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則西父母重獲一子,中國「試管嬰兒」醫療市場價值千億

本文來源:鈦媒體

微信id:taimeiti

記者:蘆依

「魏則西之死」曾帶眾人叩問莆田系醫院虛假宣傳之責,百度醫療廣告競價之殤。

而今又將大風吹向了輔助生殖——試管嬰兒,這一還不為人熟知的領域。

  魏則西之死、百度、莆田系醫院事件的始末。

時隔三年,魏則西的遺願終於實現。

就在中秋節前夕,一家輔助生殖的醫療公司運世達醫療集團宣佈,魏則西父母通過試管嬰兒技術重獲一子,新生兒目前已經百天有餘。

在離世之前,魏則西曾對父母表示希望他們再要一個孩子,代替他照顧雙親。

由於魏母生育年齡已高,無法實現自然生產,於是便寄希望於試管嬰兒技術。

據上遊新聞報道,早在2016年下半年魏母已開始吃藥調理,但求子之路遇到諸多阻礙,幾次取卵都以失敗告終。

後來,運世達聯繫到魏海泉夫婦,表示願意無償為其做試管嬰兒,且成功機率比較大。

就在今年5月底,魏母成功誕下一子,體重6斤1兩,成為咸陽某醫院建院以來年齡最大的產婦。

魏則西父母重獲一子,試管嬰兒真能為“失獨”止痛?

▲魏則西父母重獲一子(來源:運士達官網)

魏父曾表示,有關二胎的名字,本想遵從兒子遺願叫「魏擇西」,後來又想換成「哲西」,寓意是「希望沒有離開」。

這才讓轟動一時的「魏則西事件」有了稍顯溫馨的結尾。

2014年4月,大學生魏則西罹患一種名為「滑膜肉瘤」的惡性軟組織腫瘤,5年生存率僅有20%-50%。

魏則西通過百度搜索到了武警北京總隊第二醫院,花費二十餘萬元接受了四次「CIK生物免疫治療」,該治療曾被魏家人視為救命稻草,此後卻被證實是「在美國淘汰了的療法」。

彼時,該醫院聲稱此療法與國外大學合作,有效率達80%-90%。

該說法不久後便被記者證偽。

在知乎「你認為人性最大的惡是什麼」的帖子下,魏則西講述了自己的受騙經歷。

輿論迅速發酵,將莆田系醫院、百度醫療廣告競價與監管漏洞一並攤開在了公眾面前,引起軒然大波。

2016年4月12日,青年魏則西長眠。

在接受每日人物的採訪時,魏則西父母曾說過這麼一句話:

「也許我兒子只是在這一年,這一段歷史里微不足道地出現過,但他真的像這文章里寫的,大風起於身後。」

大風起於身後,「魏則西之死」曾帶眾人叩問「莆田系」醫院虛假宣傳之責,百度醫療廣告競價之殤。

而今也將大風吹向了輔助生殖——試管嬰兒,這一還不為人熟知的領域。

輔助生殖,價值千億的生育市場

企查查顯示,運士達醫療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成立於2012年9月,公司聚焦於輔助生殖和精準醫療領域的投資和投資管理業務。

魏則西父母的試管嬰兒便是在運士達旗下的一家醫療機構完成。

據運士達官網介紹,公司在海外與國內的生殖輔助領域均有佈局。

在海外輔助生殖領域,運世達已成功投資3家輔助生殖中心和1家實驗室,公司計劃在未來2-3年繼續投資3-5家生殖中心。

在國內,運世達與各地三甲醫院開展了戰略合作,目前已與湖南株洲、陜西延安、山西運城、雲南昆明等地方三甲醫院簽訂戰略協議,在輔助生殖方面展開合作。

運士達共四名股東,實際控制人和最大股東為史曉明。

運士達同時控股了四家公司,包括了以70%的持股比例成為深圳運士達葫蘆娃診所的最大股東。

運士達還分別以60%和55%的比例控股何方方醫療技術服務公司和湖南省賽諾太合醫療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其中,何方方醫療技術服務公司是運世達與全國知名專家、北京協和醫院生殖中心創始人何方方教授一起成立的工作室。

魏則西父母重獲一子,試管嬰兒真能為“失獨”止痛?

▲運士達股權結構圖(來源企查查)

2019年6月18日,運世達醫療集團剛完成了數千萬美元的A輪融資,投資方為Alpha美元基金。

這只是輔助生殖行業的一個投資案例。

6月25日,該行業的錦欣生殖在香港主板掛牌上市,成為「輔助生殖第一股」,該公司股價表現良好,當前總市值約為277.52億港元。

這也一定程度上證明了資本市場對輔助生殖企業的認可。

動脈網旗下蛋殼研究院披露的一份輔助生殖行研報告指出,輔助生殖行業至少有千億的存量市場。

目前中國總計有大約742萬人口有潛在人工輔助生殖的需求。

而通過計算可知,以2017年作為結算點,以終端市場為基準,中國的輔助生殖市場存量約為5720億元。

魏則西父母重獲一子,試管嬰兒真能為“失獨”止痛?

▲中國輔助生殖市場潛力圖(來源動脈網)

動脈網報告也指出,鑒於初婚及初育年齡推遲及「二孩」政策的共同作用下,未來高齡產婦將大幅增長。

這也意味著,必須通過人工輔助生殖才能生育的夫妻數量遠超20%。

在治療方案的選擇上,試管嬰兒的選擇偏好也將大幅上升。

因此,中國輔助生殖的市場存量應高於5720億元。

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也曾指出,由於中國二胎政策的放開以及對輔助生殖醫療機構的高門檻要求,國內輔助生殖服務市場在未來持續一個時期內仍將是需求大於供給。

雖然前景光明,國內的輔助生殖領域依然橫亙著三座大山。

首先是倫理道德層面對輔助生殖的衝擊;其次是國內相對於海外(如美國、泰國和俄羅斯)略顯落後的技術水平。

最後則是與輔助生殖機構數量不匹配的市場開發程度,當前輔助生殖市場的開發程度僅有12.7%。

在接受AI財經社健識局的採訪時,也有一些專家提醒道,試管嬰兒技術並非全能,依然受到年齡限制,患者年齡與輔助生殖成功率呈負相關。

「後魏則西」時代,百度廣告覓何處?

在將聚光燈投向試管嬰兒技術以外,該事件對搜索巨頭百度的影響也是長久而沉痛的。

百度以廣告業務立身,而作為核心業務的廣告,以魏則西事件為節點被劃分成了兩個時代。

廣告業務為百度貢獻了絕大多數營收,而廣告中又以醫療廣告最為吃香。

2015年10月底,時任百度新興業務對外合作總負責人的李政曾指出,醫療健康在百度收入中的占比已達到35%。

按百度2015年收入663.82億計算,來自醫療行業的收入至少在200億以上。

2016年4月12日,隨著魏則西的逝世,百度也被釘在了「恥辱柱」上。

醫療廣告競價排名成為百度的原罪,公司股價一度大跌。

2016年5月,國家網信辦聯合調查組公佈事件調查結果。

調查組認為,搜索引擎搜索相關關鍵詞競價排名結果,對魏則西選擇就醫產生影響,其機制存在付費競價權重過高、商業推廣標識不清等問題,要求進行整改。

2016年7月,國家工商總局規定競價排名的搜索結果需要標明「廣告」字樣。

身處輿論漩渦中,百度董事長李彥宏也曾兩度對外界回應。

同年6月,李彥宏在接受《財經》採訪時表示,軍警醫院很多科室外包存在很大風險,下掉所有軍警醫院是跟「魏則西事件」最相關的措施。

同年9月,李彥宏在接受央視採訪時也曾表示,「因為這幾個月的醫療事件,一個季度砍掉了20億的收入。」

在監管舉措下,百度在推廣信息數量、商業推廣標識等方面做出重大調整,下線1.26億條醫療信息,撤除了大量疾病搜索結果頁面中置頂的推廣內容。

2017年2月9日,百度正式宣佈對醫療業務進行組織架構調整和優化,即調整百度的「移動醫療事業部」(下載鈦媒體App,查看文章:李彥宏「斷腕」,裁撤移動醫療事業部為什麼?)

該舉動被視作百度在「魏則西」事件和血友病貼吧之後,挽回公眾形象的重要一步。

一面是醫療廣告帶來的可觀收入,一面是社會責任與公共安全的考量。

百度的醫療廣告業務正在這兩者之間艱難探索著出路。

2018年5月,據新京報報道,百度醫療廣告競價排名出現復燃態勢。

部分疾病的搜索結果仍出現置頂推廣內容,甚至出現了公立醫院為民營醫院引流的現象。

2018年6月1日,百度宣佈對醫療競價進行整改。

要求醫療行業開戶頁面及落地頁均不得涉及軟文形式推廣,不可編排杜撰案例和數據,不得虛假誇大宣傳效果,不得宣傳保證治愈率有效率等。

時鐘撥向2019年6月,《華夏時報》關於百度與60家主流醫療健康提供商簽訂獨家合作補充協議的報道再度引起爭議,輿論質疑百度此舉會引起醫療信息壟斷,對用戶不利。

百度則緊急發佈聲明指出,「獨家合作協議範圍僅限資源方主動通過合作通道提交給百度的共建內容,內容總量為數千萬篇。」

「而目前搜索引擎可抓取收錄的醫療領域相關內容數為數十億篇,並不存在百度壟斷權威醫學內容的可能性。」

魏則西父母重獲一子,試管嬰兒真能為“失獨”止痛?

▲百度緊急發佈聲明稱「不存在壟斷權威醫學內容的可能性」

在重塑自身形象的自救行動中,百度也在努力擺脫身上的負面標籤。

在李彥宏提出「科技為更好」的口號後,百度多次公佈了其AI技術在社會公益上的成績。

例如,百度AI尋人三年幫助超6700個家庭重聚,也推出了「AI助盲」、「聽障兒童AI手語翻譯」等多個行動。

不過,回歸到百度自身業務,當前百度的市值排位時常被擠出前五,錯失移動端紅利的百度正在加速追趕落下的功課,希望借移動端改革和AI產業智能化重回寶座。

而「魏則西」事件的意義,也許並不止於用輿論倒逼制度改革。

科技會作惡還是向善,恐怕依然是這個時代的難解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