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你朋友圈裡的網紅景點都是騙人的

本文來源:鳳凰weekly、發現新西蘭

微信id:phoenixweekly

一年一度的「朋友圈攝影大賽」開始了。

據悉,今年十一出行人數,可能達到8億。

在智能手機的年代,旅遊不僅僅是旅遊,同時也是朋友圈裏的一場軍備競賽,誰的旅行照最美、最仙,誰就是這場競賽的最終贏家。

但是,當你和8億人一起出門的時候,除了人頭,你真的很難拍到其他東西:

我不玩了,我要回家

在你艱難地在人山人海的長城、故宮、外灘、西湖拍下與民同樂的集體照時,別人卻總能找到人跡罕至的秘境。

他們的朋友圈是這樣的:

這樣的:

這樣的:

怎麽搞的,這些人都是《國家地理》派出去采風的嗎?

就像微信步數一樣,無論你怎樣努力,最終都不得不在那些霸占榜首的人面前敗下陣來。

別灰心,這年頭帶「網紅」前綴的東西大多靠不住。

那些仙境般的網紅景點,往往就像濾鏡下的網紅主播一樣,只是「看起來很美」。

美照背後,往往是一場受騙之旅。

01

我跨過山和大海

只看到人山人海

過去,旅遊目的地在攻略圖冊和旅行社廣告上;如今,旅遊目的地在社交App和朋友圈裏。

「5A」們如今已經不吃香了,今天最受歡迎的是人跡罕至的「秘境」型景點。

比如在福建漳州東山島,有一座魚骨沙洲。

這是大海中的一片淺灘,退潮後露出水面的部分形狀如同魚骨,因而得名。

漲潮的時候站在沙洲裏,「就像在茫茫大海中漂流」。

在航拍中,魚骨沙洲是這樣的:

然而,作為一名普通遊客,你只能看到這樣的魚骨沙洲:

那些在點了贊的人和你一樣,揀盡寒枝不肯棲。

跋涉千山萬水後,終於相會在了這寂寞沙洲。

位於四川犍為縣的嘉陽小火車,賣點是「全世界仍在運行的最後一班蒸汽窄軌小火車」。

油菜花盛開的季節,噴著白煙的小火車穿過花海——這張照片是80%遊客來到這裡的原因。

讓我們將鏡頭拉遠一些:

這些都是與你同車的乘客——大家都是為了這張照片來的。

你們需要為這段20公里的路程支付160元:比成都到重慶的高鐵還要貴。

記得在車站買口罩,不然火車進站的時候有你好受的:

這條路線本來是為當地的黃村井煤礦運煤而開設的,在礦井枯竭之後,就只能成為附近幾個村鎮村民的公共巴士,不僅運人,也運貨、運牲口……

在開發為旅遊線路前,這趟列車的票價為:5元。

如今的遊客可以選擇旅遊專線,和豬羊同乘的情形是不會出現了,但體驗也很難稱得上愉快:

在加拿大溫哥華,有一座卡皮拉諾吊橋公園。

聽名字也知道,公園裏最有名的景點就是卡皮拉諾吊橋——世界上最高、最長的吊橋,全場137米,懸空70米,周圍是郁郁蔥蔥的森林。

村上春樹的《且聽風吟》用來描述這裡再合適不過了。

然而這樣的場景只有在宣傳照裏才能看到。

在節假日被遊客擠滿的吊橋上,沒有風吟,只有人聲鼎沸;不宜邂逅,只宜失散。

不要高估自己消息的靈通程度。如果一個冷門景點連你都聽說過,那它很可能已經和「冷門」無緣了。

2016年上映的《從你的全世界路過》豆瓣評分僅5.2分,但是成功捧紅了影片的取景地稻城亞丁。

影片上映的當年,稻城亞丁的遊客接待量為42萬;僅僅兩年之後,這一數字就超過了100萬。

遊客們有一半的遊玩時間,貢獻給了路上的大堵車。

那些被堵在路上的遊客可能在想,大老遠過來受罪,還不如去市中心的公園走走。

深圳的深圳灣公園本來只是一個開放的市民公園。

意外成為網紅之後,這個「一出地鐵就看到海」「閒坐海邊巖石,看海鳥飛舞」的地方,成了深圳節假日的新堵點。

更要命的是,這些網紅景點往往不具備足夠遊客容載能力,洶湧而至的人潮,足以讓想象中的探秘之遊變成一場噩夢。

進公園,要排隊40分鐘:

上廁所,排隊一個小時:

海濱棧道上,擠得連信號都沒有了:

公園的設計者是無辜的,誰知道一個市民公園會來這麽多人呢?

從這些人山人海的景點歸來,第一件事就是到網上發帖:求大神把我旁邊的遊客P掉,在線等。

02

濾鏡與PS,網紅景點的造夢機

論起網紅照騙,可謂天下烏鴉一般黑。

正如Instagram上的網紅照騙程度比起微博不遑多讓,國外的網紅景點坑爹起來,同樣不輸國內。

希臘的聖托裏尼,人稱「收集了全世界的藍」。

這是愛琴海邊的一座島嶼,按羽泉在《奔跑》裏的說法,「希望終點,在愛琴海」——那個時候羽凡還沒有吸毒。

海天一色的藍映照著聖托裏尼獨有的藍頂白房子,完美符合了人們對希臘風情的想象。

看看明信片上的聖托裏尼,你就能理解什麼是浪漫主義;親自來聖托裏尼轉轉,你就能明白什麼叫現實主義。

世界上最明朗的藍與最純潔的白在哪裡?在手機濾鏡裏。

從小鎮走到海邊的網紅拍照點,需要穿越的除了人潮,還有驢群。在這個島嶼小城,它們是爬上爬下運輸貨物和遊客的主力。

該島的驢子以目中無人聞名,路上遇到記得讓讓。還有,別踩驢糞。

有人說,希臘把全世界的藍色都用光了。

這怎麽可能呢?世界上的藍色就和石油一樣,離用完還有很遠的距離。

來到北非的摩洛哥,你將發現另一座藍色之城舍夫沙萬,這裡的牆壁、建築都漆成了藍色,比聖托裏尼有過之而無不及。

灰色是不想說,藍色是憂鬱。

人們形容希臘時,稱其「將世界的藍色都用光」,而摩洛哥則是「上帝打翻了調色盤」。

最誘人的是:摩洛哥對中國免簽。

去一趟舍夫沙萬並不容易。中國大陸並沒有直飛摩洛哥的航班,前往舍夫沙萬常見的路線是通過轉機到達菲斯或丹吉爾,再轉乘3個多小時顛簸的汽車。

到了這裡之後,失望是大概率事件。這裡的藍色,一半歸功於濾鏡。

沙丁魚會過期,鳳梨罐頭會過期,舍夫沙萬的油漆也會過期。

由於牆壁總是掉色,當地人隔一段時間就要用新的塗料重新刷一遍。你拍到的舍夫沙萬有多藍,取決於上次刷牆過去了多久。

關於舍夫沙萬的牆壁為什麼是藍色,有許許多多的傳說:猶太人信仰啦、防蚊蟲啦……就連當地人都說不出所以然。

不過那些都不重要了。如今激勵著他們日復一日刷牆的,是全世界各地蜂擁而來的遊客,以及他們手中的鈔票。

法國藝術家羅丹說過:這世界從不缺少美,缺少的是發現美的眼睛。

這話如今已經過時了。現在的情形是這樣的:這世界從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善於PS的巧手。

玻利維亞的烏尤尼鹽沼,享有「天空之鏡」的美名,但是去一趟玻利維亞實在不方便。以直線距離計算,南美是地球上離中國最遠的地方。

不要緊,善於發現的遊客們找到了許多替代品。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青藏高原上的茶卡鹽湖,這裡被評為「人一生必去的55個地方」(人一生必去的地方未免也太多了些)。

在互聯網上搜索茶卡鹽湖,攻略滿坑滿谷。所有的攻略,歸根結底都是在說一件事:怎樣拍出一張「天空之鏡」。

首先,要在每年的6-9月來,此時是豐水期,鹽湖水量充足——這是拍出「天空之鏡」最重要的前提條件。

其次,要趁好天氣來。陰雨乃至多雲的天氣,只能拍到灰蒙蒙的一片鹽灘,而且雨水會稀釋水中的鹽層,露出泥地,畫面一言難盡。

最好是連續幾天都是晴天之後前來,此時「湖水結晶度很高,會看到潔白的鹽湖上覆蓋一層薄薄的鹵水,景色和倒影最為清晰純凈」。

而且,不能有風。只要有一點風,水面漣漪泛起,再貴的鏡頭也拍不出「天空之鏡」。

此外,姑娘們還要標配一條大紅裙。

如果沒有帶,可以去攝影服務中心租,他們批量供應。

在如此之多的限制下,十張「天空之境」,九張要靠PS。

辨別這些照片有一個小技巧:如果照片中的藍色過於飽和,十有八九是P過的。

PS前

PS後

所以別再吹聖托裏尼和舍夫沙萬了,真正把世界上的藍色用光的是你們這些P圖聖手。

國人最熱衷的境外旅遊地東南亞同樣有「天空之鏡」。

在位於馬來西亞瓜拉雪蘭莪的一片海灘上——每天退潮後,都會袒露出片大面積的淺灘,形成海水版的「天空之鏡」。

以上宣傳比紅燒牛肉面的包裝還要照騙,這裡的實際情形是這樣的:

沒了PS與濾鏡的網紅景點,就如同沒開美顏的喬碧蘿,「這照不P,直接發」只能是個美好的願望。

03

總有一些景點為了擺拍而生

許多人費勁心機想要拍出一張完美的,如同鏡面一般的「天空之鏡」,卻沒有想到一點:與其努力拍的像鏡子,不如直接拍鏡子。

在巴厘島最東部 pura lempuyang 寺廟群的第一座寺廟入口處,有一座世界級的網紅景點「天空之門」。

兩扇對稱的石門高聳如雲,門下水平如鏡,折射出蔚藍雲天,難怪這裡被人稱為「天堂之門」。

在「天堂之門」留下一張照片,是所有巴厘島攻略都會提到的頭等大事。

好像,怎麽拍都挺美?

去一趟「天空之門」不容易。這裡,位於巴厘島的東部,距離核心景點區有三個小時的車程。來了之後,可能還要再拍一兩個小時的隊……

而且,水在哪呢?

你腦海中那汪不帶電的湖水,其實是工作人員手中的一面鏡子……

本體如下:

那些在ins上俘獲無數點贊的美圖,都是依靠這面小小的鏡子拍出來的。在特技發達的年代,這位纏頭小哥利用五毛的物理特效實現了PS中鏡面翻轉的效果,他才是這裡真正的寶藏。

從巴厘島的核心區來一次「天空之門」,往返車程加上排隊等待動輒六七個小時。po上美照的同時對真相只字不提,是來過這裡的遊客的共同默契。

沒有人能經受住這樣的靈魂拷問:

你是不是傻?

受巴厘島的啟發,我國的多處景點也相繼推出了大型鏡面攝影業務。

結合玻璃球、小白桌等道具,極大拓展了「天空之鏡」這一攝影主題的多樣性。

相比起巴厘島扣扣縮縮的小鏡子,我們的排場大多了:

成片效果沒的說:

著名導演諾蘭表示,中國網紅景點對鏡子的使用出神入化,不輸《盜夢空間》。

欣賞完鏡面特效之後,我們再來鑒賞一下霧化特效。

在福建寧德楊家溪,有一座「榕樹公園」,門票15元。來這裡的人目的極為單純:拍照。

他們不是朋友圈的美圖秀秀黨,而是人均義大利炮的攝影愛好者。

他們來這裡當然不是來看樹,而是為了拍一張這樣的照片:

由於這一題材的作品曾獲得國際獎項並登上《中國國家地理》等重量級雜志,無數攝影愛好者聞風而來,準備依樣畫葫蘆。

老牛好找,老漢也好找,但是氤氳的晨霧不是想撞就能撞上的,怎麽辦?

沒有條件可以創造條件。

在楊家溪,已經形成了老漢牽牛過榕樹的成熟擺拍產業鏈。

在這裡,不僅模特老漢是專業的,連牛都是專業的。

老牛雖然不是攝影工作者,但它見的多了,什麼長槍短炮它沒有見過?幾個pose難不倒它。

青煙裊裊,縷縷微光,一人一牛一樹,快門一按,大功告成。

從照相機被發明起,記錄旅途風景就成了它的重要使命。在社交網絡的時代到來後,拍照的動機也由「欣賞」變成了「分享」。

過去年輕人總愛嘲笑老年團「上車睡覺,下車拍照」,但至少老年團的照片走寫實路線,是你值得信賴的參考。

相比之下,那些「拍照五分鐘,修圖兩小時」的年輕人,不過是在進行一場心照不宣的行為藝術罷了。

一通長槍短炮、PS、濾鏡、特效的組合拳,就是下水道也能拍成天空之鏡、童話世界。

所以,千萬別對「小冰島」、「中國馬爾地夫」、「東方普羅旺斯」們抱太高期望。

你在小視頻和朋友圈裏看到的,或許就是它們最好的樣子了。

這就是我十一選擇家裏蹲的原因:我對這虛偽的世界已經失去了興趣。可不是因為我沒錢。

閱讀原文

上海那棟「紙片樓」最窄處僅20厘米,裡面到底長怎麼樣?

xxx

上海現存最為完整的百年石庫門建築群【張園】開放了

xxx

廈門大學,為什麼這麽牛?

xxx

老外來中國旅行,桂林是他們的必去之地

xxx

成都人假扮外地人,花人民幣七百多元參加成都一日遊

xxx

內蒙古套娃酒店,有人不敢住?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