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人民幣40億到「被解散」

本文來源:有飯研究

微信id:YouFunLab

作者:有飯蛋包飯

成也模式,敗也模式。

2019年9月6號,暴走漫畫給主編、公司網紅頭子王尼瑪辦了場葬禮。

視頻裡,王尼瑪的頭套孤坐在鮮花和相框中央,台下「兩千名」員工身著黑衣,在《今天是個好日子》的BGM裡表達悲傷。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大事件》第六季最後一集

這是《大事件》第六季的最後一集,惡搞、混搭、「陣容強大」,非常暴漫。

從漫畫社區上線到停播風雲,過去11年,暴走漫畫是一些人的青春記憶,也遭過不少質疑,直至陷入危機。

它披著MCN的皮,用著以內容孵化人物IP,再用人去帶新產品的模式,離錢更近,靈活又難把控。

成也靠這一套,敗也因為這一套。

「以人為本」的IP經紀公司

暴走漫畫是一家什麼公司呢?

答案有漫畫、動畫、MCN甚至遊戲公司等等。

但在有飯看來,從2013年暴走大事件成型之後,它就已經是一家用MCN、網絡綜藝作外衣的,專注網紅、IP孵化的經紀公司。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它靠UGC社區起家,積累原始用戶,借各式時興的網絡娛樂內容形態擴張,最終成長為一個估值40億的網紅工廠,再藉已有的人、節目IP做產品擴張和變現。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暴走漫畫融資記錄

這種模式離錢更近,變化多端,容易受資本看好,但也需要極高水平的人事管理、內容把控能力和成熟商務體系做支持。

暴漫的頹勢,就在於它在這種模式的貫徹過程里,支持不夠,並且也沒有貫徹到底。

UGC社區起步,注定活躍和無序

最早的暴走漫畫是一個幾近無序狀態的UGC漫畫創作社區,這可能決定了它的基因裡注定會有活躍、高爆發和無序。

它在2008年由王尼瑪拿北美Rage Comic素材、產品邏輯和自主研發的漫畫編輯器組成,用戶可以免費使用素材創作、並分享短篇漫畫。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早期暴走漫畫提供的Rage Comic素材

借著大眾用戶還沒無的放矢的個性化、社交需求以及當時帝吧、WOW吧形成的「內涵」風潮,暴走漫畫官網和簡陋、BUG頻出的客戶端在2008-2010年間迅速吸收了一大波用戶(有消息說2009年就在300萬以上,但無從考證)。

但社區本身沒有成熟的盈利思路,也無法判斷用戶付費意願。

於是在2010年,社區組織者王尼瑪和職業商人任劍相遇,創立了西安摩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經營範圍主要包括藝人經紀、廣播電視節目製作、文化藝術活動組織、日用品開發、動漫遊戲開發發行等。

按照暴漫早期員工的說法,從2010年起,暴走漫畫的發展定位就已經不再是社區和工具。

他們希望利用那群表達欲旺盛的年輕用戶做更多的事,找一個主心骨,圍繞它做整個網絡娛樂內容產業的拓展。

在這個模糊的思路下面,暴漫在2012年主推腦殘對話系列,提高分享頻率和品牌曝光度,吸收更多用戶,同時把主心骨KOL/網紅王尼瑪推到前端,並開始把業務重點從漫畫社區轉向網絡綜藝。

模仿good news做了一個能輸出觀點的系列脫口秀,到2013年,這個節目正式改名叫《暴走大事件》。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早期《暴走大事件》,顯而易見的模仿

靠用戶資源和有長線發展可能的思路,暴漫也在2012、2013兩年拿到了盛大資本、創新工場總額數百萬元和數千萬元的A、B輪融資。

在B輪融資完成後宣佈,CEO任劍正式宣佈,這兩輪融資都主要用以內容和IP打造的投入,於公司管理、和藝人、寫手的商務合作、社區管理沒有明確改動,維持在原始狀態。

據在2013年參與《暴走大事件》創作的寫手、演員說法,當時的合作極其「人情化」,以口頭約定為主,甚至不需要合同和法律介入。

而同期暴漫打出的「小孩子不要看暴漫」口號,一方面是用以用戶區隔,另一方面,其實也是暗示節目、社區內有輕暴力、色情內容,用以「攬客」。

這導致大部分早期的創作者、觀眾都對內容紅線認識不足,和節目、IP之間的聯繫也有相當一部分是建立在「高風險」內容、觀點之上。

這都是隱患,但公司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都沒有做出改變。

這種活躍、高爆發但無序的基因,注定了暴漫之後幾年的崛起,以及巔峰之後的頹勢。

用節目帶人,用人再帶節目

B輪融資之後,暴漫開始全情投入到網紅和新節目IP的孵化里。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2012-2016開播節目表

2013-2014年期間,暴走漫畫相繼成立了上海暴走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分公司,推出每日一暴、暴走看啥片兒、編輯部的故事、暴走恐怖故事、和多個「坑爹系列」手遊。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部分暴走系列遊戲

截至2014年9月拿到數千萬美元C輪投資,暴走大事件、暴走看啥片兒幾檔節目已經在王尼瑪之外,塑造出了唐馬儒、張全蛋、紙巾等多個網紅形象。

其中唐馬儒、張全蛋均有能力接到廣告、商演邀約,據傳單次出席費用為小幾十萬元。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張全蛋,因《暴走大事件》在B站等社區成為當紅鬼畜明星

此時,《暴走大事件》的贊助已經從小品牌單集贊助,變成大品牌整季獨家贊助單集廣告的形式。

在培養阿花、大隊長等新IP同時,也利用各網紅形象做了暴走小課堂、腦殘師兄、暴走擼阿擼、暴走MC等多檔節目。

可以說在2014年底,暴走漫畫以節目做網紅IP,再用網紅IP帶新產品的思路已經走通了。

而為了擴大這種模式形成的資源池,找更多變現機會,他們開始更迅猛地擴張。

2015年開始,暴走漫畫開始在旗艦節目《暴走大事件》之外增設細分品類的脫口秀型綜藝節目。

比如王尼美快報、暴走什麼鬼、暴走玩啥遊戲等。

同時成立了北京暴走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暴漫影業並投資多家動畫、漫畫公司。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2015、16年間對外投資

因為暴漫的IP以人為核心,在商務合作上的形式更多更靈活,回報周期也更短。

一個成型的網紅形象可以直接通過接廣告、上節目、代言、拍影視劇等形式為公司盈利,且不用像動漫、影視IP那樣,受製作成本和周期的壓力。

這種多網紅多領域產品的集中爆發,使暴漫在2016年至2017年迎來創業生涯中的高峰:

旗下App下載量破4000萬,粉絲超一億,《暴走大事件》創下優酷創收平台會員最高月收入記錄。

公司本身,也在2017年8月完成數千萬元的D輪融資,估值過40億元。

而在風光之後,之前幫助其擴張的無序基因,也終於前來要帳。

人和內容的集體失控

因為管理、內容把控上的無序,暴漫從2018年開始就進入到頑疾纏身的階段。

首先,這家「以人為本」的IP經紀公司先嘗到了人的不可控性。

據前暴漫員工透露,從2015年公司進入快速發展階段開始,員工、合作方和客戶的數量都有激增,但內部管理依舊佛系,經常出現分工不明、責任落實不到位以及合同糾紛的事件。

這導致在2016-2018三年間公司員工的流動率飆升,除了核心創作團隊,許多重要崗位都由應屆生或外行轉業人士負責。

這種情況導致了一部分資源流失,也影響到了公司內部團結和幾檔節目的正常創作、賺錢。

後來「因為整體效益還是狂漲,領導也沒多在意這些事。」

到2018年,這種無序狀態終於失控了。

2018年5月,因為在節目中惡搞民族英雄,《暴走大事件》被迫下架整改。

此後雖然更名上線,但突然的內容方向調整使整體節目的調性發生了很不自然的轉變。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重新上架的《大事件》只在B站作為UP主上傳播放,其他平台已經屏蔽搜索

原本「大嘴巴」「混不吝」的,以諷刺、幽默形式傳遞價值觀的《暴走大事件》變得保守,且有「正能量內容」硬性規定的新綜藝,這讓一批看慣擦邊內容,信奉惡搞無罪的原始用戶感到不適。

據暴走大事件商務員工稱,在因「侮辱民族英雄」下架整改,重新播出後,節目的贊助商、觀眾數量和品質都有大幅下滑。

而這一風波也把創作團隊、公司內部的矛盾徹底激發,在停播的幾個月內,內容生產、商務的人才都出現了較大的換血,內容方向也難以確定。

相比錢,人和內容的流失可能更是下一季《大事件》可能爽約的隱患。

到了8月,演員李迪(唐馬儒)的合同糾紛又挑起了暴漫和其所孵化的網紅IP之間的矛盾。

相比可以用高薪、企業品牌快速補充的普通員工,已經付諸資源培養成熟的人物IP的流失更難以應對。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唐馬儒微博

據唐馬儒說法,過去幾年,暴走漫畫在和演員的簽約中存在合同不嚴謹、違約、壓榨分成、工資等現象。

從2018年開始,暴走世界里的鑒黃師、拔糞青年唐馬儒將不復存在,而演員李迪將作為個人演員,重新進入演藝行業。

同月,暴走漫畫CEO任劍也在社交平台上做出了說明,但未談及商務合作的細節,只說創業不易。

其實暴走漫畫這種模式確實不易,以人為主的IP孵化和運營確實較數字產品能更快被用戶接受,成本更低,賺錢更快更靈活。

但除王尼瑪可以被配音軟件和體型相似的人代替外,其他諸如唐馬儒、張全蛋、阿花、大隊長等人物,都不是可替代的、嚴格意義上的「公司財產」。

當這群IP們因為對管理、分成體系不適而選擇永久離開暴漫世界,在主播、Vlog、新網紅井噴的如今,暴走漫畫模式還能做出新的唐馬儒,實現快速換代、可再生嗎?

這是一個難以判斷的問題。

可能暴漫本身也意識到這種模式的瓶頸,從2015年開始集中投資動漫CP開始,他們已經在嘗試在原有模式之外,做業務轉型。

暴走漫畫的得與失:從估值40億到“被解散”

▲未來機器城,由王尼瑪漫畫改編

其中《未來機器城》(《暴走吧!失憶超人》)在2018年5月獲得萬達和阿里的投資,並由兩大巨頭聯合操盤國內發行。

電影(英文名:Next Gen)海外發行權還被流媒體巨頭 Netflix 以 3000 萬美元(約 1.8 億人民幣)購得。

但由於5月風波之後的品牌口碑變化、製作發行能力限制,從7月底上映至今,影片票房只有慘淡的1684萬元。

於此同時,暴走漫畫另一部衝擊院線的主題電影產品《暴走漫畫之白日夢》預計在2020年上映。

如果在王尼瑪「死去」的這一年多里,暴走漫畫找不到新的出路,那這個白日夢,可能就只是白日夢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