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人們力挺醫生收紅包】山西醫生收紅包惹議,業界稱為普遍現象

本文來源:今日話題(騰訊新聞旗下)

微信id:todaytopic

作者:劉文昭

最近,「洪洞縣裡無好人」又被網友唱響。

原來是山西省洪洞縣人民醫院發生了一起「紅包門」。

視頻中,醫生在手術室里收了患者家屬厚厚一沓現金,就在網友大罵醫生無德之時,事情有了後續——

患者韓某患腦梗就醫,經她同意院方請北京的專家給她做手術,收的1萬元是給專家的勞務費。

目前,幫收錢轉交的醫生已停職。輿論瞬間反轉,絕大多數網友站在了醫生一邊。

以下是新聞影片:

舉報,打破了醫生「飛刀」三方共贏的和諧

演員為撈外快,外出走穴,公眾早就見怪不怪;醫生為賺錢,抽空去外地做手術的「飛刀」行為,不少人還不熟悉。

但在業內,醫生「飛刀」早已是公開的秘密。

丁香園的調查顯示,55%的受訪醫生認為「所在醫院醫生走穴現象普遍」,近三成醫生表示「本人曾走穴」。

洪洞縣“紅包門”:為什麼人們力挺醫生收紅包

「飛刀走穴」如此普遍,是因為它是一個患者、基層醫院和醫生三方共贏的好事。

對患者來說,知名專家到家門口做手術,不用再去北上廣的大醫院排隊掛號,還省了路費住宿費,報銷比例更高,當然非常划算。

對基層醫院來說,專家來「飛刀」,本地醫生能學習技藝,醫院也能借專家提升知名度,吸引患者,醫院的收入也會增加。

「飛刀」醫生本人,一台手術1萬,多來幾台,不僅報酬豐厚,還幫了基層醫院,建立了人脈。

雙贏本來不易,但這件事竟然是三贏,還有緩解醫療資源不均之效,網友當然支持。

痛罵偷拍者,則是擔心這種和諧的局面被行政部門一禁了之,各方受損。

正如網友所說,「投訴「飛刀」醫生的XX,不但讓涉事醫生如墜深淵,更封住了許多掙扎在底層的患者們明天的生存之門。」

更該深究的是,為何多點執業開展多年,醫生依然選擇違規「飛刀」

中國醫生去別的醫院看病,也不是沒有合規的辦法。

目前,官方認可的主要是院外會診和多點執業,「飛刀」則屬違規行為。

醫生「飛刀」,違反的是《醫師外出會診管理暫行規定》。

按照規定,邀請醫療機構支付的會診費用,應該統一支付給會診醫療機構,不得支付給會診醫師本人;醫師在外出會診時不得收受或者索要患者及其家屬的錢物,不得牟取其他不正當利益……

醫療法律的張永泉律師還表示,未在目標醫院登記備案多點執業,構成非法行醫。

為啥醫生不走官方通道,還要冒險「飛刀」?

很簡單,搞多點執業太麻煩。據八點健聞報道,雖然中國自2009年開始「研究探索註冊醫師多點執業」,但截至2011年的《征求意見稿》,對醫生多點執業的探索,當時衛生行政主管部門的主旨是,限制大於放開,約束大於推動。

這從「醫生欲多點執業,其原單位和多點執業的另兩個醫療機構之間,須簽訂相關協議;須經原單位批准,醫師方可受聘其他醫療機構;醫生須在原單位完成診療任務,並不擔任行政職務……」等繁復的規定,就可看出端倪。

結果,多點執業口號響亮,卻步履艱難。

以江蘇為例,2011年江蘇省推行試點,但直到2013年,全省僅432名醫師註冊多點執業資格,其中申請到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執業的只有87人。

此後緊箍咒漸松,2017年國家衛計委發佈《醫師執業註冊管理辦法》。

要求醫師確定一家醫院作為主要執業機構,並向該醫院所在地的衛生主管部門申請註冊,這意味多點執業只需備案即可。

雖然法律上的枷鎖松了,但制度上的障礙猶在。

在公辦醫院之中,醫生對醫院有很強的從屬關係,而三甲醫院的院長們才不願意自己的名醫多點執業呢!

問題林林總總:醫生多點執業,總在外面工作,「自己的醫院誰來管」?

一個合格的醫生需要培養多年,總給別人幹活,自己不是白培養了?

患者認醫生,如果患者跟著醫生跑了,影響收入怎麼辦?

洪洞縣“紅包門”:為什麼人們力挺醫生收紅包

更讓院長們擔心的,是隊伍不好帶——「多點執業是明目張膽地把旗幟亮出來,這就意味著軍心是動搖的,都是跟院長對著幹。給人感覺,這個隊伍散了,不好帶了。」

所以,院長們寧可容忍灰色「飛刀」,也不容忍多點執業。

如果醫生執意多點執業,院方則可以在晉升、評級等方面卡醫生的脖子。

很多醫生也就不想跟醫院過不去了。

醫生另一個願意「飛刀」的原因,是錢。

據丁香園報道,某省 2011 版醫療服務項目價格規定,本地院際會診(三級醫院,副主任醫師以上)100元/次,外埠院際會診(三級醫院,副主任醫師以上)150元/次。

正規外出診療,流程繁瑣,掙得又少,「飛刀」一次掙幾千幾萬,還自由。

三歲小孩都知道該怎麼選。

有關部門要有點擔當,讓多方獲益的潛規則透明化,別再裝糊塗

也許有人會說,既然三方獲益,枷鎖亦難除,要不就保持「民不舉官不究」的狀態?

微博大V「地瓜熊老六」即聲稱,「這件事,從程序上講患者是正義的,屬於公知和白左強調的程序正義。但是,從道義上講,患者的支架真的是把心弄歪了,壞了這個規矩……」

這種扣帽子式的評論,沒有一點價值。

要知道,三方共贏是理想狀態,實際上,這種遊走在灰色地帶,全靠醫生私德約束的潛規則行為,有時也會損害患者的利益,三方共贏並不總是發生。

且不說醫德較差的「飛刀」醫生,可能把患者導向和自己利益相關的黑心醫院,宰上一筆。

就是抱著治病救人心態的好醫生,也可能因為術前評估不足,與當地醫師缺乏配合,術後不能密切觀察病情,無法及時處理等問題,釀成嚴重後果。

據報道,某三甲醫院的眼科醫生曾在長三角某地開「飛刀」,就因為當地醫院在手術過程中消毒措施不到位,釀成大禍:這名醫生主刀的10台手術,患者悉數出現感染,部分患者最終不得不摘除眼球。

難道碰到這種事也要患者閉緊嘴巴,不要「壞了規矩」?

沒有正當的「程序」,如果出了醫療事故,或發生醫療糾紛,「飛刀」醫生和醫院責權如何劃分?患者和醫者的權利又如何保障?

丁香園調查結果還顯示,84%的受訪醫生支持「飛刀合法化」。

希望合法化,無非就是管制松一點,標準明晰一點,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救死扶傷。

這時候就需要有關部門出手了。

比如放鬆管制,讓外出診療更方便些;協調醫院和醫生的利益衝突,厘定一個合理的收費標準問題,讓醫生願意多點執業……

辦好這事不簡單,但在其位謀其政。

相關部門也理應有點擔當,借鑒國內外經驗,讓多方獲益的潛規則盡快變成明規則。

沒事的時候,裝糊塗;有事的時候,按律打板子,這活也太好幹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