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難翻牆?中國官方:VPN相關規定不會影響國內外企業按規定開展業務

2019年9月20日,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新聞發布會。

請工業和信息化部部長苗圩,工業和信息化部新聞發言人、運行監測協調局局長黃利斌,工業和信息化部新聞發言人、信息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介紹新中國成立70周年工業通信業發展情況,並答記者問。

香港電台記者提問:關於最近有些國內網民反映,使用VPN瀏覽境外網站出現一些困難,工信部能否證實一下:

在國慶臨近的這段時間是不是加強管控相關VPN工具?

會否與國家互聯網相關的開放政策相抵觸呢?

未來有沒有一些進一步收緊網絡管制的打算?

工業和信息化部新聞發言人、信息通信發展司司長聞庫:

VPN就是俗稱的虛擬專用網絡,是一種通用的網絡通信技術。

為了維護公平有序的市場秩序,促進行業的健康發展,工信部專門制定了跨境開展經營電信業務活動的規定,主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和《國際通信出入口局管理辦法》。

規範的對象是未經電信主管部門批准,無國際通信業務經營資質的企業或個人租用專線或VPN違規開展業務。

相關規定不會對國內外企業和廣大用戶開展跨境的互聯網訪問造成影響,也不會影響他們合規開展各類業務。

外貿企業、跨國公司因自己辦公的需要,需要用專線的方式開展跨境聯網時,可以向經電信主管部門批准、有國際通信業務經營資質的電信業務經營者租用。

在中國境內開展生產生活以及其他各類活動的,都應該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任何合法的經營、合法的使用均受到法律保護。

閱讀原文

十一國慶將至,近日互聯網上的確有翻牆困難的怨言,

其中最出名的一位是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

2019年9月18日,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發了一篇貼文。

抱怨最近翻牆不易,「連環球時報的工作都受了影響」。

傍晚,胡錫進刪除了這條貼文。

並發了一條新貼文說明。

時評博主CAOZ對老胡的翻牆怨言寫了一篇短評(短評已被刪除)如下:

這條微博裡面,「連」字用得非常好。

一般群眾上外網困難,是一貫的,也是正常的。但是「連環球時報工作都受到影響」,就「過了」。

他也未必是是捍衛環球時報的特權,他的委屈在於,我上外網是為了宣傳中國,為了在輿論場上「鬥爭」,這不是健康力量嗎?

他是贊成防火牆的,只是呼籲要留一些「縫隙」,這個縫隙要給少數人,給真正的、放心的自己人。

這個「縫隙」是一種篩選。在他看來,不一定要遵循血統論,而是要給那些真正可靠的同志。這就是他努力的方向,現在看來還沒有成功。

當然,他很懂語言的分寸。所以,他說「有些過了」,不是錯了,也不是「過了」,而是「有些」,這是一種撒嬌。他說,「在此提點意見」,這是建設性,而不是「批評」。

長期以來,這就是他的生存哲學。他並不在那個真正可以自由通行於縫隙的群體中,他希望憑借自己的努力可以加入進去。

這讓他看上去有點怪異。但是在今天,他通過一個「連」字,表達了委屈。

2019年5月,這位CAOZ曾撰文描繪外國人初到中國,第一次面對「牆」的處境。

標題是:「中國互聯網自成生態,網民由此產生迷之自信」。

中國互聯網自成生態,使用便捷,覆蓋廣泛 ,有一說一,確實放眼全球也難出其右。

但中國網民由此產生迷之自信,認為外國人只要來中國體驗一下就會折服,這就是完全的自high了。

事實上是,除非是精通中文的老外,否則來中國會覺得非常惶恐和絕望。

一下飛機,完了,google 地圖不能用,想搜個地點行程,沒轍了。

google 搜索不能用,搜一下本地旅遊攻略不行了。

whatsapp和 Facebook message都不能用,與親戚朋友的溝通全面斷絕。

gmail不能用,不但私人信件不能使用,國外很多企業的企業郵局可是gmail支撐的。

那麽你說我下載一點中國能用的吧,google play也不能用。

設身處地想想,絕望不絕望。

來到中國,對他們來說,是進入了互聯網荒漠。

路上無聊刷刷twitter,不行,看看youtube,不行,拍個照片分享instagram,還是不行。

有什麼勇氣認為老外在中國會被豐富的互聯網所折服?

有人說不對啊,我認識不少老外覺得中國互聯網很便捷啊,那是中國通老外,中文說的溜溜的,在中國常的,這種人能有多少。

我猜還有人會說,憑什麼中國人出去用英文,老外進中國就該用中文。

問題是你出國,中國的這些工具都能用啊,而且google對中文用戶很友好啊。

以上,想想吧,對老外說,來一趟中國看看你們就會改變印象。恐怕很多都適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