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是如何一步步變成一家「科技公司」的?

本文來源:新浪科技

微信id:techsina

作者:一笑

2019年8月15日,阿里巴巴集團聯合創始人蔡崇信加入NBA老板俱樂部。

蔡崇信將從俄羅斯富豪Mikhail Prokhorov手中買下籃網隊剩余的51%股份。

這筆價值23.5億美元的交易將讓蔡崇信獲得籃網100%的控制權,成為這支紐約球隊的大老板。

  阿里巴巴軍師蔡崇信買下NBA籃網隊剩餘股權,將全資持有布魯克林籃網隊

科技圈人士買下NBA球隊不是新鮮事。

近一半的NBA球隊的老板具有科技圈背景。

比如微軟的兩位元老艾倫和鮑爾默,在離開微軟之後各自收購了兩家NBA球隊(波特蘭開拓者隊和洛杉磯快船隊),金州勇士的老板Lacob則是出身矽谷的風投人。

此外,達拉斯獨行俠的馬克·庫班、薩克拉門托國王隊的維維克·拉納戴夫、華盛頓奇才隊的泰德·萊昂西斯、孟菲斯灰熊的羅伯特·佩拉等人,都是在科技公司掘到人生第一桶金。

科技行業和NBA之間,一直有著不尋常的交集。

▲NBA科技峰會:球員和矽谷科技界大佬齊聚一堂

在風投接管了金州勇士隊後

在今年NBA總決賽第三場多倫多猛龍隊對金州勇士隊的比賽中,一個坐在場邊的穿著保守的球迷推搡了猛龍隊的後衛凱爾·洛瑞。

事後大家才知道,這位不文明球迷竟然是矽谷的億萬富翁投資人馬克·史蒂芬斯。

這件事也揭露了金州勇士隊的一個小秘密——如果你認識所有的矽谷大佬,你就總能在勇士隊的比賽中發現某位科技界億萬富翁的身影。

金州勇士隊的板凳區旁邊的座位,甚至被人戲稱為「億萬富翁專區」。

▲多倫多猛龍隊員洛瑞,與勇士隊的小股東馬克·史蒂芬斯發生了推搡

勇士球隊場館離舊金山半個小時車程,比鄰矽谷,從球迷構成到文化取向等都很有矽谷範。

勇士隊的老板喬·萊科布是KPCB的合伙人,他用矽谷管理公司的那一套辦法來經營球隊,將勇士隊從二流球隊變成現在聯盟最好的球隊之一。

2010年他買下大部分勇士隊的股份時花了4.5億美金,所有人都覺得買貴了,這支球隊畢竟不是湖人、不是凱爾特人,這支球隊上次奪得冠軍已經是遙遠的1975年的事情了。

後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你不用了解籃球、或者懂體育,你也能欣賞庫里的遠距離精準跳投。

金州勇士隊的成功除了砸錢,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它處在一個特別的地區——矽谷。

矽谷地區有兩種人最不缺,即風險投資人和工程師,勇士隊的成功就是他們合作的結果。

投資人有秘密武器,那就是能夠應用大數據的工程師。

在收購完成後,勇士老板喬·萊科布首先動用了高科技手段來提升訓練水平。

比如,勇士隊會讓隊員們使用可以有效降低飛行時差的睡袋、他們一直穿戴著可以幫助球隊判斷球員疲勞程度的高科技裝置,包括心率和腿部承受力量等數據。

經NBA發展聯盟測試一年後,勇士隊在訓練時也開始用上了內置sensor的壓力衣Athos,這種嵌在球衣內部的感測器會追蹤球員肌肉、心率、神經等身體機能的運作方式。

勇士隊在加州的訓練館裏還裝上了Play Sight Smart Court系統,通過九個高清攝像頭追蹤並實時通過視頻傳輸球員的訓練情況。

為了收集球員數據,勇士球員會穿上Catapult Sports的小型監控器,追蹤加速度、變向、心率、膝蓋腳踝的壓力等指標。

這些指標可以幫助教練在場上調整球員上場和休息的時間,也能幫助球員在訓練時知道自己該休息多久。

勇士隊也是提供VR現場直播的先驅球隊之一,它是聯盟中第一支實行智能練習場館的球隊。

這個系統是由以色列創業公司PlaySight Interactive研制的,練習場館內有4個高清攝像機和視頻螢幕,能在控制台進行大量分析、統計、視頻錄制。

庫里會使用感測眼鏡進行訓練,這樣的眼鏡會削弱他的視覺,他得在視覺減弱的情況下一手運球,一手做拋、接網球的動作(或和陪練員互拋網球),提高自己的觀察力、反應能力。

▲金州勇士的兩位老板

但如果僅僅是這些手段,聯盟的其他球隊大可以簡單復制。

利用數據分析來決定球隊的打法,並且堅決執行,這才是成功的根本。他們發現了一個好東西:三分球。

於是他們根據市場回報的原則重新建立了球隊的整個體系,包括教練,球員,戰術。

他們炒掉了賽季50 勝場的教練(NBA的任何一個球隊都沒幹過這種事情),啟用了菜鳥教練,沒有任何執教NBA經驗的史蒂夫·科爾:他曾經是NBA歷史上三分命中率最高記錄的保持者。

他們炒掉了當年球隊的頭牌,從選秀中得到兩名排位都不算高的射手,庫里(首輪第7位)和湯普森(首輪第11位)。

這兩位仁兄被稱為「水花兄弟」,後面的故事就廣為人知了。

可以說,勇士隊就是NBA裏的Google。

▲馬雲和李連杰觀看湖人隊比賽。在湖人主場,可以數數看有多少好萊塢明星;勇士隊主場,可以數數有多少矽谷的大佬們在場。

NBA球員跨界科技投資人

矽谷科技圈上得了台面的人都愛與金州勇士的球星來往,反之亦然。

杜蘭特在頂尖風險投資人Ben Horowitz家過生日;然後在艾迪·庫伊家觀看總統大選,一起觀看的還有蒂姆·庫克。

除了科技圈人士用科技改造NBA,實際上,NBA的球員也頻頻涉足科技界。

如果你是NBA中頂尖選手,年薪超過2000萬美元根本不是問題。

如果你是一個尋找投資的企業家,向一些正在對初創企業進行投資的球星尋求幫助顯然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事實上,已經有部分NBA球星在科技類初創企業有著相當規模的投資。

▲NBA投資大佬:一哥號稱「矽谷大亨」

勇士隊的庫里、杜蘭特和伊戈達拉等,都紛紛跨界投資科技公司。

伊戈達拉加入金州勇士隊還有個目的:在舊金山灣區,遍地都是可以投資的科技公司。

他看不慣一些NBA球員只會投資什麼理髮店、音樂公司之類的。他投資了許多科技公司。

庫里投資的公司名叫CoachUp和SnapTravel,前者是一家將專業私教和年輕運動員進行配對的創業公司,後者則是一家簡化酒店的預訂流程的App。

杜蘭特加盟勇士隊之後,也跟伊戈達拉學習了投資,他最出名的是投資了一家雲計算Rubrik和「美國餓了麽」Postmates。

▲籃球名人堂成員史蒂夫·納什在蘋果發布會上,介紹了自己投資的App——HomeCourtAI。而這款App的股東還有華裔球員林書豪等人。

除了勇士隊的球員,NBA球員做投資的情況非常多:

科比是幾個人裏最有名的投資人,在2014年投資過阿里巴巴,在退役之後運營了一家註冊資金達到1億美元的公司,參與了VIPKID的融資。

奧尼爾在2004年就吃進了大量谷歌的股票。

勒布朗·詹姆斯也是投資大軍中的一員,回報相當可觀。

據報導,詹姆斯很早就投資Beats耳機品牌,並在該公司以30億美元的價格被蘋果公司並購時,狂賺3000萬美元。

另一NBA球星卡梅隆·安東尼也創辦過風險投資公司,專門投資數字媒體、消費類互聯網和新興科技的初創企業。安東尼還是lyft的投資人。

NBA球員的平均年收入為450萬美元,高於世界上任何一個體育聯賽的平均水平。

每年都有NBA球員退役。

據美國《體育畫報》調查,約六成球員在退役五年內瀕臨破產,主要原因是不懂理財。

最好的做法是:在光景尚好時,充分利用手中充裕的現金流,做出明智的投資決定。

NBA的科技故事還將繼續

科技元素的引入,不僅改變了球隊的運營方式,也為粉絲帶來了全新的體驗,VR等技術也將大有用武之地:

身臨其境坐在賽場地板近距離觀看現場比賽。2015年開始,NBA成為全球第一個使用VR(虛擬現實)技術做視頻直播的聯盟。

從科技的角度來發掘NBA背後的故事,我們甚至可能會覺得整個NBA聯盟完全稱得上是一家「科技公司」。

科技圈和NBA的故事,還將繼續下去。

我們無法像科技大佬那樣買下一支NBA球隊,但有了「黑科技」,我們可以更好的享受這項賽事。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