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第一份「中國姓名大數據」公佈開始,誰限制了起名的想像力?

本文來源:中國新聞網

微信id:cns2012

叫一聲「zi xuan」,你敢答應嗎?

不知什麼時候起,身邊越來越多「梓軒」、「梓涵」。

開學季裡,你的孩子在校園裡「被重名」了嗎?

當一部分00後將要面對重名的尷尬時,另一部分人卻苦於自己的名字太過生僻,給日常生活帶來各種不便。

面對浩如煙海的漢字文明,無論取什麼名字,好像都顯得缺乏想像力。

被“梓”掉的一代:誰限制瞭起名的想象力?

名中帶「梓」的00後

新學期伊始,教師劉雅寧發現「梓」、「涵」、「軒」在學生名字中的重復率極高,班里起碼有十幾個學生的名字里含有這些字。

叫一聲「zi xuan」,樓道里好幾個不同身高不同模樣的孩子齊刷刷同時回頭。

從2016年第一份「中國姓名大數據」公佈開始,「梓」、「軒」就強勢領跑新生兒姓名榜,成為最受歡迎的「網紅」用字。

兩年後的榜單上,「梓」居然蟬聯了三屆冠軍

我們可以想像50年後的一天:

早上起床,梓萱和梓涵一起晨練;

住樓下的梓軒約梓熙下棋喝茶;

夜幕降臨,小區的紫萱們跳起了廣場舞……

「我估計可能是最近幾年算卦的喜歡這幾個字。」劉雅寧調侃道。

一年級班主任上崗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劉雅寧的答案是查字典

A4紙整齊打印的名單上畫滿了圈圈點點,全班54個小朋友,近10個人的名字被注上了拼音,殳、彧、磬……

「全年級最奇怪的名和姓可能都聚集到我們班了。」她說。

孩子們的桌子上放著寫有自己名字的名牌,大約半個月後,老師差不多記住了大家的名字,這些名牌也就完成了使命。

「名字生僻其實對老師沒什麼影響,主要是孩子以後不方便。」劉雅寧說。

從事互聯網教育行業的周晅昪,太明白這種不方便了。

大學錄取通知的信封上,收件人是兩個問號,戶口本是手寫的,公積金存折上是亂碼……

但凡需要辦事,「來,您去公安局蓋個章」。

幾年前,他一度沒辦法開通快捷支付,用不了微信支付,「收到了紅包也取不了錢。」他無奈地說。

「我懷疑我公司年會一直抽不到獎,是因為我名字壓根兒沒被錄進去。」

被“梓”掉的一代:誰限制瞭起名的想象力?

▲資料圖:《周易正義》 李南軒 攝

從「翻字典」到「互聯網 」取名

名字承載著對一個人的祝福和期盼,家長們恨不得把所有的美好和願望傾註到一兩個字里。

就讀於江蘇廣播電視學校的李馛瑀深深體會到了來自母親的愛。

媽媽從懷孕開始,到孩子長到一歲多,每天起早貪黑,只睡三四個小時,打著手電戴著眼鏡翻爛了一本《辭源》才給孩子取名叫李馛瑀。

馛,香氣濃鬱;瑀,像玉的石頭,比喻女性堅貞高尚的節操和品德。

這個名字在姓名打分網站上得到了100分的高分,媽媽很滿意。

「我覺得生僻字可以體現出父母對孩子滿滿的愛和期待,」李馛瑀說,「我以後有了孩子,還會讓媽媽取名。」

除了承載祝福,取名這件事也帶著時代的烙印

傳統中國大家庭里往往會有祖訓,這既是家規,也是子孫姓名排輩的依據。

「芳德永流傳,家繼萬世長」——這是李馛瑀爺爺家的祖訓,爺爺承了「傳」字,爸爸和其他兄妹承了後面的「家」字。

但在上世紀,更多人的名字和歷史背景有關。

1949年新中國成立,隨著共和國一同成長起來的,還有「建國」「援朝」「衛東」「向紅」們。

到了改革開放時期,人們的名字少了政治意味,開始更加多元,「偉」「帥」「秀英」「芳」成了比較多見的字,據統計,全國有近30萬人名叫「張偉」。

而到了現在,名字的構成則更加個性多樣

一項調查顯示,「80」後的名字集中度高達43%,但到了2018年,名字集中度降幅達到30%。

「父姓加母姓」這種「新復姓」正在逐漸流行,四字姓名也占了一席之地。

受《中國詩詞大會》《朗讀者》等節目影響,越來越多的父母選擇從傳統典籍中給孩子取名,所謂「女詩經,男楚辭,文論語,武周易」。

「張偉」的時代已經逐漸遠離,互聯網的發展也帶動了「互聯網+取名」。

起名打分網站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輸入出生日期等個人信息,系統將自動生成姓名,也可以對已有的姓名打分,「梓軒」「梓涵」是這些網站的高頻詞。

和上世紀的「建國」「建軍」們一樣,「梓涵」「梓軒」們終將成為時代的標誌之一。

被“梓”掉的一代:誰限制瞭起名的想象力?

「取名」的生意經

絞盡腦汁也取不出滿意的名字怎麼辦?

那就去找「先生」算一算。

北京雍和宮外西邊小徑上,曾每隔幾米就有一位「算命先生」。

想要取名,要給「先生」提供具體到分鐘的出生時間,他們根據周易八卦等理論測算生辰八字,找出被取名者「命格」里可能存在的問題缺陷,再選合適的字作為名來彌補。

當然,要給「先生」400塊錢潤筆費

「90後」王雅韜的名字就是起名社取的。

起名社說以前的名字不利於她的健康,所以給她換了新的名字。

「本地區絕無重名。」起名社信誓旦旦地保證,還為此發了一份證書,證明此名絕無僅有。

然而上了學王雅韜才發現,似乎每個年級都有一個「王雅韜」,也不知道是不是找同一家起名社算的。

隨著互聯網的發展,起名的市場也從線下轉到線上,他們開了網店,有了公眾號,建起了APP和小程序,甚至還成了微博金V。

在淘寶網搜索欄輸入「取名」,可以找到5670家相關店鋪。

取名的費用從1元到1萬不等,接受度比較高的服務費用集中在150元到500元之間,最暢銷的店鋪取名價格為298元,銷量2萬 。

被“梓”掉的一代:誰限制瞭起名的想象力?

▲淘寶客服截圖

店鋪的服務流程基本相同。

拍下寶貝後客服人員對接,並填寫一份取名表格,提供被取名者的生日、父母名字、忌用字等信息,大約1到3天左右,取好名字後將推薦名用郵件發送給客戶。

雙方進行溝通,最終選定一個滿意的名字,「大師」再對該名字進行詳細分析。

老師人工起名並附送起名手稿,是各家店鋪的宣傳重點。

如果有需要,還可以真人視頻,一對一分析,當然,這項服務要額外加50元至100

有的平台開發了自己的APP或者小程序,人們可以根據平台上「大師」的資料和評分來選擇。

不過不管是什麼平台,也不論「大師」是什麼流派、繼承誰的絕學、是否得到某協會的金字證書,他們的服務流程是都大同小異的。

被“梓”掉的一代:誰限制瞭起名的想象力?

取名取的是什麼?

生僻的名字給李馛瑀帶來不少困擾,從小到大很少有人能第一遍就叫對自己的名字。

她成了別人口中的「李XX」、「李什麼瑀」。

「有的同學嘴巴漏風,會把我的名字讀成『李魔女』」李馛瑀說,「同學們會開玩笑,‘小魔女怎麼沒來上課?『她去魔法學校了』!」

「用生僻字給孩子取名,也是寄予了家長獨特的愛。」教育部語言文字應用研究所研究員郭龍生說,「但有可能給孩子帶來一生的麻煩。」

他不建議家長給孩子取太生僻的名字。

「有的字老師都不認識,可能上課不會叫起來回答問題;太生僻的字,機器里沒有,辦理戶口、銀行卡、坐飛機等都會帶來麻煩。」他說。

名字,簡單來看,只是個代號而已。

翻字典、請大師、網上取名等方式,其實歸根到底,是寄托了父母對孩子深沉的愛。

名字帶給人的影響是終生的。」郭龍生說。

他建議家長,在給孩子取名的時候,要考慮幾點要素。

「筆畫不要太多,這樣孩子好寫;讀音響亮,叫起來聽得清楚。

不要用多音字,別人可能不知道怎麼叫,會帶來一些問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