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人民幣40億的暴走漫畫面臨艱難,下一步怎麼辦?

本文來源:記者站

微信id:jizhezhan

作者:葉二

王尼瑪,成為過去。

暴走漫畫這個起於短視頻風口的知名PGC,或在運營6年之後也就此走向終局。

時間停格在9月6日,這是暴走大事件第六季的最後一期。

暴走團隊為該節目主持人王尼瑪舉行了一場盛大的葬禮,此舉被外界解讀為宣告暴走團隊解散。

此前在8月27日,有暴漫員工發布了一個紀念暴漫的短視頻,隨後卻被秒刪。

內容如下:「暴漫已經拍完了最後一期暴走大事件,大部分員工已經找好了新的工作,暴走漫畫中除了暴走玩啥遊戲被人接盤外,所有節目都會停播」。

記者站從應用商店了解到,暴走漫畫APP的上一次更新是於2019年4月20日。且目前其APP具體頁面顯示一片空白。

據悉此前,暴走漫畫團隊製作的大電影《未來機器城》在國內上映,票房十分低迷。

新傷加舊傷,成為壓垮暴走團隊的最後一根稻草。

不過王尼瑪官方微博表態否認了解散一說,並稱暴走大事件第七季見。

一個事實是,暴走漫畫確實於近兩年來陷入極大困難。

資料顯示,2008年,暴走漫畫創始人任劍在西安正式註冊了暴走漫畫網站。

他和郝雨一起做出了一款暴走漫畫製作器,由網站提供表情包素材,用戶自己添加文字進行創作。

在暴漫表情包形成潮流的同時,暴走漫畫的網站也隨之成為了人氣爆棚的網絡社區。

三年後暴漫官方微博開通時,「暴走漫畫」這個品牌已經積攢了破百萬的粉絲。

不過讓普羅大眾真正熟知「暴走漫畫」這個名字的並不是表情包,而是一檔網絡視頻節目《暴走大事件》。

後者是暴走漫畫出品的一檔集新聞、綜藝等一體的脫口秀節目。

2013年3月29日首播,節目形式以主持人王尼瑪頭頂一個漫畫頭套,用輕鬆幽默的語言播報事實生活裏一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現象,帶來社會諷刺意義。

因為該風格,暴走大事件很快在眾多網絡短視頻節目中走紅,吸了一大波粉絲。

王尼瑪這個主持人IP也得以立起來,其語言幽默,能吐人所不能吐之槽,以一本正經說鬼話的氣質,創造的流行語「我和我的小伙伴都驚呆了」、「然並卵」等在全網迅速走紅。

暴走漫畫也因此成為彼時短視頻PGC的頭部。

據公開資料顯示,2012年5月,暴走漫畫獲得盛大的天使輪融資。

2013年1月,獲得創新工場數千萬的A輪融資。

2014年9月,獲得創新工場、聯創永宣數千萬的B輪融資。

2015年9月,獲得景林、長安財富、合一的C輪融資。

2017年8月,暴走漫畫完成由洪泰基金領投、晟道投資和火山石跟投的D輪融資。

此時暴走漫畫的估值已經接近40億。

根據其官方於2017年公開的數據,暴走各平台總粉絲量超過1.8億,APP總下載量5800萬,視頻月播放量12億,覆蓋青、少年億級規模用戶,已成為國內最大的網生內容提供商之一。

但也在該年,暴走漫畫陷入了王尼瑪人設崩塌風險。

一直以來,暴走漫畫苦心經營的王尼瑪,是一個活生生有溫度、有性格的真實人物。

粉絲們相信,這個王尼瑪是暴走公司的創始人和實際決策者,他們還堅信暴走大事件所宣揚的價值觀都是基於這個人的人格,並認為這個仗義執言、擁有兩千名員工的「暴走漫畫CEO」是真實存在的。

不過,事實證明,這可能只是一種幻象。

2017年年底,有暴走漫畫離職員工爆料,自己是王尼瑪的B角演員,此外還有A角,C角、D角等等。

這意味著,王尼瑪這個戴著頭套的主持人,很有可能是團隊成員演出來的。

他輸出的對社會話題的觀點,更多可能是團隊那些編輯揣摩粉絲的心理,進行的精心挑選以及再次加工的。

不過此次風波並不是最致命的。

2018年5月,暴走漫畫在移動內容分發平台發布的一段短視頻惹上了麻煩。

該段視頻中,網友熟悉的「王尼瑪」在台上拿董存瑞等烈士編織笑料,台下不時傳出陣陣笑聲。

暴走漫畫的內容違規觸犯了對應法律,也導致其在隨後被全網下架,並就此一蹶不振。

即便團隊公開道歉,並進行了一系列的整改以及發起了不少「正能量舉動」,但依舊難以恢復昔日高光。

暴走大事件還主動去掉了暴走二字,只是播放量大不如前,其轉型邁上的動畫電影之路,也走得極不順暢。

且資本也陡然降溫,從公開信息上看,2017年之後至今,暴走漫畫並沒有新的融資進來。

不過整體團隊陷入困境,但暴走漫畫依舊孵化出不少網紅IP,比如王尼瑪,比如張全蛋,以及曾出走的唐馬儒,都具備一定商業價值。

只是時至今日,暴走漫畫的品牌本身或許已成為桎梏該團隊進一步發展的關鍵。

比如在傳出團隊解散消息後,張全蛋就在個人微博上表示,「也許他日會以另一種方式見面」。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