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江湖》各大門派的經濟學原理

本文來源:文史宴

微信id:wenshiyan80s

作者:第五大洋

《笑傲江湖》這部小說沒有歷史背景,但其中的政治經濟描寫卻最符合歷史真實。

書中各門各派的壯大都離不開錢,也都各有經營之道。

書中對正派邪派的人物沒有做臉譜化處理。

正派不乏猥瑣男,邪派也不乏充滿個人魅力的傢伙。

但正邪之分,卻是有根基上的判別標準的。

說起《笑傲江湖》,我覺得大多數人都忽略了一個重要的東西——錢!

錢是劇情發展的重要推動力。

小說裡關於錢的描寫,出現得幾乎和《辟邪劍譜》一樣早。

在第一章裡,林震南就說,福威鏢局的生意最西邊到湖北就到頭了,想再往前走一部,進四川,必須拜青城派和峨嵋派的碼頭,所以林震南一年兩次給這兩個門派送禮。

《笑傲江湖》各大門派的經濟學原理

▲餘滄海是四川兩大安保公司之一的CEO

說是「送禮」,實際上就是交保護費。

因為這兩個門派是四川實力最強的,四川武林的「治安」是靠這兩個門派的武力和名譽維持的。

收了保護費,就等於把福威鏢局納入了他們的治安體系,在四川產生了糾紛,可以去投訴,申請仲裁。

跟青城派和峨嵋派「交朋友」,就最大程度地保證了福威鏢局在四川的安全。

一個門派,大概就相當於一個私營的治安綜合體,負責安保和仲裁。

雖然名譽對一個門派來說非常重要,但更核心的競爭力是武功。

因為「江湖規矩」,道理說不明白的,就比武決定,誰厲害誰有理。

一個門派的武功越厲害,越容易收到更多門徒,或者說招攬更多人才。

小說裡能看出來,好多人都是已經有武功根基或者已經有名氣了,還要找個門派掛靠一下。

嵩山派就有很多這樣的人。

招攬人才有好處,可以增強本派的實力。

我們看嵩山派使的那些詭計,要沒有那麼多高手去實施,根本沒用。

然後如果有一個高手加入,他的武功自然可以跟本門的武功相互印證或者借鑒一下,對提高本門的武功也很有好處。

招攬人才也有成本,要發工資的,大概武功越厲害、名聲越響的,要價就越高。

五嶽劍派裡只有嵩山派即有許多招攬來的高手,也有許多自己培養的高手,其他四派幾乎沒有招攬來的高手,自己培養的高手數量也比嵩山派少很多。

所以五嶽劍派裡,嵩山派確實是經營最好的,也是最有錢的,做盟主實至名歸的。

如果沒有其他買賣,一個門派武功的厲害程度,基本就是賺錢能力的天花板。

武功強弱和賺錢多少正相關。

有時一個門派出現一個天賦異稟的奇才,自創厲害武功,或者讓本門武功更厲害。

但是這種人太少了,金庸在不同的小說裡,不止一次地強調自創武功何其難。

所以能有現成的厲害武功拿來學是比較省事的。

但是「江湖規矩」,偷學武功可恥——勞德諾在青城山看見人家練武,都要迴避。

而且,人家有厲害武功,大概率也練得很厲害,偷啊、搶啊,都不太現實。

像林震南這樣的情況,抱著厲害武功,卻沒能練起來,機會千載難逢了,搶過來!

《笑傲江湖》各大門派的經濟學原理

▲辟邪劍譜的特殊之處挺坑人的

林震南說進四川要同時給青城和峨嵋兩派送禮,說明這兩派差不多的,誰也沒能力壓倒誰,共享四川的安保市場。

我們看余滄海的武功,在出場的大派掌門裡,只能算很一般的。

青城派也就相當於地方級的企業,跟全國級的大派,少林、武當和日月神教差了不是一點半點(可能還有丐幫,但小說裡著墨不多)。

余滄海既有自知之明,也有上進之心,所以他想搶林家的《辟邪劍譜》,讓青城派更上一層樓。

這里有一個問題,搶別人的武功,傳揚出去,對一個門派的名譽損害極大,如果名聲不好,仲裁就不讓人信服,大家也可能不願意交給你保護費。

少林派能作為正派武林的領袖,除了武功高之外,行為也十分端正,人們都自願向其「供奉香火」。

這是靠自身實力滿足江湖人士的需求,江湖人士對其的回報是自願的,是「費」,雙方是自由交易,不存在威脅與恐嚇,是雙贏之道。

誰靠威脅和恐嚇呢?日月神教。

從東方不敗到任我行再到任盈盈,動不動就餵人吃「三屍腦神丹」,吃了這個毒藥,不服從命令就沒有解藥,會痛苦地死去。

這樣,日月神教的客戶(包括教眾也是客戶)就只能購買日月神教提供的服務,他們給日月神教的所謂回報,就是「稅」。

「費」和「稅」不一樣的地方在於:

前者是自願的,當對方不能提供我滿意的產品的時候,我可以選擇向別人購買。

後者不是自願的,是為了避免一個人為暴力造成的更大的損失,才不得不交的錢。

前者是自由交易,會催生更優質的服務。

後者是壟斷(只有暴力才會造成壟斷),無論服務好不好,都不必擔心流失客戶,服務就只會越來越差。

任我行這麼輕易就籠絡了絕大多數日月神教的高手,可見這些人對東方不敗的服務已經相當不滿了。

《笑傲江湖》里的潛台詞似乎總是在問,究竟誰是正,誰是邪?

日月神教的的確確是邪教,這個絕對沒錯的!壟斷即是邪惡。

《笑傲江湖》各大門派的經濟學原理

▲日月神教確是邪教

那些自詡為名門正派的人,也有很多跟日月神教一樣邪惡的。

余滄海殺害福威鏢局滿門就不用提了,他明明知道搶走《辟邪劍譜》會被人看不起,即使武功蓋世,江湖人士也不會像崇敬少林派一樣崇敬青城派。

但他還是要搶,必然是存著練成絕世武功以後,用暴力強迫別人奉他青城派為武林至尊的念頭。

左冷禪想將五嶽劍派合併為一個門派,這本也無可厚非。

但他用綁架、謀殺等暴力手段清除反對者,表明他也是迷信暴力的人。

迷信暴力的人是不會接受自由的競爭的。

這就是為什麼少林方丈和武當掌門都說,左冷禪合併了五嶽劍派以後還會蠶食昆侖、峨嵋、崆峒、青城這些門派,然後去攻打日月神教。

剿滅日月神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因為日月神教是邪惡的,懲奸除惡的大功績會粉飾他從前骯髒的歷史,讓他邪惡的手段都披上了正義的外衣。

左冷禪就以武林的救星自居,讓江湖人士對其頂禮膜拜。

實際上,他接收了日月神教控制的市場和資產,同時也接收了煉制「三屍腦神丹」的技術,那麼接下來……

岳不群雖然工於心計,心胸狹窄,但這屬於個人問題,無所謂正邪。

他懷疑令狐沖偷《紫霞秘籍》和《辟邪劍譜》也沒什錯,他為了得到《辟邪劍譜》撮合岳靈珊和林平之也沒有問題。

到此為止,「君子」是稱不上的,但還沒有走上邪路。

如果他在福州能把從令狐沖身上找到的《辟邪劍譜》交給林平之,再慢慢以一種林平之同意的方法取得,那他確實是一個正派的人。

他一念之差想要獨占劍譜,偷走劍譜以後,誣賴令狐沖,砍傷林平之,刺死八弟子,成了騎虎難下之勢。

練成劍法以後又覺得自己天下無敵,任何事都可以用暴力達到目的,就在邪惡的道路上越走越遠了。

金庸安排岳不群吃下「三屍腦神丹」,暗示即使你天下無敵,作惡多端的話, 「惡人自有惡人磨」。

華山派是非常窮的門派,二十幾個人,從華山到福州的盤纏,沒有。

嵩山派動輒出動十幾個人,想去哪就去哪。

為什麼金庸要寫華山派沒錢呢?

說明嶽不群雖然工於心計,但是經營能力著實一般。

這是不是嶽不群醉心於五嶽劍派合併,並覬覦五派掌門人的原因?

《笑傲江湖》各大門派的經濟學原理

▲岳不群是武大郎開店

《笑傲江湖》的開頭,就寫了《辟邪劍譜》和保護費,說明錢是非常重要的,越大的門派,越有錢。

少林不用說了,即使書里沒寫,我們也知道這座寺廟香火鼎盛。

武當也很有錢,最後一章,武當派在恒山佈置了二萬斤炸藥,先別說這二萬斤炸藥本身值多少,就從武當到恒山的搬運費得出多少?

日月神教多有錢?白虎堂堂主上官雲要見東方不敗,用十幾顆大珍珠賄賂楊蓮亭,楊蓮亭馬上說要向教主美言,升上官雲為青龍堂堂主,可見在日月神教官升一級可以多賺很多。

還是最後一章,任盈盈送給恒山派的禮物,每個尼姑一件新衣服,一把劍,每個俗家弟子一件飾物,一把劍,又送良田五千畝做庵產。

以錢開始,以錢結束。

一個人建立門派,總會有一些目的。

組織就是為實現某些目的才成立的。

實現目的需要手段。

無論目的是什麼,作為一般交易媒介的錢,最容易交換到其他東西,通常就是實現目的的最佳手段。

所以各門派,都要賺錢。

但有的門派的錢是通過滿足別人的需求,解決別人的困難,這些正當手段賺來的。

有的是通過壟斷,靠暴力強徵來的。

賺錢的手段,是區分正義和邪惡的最好方法。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