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資正在投入華語電視劇市場,賈靜雯能超越自己創下的豆瓣評分傳奇嗎?

本文來源:影視圈雜誌

微信id:circlemag

作者:清歌

日前,Netflix首部華語原創劇集《罪夢者》正式釋出前導預告,該劇由陳映蓉執導,張孝全、賈靜雯主演。

就在2019年初,賈靜雯還參演了另一部只有10集的短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豆瓣評分高達9.5,而這部劇是由HBO亞洲頻道與台灣公視共同合作的。

  台灣電視劇《我們與惡的距離》,豆瓣評分高達9.4。大陸網民:「太敢拍!」

為什麼Netflix和HBO兩大流媒體巨頭會同時瞄準華語市場,又都選擇在短劇上做文章呢?

最近「中年女演員的困境」這一話題頻頻登上熱搜。

前有海清直言中年女演員無戲可拍,後有殷桃感嘆「從什麼時候開始,女演員的魅力僅限於少女感了」。

不可否認,隨著青春年華的逝去,女演員的戲路會不可避免地產生變化,然而中年女演員的困境只是市場和年齡帶來的嗎?

今年已經45歲的賈靜雯用自己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中的精彩表演,響亮地說了一聲「不!」

她飾演的宋喬安在兒子罹難之後,患上了創傷後應激障礙,每天用工作和酒精麻醉自己,與丈夫和女兒漸行漸遠。

層層交織在角色身上的每一種情緒,憤怒、怨恨、懊悔、自責、思念、悲傷、孤獨、無助、故作堅強,賈靜雯都演繹得絲絲入扣。

這部劇只有短短十集,卻憑借對於社會問題的深入探討,獲得了9.5分的豆瓣高分。

廣大網友在意猶未盡之餘,都對賈靜雯的下一部作品期待不已。

日前好消息終於傳來,賈靜雯即將攜手張孝全出演Netflix打造的首部華語原創劇集《罪夢者》,仍然是8集的短劇,10月31日正式上線。

越獄題材也可以拍成懸疑黑幫大片

《罪夢者》講述的是死刑犯阿全(張孝全飾)在獄中等待執行,他的兒子突然遭到綁架,妻子(賈靜雯飾)身處險境。

為了救回孩子及保護妻子,阿全策劃越獄,卻發現自己陷入到了更危險的陰謀當中。

乍一看這個劇情似乎有些老套,但是加上阿全不時會陷入半夢半醒境界的設定,結合《罪夢者》這個片名,馬上就發展出了無數可能性。

根據導演的描述,正是夢境給了阿全關於自己犯下的案子的線索和啟示,因此有了逃獄計劃。

在預告片中,還交錯剪輯了阿全的獄中生活和之前的犯罪案件,穿插著阿全妻子不相信丈夫殺人的冷靜陳述,使整個故事充滿懸疑感。

在創作班底上,主演張孝全和賈靜雯都是公認的演技派。

導筒最終花落台灣首位「80後」電影導演陳映蓉。

曾擔任法國導演盧貝松《超體》和吳宇森《太平輪》制片工作的李耀華,和打造出HBO首部華語原創劇集《通靈少女》的陳薇如聯手監制,為打造《罪夢者》中虛實交錯的台灣黑幫世界保駕護航。

雖然是首部華語劇集,《罪夢者》仍然延續了Netflix一貫的製作風格,一共8集,但每集長達60分鐘。

這樣的體量,既保證了眾多人物之間復雜的情感糾葛有足夠的空間得以展開,又杜絕了成為「八點檔」肥皂劇的可能性。

短小的篇幅注定了敘事節奏必須格外緊湊,令人倍感期待。

華語區成為國際流媒體公司的新「戰場」

近來Netflix的日子其實不太好過。

英語文化圈的市場已經被瓜分得差不多,會員增長乏力,獲取新客戶的成本也越來越高。

要想維持企業的發展就必須開拓新的市場,而極具成長性、人口眾多的華語文化圈自然成為了首選。

為了盡快打開局面,Netflix一次推出了三部華語原創劇集,分屬完全不同的題材。

除了《罪夢者》以外,《極道千金》將於12月6日上線,《彼岸之嫁》則確認於2020年1月份上線。

每部作品正式上線後,都可以在全球190個國家(地區)同時觀看。

即便如此,比起自己的老對手HBO,Netflix還是慢了一招。

在《我們與惡的距離》之前,HBO亞洲頻道就已經開始製作原創劇集。

不僅有韓國、日本、泰國、印尼等國聯合製作的詩選類恐怖題材劇集《亞洲怪談》,第一部華語劇集《通靈少女》也成功打入了台灣市場,取得了不錯的收視成績。

《我們與惡的距離》取得的巨大成功,進一步增強了國際流媒體公司製作華語劇集的信心。

而該劇在登陸騰訊平台之後高達1.8億次的播放量,也讓HBO和Netflix看到了以台灣市場作為跳板,進軍大陸市場的希望。

最近,大陸對於外資進入文化市場的限制也有了一些鬆動的跡象。

尤其是過去完全不允許外資染指的遊戲下載服務,以及網絡視頻提供服務,即將在北京率先試點開放。

一直以來阻擋Netflix、迪士尼、Apple TV 進入大陸市場的政策因素,會發生顛覆性地改變。

這些舉措無疑會推動Netflix和HBO對於華語劇集的投資和製作。

現在金錢、人才和潛在市場都已經齊備,希望新的競爭者能給大陸影視市場帶來新的氣象。

小體量更容易打造精品

跟國內動輒五六十集的影視作品相比,Netflix和HBO製作的華語劇集有一個鮮明的特點,就是體量非常小。

《我們與惡的距離》共10集,《罪夢者》共8集,《通靈少女》只有短短6集。

如此小的體量讓整部劇的主題十分集中,節奏也更加緊湊。

短劇的逐漸盛行跟年輕人的觀劇習慣是分不開的。

在工作壓力大、生活節奏快的現代社會,人們無法空出固定的時間段分配給娛樂活動。

大家只能把通勤或者短暫的工作間隙利用起來,用碎片化的時間觀看影視劇。

這也決定了手機、Pad等移動設備,成為了年輕觀眾看劇的主要載體。

為了應對眼前的新趨勢,能不能把劇做的短而精彩就成為了成敗的關鍵。

因為總時長受限,注水和拖沓首當其沖喪失了存在的土壤。

為了闡述清楚完整的故事內容,對劇本的要求和演員的表演也更加嚴苛。

再加上網劇精品化的大趨勢推動,快節奏、強情節、體量小、投資相對低的短劇相對於傳統長劇,更容易產出精品內容。

因此不管是Netflix、HBO,還是國內各家視頻平台,製作力量都在向短劇、迷你劇進行傾斜。

例如騰訊視頻的《東方華爾街》、優酷的《假如沒有遇見你》、愛奇藝的《詩王爭霸》等,體量都在12集以內。

雖然從市場現狀、觀眾需求和平台發展等諸多因素出發,目前短劇、迷你劇依然「小眾化」,但相信假以時日,小體量的精品劇終將成為網劇發展的重要趨勢。

屆時,海內外內容製作方百家爭鳴,觀眾也能夠獲得更多的觀劇選擇。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