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工資比同學少一半時,你的生命已經浪費了一半。」

“錢可以折算成生命”的說法戳中瞭“窮忙族”的痛點

▲俞敏洪(北京新東方教育集團創始人)

本文來源:今日話題(騰訊新聞旗下)

微信id:todaytopic

作者:丁陽

「當你工資比同學少一半時,你的生命已經浪費了一半。」

近年來越來越「大嘴巴」的著名企業家、「青年導師」俞敏洪最近又引發了爭議。

在一場活動中,他的這個說法遭到了不少批判,被認為是「唯金錢觀」,是「不講邏輯」的「販賣焦慮」。

不過,也有人為其辯護,認為這是碎片化閱讀造成的斷章取義,通讀俞敏洪演講全文,他的目的並不是要讓人那麼勢利。

還有人表示,俞敏洪「話糙理不糙」,直面真實,比空談奮鬥意義的「雞湯」更有啟發意義。

其實,輿論有些過於計較俞敏洪作為一個公眾人物、青年導師採取的「說話方式」合適不合適了。

事實上,俞敏洪的這次發言,合理之處是很值得輿論認真對待的——「錢可以折算成生命」,仔細思考的話,這句話是戳中了當代「窮忙族」的痛處。

俞敏洪的話實際上描述的是「窮忙族」的窘境,「中槍者」絕不在少數

在活動發言中,俞敏洪的原話,煩引如下:

錢可以折算成生命。」

「當你大學畢業的時候,你的同學拿五千塊錢一個月,你只能拿到兩千五一個月的工資,這證明你的生命已經浪費了一半。」

「當你能拿到五千,他已經拿到一萬的時候,你還是浪費了一半。為什麼?」

「人家一年拿12萬,你一年只能拿6萬,人家第二年可以什麼都不幹,照樣有6萬塊錢花,這6萬塊錢可以旅遊全世界,可以買代步的汽車,可以到沙灘上曬太陽。但你努力工作兩年一天都不休息,依然只有12萬。」

「付出的是同樣的時間,每個人都只有24個小時,為什麼有的人24小時不斷累加,最後把自己的生命變成一種自由的狀態,而有的人努力半天,最後還想著你每碗飯到底買便宜的還是買貴的呢?」

「是因為每個小時的生命價值不一樣。」

俞敏洪假設的這個例子,乍讀之下,確實讓人惱火,赤裸裸地把人的價值用金錢來衡量。

畢竟,如果比別人工資低就是浪費生命,那全世界得有多少人在浪費生命呀?

有網友犀利反擊,「比起首富馬雲,你俞敏洪是不是也浪費了許多生命?」

但是,你不妨把這段話再多讀幾遍。

其實俞敏洪重點想表達的,是「收入與自由」的關係問題。

要知道,如果奮鬥到馬雲、俞敏洪這個級別,收入的差別可能依然非常大。

但毫無疑問都已經實現了財務自由,時間自由。

而馬雲的一天也只有24小時,不會比任何人更多。

就這點來說,俞敏洪和馬雲不會有差別,他們的時間可以隨心支配,工作基本上是源於熱情。

但普通人就完全不同了。

一年拿12萬元,在當今社會也著實算不上多。

但相比起一年拿6萬水平的,如果兩人家庭背景、生活水平是一樣,那確實是拿12萬元的人有更多的選擇,有更多的自由。

而收入6萬元的,則不得不把生命的多數時間都投入到工作中去。

當然,必須要強調的是,這也只是相對的,即使一年拿24萬元,如果想維持一個較好的生活水平,並且要考慮生小孩、買房、醫療支出,那也不得不把時間大量花在加班上,乃至於要「996」。

這就是所謂「窮忙族」。

恐怕,讀到俞敏洪這段話心中大有觸動,自認「窮忙族」的人,不會在少數。

“錢可以折算成生命”的說法戳中瞭“窮忙族”的痛點

原因不難理解,雖然絕大多數人的生活水平上去了,比以前要富裕了,但「窮不窮」往往是比出來的。

當你目睹社會上和身邊新興富裕階層紛紛出現,而你不在其中時,難免會覺得「窮」。

而「忙」就更好理解了,國家統計局今年初的一項統計顯示,就業者工作時長最近十年間增長了22%之多。

這樣看來,「窮忙族」豈不就是越來越多了嗎?

好在這不是我國獨有的,美國、日本等到處都有人感嘆「窮忙族」現象。

能否在時間支配方面有選擇自由,擺脫「窮忙」困境,是年輕人面臨的重大挑戰

相比起純粹的「窮」,「窮忙」最困擾當代人的正在於,缺乏生活方式的選擇選擇權。

你要是敢於選擇「不忙」,那可就不是窮那麼簡單了。

因為一旦生活水平上去了,往往就下不來了。

人們依然需要不斷努力工作來維持生活水平,生活水平這根箭頭基本上只能往上的

美國學者戴維•希普勒在《窮忙》這本書中如此描述:

「當社會上其他人都只能吃到半碗米飯的時候,你能吃到一整碗就代表你的成就或者才智出眾。」

「這可以激勵一個人去採取行動實現自我潛能。」

「但是,如果大部分人都在精挑細食的時候,你還是只能吃五碗米飯的話,那就太可悲了。」

在沒有被彩票砸中之前,你要是選擇「不忙」,得做好準備,承擔生活水平滑坡帶來的心理落差。

“錢可以折算成生命”的說法戳中瞭“窮忙族”的痛點

▲戴維•希普勒《窮忙》英文版封面

而你要是繼續選擇「忙」,那你面臨的最大問題是,除了獲得工資報酬外,你的「忙」是否還有別的價值?

如果你不是很熱愛自己的工作,「窮忙」顯然也會給你越來越多的困擾。

因為這方面依然是可以攀比的。

當你聽說或發現身邊不少人有閒暇,有假期,有時間提升自己乃至於可以充分享受個人愛好,而自己卻不得不忙於加班時,你肯定會不滿,會失落。

這就是為什麼現代經濟學越來越重視「閒暇」的價值。

為什麼有很多工薪族直截了當地抱怨「為了所愛的人和事消耗掉的時間才是自己的時間,工作的時間就是浪費生命」

能否在時間支配方面有選擇自由,切實地將「金錢」與「生命」聯繫了起來。

我們甚至可以下這樣一個判斷:擺脫「窮忙」困境,是許多當代人面臨的最重大挑戰。

如何擺脫呢?最好的辦法,當然是通過提升自己,擺脫「窮」的局面,有了選擇自由,自然也可以選擇「不忙」。

其次,就是選擇自己願意投身的工作,讓工作體現生命的意義,這樣就算忙,至少也會更有價值。兩者若能結合,自然最好。

當然,這兩個辦法都是不消說的廢話,要是那麼容易實現,人們也就不會為此困擾了。

但如果做不到,那麼你也許嘗試可以調整心態,來做出一些重大決定。

比如我們曾經在《日本最省女孩15年買下3套房的啟示》這篇文章中介紹過的「FIRE」理念,指的financial independence, retire early(財務獨立、早早退休)。

其基本方式是盡可能節儉地生活,在二、三十歲時將一半或者更多的收入存起來,目標是在三、四十歲退休。

這樣做當然也不容易,但確實有人發現,「只要抑制對欲望的向往,省錢往往也能過得快樂」。

也許,這確實是一條路徑。

制定政策,協助年輕人擺脫「窮忙」狀態,對國家社會都異常重要

「窮忙」不僅僅是個人的事,也會造成很大的社會問題,比如,生育率低下。

日本最近的年出生人數已經降到了100萬人以下,有不少人就歸咎於年輕人很多人是「窮忙族」——明明很投入工作,但收入遠遠不夠「看得到未來」的標準,哪還願意去生孩子?

然而,光靠個人努力擺脫「窮忙」,能成功的恐怕不會太多。

因此,制定合適的社會政策就顯得尤為重要。

在這方面,日本人可以說提供了一些教訓。

通常認為,日本是一個財富分配較為平均的發達國家,這很大程度上得益於日本有比較強力的社會財富再分配政策。

但為什麼依然有大量的年輕人仍然處於「窮忙」狀態呢?

這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再分配政策的「好處」,絕大多數都是給了60歲以上,基本已經退休,不再怎麼忙碌老年人。

而「收入很低的年輕人(尤其是非正社員,在中小企業和首都圈以外的地方企業工作的那群人)並沒有被照顧到」。(引自知乎用戶「羽頎」)

“錢可以折算成生命”的說法戳中瞭“窮忙族”的痛點

▲日本分年齡段所得再分配的狀況,年輕人「再分配系數」為負,引自日本厚生勞動省

如今看來,這樣的策略顯然是有問題的。

「窮忙族」中占比最大的年輕人,恰恰是特別需要發展、改變並且有機會做到的一群人。

然而較低的收入以及相關聯的「時間不自由」、「選擇不自由」讓他們難以有所發展。

這足以影響他們的一生,而他們將來也會變老,進而形成惡性循環。

所以,我們的社會政策應該吸取的教訓就是,要想辦法更多地去幫助年輕人,比如在財務方面以及發展方面的給予協助,讓「窮忙族」能夠喘口氣,使他們有更多的機會通過努力來擺脫「窮忙」狀態。

這對於整個國家、社會都非常重要。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