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視頻社交【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本文來源:仙人JUMP

微信id:xrtiaotiao

作者:半佛仙人

01

我最近越來越入迷快手帶來的認知衝擊了。

現代城裡人的一大特徵,就是把自己看到的犄角旮旯當成是世界的全部。

實際上,褪下城市的濾鏡,我們都是一顆顆禿毛蘿蔔,被鋼鐵與光纜一圈圈纏繞在屏幕前動彈不得。

我們還將這些稱之為現代社會的便利。

被纏繞久了,人就會想看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短視頻就是這樣一扇通向未知世界的窗口。

不到3年,短視頻在中國範圍內便有8.2億短視頻使用者(QusetMobile數據)。

其實,大家關注的並不是一張張臉,而是熱衷對TA世界的好奇與參與。

就像懸疑電影大師希區柯克不斷在作品里告訴你的,窺視和展示自己都是生命中最原始的欲望。

02

快手這款神奇的APP,常常能給人想像不到的驚喜,尤其是在這個所有人都用同樣濾鏡的年代。

快手上的老鐵們狂野,素顏,直接,沉重生活裡不放棄體面,能讓你當場一起野狼Disco。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和大多數人感知到的表面熱鬧不同,常來快手翻翻總能找到意外的驚喜。

表面上看,我是個英俊的文藝青年,貪戀浮華與熱鬧。

一開始,我只是在快手上找一些熱鬧的內容去看,但看到後面,快手推送給了我一次安塞腰鼓表演。

看完安塞腰鼓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其實是個民俗研究專家。

不是為了獵奇,愛的是其中鮮活、熱騰的認真生活。

尤其民俗這種硬核暴躁的內容,才是真正的野性。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想想看,黃土地的窯洞前,目光餘處是一望無盡的曠野,遠方是裊裊的青煙。

一群人穿著大紅袍,腰間掛著鼓,高超的手活,漂移的走位,一種你從未了解過的表演形式。

這只是一群民俗歌舞團員在表演安塞腰鼓。

你見到的,和語文課本里的完全不同。

他們揮動鼓槌開始走位的時候,你可能以為是李白要放大招了。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03

當代潮流朋克們一定知道快閃。

一群人突然在街上組成各種方陣,音樂起,開始起舞。

快閃的極致就是廣場舞。

但是在英歌面前,他們都有點小兒科了。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在一個摸魚的午後,出生於大蔥省的我第一次刷到英歌舞,這種神奇的律動和動感的節拍讓我產生了一種莫名的興奮感。

人們裝扮成宋江、李逵、林沖,手持短木棒,相互對擊。

在鑼鼓點、海螺號和吆喝聲里,好漢們邊走邊舞,叫好一片。

腎上腺素在短短2分鐘內帶我穿越回了那年五歲村頭老黃樹下,好似又重溫了第一次見識山東梆子的驚奇,還有拿著追著我啄蛋的老鵝。

作為潮汕地區最硬核的民俗藝術,英歌深受當地人民的喜愛,廣東人民喜歡英歌甚至超過了喜歡福建人。

這是目前流傳在世最古老的舞種之一。

所以,當我聽說深圳工程師在春節前要提前很久請假回鄉排練英歌時,我並沒有表現出太多訝異。

跟扭英歌相比,工作確實是太平庸了。

畢竟再厲害的人,老了之後也會成為廣場舞大師。

所以他們年輕時就掌握了核心技術也很正常。

英歌作為傳統民俗,近年來甚至發展出了對抗環節,大家瘋狂鬥舞,激烈程度比什麼那就是街舞要強多了。

民俗文化的消逝在英歌的傳承里成了偽命題。

快手上,毛頭小孩圍在巷弄里,舉棒相擊,編排隊形,有點叫人欣慰。

這,才是街舞。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04

在快手上,你隨時隨地可以看到各地的民俗表演藝術家們展示著自己的鄉土工匠精神以及柔韌的老腰。

有無數不同的作者玩著民俗,有自己跳的,也有別人演的,還有三顧茅廬的,這種代代傳承的藝術品得以進入更多人的視野,多多少少也是種安慰。

你看這個特殊的表演,你平時見過這麼動感的操作和直擊靈魂的步伐麼?

老板下鄉,是這樣的。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是不是感覺他們只是普通地在走?你錯了,靈魂的舞步要用靈魂去感受。

看到他們,你會覺得自己蹦的迪根本不夠躁動。

要多看,一開始我覺得這是什麼破東西,看了3遍之後,他們扭動的腰身在我眼里開始變幻莫測,我琢磨出一點味道。

看了20多個小視頻之後,我已經覺得自己被遊神附體了,並因為走路太過囂張被人打了一頓。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05

很多年輕的朋克,都喜歡電音。

但是如果你快手玩兒得多,你會發現你根本不懂電音。

在我國閩南地區,存在著一種神奇的民俗藝術形式,叫做【電音三太子】,簡而言之,你可以理解為是一種民間蹦迪活動。

但不同的是,用的是最最動感的流行電音,跟隨福祿壽喜,跳最搖擺的舞姿。

在動詞打次的節奏中,藝術家們穿上硬核外套,開始搖擺。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如果你不上快手看這些視頻,你完全感受不到傳統鄉村蹦迪配合魔幻電音的組合有多麼洗腦。

這種聲光電全方位的沖撞輪轉,讓你恍惚間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地球上。

這是真正的文化衝擊波,我一度懷疑最近我的手機壞了是因為看了太多的電音三太子,手機經受不住這樣靈魂的衝擊。

它只是一台沒有夢想的手機。

快手上這樣靈魂的民俗視頻數不勝數,社火(社會朋克最火的土味運動),鬥牛(對,就是兩頭牛打架),民間武術家的靈魂戰鬥(各種冷門武術套路)等等等等。

用民俗作為關鍵詞來玩兒快手,可能會刷新你對於世界的認知。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06

快手給我的民俗世界,讓我一度覺得快手當得起當代民俗文藝復興的先鋒。

這段時間看《圓桌派》,居然發現了和我類似的觀點。

竇文濤說挽救這些民間文藝的,是快手。

比如一些唱秦腔的,原本唱不下去了,可是自從有了快手,他們天天在炕頭上唱。

因為有一幫上海的粉絲會看,甚至慢慢地可以接廣告,都不用種地了。

所以現在他們是在自覺自願的傳承這個秦腔。

保護民俗就是要讓民俗有人看,民俗藝人能靠民俗本身養家掙錢,傳承自然沒了問題。

從這點上看,快手似乎做到了。

在短視頻里,這些民俗藝人們並沒有那麼悲觀,也不需要誰誰誰來拯救。

實際上他們非常快樂,因為每天都有無數人看他們,在短視頻平台上。

快手就是他們最高頻的應用。

各種民俗藝人們每天都在上傳自己的絕活兒小視頻,無數對於小眾文化饑渴的朋克們天天等著更新,打開他們的視頻或者直播間,會熱鬧得不可思議。

不管你在帕米爾高原還是東北漠河,只要點進來,都可以老鐵666。

只要有人看,民俗就永遠不會斷代,在快手上火了後,這些人去拜師得都排著隊搖號。

據說快手上每3秒就有一條跟非遺相關的視頻,那些你想不到的、以為正在消亡的藝術,卻在快手的某個角落生生不息。

不需要更多的操作,快手就是你了解民俗,拯救民俗的一扇窗戶。非常魔幻。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07

快手提供了一個記錄、展示的土壤,縱然有些民俗文化正在面臨無人繼承,但是只要一點星火,旺盛的生命力依然可以在快手上,升騰起燎原之勢。

雖然中學課本就教導我們文化的美感來源於豐富性與多樣性,但現實是大多數觀眾的審美眼珠子都快被磨禿嚕皮了。

內容千篇一律,表情循環播放,歌單直接復制,看一萬張不同的臉用同一款攝像頭同一個濾鏡,連往下滑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滿足好奇需要的急迫已經成為很多當代人最現實的精神需求,大家都想去一個足夠硬核、要奔放中透著真實、內斂又捎著點狂野的社區,最好是直達生活本質的那種。

當代最狂野硬核的生活短視頻,還是要看快手老鐵。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我們每個人對於世界的理解可能都是錯的。

在打開更多的窗戶前我們都很難知道完整的世界是什麼樣子,很多現代人已經習慣了接受APP推送什麼就看什麼的邏輯,因為我們只能看到。

雖然生活的本質說穿了無非就是在不斷的KILL TIME,但只有去親手搜尋後找到的結果才能獲得真正的刺激。

與其讓娛樂、萌寵、遊戲之類的標籤在數據後台明碼標價,被信息爆炸餵養成一個無情的消費機器,不如在有限的條件里去尋找真實。

看看這片土地上更真實的人和故事,知道這個世界去掉濾鏡後面的樣子,說不定得出新的收獲。

從這個角度,我更喜歡管快手叫生活放大鏡。

快手才是當代民俗文藝復興先鋒

每天超過2億人在快手上,觀看他人生活。

吸引他們的不是驚悚、獵奇,而是細微生活里的活力與沖勁,與當下生活不一樣的色彩。

我發現自己就是喜歡看有的人記錄自己每天吃什麼,就是喜歡看這些民俗藝術家們練習本事,買道具討價還價,就是喜歡看大家肆無忌憚地點評與支持。

不精致,很魔幻,但真實,那種打破濾鏡,打破信息繭房的真實。

這是我們的生活。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