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山挑山工,一根扁擔養活全家,讓女兒上學,讓家裡蓋新房

本文來源:工家視界(工人日報旗下)

微信id:grrbsyb

記者:王偉偉

一根被磨得鋥亮的竹棒,兩條已經褪色的尼龍繩,這就是泰山挑山工的全部工具。

他們夏日赤背,冬著薄衣,用一根扁擔挑起了泰山上的吃喝用,他們是泰山上不可缺少的一個群體。

一代代的挑山工,不管環境多麼艱難,擔子始終在肩,長年累月,一步一個腳印,孕育出「埋頭苦幹、勇挑重擔、永不懈怠、一往無前」的「泰山挑山工」精神。

如今,隨著時代變遷,挑山工可能會慢慢消失,但挑山工精神不會。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泰山風景區內與南天門相連的十八盤。這也是登泰山中最險要的一段。

9月2日下午,一名挑山工正挑著100多斤的貨物攀登十八盤。

在天氣暖和的季節,泰山挑山工大多光著膀子挑貨。

一人從早到晚,最多可以挑三到四趟。

今年49歲的王懷玉曾是濟南市一家石材廠的工人,2004年廠子經營不善面臨倒閉,剛當上爸爸的王懷玉也被辭退了。

一邊是需要照顧陪伴的女兒,一邊是捉襟見肘的口袋,為了這個家,王懷玉在鄰居的介紹下,來到泰山成了一名挑山工,這一幹就是15年。

「在這里幹活,錢能攢得住,沒地兒花。」王懷玉說,女兒上學的費用、家里今年新蓋的樓房,都是靠他一擔擔挑出來的。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9月3日清晨,王懷玉在廚房吃午飯。

一天的工作開始前,挑山工們需要先把肚子填飽。

用他們的的話說「吃不飽,登不上去」。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5時左右,為了保證貨物準時送到,等不到天亮的王懷玉(左一)和工友一同出發了。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王懷玉正在貨場整理貨物、稱重,這是他今天跑的第二趟。

挑山工的收入以貨物重量和路程遠近計算。

體力好的每天能有200元左右的收入。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王懷玉穿的膠鞋破了個洞。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整理好貨物後,王懷玉一個人站在貨場高處的台階上等同伴。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9月3日,三名挑山工一起出發,前往南天門送貨。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登山途中不時會有遊客給挑山工拍照。

他們已經成為泰山上的一道風景,走到哪兒都會吸引遊客的注意。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經過龍門後,挑著100多斤貨物的耿玉奎看了看前面的台階後換了個肩繼續前行。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王懷玉從中天門出發,一口氣登上了南天門,全程僅僅用了兩個小時,而初來泰山的遊客們走完這段路往往要花費3個小時左右。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王懷玉將貨物交給接貨人。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王懷玉把貨物送到泰山頂上的轉播台後整理繩子。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9月3日中午,王懷玉在宿舍統計自己的發貨單,這也是他們到了月末領取工錢的憑證。

王懷玉做挑山工已經15年了,背上也磨出了厚厚的老繭。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來泰山前,挑山工們大多不會做飯。

但為了填飽肚子,做飯也成為了他們需要學會的一項技能。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9月3日,臨近中午,一些挑山工回到宿舍休息。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晚上,挑山工們在新修建的食堂里看電視,這也是他們唯一的娛樂方式。

今年5月份,當地工會了解到挑山工的生存處境後,特意為他們改建了宿舍。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忙了一天後,王懷玉洗了個熱水澡。

以前沒有宿舍時,他們只能自己燒水,用毛巾簡單擦洗。

泰山挑山工 | 運一噸半發電機,48人肩抬,12人拉纖

▲晚上看天氣預報,夜間可能會下雨。王懷玉睡覺前把第二天要送的貨物搬回了屋內。

以下文字作者:王偉偉

9月3日,凌晨4時,星星點點的燈光讓黑暗的山林顯得格外靜謐。

泰山景區里,期待看日出的遊客們已經出發。

時不時從遠方傳來的叫喊聲伴隨著蛐蛐兒的鳴叫,讓這里的黑夜早早醒來。

為了家人上泰山

此時在中天門儲貨場的王懷玉已經起床,擔心打擾到工友的他沒有打開宿舍的燈,而是摸著黑一個人走進廚房準備早飯。

起火、燒水,一袋泡麵就著前一晚剩下的饅頭、鹹菜,他匆匆就把早飯對付過去了。

今天他要趕在8時之前把貨送到泰山頂上的一個轉播台。

往常吃過飯,天就蒙蒙亮了,但當天是陰天,到了5時仍舊漆黑一片。

為了不耽誤送貨,王懷玉挑著一百多斤的貨物上路了。

「說好的時間,不能遲了。」王懷玉確認了一下手里的發貨單說,自己走得慢一些,就早點上山。

此時,站在一旁幫著上擔的李加法打趣地對《工人日報》記者說:「他姑娘等著要生活費咧。」

今年49歲的王懷玉曾是濟南市一家石材廠的工人,2004年廠子經營不善面臨倒閉,剛當上爸爸的王懷玉也被辭退了。

一邊是需要照顧陪伴的女兒,一邊是捉襟見肘的口袋,為了這個家,王懷玉在鄰居的介紹下,來到泰山成了一名挑山工,這一幹就是15年。

「在這里幹活,錢能攢得住,沒地兒花。」王懷玉說,女兒上學的費用、家里今年新蓋的樓房,都是靠他一擔擔挑出來的。

擔子起來不能放

挑山工已經成了泰山的一個符號,走到哪兒都會成為遊客鏡頭捕捉的焦點。

有時一些好奇的遊客會主動湊過來攀談,但他們往往會默不作聲,仍舊一步一步往上爬。

「爬坡時,擔子一旦起來就不能放下,這肚子里鼓著氣呢。」已經做了25年挑山工的李加法說,「我們也想和遊客聊天,可一說話氣就泄了,再想起來就難了。」

在登泰山的途中,中天門以北有一段路叫「快活三里」,因為路面平坦,風景秀麗,爬累了的遊客往往會在此處歇腳賞景,因此得名。

李家法說,1994年自己剛來泰山時沒有什麼經驗,第一次走「快活三里」時,因為太累歇了三五分鐘,後來上南天門時,總感覺腿上無力,別人半小時走完的路,他走了四五十分鐘。

晚上回來吃飯,他把自己遇到的情況和工友講了後,大家哈哈大笑。

老隊長趙平江則教了他一招:擔子起來不能放,「快活三里」莫停留。

老隊長的期望

隨著年齡的增大,今年69歲的老隊長趙平江已經感覺到了「歲月不饒人」的苦惱。

雖然他已經不挑貨上山了,但面對挑山工一年比一年少的局面,趙平江還是感到了一絲落寞。

趙平江16歲就上山成了一名挑山工。

從30斤到100斤,趙平江肩上的擔子越來越重,但多使一分力就會多一分的收入讓他心滿意足。

他熟悉山上的每一間商鋪,也清楚地知道南天門的哪一塊台階有裂縫,哪一塊是新換的。

53年間,泰山上修建起了貨運纜車,從山腳下的紅門到半山腰的中天門通了公路,曾經三四百人的挑山工已經減少到現在的二十來人。

雖然送貨上山的方式多了,但貨物要送達目的地,許多路段還要靠挑山工。

如今,最讓趙平江憂慮的是這青黃不接的挑山工隊伍。

他說,以前泰山邊的小學生都會上來挑山,掙個塊兒八毛的「勤工儉學」,但現在年輕人都不願掙這份辛苦錢,人也越來越少。

「這算是最後一代挑山工了吧?」 他說,「挑山工可能會慢慢消失,但挑山工精神不會。」

如今,閒不住的趙平江除了在貨場幫忙外,還經常會被泰安市總工會等單位請去做講座。

他希望能夠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時代記住這一群體,記住泰山挑山工。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