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來了,真的走來了

本文來源:AI財經社

微信id:aicjnews

作者:周路平

它來瞭,它真的走來瞭

4G收尾,一場孤注一擲的混戰

9月初,榮耀20S的發佈會選擇了武漢。

陳艾從附近的荊州市趕到這里,她花了1500元從黃牛處買了門票,但一直擔心對方沒有辦法把她帶進場,因為官方一直提醒,發佈會沒有對外售票。

科技產品的發佈會一直是男性的主場,只有他們才會去關心參數,關心處理器。

但現場的應援燈和頭戴玩偶發夾的年輕女性,很容易讓人誤以為這是明星演唱會現場。

它來瞭,它真的走來瞭

▲上圖/榮耀官方微博 下圖/周路平

和陳艾一樣,她們都不是沖著手機來的,她們的注意力和多巴胺只留給榮耀形象大使李現——一位成名不久的年輕偶像。

在她們如潮水般地熱情堅持下,現場保安最終放棄了阻攔,任由她們圍在舞台邊緣。

陳艾前一天在天河機場見到李現,又從機場追到了李現入住的萬達瑞華酒店,她和另外幾人特意住在了李現套房的同一樓層。

她甚至打電話給租車公司,給司機塞了200塊錢,專門乘坐了李現坐過的商務車,陳艾特意坐在了李現坐過的位置上。

她眉飛色舞地談論這一切,眼里透著光。

她在使用的是一部華為紅色保時捷手機,但當晚就下單買了最新款的榮耀20S,並讓這款只有兩千多元的機器取代了售價一萬多元的華為保時捷。

兩天前,我告訴她,華為剛發佈了Mate30的5G手機,要不要考慮。

她的回答非常乾脆:李現代言了就買。

明星代言和冠名綜藝一直是OPPO和vivo的強項。

但如今已經很難看到明星出現在OPPO和vivo的發佈會現場。

隨著這兩家東莞企業往一二線城市和高端品牌的突破,他們在減少綜藝冠名和花錢請明星代言人的投入。

在4G的收尾期,相比於明星代言,手機廠商們都傾註了幾乎所有的資源比拼產品和價格,畢竟在已現頹勢的市場,守住自己的份額不易。

以前只有旗艦機才會使用的配置,迅速在1000-2000元價位段的機型普及,包括多個攝像頭、升降攝像頭、快充以及高通驍龍855芯片。

OPPO發佈K3,這是一款採用升降攝像頭的全面屏手機。

在一年前,OPPO和vivo都曾把升降攝像頭當做神秘的黑科技示人,以在高端機型上推出而自豪。

而如今配備了這個黑科技的K3,價格已經從1599元起步。

1299元起步的OPPO K1也採用了屏幕指紋技術。

去年底,聯想Z5s配置了三顆攝像頭,官方定價只有1398元。

Redmi的Note 8 Pro已經做到了四枚攝像頭,而這款手機的價格最高配不過1799元。

Redmi決意要在性價比的路上走到天黑。

Redmi K20 pro低配版的價格已經在2500元以內,而這款手機使用的是旗艦手機的芯片——高通驍龍855。

而vivo和小米幾乎同時開始演示它們手機里的AI電話助理功能,展示的場景也同樣是自動幫用戶在會議時接電話。

對拍照的優化開始轉為對視頻拍攝的優化。

iPhone11浴霸式攝像頭改進了夜景拍攝的同時,更大的驚喜源於取景框會在三枚鏡頭,包括後攝廣角、長焦攝像頭之間平滑過渡。

用戶在拍攝視頻時,可以隨意切換鏡頭,實現平滑的視頻變焦,完成4K視頻大片的拍攝。

華為Mate30今年的宣傳重點也放在了視頻拍攝上。

Mate30的四顆攝像頭,支持了4K視頻和延時拍攝,提供高達7680幀的慢動作拍攝。

餘承東播放了一則Mate30拍攝蜂鳥震動翅膀的視頻,即使在如此高速的運動場景下,翅膀依然清晰可見。

Reno2也開始了四攝時代,OPPO在發佈會上放出了一則Reno2在過山車上拍攝視頻的記錄短片,在Reno2的鏡頭中,即便是乘過山車,畫面依然平穩清晰,並沒有因為環境抖動而出現畫面特別模糊的情況。

一家叫德國萊茵TÜV 公司的認證受到了國產手機廠商的熱情追捧。

護眼認證是繼CPU性能跑分和攝像頭DXO評分之後,又一個被廣泛提及的詞匯。

好在德國萊茵TÜV護眼認證不像CPU跑分和DXO一樣,不會有直觀的評分排名,不必擔心廠商會在這個數值上攀比。

如今,跑分和DXO數據成了很多廠商拿來一較高下的重要指標。

小米旗下的Redmi非常自豪於普及了18W快充和NFC功能。

小米集團副總裁盧偉冰認為這是帶動整個行業發展的事情。

他暗諷OPPO、vivo和榮耀賣一兩千元的手機依然用的是10W充電功率,「我覺得這個事情是不可思議的」。

在5G前夜,所有的創新似乎都見了頂,人們已經很難從手機的外觀和配置上獲得非常差異化的東西,價格重新被委以重任。

iPhone加入手機價格戰的消息令人感到「鵝妹子嚶」(amazing),越賣越貴的蘋果突然剎車,加入到手機價格的混戰之中。

iPhone11起售價為5499元,而上一代iPhoneXR的起售價為6499元,足足降低了1000元。

價格取代創新,成了蘋果提振銷量的重要手段。

iPhone11發售當天,二級市場的價格已經比官網便宜了300-500元,首發即破發,這是往年並不多見的事情。

不過蘋果首次推出的暗夜綠版本依然暢銷,不僅全網售罄,最高加價千元,或許真的是「要想生活過得去,最好身上帶點綠」。

一個小插曲是已經申請破產的金立,最近也來湊熱鬧,在官方微信上突然發佈了兩款新機型。

在這個競爭極其充分、注意力極為分散的市場,金立手機沒能引起太大的關注。

一位金立供應商對AI財經社說,金立容易處置的資產都拍賣了,譬如名下的18輛汽車。

但品牌牽扯的東西太多,又不容易定價,老股東最終決定賺取一點剩餘價值。

事實上,金立這幾款手機的備貨量非常少,二股東盧光輝在代理商圓桌會議上希望重振信心,重頭再幹,但很少人對金立東山再起抱有信心。

而隨著一線梯隊的市場份額越來越集中,魅族、金立這樣的品牌越來越難有出頭日。

5G提速,聲量比銷量更重要

陳艾或許沒有意識到,她因為偶像來參加的這場發佈會很大可能是榮耀最後一場沒有5G手機的發佈會。

華為已經在慕尼黑發佈了雙模5G手機,榮耀即將發佈的V30也將採用麒麟990的5G芯片。

幾乎所有人的共識是,2020年的所有旗艦機都將是5G手機。

盡管5G網絡的正式商用需要到2020年,但手機廠商們顯然是等不急了。

行業在期待5G刺激手機銷量的增長。

在過去一年,國內手機市場幾乎陷於停滯,甚至是負增長,

不久前,一位中興的用戶在微博吐槽,他花高價買了一部中興AXON 10 Pro(5G版)手機,等他從上海回到鎮江後發現當地沒有5G信號。

這讓他始料未及,相當於花5G的錢買了一部高配版的4G手機。

中興消費者體驗部部長呂錢浩專門去查詢,當地運營商還沒有建設5G網絡。

他找到對方,提出原價買回,他正打算買一部高配版送人。

對方拒絕了他的好意,畢竟這款手機的性能讓他感到滿意,先這麼用,說等明年就可以用5G了。

四個月前,中國聯通的5G先鋒計劃披露了第一批6款5G手機的定價,全部都在萬元以上。

如此高昂的價格一度讓人懷疑,5G終端並不會迅速普及。

所有的預測在四個月後都被證明是過於保守,5G手機的實際銷售價格一降再降。

在沒有運營商補貼的情況下,vivo的IQOO已經把5G手機的價格定在了3798元,而中興的5G手機價格定在了4999元,而剛剛發佈的小米9Pro 5G的起售價只有3699元,最貴的一款是華為Mate20X(5G),售價為6199元。

一切在加速前進。

中國電信預估,將在2020年上半年推出2000元以內的5G手機。

OPPO副總裁吳強則明確表態,OPPO明年3000元以上手機都是5G產品。

國內龐大的消費電子市場,使得5G產業鏈得以迅速成熟。

不難想像,在中國如此飽和的競爭環境和完善的供應體系下,5G手機很快就將飛入尋常百姓家。

呂錢浩給我們歸納了今年買5G手機的三類用戶畫像:一是行業用戶,希望提前接觸體驗5G;二是不缺錢的發燒友;三是真正的高端消費者,不在乎錢,不在乎能否體驗,只是覺得這個東西我應該有。

在vivo天貓官方旗艦店里,IQOO Pro5G手機的銷量顯示為694件。

雖然華為Mate20X(5G)已經斷貨,一位華為消費者業務員工對AI財經社透露,Mate20X(5G)被定義為一款過渡機型,這款產品上市的時間距離Mate30的發佈僅僅只有一個月,「產品規劃的量少,基本沒有到店就被預約完了」。

銷量不是當前5G手機的關注點,有沒有推出5G手機以及將給消費者帶來怎樣的5G體驗才是外界關注的重點。

vivo的展示視頻里,專門提供了兩個體現5G高速率的視頻,一個是下載文件,一個是安裝應用。

在視頻中,安裝應用的速度幾乎是以秒推進。

餘承東同樣給人們帶來了這樣的暢想,他展示的5G下載視頻里,下載一個超過1GB的應用,顯示只用了不到5秒鐘的時間。

可以想像的是,這些用戶最直觀的體驗將直接影響換機欲望。

呂錢浩暢想了幾個用戶最直觀的場景,比如每年春節搶火車票和明星演唱會的門票、看超高清視頻、玩AR遊戲、股票打新等剛需場景,5G玩家如果能碾壓4G玩家,將帶來龐大的換機需求。

當然,這只是理想狀態下,至少在當前環境下遠無法實現如此高速的速率。

我們在實際場景中做了一個測試,一部是剛剛上市的5G手機,另一部是最常見的4G手機,任務是下載王者榮耀(1.6GB)。

4G手機大概用了接近20分鐘下載完畢,而5G手機的信號欄顯示有了5G信號,但令人感到沮喪的是,沒能看到幾秒下載完的神速,耗時也幾乎與4G手機沒有差別。

聯通客服給我們的解釋是,現在還處於5G網絡的測試階段,很多功能並不穩定。

呂錢浩認為,15秒到20秒下載完王者榮耀是一個比較理想的數值,而在明年5G正式商用的城市覆蓋進一步完善後,正常能在30秒左右下完。

華為的店員說得更加直白,現在買5G手機相當於多花錢買了個4G手機用。

「而且就算有5G,它的套餐也比較貴,為您考慮,現在購買4G版本會更實用。」她在勸說想要買華為Mate30 5G版的消費者,因為這款手機需要到11月份才會上市。

這個消息也得到了華為經銷商的證實。

而當前,聲量比銷量更重要。

vivo是國產手機廠商里頗為積極的一家,已經發佈了三款5G手機。

當然,囿於高通5G芯片的限制,三款5G手機只支持NSA(非獨立組網)的單模通信。

vivo急於通過5G手機的發佈來獲得更高的關注,以及品牌形象的提升。

在過去,vivo的硬科技形象,在電子發燒友的口碑里並不被認可。

它需要塑造一種高科技企業的形象,不再只有明星營銷和線下渠道。

5G手機遠不只是外掛一顆5G基帶芯片這麼簡單。

5G是一個複雜的工程,最典型之一是天線佈局。

4G手機採用的是1發射2接收的射頻天線架構,但5G手機為了保證信號接收,射頻天線增加到了2發射4接收。

vivo的5G手機使用了六天線設計,整部手機的天線數量達到了12根,保證用戶不管橫握還是豎握,在手掌的遮擋下依然有足夠數量的天線進行信號收發。

而華為mate30的5G天線則達到了14根,總數量達到21根。

5G手機的調頻方式也比4G更為複雜,對手機的結構和射頻設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現在的手機普遍在追求高屏占比,為了防跌落,給5G的射頻和散熱空間非常有限。

「逼著大家從算法、部件、材料和結構去想方法。」一位業內專家對AI財經社說,「5G手機的設計難度相對於4G手機,目前有一個值是3.2倍左右。」

據悉,某品牌手機採用的定向天線,比傳統4G立體天線貴了三倍多。

小米給出的數字是,5G手機比4G手機的成本貴了上千元。

OPPO方面對AI財經社表示,因為5G手機相比4G手機會增加很多器件,但是手機體積並不會增加,所以需要在器件整合、堆疊、佈局設計上做很多工作,並且優化天線的性能。

「如果性能提升不上來,5G的價值和作用就沒有發揮出來。」

5G保守派,各有各的節奏和理由

相比於華為、vivo、小米和中興,蘋果、OPPO和魅族在市場動作上相對謹慎。

iPhone11未能支持5G令人感到失望,盡管之前大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

畢竟蘋果每次在選擇新功能時,都對成熟度有很高的要求,而且之前的基帶合作夥伴英特爾遲遲推不出5G產品,再加上剛與高通和解。

種種跡象都表明,iPhone11未支持5G已是意料之內的事。

前魅族科技高級副總裁李楠的解釋是:蘋果歷來不強調首發,而蘋果又剛與高通和解,5G整個標準的成熟程度和落地速度是需要考慮的因素,另外產業鏈的能力在產品上能否兌現也還需要打個問號。

這些因素促成了蘋果沒有在2019年推出一款5G的iPhone。

在國內一線手機陣營里,OPPO是唯一一家尚未在國內上市5G手機的廠商,這需要承受更大的壓力,常常被認為「技不如人」。

OPPO副總裁吳強曾對AI財經社表示,4G與5G並存會是一段時期的狀態,不會像當年的2G轉3G,或者3G轉4G一刀切。

OPPO並不認為在5G上慢了半拍。

事實上,OPPO已經在歐洲和運營商合作推出了5G手機,也決定拿出100億元投入研發。

據AI財經社獲悉,OPPO在國內一直在等待首發高通雙模5G芯片。

OPPO等一批國產手機品牌受制於高通等芯片廠商的進展。

高通最早推出的是外掛X50基帶芯片的方案,不支持SA(獨立組網),這也是包括中興、vivo和小米在內的手機廠商之所以沒能第一時間發佈支持雙模5G手機的原因。

而高通的雙模X55芯片需要在今年底或者到明年初才會正式上市。

而OPPO也將在年內發佈5G多模手機,支持SA和NSA。

工信部部長的一席話給已經發佈的5G手機破了一盆冷水。

他認為手機真正能夠體現5G性能,還得依靠獨立組建的5G網絡,而不是基於4G核心網上面的NSA(非獨立組網)。

他甚至斷言,明年我國將大規模進行獨立組網的5G網絡建設,市面上大部分5G手機面臨淘汰。

中國電信董事長柯瑞文同樣認為,未來5G手機的主流是SA制式,「中國電信將始終堅持5G SA方向的演進。」

中國電信預測,2020年出貨的5G終端將達到1.7億部,但相比於全球每年14億的手機出貨總量,5G手機也不過是十分之一。

盡管沒有人懷疑未來是SA的天下,但這並不意味著現在支持NSA的手機在明年就無法使用,但這樣的說辭傳導到一線時,令人憂心忡忡,成了消費者把欲望變成購買力的一大阻礙。

目前,國內已經發佈了11款5G手機,大部分只支持非獨立組網(NSA)。

這是一個非常尷尬的時間點,高通的5G雙模芯片需要到明年上半年才能大規模商用,而國產手機廠商已經躍躍欲試。

發佈一款銷量很少的5G手機,成了占領5G手機心智的關鍵一步。誰也不願意被認為落後於人。

「2020年的旗艦手機都將支持5G。」榮耀手機總裁趙明對AI財經社說,這是整個行業的共識,但趙明發微博稱:手機廠商有責任和義務告訴消費者5G手機在何時何地能夠使用,不會受到影響。

「這個問題不應回避,更不能刻意混淆,應該把知情權還給用戶。」

持有相同觀點的還有魅族創始人黃章。

他在論壇中回復網友時說:「5G別急,剛開始的5G手機又笨又重,即使只用4G也更耗電。我們會在明年推出5G手機,但我個人認為後年的5G手機對消費者來說才算基本成熟。」

這也是OPPO遲遲不上5G手機的一個重要原因。

「OPPO隨時可以商用我們的5G產品。」吳強說,「5G在推動的過程中,更多是要考慮用戶的體驗,我看現在的用戶體驗和消費者的預期是不匹配的」。

現實也是如此,行業的熱鬧無法掩蓋市場發展的規律。

當下幾乎所有廠商在推出5G手機時,都會提供沒有5G的4G版本。

至少在大家看來,4G還是當前的主流,沒有人會愚蠢到只做一款5G手機。

4G手機更加成熟,售價也更加親民,依然是各廠商銷售的核心。

在現在是否要馬上商用5G手機這個問題上,每一家有自己的節奏和判斷,有些出於市場宣傳的目的,有些出於產品改進的考量,無可厚非。

但對於未來5G手機的技術、商業變革與市場容量上,所有的終端品牌都達成了高度一致,包括SA將成為主流,將結合AI、柔性屏和IOT,2020-2023年全球累計將出貨20億部。

毋庸置疑,5G來了,它真的來了,它帶著全行業的希望走來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