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深圳熱身賽場外有人抗議,場內客滿,胡錫進批評有人嘲笑愛國

2019年10月12日,NBA深圳熱身賽如期展開。

由於上海場全場爆滿,還有人拿國旗給球星簽名,大陸網民視為奇恥大辱,這兩天互聯網上怒罵不休。

所以深圳場的人氣受到很多關注。

場外,集結了許多人示威。

場外,一位大哥用擴音器召喚大家不要進場觀看,能退票的退票,不能退票的他願意原價收回並現場焚燒。

儘管如此,深圳場還是爆滿了。

以下是現場觀眾拍的影片:

由於10月12日正好是世界關節炎日,有些人認為這更加諷刺。

網民怒了。

10月11日,上海場隔天,人在香港的環球時報胡錫進抽空發了篇長文,指責有人嘲笑愛國者。

昨晚NBA兩支球隊在上海比賽,現場觀眾坐滿了席位。

說實話,老胡是願意看到這個場面的。

儘管大家在NBA的問題上有不同看法,但我相信,願意看到這個場面的中國人還有很多。

而且這個場面與中國公眾對莫雷言論的聲討,以及與人們對美國國會議員和輿論叫囂支持莫雷言論的厭惡,在我們這個大社會裏是不矛盾的。

至少在我老胡這裡,兩種情緒同時存在,是彼此統一的。

我相信,中國社會裏有很多人和我一樣,我們既有立場,看重國家的尊嚴,也支持我們社會形成應對復雜局面的大的氣度。

我們反對NBA裏出現莫雷那種不尊重中國公眾的表現。

但我們無意因為摩擦的現有程度就與NBA一刀兩斷。

我們依然認為包括NBA在內中美各種文化交流的建設性是主流。

我很蔑視輿論場上有少數人對昨晚那場球借題發揮,他們嘲笑很多中國人對莫雷最初言行,以及肖華之後更照顧美國那頭表態所產生的天然不滿,這種嘲笑非常變態。

那些人屁股坐歪了,經常坐到洋人的腿上對自己的同胞頤指氣使。他們的嘴臉真的讓老胡覺得惡心。

在NBA的問題上,實話說,中美社會相互刺激,都產生了一些激烈情緒,美國那邊一些議員的表現尤其張牙舞爪。

我沒看到上面所說的借題發揮者沖美國那邊的極端輿論說一個不字。

他們就像是美國那種極端言論抽向中國這邊的鞭梢一樣,還自以為自己理中客。

我看到一個視頻,對抗議莫雷言論的國人罵罵咧咧的,那個視頻真的代表了一種狗腿子心理。

老胡已經連續好幾天呼籲在處理對外摩擦時保持理性,愛國主義也要有在一些時候自我克制和管理的意識。

我相信這也是很多愛國者的共同心聲。

但我們這些人與從昨晚開始互聯網上冒出來的極端的嘲笑者是完全不同的。

那些人該好好反思自己的立場和感情了,他們切不要把跟著西方最反華的輿論跑,幫西方輿論添油加醋,當成一種高貴。

NBA莫雷事件爆發之初,關於「愛國」的討論很多。

10月9日,老胡就發了篇文章談愛國主義,認為那是必要的力量。

愛國主義是中國最重要的正資源之一。

歷史的悠久和文化的凝聚力加強了它的作用,它在近代以來尤其幫助了中國,成為這個國家度過最艱難時期的精神護衛力量之一。

我們永遠都要弘揚愛國主義,珍視愛國主義。

與此同時,我們有必要建立一種愛國主義在一些時候的自我克制和管理意識,時度效的考量也要參與到愛國主義發揮作用的過程中去。

原因在於中國越來越強大,而且我們身處全球化的時代,中國機制性維護自身權益的能力不斷提升,我們駕馭對外衝突的主動性也越來越多。

這種時候再發生對外摩擦,我們既要堅決維護國家利益,又要考慮外部世界的復雜感受,統籌中國在國際體系中的綜合利益。

這不意味著愛國主義過時了,那種站在某些外部力量的立場上攻擊中國愛國主義的陳詞濫調必須予以抵制。

愛國主義在任何國家都沒有過時,世界的基本單位仍是國家,愛國主義是各國開展對外博弈乃至內部治理不可或缺的精神資源。

老胡這裡說的對愛國主義的克制,是從中國利益出發的自我把握。

我們生活在多元的世界上,給這個世界貢獻了一份中華的獨特性。

中國的愛國主義首先是對這種獨特性的保護,當這種獨特性足夠強大時,就自然延伸出促進它與其他獨特性之間的相互包容。

這種相互包容很可能是艱難的磨合過程,其中不乏一些碰撞。

愛國主義要求我們保持定力,不驕不躁,盡量擴大朋友圈,縮小敵對面。

如今的中國是地緣政治形勢最復雜的大國之一,這要求中國的愛國主義要更加堅定,也更加理性、智慧,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現實使命形成最大契合。

希望廣大網友們理解老胡說這番話的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