在一定區別,被認定為《禁止傳銷條例》所規定的「傳銷活動」並不一定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但是行政執法與刑事犯罪之間的界限,不應影響行政機關執法的力度,「商業行為被定性為違法傳銷,雖尚未構成犯罪,執法機關同樣要加大執法力度,通過現場檢查,一旦發現違法傳銷,要停止違法活動。」

周浩說,監管的難題在於如何準確甄別社交電商是否屬於違法傳銷。

澎湃新聞注意到,2019年1月1日起實施的《電子商務法》對社交電商劃分至電子商務的細分領域進行監管。

今年5月,《社交電商經營規範》也已結束公開征求意見。

周浩認為,社交電商作為新型商業模式,合法與否要進行實質的判斷,不能一看到會員模式、繳納會費就斷然地認定為傳銷。

由於社交電商與傳銷之間難以界定,有必要以法規的形式界定社交電商運營規範,幫助社交電商合規化發展。

閱讀原文

鄱陽湖水位突破1998年歷史極值,暴雨仍將持續……

xxx

美國的黑人為什麼不黑?

xxx

從1978年開始後40年,歲月在中國埋下的彩蛋。

浙江溫州一自閉症少年獨自專心寫字,被旁人側拍po網,700萬個讚。(附影片)

xxx

抖音上發現兩女孩長很像,最後證實是雙胞胎姐妹,彼此不知情。爆紅後多人來認親

xxx

【熬過地震和戰亂的老夫妻】一條尋人啟事:我老婆失蹤的18個月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