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寶村紀錄片:4310個村莊,上百萬人逆襲的故事

本文來源:酷玩實驗室

微信id:coollabs

作者:蛋蛋姐

有沒有想過,如果你的生活沒有了淘寶,會是什麼樣子的。

大概是每天下班都要去趟超市,買些水果和零食。

或者是每個周末必須要和朋友去逛下商場,看看服裝店有沒有上什麼新款。

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這隻是一個生活便捷與否的問題。

但大多數人可能不會想到,他們每天在淘寶上隨便劃一劃逛一逛,卻在無意中改變了螢幕那端上百萬人的命運。

這是一個關於4310個村莊,上百萬人逆襲的故事。

這個故事不是皆大歡喜,卻寫滿了絕處逢生。

01

任恒是個蠻腼腆的小男孩,媽媽舉起手機對著他,他都會手足無措。

而一個意外的降臨,也讓他們這個三口之家的日子,開始手足無措。

在他17歲那年,父親得了重病。

任恒就輟了學,在外打工。

掙來的錢,全部用來給父親看病。

在他18歲生日的前一天,躺在病床上的父親提議一家人一起去吃一頓飯。

「別人家都一起去吃飯,咱家因為我生病,都沒有一起(出去)吃過飯,正好明天咱兒子過生日,我帶你們去飯店吃飯」。

他囑咐任恒的媽媽,買一個大的生日蛋糕,來慶祝兒子的成人禮。

可那天,任恒沒有等來自己的生日蛋糕。

相反,他在生日這天,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

一直以為萬事萬物都是慢慢長大的,其實不是,他們都是一瞬間長大的。

金蟬在一夜之間脫殼振翅,青春的成長何嘗不是如此。

沒有選擇的18歲的任恒,必須在一夜間長大,扛起養家的重任。

任恒的家裏,有一個家庭作坊式的服裝廠,平時會接一些製作演出服裝的活計。

但這也不是男人能幹的活兒,養家心切的任恒,選擇外出打工。

任恒的媽媽剛剛失去丈夫,又怎麽可能放心的下兒子外出打工。

爭執過幾次的母子倆,選擇了一個折中的辦法——把自家廠裏做出來的衣服,放在網上售賣。

如果銷量好的話,任恒就專心弄網店,也就不用再去打工。

淘寶店一開,就陸陸續續的接到不少訂單,甚至有劇組專門找任恒的服裝店,訂做拍戲用的戲服。

銷量有了保障,趕進度又成了最大的問題。

由於是作坊式的生產,很多工序需要人工來完成。

白天完成衣服的製作,下午開始整理,晚上再打包,等待快遞的到來。

任恒忙到每天只能吃一頓飯。

儘管如此,任恒母子倆依然很開心。

因為有了這個淘寶店,任恒不用背井離鄉,獨自漂泊。

19歲生日的前一天,任恒提著生日蛋糕,去父親的墳前祭奠。

他已經學會了照顧母親,成為了家庭的頂梁柱,有能力帶著一家人出去吃飯,但這一切,他的父親永遠也看不到了。

失去了父親的任恒,要做的事情,比同齡人多上很多。

為了適應網店的銷售節奏,每逢重大節假日他都要跟上。

他在國慶前趕制軍服,在兒童節前做表演服。

在研究了銷量好的網店的產品後,他又和媽媽商量,改進自己家的服裝樣式來提高自家的競爭力。

伴隨著汗水和辛勞,任恒就這樣一步步摸索著前進。

家裏的經濟條件慢慢改善,任恒的媽媽又操心起他的婚姻大事。

「你爹沒有了,給你訂不上婚,我在街面兒上怎麽混,我還有臉上街麽?給你訂完婚,我說話才硬氣。」

但此時的任恒,只想專心把網店做好。

正當任恒的媽媽想要發動親戚們勸說任恒時,任恒告知家裏,有了喜歡的女孩。

定親的場面很熱鬧,兩家人都很滿意。

任恒在一個紅色的手提包裏,裝了8萬8的現金當彩禮,讓女孩收著。

知道數字時,女孩吃了一驚。

彩禮錢,任恒出了8萬8,買房子花了將近30萬——全部都是網店賺來的。

婚禮前一天,任恒的媽媽去上了一次墳,將這一消息告訴亡夫。

她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丈夫去世後,兒子的婚姻大事全落在她一個人頭上。

也許她打心底害怕,會耽誤了兒子的姻緣。

這對於一個農村婦女而言,無疑是最最無法接受的。

但現在,她心裡的石頭可以放下了。

這頭連接著億萬人的淘寶,改變了她們一家人的命運。

任恒的村子,叫做丁樓村,是山東省菏澤市曹縣大集鎮下屬的一個村莊。

丁樓村位置十分偏僻,周圍沒有省道、國道,甚至都沒有一條「柏油馬路」。

閉塞的交通也讓丁樓村成為山東省最為貧困和落後的地方。

2006年,丁樓村的一位村民和親戚借了50塊錢,花了兩年時間才還清。

但淘寶,讓這座貧困村,完成了逆襲。

2009年底,丁樓村村民任慶生,聽說朋友開淘寶店賺了錢,第二天就去「拜師學藝」。

回家後,任慶生和妻子周愛華商量了一宿,東拼西湊,借了1400塊,買了台電腦,開起了淘寶店鋪。

由於村子有製作影樓服飾的歷史和傳統,所以他們的淘寶店,也主營演出服飾。

但一直到2010年,任慶生的網店才正式開張,有了第一筆生意。

「當時賣了36件衣服,凈賺了600元」。

這600塊,也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打破了丁樓村和外界的壁壘。

任慶生賺錢後,他把消息告訴了村民。

在半信半疑中,不少村民也有了嘗試的心思。

這是他們第一次接觸電腦,接觸光纖,第一次與這麽多天南海北的人交流。

當然,這可能也是他們第一次叫人「親」。

從那天起,這個村子就打上了「淘寶」的烙印。

村裏的標語變成了 「在外東奔西跑,不如在家淘寶」「淘寶鋪出致富路,鍵盤敲開幸福門」。

每家每戶,男人負責跑工廠,媳婦在家看網店,老人負責幫工,一家人各司其職,都加入了網店大軍中。

2016年,丁樓村全村300戶家庭中,有280余戶開有淘寶網店,其中年銷售收入超100萬元的服飾加工戶達到40多家,有10家服飾加工企業銷售額已超過500萬元。

丁樓村的蓬勃發展,不僅吸納了周邊村莊上千名村民從事服飾加工行業,也帶動了整個大集鎮電商產業的發展。

親戚帶親戚,朋友傳朋友。

附近村民紛紛向丁樓村學習經驗,開起了自己的網店。

2016年,僅「6•1」期間,丁樓村所在的大集鎮,兒童表演服飾的銷售額,就突破了12個億。

大集鎮也在短短幾年時間,從山東省的「拖油瓶」,變成了電商產業發展的標桿。

私家車、樓房、各類電子產品,甚至是一條從村口通過的馬路,都是丁樓村村民幾年前不敢奢望的存在。

但因為淘寶,因為電商經濟,這一切,現在全部屬於了他們。

儘管可能比外出打工還要辛苦,經常要熬夜趕制服裝,凌晨還要打包裝車。

但對於世世代代以土地為生的丁樓村民們來講,腳踩自己的土地,一家人團聚在一起,還能過得富足美滿,沒有什麼比這更幸福的事了。

02

和丁樓村有著相同境遇的,還有廣東省揭陽市的軍埔村。

軍埔村村民王創平,在他9歲那年遭遇車禍,腰部發生傾斜,肩膀一上一下,走路也變得艱難起來。

不久之後,揭陽市進行產業升級,軍埔村由於低端傳統產業式微,經濟發展受到嚴重影響,被揭陽市列為「問題村」。

村裏的青壯年紛紛外出廣州、深圳等地打工。

基本沒有什麼勞動能力的王創平,只能留在家中。

2006年,經常宅在家裏玩電腦的王創平,接觸到了淘寶網店。

他第一次感覺到了互聯網的便捷,也第一次覺得,自己可以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在那一年,王創平開了揭陽人第一家淘寶店。

由於沒有經驗,他基本上是網上火什麼,他賣什麼。

短短幾年時間,他就賣過跳舞毯、健身器材、毛絨玩具、跑步機、女性內衣等各式各樣的東西。

錢賺到一些,但每次在一次行業剛有起色時,就要被迫轉行——如果你賣的好,廠家就提高價格,否則就不供貨。

王創平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網店倒閉。

2010年,王創平決定打造屬於自己的品牌。

也是在那一年,軍埔村有幾個外出打工的年輕人從廣州回到家鄉,開起了自己的淘寶店。

軍埔村的電商之路,也由此開啟。

2015年時,有著490戶家庭2800多人的軍埔村,已有350多戶、近2000人從事電商生意,開設各類網店近4000家,最高峰月成交金額達2億元。

2015年全年,軍埔村交易額超過了22億元。

這其中的過程,自然不是一帆風順。

2012年7月,王創平的店鋪,仍然在賣夏裝——他覺得全國各地在10月份才會降溫。

所以他又投資了一千多萬,屯了幾倉庫的夏裝。

但7月末,市場上已經全部以秋冬裝為主了。

貨賣不出去,資金無法回籠,也沒辦法更新秋冬裝,王創平陷入了死局當中。

公司即將倒閉的時候,他選擇了「壯士扼腕」的方式——夏裝全部低價出售,回籠資金,開發新款。

也正是因為他的這一決策,淘寶店開始轉危為安,度過了難關。

同所有的淘寶賣家一樣,「雙11」,也是軍埔村,最重要的節慶。

2016年的「雙11」,王創平在辦公室,進行了一次數據直播。

11月11日0點0分,王創平的淘寶店訪客人數164位,成交2025元。

0點07分,王創平淘寶店的成交額,達到了144511元。

0點10分,王創平淘寶店的成交額,達到了25萬元。

……

這一天,王創平的網店交易額,突破了430萬。

而軍埔村網店的銷售額,也達到了8000萬。

在開這個店的幾年前,有人給王創平介紹女朋友,問他首先關注女方哪一方面。

王創平說,「第一是人品」。

朋友好奇的問到,「難道第一個不應該是美嗎?」

王創平笑了笑,無奈的說一句:

我這個樣子還要美,我算什麼東西啊。

因為網店,這個原本自卑的男人,有了自己足以為之驕傲的事業。

王創平的下一步準備做創投,幫助更多想要創業的年輕人,完成他們的夢想。

杭州G20峰會期間,一部名為《G20中國方案》的紀錄片,受到很多人的關注。

在這部18分鐘的紀錄片中,軍埔村作為唯一的「淘寶村」,同深圳、廣州等無數人向往的一線城市共同亮相,向全世界展示自己的獨特魅力。

而在另一些地方,淘寶不僅是村民脫貧致富的手段,更承載著傳統文化的發展與延續。

草柳編,是山東省濱州市博興縣灣頭村婦女的獨特技能。

打記事起,她們就被長輩傳授用當地特有的蒲草,編制坐墊、枕頭等各種物品。

這一習俗,從清朝就開始流傳。

隨著年輕勞動力的流失,村裏已經找不到一個年輕人,願意學習這門獨特的技藝。

2010年,村子裡來了一群年輕人。

他們開始上門收購各種草柳編的工藝品、家居用品。

村民們害怕這些年輕人賣不出去,勸他們少收一點,以免砸在手裏。

但這些年輕人表示,自己開了淘寶店,主要的營業項目就是草柳編產品。

根本不用擔心賣不完,要擔心的是夠不夠賣。

幾個年輕人篤定的語氣,也給了灣頭村村民信心。

一時間,幾個在外打工的年輕人,都被家裏叫回來,一起研究淘寶店。

誰也沒有想到,這種在灣頭村隨處可見的「土玩意」,會有這麽多人喜歡。

生活用品、菜籃子、蒙古包……各種草柳編的商品,很快銷售一空。

單靠村裏老人的編織速度,已經無法滿足市場的需求。

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返鄉,重新拾起了這門手藝活兒。

截止2017年,灣頭村有網店800餘家,年銷售額超過3億元,給周邊區縣提供了6萬多就業崗位。

03

開淘寶店成功的故事有,而且有很多。

但就像這世間所有致富的手段一樣,這需要能力、奮斗、運氣和機遇。

並不是所有開淘寶店的村民,都會成功。

和任恒一個村的任慶金,一直在外打工。

幾個月前,他的老婆跑了,女兒和父母無人照顧,他只能回到老家。

看到村裏的人都在做電商,他也打起了開網店的主意。

可由於缺乏經驗,任慶金的淘寶店遲遲沒有開張。

好不容易賣出兩件衣服,買家還給了個差評。

任慶金又給買家打電話,各種哀求,買家還是不願意消除差評。

最後,任慶金和買家的家人溝通了一個多小時,好話說盡,人家才願意把差評消掉。

這時,有朋友建議任慶金換一下自己店裏的圖片。

任慶金把自己的女兒和侄子當模特試穿的圖片放了上去,但還是沒有什麼起色。

受到打擊的任慶金,當即註銷了淘寶店。

而他的電腦,也變成了一台不務正業的遊戲機。

村裏的老師催他交學費,他也不管不顧,坐在電腦前,給別人喊麥。

被迫關閉淘寶店的,除了任慶金,還有軍埔村的黃任新夫妻。

9月份時,黃任新夫婦掏出自己的積蓄,屯了一大批貨物,等待著雙11的到來。

但10月份,黃任新的淘寶店被系統封禁了一個月。

積壓的貨物、即將出生的兒子,這讓這個以淘寶店為生的家庭舉步維艱。

黃任新的丈母娘擔心自己懷孕的女兒沒錢吃東西,特意從湖南老家趕來,帶了一筐雞蛋,一只雞。

由於流量的缺失,黃任新的淘寶店在雙11那天,基本沒什麼生意。

十幾萬的貨物就這樣壓在了手裏,根本賣不出去。

除去這些,開淘寶店的村民們需要擔心的還有很多。

因為管理不善,王創平的倉庫發生火災,幾百萬的貨物被大火燒的一乾二凈。

由於同質化太嚴重,缺乏競爭力。

幾年後,灣頭村的網店關掉了好幾十家。

在這部專門拍攝「淘寶村」的紀錄片《淘寶村》下,有這樣一條評論:

哪裡有那麽多成功案例,大部分人都是普通人,大部分店也都是以失敗收場。

的確,在紀錄片中出現的店家QQ,儘管頭像沒有換,但添加了幾天,仍然沒有通過,很大概率是不再營業了。

現實,當然不會一帆風順。那麽多90後大學生創業都宣告失敗,何況一群可能從來都沒有走出大山的60、70後。

但淘寶,還是給了他們第二種選擇——除去打工的第二種選擇。

他們不必在外漂泊,不必因為省錢,幾年才回一次家。

他們的孩子,也不會成為留守兒童。

家裏的老人,也會有人照料。

2009年,阿里研究院在中國首次發現並認定3個淘寶村。

2019年,恰好是是淘寶村出現的十周年。

十年期間,中國的淘寶村從無到有。

這些村,每年會被評定一次,只有活躍店鋪超過100家,年銷售額超過1000萬,實實在在推動當地產業,才會被認定為「中國淘寶村」,否則就要被摘掉帽子。

可即便是如此嚴苛的規定,截至2019年上半年,我國依然有淘寶村4310個。

其中,位於國家級和省級貧困縣的淘寶村也已超過800個。

這些冷冰冰的數字背後,是數百萬個活生生的人。

他們因此摘掉了「貧困」的帽子,開啟了新的生活。

至少,他們看到了希望——這個世界最為寶貴的東西。

在《淘寶村》的最後,你總會看到這樣的字幕。

它會讓你會心一笑。

你看,希望總是會有的,生活也總會變好的,不是嗎?

當然,如果你在購買一些農村特色的商品時,賣家的回復很慢,一句話中,可能都會出現幾個錯別字,也請您可以多一點耐心。

因為在螢幕的那邊,可能是一位五六十歲的老人。

他們在用自己的辛勤和汗水,改變著自己的命運。

寫完這篇文章後,朋友讀了好幾次,都覺得像是一篇關於「淘寶」的廣告。

我想,非要說它是廣告也可以,但不是淘寶的廣告。

而是在如今的互聯網時代,在貧窮邊遠的山區裏,4310個村莊裏,數百萬村民通過自己的勤勞智慧和努力奮斗,改變命運的廣告。

正是因為這些人,你才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原來所謂「逆襲」,所謂「努力改變命運」,在真實的上演。

而更讓我驕傲的,也是互聯網帶來的最大的價值,讓他們不必再背井離鄉。

2018年,一個叫做邢萬強的男人返鄉的視頻,感動了眾多網友。

視頻拍攝於2017年春節期間。

有一位記者,採訪了在新疆打工,準備返回河南老家的邢萬強。

他的包裏,除了被褥,就是給孩子買的吃的。

他的眼裏,也充滿了對孩子們的愧疚。

「經常不和孩子們交流,孩子們光知道這是爸爸,都沒有什麼感情」。

為了回家,邢志強站了40多個小時,兩天沒合眼,也兩天沒吃飯。

可即便這樣,他也在笑。

「我特幸福,到家真溫暖,到家比吃了肉還香,沒喝水心裡都是甜的。」

列車員幫邢志強打了三份米飯和菜,沒一會,邢志強就吃的乾乾淨凈。

這,就是數以億計外出務工人員的真實寫照。

他們是父親、是丈夫、是兒子,但在生活面前,他們必須舍棄這些身份,獨自一人外出打工。

淘寶等電商平台的出現,也讓互聯網的光芒終於照耀在了屬於他們的土地上。

讓他們在養家的同時,可以盡到自己作為丈夫、作為父親、作為兒子的義務。

從這一點上來講,蛋蛋姐願意寫下這個故事。

這個故事不完美,有遺憾,但卻值得大書特書。

因為它關乎命運,也關乎希望。

有人曾說:如果你看得足夠細致,你就會意識到,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部史詩。

更何況,這是一部關乎4310個村莊,數百萬人的史詩呢。

  25年教齡的杭州大學英語教師,辭職創業做快遞
  砸錢、刷單、挖角,京東美團拼多多,都盯上了社區團購這個新市場
  中國電商第一網紅張大奕:把顏值變成市值,才算是靠臉吃飯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