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主旋律潑冷水】這真的是「最強國慶檔」嗎?

本文來源:北方公園NorthPark

微信id:northpark2018

作者:王小笨

想必國慶檔三巨頭大家都已經看完了,集中來聊一聊(有劇透)。

說起來今天電影院的盛況,大概只有大年初一和復聯4首映那天可以相提並論。

而且今年電影市場的大盤,也基本在靠這三次「過年」在撐著(再加上哪吒這個意外之喜)。

不出意外的話,今天也將是內地影史單日票房榜前十名第一次出現非國慶檔的日子。

電影行業從數字上算是沒給國慶獻禮拖後腿。

只是在質量上還是不太敢恭維的。

-《我和我的祖國》:

首先因為這部電影強烈的合家歡屬性,導致觀影環境非常之差。

屏攝幾乎從頭到尾,拍片頭就算了,吳京出場有什麼拍的,集齊七張劇照能召喚朋友圈國旗嗎?

不過客觀來說,《我和我的祖國》在國慶檔三巨頭之中已經是最好的一部了。

很多影評都會在開頭說一句「超出預期」,因為在立項之初它受到的質疑也可以說是最多的。

畢竟經歷過2016年情人節檔期災難性的《奔·愛》和2017年賈科長參與的金磚五國政宣項目《時間去哪兒了》的洗禮之後,合作電影就基本等同於爆雷了。

好在《我和我的祖國》選擇了一個相對討巧的方式,它把鏡頭對準了大事件中的「小人物」,甚至是某些悲情「小人物」。

所以整部電影是實實在在以人為本、關注人的(說真的這在國產電影中已經很難得了,想想在豆瓣中已經沒有評分的建字頭三部曲)。

這也讓《我和我的祖國》成為了一部有政治宣傳任務,但沒有政治宣傳包袱的電影。

而且不同於《奔·愛》那種集體騙錢的作品,《我的我的祖國》更像是國內老中青三代導演的匯報演出,或者說一場賽馬也不為過。

所有作品被壓縮在同一時間空間下,被分高下幾乎是必然的。

在這種情況下,熟稔類型片敘事的導演無疑更占優勢。

所以像寧浩和徐崢都做到了在20分鐘時間裡構建出了一個完整的主線人物,還能一直維持著觀眾的觀影興趣,而張一白和文牧野就都沒能做到這一點。

但合作電影有一個無法克服的問題,那就是它本質上還是一個短片合集。

雖然《我和我的祖國》有總導演,短片之間也在有意用細節彼此勾連,但你始終會有一種並不是在看一部電影的感覺。

那天聽人提到一個說法,就是說任何一部好電影都有一股氣,這股氣是完整的,動人的,但《我和我的祖國》的這股氣顯然是沒有構建起來,前後短片之間的氣有時甚至是相互衝突的。

這就不得不多提一句掛名總導演的陳凱歌。

其實在第五代這群導演身上,始終有著中國傳統文人的某種家國情懷,這種情懷貫穿於他們的電影表達之中。

在這樣一部主旋律獻禮片裏,他也有自己文以載道的浪漫化追求。

只是這一次,這種追求顯得相當不合時宜,最後落得的結果也是不倫不類。

-《中國機長》:

在投身自媒體之前,我是一個民航從業者,所以你大概能夠想象到這部電影在我的朋友圈裏所引發的熱烈討論。

對於民航業來說,它最大的價值就是以一種空前完整的方式,把民航這個和很多人關係密切卻有著很強神秘色彩的行業和盤托出。

而且它用的還是華納在主旋律這個賽道上已經相當熟練的類型片敘事,所以電影在危機事件的設置和處理上的確能帶給觀眾緊張感,災難片元素也相對充足。

但如果你看過紀錄片《空中浩劫》系列的話(強烈推薦,尤其是乘坐飛機的時候),就能明顯感覺出《中國機長》其實只是一集40分鐘紀錄片的體量。

尤其是去掉空中穿雲這樣的「戲劇化加工」,核心事件的處置明顯有拖長的痕跡。

很多人把《中國機長》和《薩利機長》做比較,但核心差異在於《中國機長》事件中核心的風擋玻璃破裂的原因目前尚無定論。

因此影片只能做呈現而不能去分析,這就讓影片天然缺少了設置更多議題的可能。

並且影片也直接放棄了對事件中人物復雜性的探討。

早就有新聞報導呈現過這場意外給這個英雄機組帶來的陰影,機長也親口說過,「心理壓力和心理恐慌一時半會是消除不了的。」

而這也許是電影有機會呈現那些英雄機長之外更高價值維度的唯一突破口,可惜我們什麼也沒看到。

無論你喜不喜歡,你都得承認博納在主旋律這個賽道上已經挖出了一條足夠深的護城河。

余冬創業二十年,才找到了一條能把自己送到和中影、華夏、華誼平起平坐的位置的道路。

只是這條道路從來都不只是單純的蜜糖,如果你能從前半段看出滿滿的民航宣傳片之感,你就一定明白我在說什麼。

-《攀登者》:

其實嚴格來說,《攀登者》是三部電影裏最有「電影感」的一部,但也就僅此而已了。

其實攀登珠峰事件本身有著成為一部熱血爆款的一切條件。

觀眾甚至也已經接受吳京中式超級英雄這個存在(此處可腦補某不存在的國內脫口秀節目中的經典台詞:中國有吳京)。

但《攀登者》用一場場堪稱災難級的「雪山絕戀」,毀掉了電影中建立起登山英雄形象的所有努力。

如果說這個國慶檔再次證明了什麼事的話,那就是一個導演的掌控力對電影的成敗有多關鍵。

李仁港之於《攀登者》就是一個鮮活的例子,也說明他此前連續拍出豆瓣評分不及格的電影,絕不是偶然。

李仁港但凡看過吳京之間的兩部電影,就應該知道吳京和女性伴侶之間的某種天然互斥性。

《戰狼》裏他的女人余男不幸離世,《流浪地球》裏他乾脆就是一個鰥夫。

所以我們在《攀登者》裏看著他和「胖妞」章子怡之間的互動是如此尷尬,也就不奇怪了。

電影努力給張譯、井柏然、胡歌都努力安排了完整的故事線,但幾乎沒有一個故事線是有說服力的。

尤其是張譯這個角色,我們都理解人民內部不能有真正的反派,但他這個人物的轉變仍然是極度突兀的。

我甚至忍不住在想,如果不是有徐克後期的救場,這部電影到底能失敗成什麼樣。

當然如果說這部電影有什麼明顯的正向價值的話,那大概就是吳京法則的一次小小的失靈。

中國當然有吳京,但有吳京也不一定成。

對了,看完這三部電影一個最大的感受就是,如果找出三張現階段代表主旋律電影的面孔,吳京、張涵予、杜江三個人恐怕將毫無懸念地當選。

所以一部吳京和張涵予大飆對手戲,杜江從中穿插的主旋律電影,是不是已經不遠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