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限韓令」激發抄襲違約,有人簽約後至今沒付錢,韓國綜藝節目到中國提告首例

本文來源:新文化商業、虎嗅網

微信id:Ent-Biz

作者:珊迪

日前,韓國MBC將中國版《蒙面歌王》(中國版從第二季起更名為《蒙面唱將猜猜猜》)的製作公司燦星娛樂提起訴訟。

原為2015年5月,MBC將該節目版權轉賣給相關製作公司,雙方簽訂了製作諮詢合約,但截至目前,MBC未收到製作公司的收益清算,因而提起訴訟。

MBC社長態度強硬,並表示,「為了防止今後的損失,這是必不可少的過程,進行法律應對是不可避免的。」

前有2018年韓國國會為遏制版權節目抄襲而出台的《文化內容產業振興法修訂案》和《音樂產業振興法修訂案》,現有版權方MBC態度堅決。

此前中國尚未有一例韓國公司跨國維權案,但MBC提告燦星就是向所有違約又抄襲的製作方敲了警鐘。

違約、抄襲不再是零成本,甚至可能面臨的法律制裁。

2018年韓國立法之前,韓綜抄襲泛濫

2012 年湖南衛視引進的版權節目《我是歌手》引爆收視,取得不俗成績的同時,也開啟了引進韓國綜藝的熱潮。

《爸爸去哪兒》《奔跑吧兄弟》《世界青年說》《花樣爺爺》《蒙面歌王》等等節目,在中國當時近乎真空的綜藝市場如魚得水,收割紅利。

但在當時也引起了較大爭議,依賴版權以及國外製作團隊,會不會積壓中國原創綜藝的培植空間?

而2016年隱形「限韓」後,版權引進受到了限制,廣電總局發布通知,將限制電視台播出引進境外版權的節目。

但政策並沒有倒逼電視台原創,反倒刺激了電視台進行零成本的抄襲行動,一檔接一檔的抄襲綜藝出現在市面上。

抄襲《無限挑戰》的《極限挑戰》,抄襲《三時三餐》的《中餐廳》,抄襲《英雄發掘團》的《神奇的孩子》,抄襲《Show Me The Money》的《中國有嘻哈》……

最無法忽略的就是抄襲了《Produce 101》的《偶像練習生》。

2018年戛納電視節上,國際模式版權保護協會FRAPA點名《偶像練習生》抄襲,數據顯示抄襲相似度為88分(滿分100分),刷新世界紀錄,成史上抄襲之最。

Mnet也在官網用中文發表聲明,表示「遺憾」。

《尹食堂》導演羅英錫在回應《中餐廳》抄襲時表示,「版權不貴,請購正品」。

抄襲的另一個原因還在於成本。

據貓影文娛了解,節目的版權費基本遵循哈利波特版權分成模式,即JK·羅琳只創造了哈利波特一個IP,但後續的所有商業分成都會有她的一份,版權節目也用會因節目季數增多而上漲。

以歐美節目模式授權為標準,最低3000美刀(約2萬人民幣)一集,最高10000美刀(約7萬人民幣)。

拍第二季,模式授權費會上漲10%,季播越多,授權費就越貴,且其他商業模式也要與版權方分成。

在引進費大約要占製作費7%-10%的情況下,再加韓國以販賣包裝隊的模式由原版團隊參與中國版製作,太多不確定因素導致在實操階段出現的各種問題,都會使得溝通成本劇增。

此外,韓國團隊駐中國數月或一年,也導致製作成本劇增,甚至會超過模式引進的成本。

在這一層面上,以《蒙面歌王》為首的版權引進的季播節目後期紛紛「拋棄」版權,厚著臉皮違約、「標原創」。

2018年初,面對中國盲目抄襲韓綜的情況,韓國國會通過了《文化內容產業振興法修訂案》和《音樂產業振興法修訂案》,表示將在國家層面進行應對。

內容提到文化體育觀光部長為保護文化內容及音樂知識產權,可以向外交部等中央部門請求協助等等。

立法一年,MBC將中版《蒙面歌王》的製作公司燦星告上法庭。

據媒體報導,此次仲裁由MBC今年年初在北京提起,雙方已走完第一次仲裁會議程序,目前正處於和解協商階段。

韓國立法+MBC硬剛,抄襲韓綜可能面臨法律制裁

2015年江蘇衛視及燦星引進韓國音樂挑戰類真人秀《蒙面歌王》製作播出,第二季改名為《蒙面唱將猜猜猜》繼續播出。

據悉,在中國版第一季播出後,MBC曾就收益問題提請仲裁,但雙方協商未果。

該節目在第二季至第四季更名成為《蒙面唱將猜猜猜》,並將節目部分構成進行了修改,製作公司以「創作節目」為由拒絕支付收益金。

對此,MBC對製作公司提出訴訟,要求其履行合約,並結算廣告收益。

據一位MBC在華員工透露,目前仲裁的只是第一季的合約問題,後續還將對1-3季的侵權問題進行訴訟。

「從第二季開始,燦星就宣稱《蒙面唱將猜猜猜》是原創,只支付了MBC這一季的模式費用,收益分成費用一直未結算。」

「《蒙面唱將猜猜猜》的2、3季,連模式費用都沒支付」。

這無疑給所有抄襲了韓綜還存在僥幸心理的抄襲er們,敲響了警鐘。

隨著韓國立法的透明已經中國版權意識的增強,抄襲節目不會在廣電總局限制節目引進的「政策壁壘」下「逍遙法外」,反應該在此次事件中受到警醒:

「違約、抄襲不再是零成本,更有可能面臨法律的制裁。」

其實,在2018年韓國國會出台相關法律之後,中國的綜藝節目抄襲行為就得到了一定的遏制。

「悄悄」購買版權不僅為節目本身應得到了好感、免去了一些罵名,更是為節目製作方購得了一份保險。

至於仍在活躍的抄襲綜藝,一味的「拿來主義」終會得到反噬。

市場在變化,韓綜也在失靈

節目授權後,版權方會提供節目寶典,以及全套諮詢服務。

例如派遣飛行制片人、諮詢顧問,親臨指導或其他方式等等。

據@搜狐韓娛介紹,節目寶典中既包含節目的創造初衷,目標、主旨、主線等抽象概念,也包括節目定義、規則、風格、核心賣點、科學設計構架、模式元素解析等硬貨。

還包括選角、製作周期表、製作團隊以及核心責任職能,節目預算詳表、節目模式資源包、可提供的所有文字腳本等等絕密資料。

以及宣傳、觀眾參與模式、播出平台參與、商業模式等等。


▲韓版《蒙面歌王》節目截圖

大到節目框架,小到文字腳本,從播出前策劃到播出後的宣發,都可以享受版權方提供的服務。

購買版權能得到的節目寶典,讓節目不是省了一星半點的力,基本靠這些,大爆有基礎,就算撲也不會很難看。

然而現在的市場反饋卻在變化,今年夏天騰訊視頻引進的《合唱吧!300》,在暑期檔撲得悄無聲息。

引進版權節目贏在起跑線上的理論已搖搖欲墜,在中國市場上被大大削弱了的原版IP影響力,以及國內各種原創超級網綜的崛起,韓國授權綜藝的光環正在縮小。

辯論式語言節目《奇葩說》、展現人間冷暖故事的《見字如面》、記錄美食的《早餐中國》、文化體驗類節目《遇見天壇》、華語唱作人生態挑戰節目《我是唱作人》等等誕生於本土、展現不同領域生態的綜藝越來越被認識與關注。

國內的綜藝市場的原創競爭力也越來越高。

本土原創綜藝節目的雄起,以及法律上對抄襲綜藝的不容忍,抄襲綜藝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雖然市面上還有抄襲綜藝活躍的身影,但在原創節目日漸雄起與版權方跨國維權的緊逼之下,抄襲節目將會遭受前所未有的損失,並將為之前的行為上交學費。

畢竟,一味追求賣家同款,只會讓人get ugly。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