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也要放貸了,阿里的花唄、京東的白條面臨勁敵

本文來源:新流財經

微信id:xinliucaijing

作者:小慧啊

這一次騰訊真的出手了,決定正面PK螞蟻金服,改寫消費金融市場格局。

日前,新流財經獲悉,騰訊內部正在孵化一款信用支付產品「分付」(暫定產品名稱)。

繼螞蟻花唄、京東白條之後,「分付」代表騰訊系重新點燃了信用支付的戰火。

將來用戶在使用微信支付時,或許可以使用「分付」先付款,再在帳期內延長時間付款或者將帳單進行分期付款。

據悉,「分付」預計在今年四季度上線,由微信支付團隊運營,目前處在與部分銀行、持牌消費金融公司洽談合作的階段。

未來「分付」或像「微粒貸」一樣,通過開放白名單形式和銀行等金融機構以助貸、聯合貸的模式來運營。

「分付」的即將面世,也意味著從2020年開始,中國信用支付的長期格局很可能被徹底改寫。

  【少年借貸則中國強】坐擁龐大用戶的中國互聯網各大巨頭,都在放貸

對外:挑戰一眾互聯網巨頭

騰訊推出信用支付產品,無疑是向螞蟻金服、京東金融正面宣戰,對於整個消費金融市場而言也是頗具影響力的一次行動。

縱觀當前消費金融行業,2014年2月,京東上線「白條」,2015年4月,「螞蟻花唄」正式上線,二者基於京東和阿里的龐大生態體系,搶先嘗到了信用支付帶來的紅利。

經過4-5年的發展,花唄和白條早已從阿里、京東體系延伸到了其他場景。

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末,白條營收帳款餘額344.49億元;而花唄的貸款餘額早在2017年上半年就已經達到992億元。

毫無疑問,信用支付產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有效提升用戶的支付欲望,同時能增加商家的銷售量。

拿京東舉例,白條「掌舵人」許凌曾觀察使用過京東服務的用戶消費前後5個月的表現,用戶在使用白條後和使用前對比,月均消費訂單比例提升了52%,月均消費金額增長97%。

對於信用支付平台方而言,信用支付業務一方面可以收取C端用戶的帳單分期手續費、逾期費;另一方面也可以對B端商戶收取服務費,以此為平台增收。

盡管信用支付市場早已被花唄、白條瓜分,但仍有玩家試圖入場分一杯羹。

日前,美團也上線了類似花唄的產品「買單」;百度家族的百信銀行也開始試水虛擬信用卡,上線了「pay伴」,至此,巨頭之間的信用支付戰役正式打響。

老玩家窮追猛打,新起之秀力量不容忽視。

每一個選手都有數億用戶規模,以及獨具特色的生態圈體系,實力都不容小覷。

有持牌消金從業者分析,騰訊再不入場或許就晚了。

「當用戶的分期支付渠道習慣已經養成,想要改變市場格局,或許只有燒更多的錢來打分期免息戰才能搶到用戶,到時候騰訊需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也有分析認為,論實力而言,微信的信用支付產品才會是螞蟻花唄最有力的競爭對手。

二者分別依靠微信支付和支付寶兩大入口,而在當前移動支付市場中,這二者已經分別占據著半壁江山。

今年1月份,支付寶宣佈全球用戶數已經超過10億,其中海外用戶3億,國內用戶7億。

截至去年11月份,支付寶每個月活躍用戶已經超過 6.5 億。

而微信支付在2018年末綁定銀行卡的用戶數量已突破8億。

艾瑞報告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交易規模達到55.4萬億元,同比增長24.7%,其中支付寶占據53.8%的份額,騰訊財付通(含微信支付)位列第二占39.9%。

如果用戶在消費支付環節,想要先消費再付款或者直接分期,最優先感知到的便會是微信支付和支付寶的產品。

超過8億的潛在用戶,等到微信支付推出「分付」的時刻,一定會是消費金融市場格局被改寫的時刻。

對內:完善騰訊金融科技生態圈

實際上,從騰訊自身角度來看,似乎也急需這款信用支付產品刺激其金融科技業務增長。

去年下半年開始,騰訊獨立出「金融科技」業務,成為與增值業務、網絡廣告業務並列的三大主業之一。

騰訊似乎有意將金融科技作為未來的主要發力方向之一。

剛剛公佈的二季報顯示,騰訊金融科技及企業服務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收入同比增長37%至228.88億元人民幣。

金融科技服務方面,商業支付用戶數、商戶數、交易額及收入均迅速增長,推動此分部收入提升。

有分析認為,騰訊的金融科技領域,支付占了絕對大頭,除此之外,其他金融業務鮮有成色。

復盤騰訊的金融科技業務會發現,騰訊已經建立起理財、支付、證券、創新金融四大主線,分別包括理財通、騰訊微黃金、微信支付、QQ錢包、財付通、騰訊微證券、騰訊徵信、騰訊金融雲、騰訊區塊鏈、騰訊信用卡還款、一生保、手機充值等業務。

但唯獨在消費金融業務上,似乎少了一環。

騰訊目前最缺,也最適合為金融科技業務帶來增長動力的,無疑當屬消費金融產品。

騰訊投資的微眾銀行有現金貸王牌產品「微粒貸」,自身理財通也已推出小額信貸產品「周轉」。

如果發展場景分期,騰訊並不缺任何場景,因為微信支付這一天然的支付入口已經連接上千萬的各類場景商戶,還聚集了超7億的龐大用戶規模,且擁有十分高頻的交易次數。

在今年微信支付「88媒體開放日」活動上,騰訊公司微信事業群副總裁耿志軍透露,目前微信支付的日均總交易量超過10億次,連接5000萬個體商戶與商家。

若以目前20億的線下支付為估算,13億人中除去較小部分的老年人和小孩,預計每個中國人每天會花2次錢。

而以微信支付5000萬商家的數據來看,預計每16個人里面就有一個個體商戶。

論風控實力、科技實力,騰訊早前推出的微信支付分,以及向銀行等機構輸出科技能力的騰訊金融雲等已為其打好基礎。

一位接近騰訊的從業者坦言,實際上騰訊內部對消費金融的嘗試一直沒有停止。

「並不是騰訊沒有想過做白條、花唄,早在幾年前,FiT團隊曾想過再開發白條、花唄等類虛擬信用卡產品,而考慮到騰訊龐大的用戶基礎,且在微粒貸已上線的背景下,這個想法最終被監管層否決。」

今年上半年也有知情人士告訴新流財經,騰訊曾試圖在微信錢包內「手機充值」欄目開拓手機分期業務,由騰訊投資的新分享科技服務(深圳)有限公司來運營,但最終未能上線。

此番信用支付產品若能問世,騰訊的消費金融佈局得以完善,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助力微信支付收獲更多商戶、普通用戶以及交易額。

站在開放角度而言,騰訊多了一款助貸產品,將接入更多的銀行、持牌消費金融公司,一方面為銀行等機構帶來更多選擇零售資產的機會,另外聯合放貸,雙方風控互補,同時也是對融合能力的一種考驗。

唯一的憂慮可能是,微信支付筆均額度相較於支付寶更小,若用戶將帳單進行分期,盈利將是一大挑戰。

新網銀行COO劉波曾分析,微信支付的人均帳單厚度不到支付寶的1/3,分期率的下降或不止2/3。

如果微信推出信用支付,用戶分期需求不高,生息資產不夠,幾乎等於淨虧損信用支付月均交易額的7%。

若以月均5000億元計算,年虧損額將超過350億元。

大象轉身,並不容易。

騰訊的信用支付產品究竟能否破局消費金融市場,當然有待時間驗證。

  【少年借貸則中國強】坐擁龐大用戶的中國互聯網各大巨頭,都在放貸

閱讀原文


熱門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