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第一個全省範圍的處方藥信息共享,為什麼落在欠發達的甘肅?

本文來源:八點健聞

微信id:HealthInsight

作者:吳靖

全國第一個省級的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台的啟用,意味著甘肅省、市、縣、鄉(鎮)、村五級醫療機構信息網絡已經打通。

患者可以通過線下藥店等更多渠道獲得處方藥。

2019年9月6日,對48歲的糖尿病患者王雲(化名)來說是一個好日子。

患病14個月來,她的生活已被以14天為單位切割為一段一段,每隔14天,她都要去醫院掛號、復診、拿藥,每次候診一小時、看病1-2分鐘、等藥20分鐘左右,領取到費用為65.28元的藥物。

王雲是II型糖尿病患者,對藥物的依賴不像I型患者對胰島素的依賴那麼厲害。

但如果沒有這兩盒藥,她的健康狀況就有可能會變差,發生心、腦、腎血管動脈硬化性病變的幾率會大大變高。

但9月6日這一天,跟上一次有點不一樣。

她通過「醫院處方共享平台藥房」,第一次在醫院之外的藥房拿到了挽救健康的藥,省去了過去等候的20分鐘時間。

更關鍵的是,下一次她可以在家里等候快遞送藥上門。

就是說至少可以再省去1小時的候診時間,這還不包括往返醫院的折騰。

近日,甘肅建立了中國第一個電子處方能夠在全省範圍實現流轉的信息共享平台。

在甘肅,像王雲這樣需要長期復診服藥的糖尿病患者還有200萬人以上,他們都將是處方流轉平台的受益者。

全中國糖尿病患者有上億人,如果處方流轉能在全國推廣,僅僅在這一個疾病領域,理論上就可能為上億人提供便利。

假設每一位患者每次節約1小時,合起來就是上億個小時,折算一下,差不多是——1萬年。

那麼,為什麼第一個實現電子處方全省範圍流轉的是甘肅?

糖尿病患者的驚喜

9月6日上午,甘肅省人民醫院的醫生剛在電腦上敲完電子外延處方,按下「enter」鍵 ,王雲手機上就收到了一條短信。

短信顯示了四位數的取藥編碼,有了這個編碼,意味著她無需再為取兩盒藥而在這個日門診量4000多人的三甲醫院排隊20分鐘。

她繞過擁擠的人群,走出了醫院,來到附近200米的一家連鎖藥店。

藥店一周前剛改造完畢,碩大的店牌上標了一行紅色字:「醫院處方共享平台藥房」,執業藥師在處方藥窗口早早地等待著第一批來取藥的人。

中國第一個全省范圍處方流轉,為什麼落在欠發達的甘肅?

△ 2019年9月6日,蘭州市一家醫院處方共享平台藥店門口,該藥店首次通過電子處方流轉形式開售處方藥

王雲報出取藥編碼後,對方的電腦系統里獲得對應的電子處方。

確認後,她拿到了一盒鹽酸二甲雙胍片和一盒阿卡波糖片。

與此同時,這一過程被後台留存,處方是誰開出的,用在誰身上,又是誰賣了這兩盒藥,都一目了然。

選擇在哪里取藥的權利,就這麼落在了王雲的手上。

她還有點不敢相信:既可以去醫院藥房取藥,也可以去就近藥店取藥,或者讓他們快遞送藥上門。

不管到哪里取藥,這兩盒藥都是同品同規同價。

短信的最後已經寫得很清楚:65.28元。

如果選擇藥店(房)快遞到家,目前來看,至少是藥店(房)承擔快遞的費用。

9月6日,是甘肅省「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台」 啟用的第一天。

這是全國第一個省級的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台,由甘肅省衛健委牽頭,聯合專業第三方處方共享平台技術搭建方易復診共同建設。

這個平台的啟用,意味著甘肅省、市、縣、鄉(鎮)、村五級醫療機構信息網絡已經打通。

患者可以通過線下藥店等更多渠道獲得處方藥。

據了解,有處方藥售賣資格的大批藥店都將在短期內改造完畢。

對於一個慢性病患者來說,排隊取藥還不是最頭疼的事,頻繁復診才是。

每次的藥量只夠維持14天,第15天,就要重新去醫院掛號、復診、拿藥,病情沒有什麼新的變化,開的藥每次都是這兩盒。

過去14個月,每次都是這樣的經歷,這實在不是一個好的體驗。

於是,共享平台為患者提供的另一個便利就體現出來了。

醫生給王雲開出電子處方的那一刻,這份處方就被存入了一個巨大的流轉平台,這個虛擬的傳輸過程,王雲看不見,也摸不著。

切身可感受的是14天後,她不需要再坐車去醫院掛號,等上1小時,看病1-2分鐘,拿回同樣的藥。

她只要在家里,在app上通過遠程問診,調出平台中的電子處方,再讓線上的醫生遠程隨診、續方,線上付費後,藥物就會在當天送達。

此後無需多次往返醫院,除非病情有了新的變化。

當然,遠程問診和掛號一樣,也是要收費的。

中國第一個,為什麼是甘肅?

在醫療資源匱乏、分佈不均而貧困人口居多的甘肅省,像王雲這樣需要長期復診服藥的糖尿病患者還有200萬人以上,其中87萬人為貧困患者。

而遠遠超過糖尿病患者人數的高血壓群體同樣也無法忽視。

如何方便患者復診,同時又要斬斷醫療領域中不合理的鏈條,大幅降低人們的醫療衛生服務費用,這是甘肅省衛健委一直想做的事。

此前多年,甘肅省11家省級醫療機構、283家二級以上公立醫院、1980家鄉鎮衛生院和社區服務中心,以及16160家村衛生室獨享處方銷售。

2018年甘肅省各級醫療機構平均藥品收入占總收入的25.47%,其中醫院藥品收入占總收入的27.11%,這個比例並不低。

而電子處方流轉能夠實現「醫藥分開」,斬斷公立醫院利益鏈條,給非醫療機構終端更多機會。

中國第一個全省范圍處方流轉,為什麼落在欠發達的甘肅?

△ 2019年9月6日,王雲(化名)在蘭州市一家醫院處方共享平台藥店取處方藥

從2017年起,全國各地已有電子處方流轉的試點,北京、天津、重慶、福州、西安等地先後頒佈推行電子處方政策,希望公立醫療機構和零售藥店信息互聯互通。

但大多數試點地區只停留在醫院和藥店之間的流轉。

這是由於,各級醫療機構的信息共享平台未能完全建立起來,電子處方流轉只能從醫院單向流轉到藥店。

要在各個醫院之間建立統一的接口和編碼,需要大量資金。

比如,床位數小於1000張的小醫院,改造接口要花20多萬元,而床位數大於1000張的大醫院,則至少要50萬元。

大多數醫院不願意花這些錢去做沒有太多收益的事情。

處方外流還牽涉到藥企、醫藥流通企業、醫院、醫生、藥店等多方利益的重新分配。

甘肅省衛健委統計信息中心副主任路傑等人前期也做了一些調研,發現各地建設標準不統一,不聯通,不能實時交換數據。

要統一接口,當地公立醫院動力不足。「醫院的積極性不高,電子處方流轉必須以政府來推動,打破原有的流轉環節」。

2017年,甘肅省開始籌建省級全民健康信息平台,整合各級衛生行政部門和醫療機構的各類信息資源,健康檔案數據庫、免疫規劃、婦幼健康、重型精神病管理、死因登記等各類信息系統全部與平台對接,實現互聯互通、數據共享和實時交換。

直到2018年4月,鄉級和村級醫療的信息孤島也被打通了。

「基於我們省級全民健康信息平台的基礎,才打通各個接口。如果沒有這個基礎,省級處方流轉根本就打不通。」

目前,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台已接入上述平台,可以獲得全省處方信息,此後,市場監督管理局、醫保局和衛健委都可以接入,可以更快實現全省醫保統籌帳戶在處方共享平台藥店直接結算,也可隨時監管電子處方的不規範行為。

今年6月,甘肅省衛健委選擇了離省會蘭州市只有75公里遠的白銀市先作為電子處方流轉的市級試點。

目前白銀市每天的處方流轉有100多張。

但從市級試點到省級落地,困難要多得多。

做省級處方流轉意味著從單向流轉到多向流轉的階段。

「原來只要能共享電子處方就行,現在不僅共享,還要流轉。角度不一樣,需要的技術也不一樣。」

「原來你只要把接口都打通就完了,現在你拿過來的處方數據,得先進行相應的審核,審核過程中,可能還要做控費干預」易復診總經理馬光磊接受八點健聞採訪時表示。

現在,在這個電子處方信息共享平台平台上,省衛健委隨時能看到每一個患者的就醫信息,及時發現和監管不合理的診療行為以及處方。

按照計劃,2020年,甘肅省二級以上公立醫院將全部實現互聯互通。

而對於人們最關心的醫保問題,路傑說:「我們現在正在積極協調醫保部門,下一步需要和我們對接的系統不僅僅是電子處方流轉系統,還有互聯網監管平台,都要和醫保進行對接。所以我們和醫保的對接是整體考慮,這個工作正在進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