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20年後打老師案」當事人服刑:暴瘦,正在努力讀書

2018年,河南一學生「20年後」打老師的影片瘋傳。

學生在街頭遇上20年前打自己的老師,當街報仇打耳光。

側錄視頻瘋傳後,男子被捕。

許多老同學發聲,願意作證老師當年無理打人。

還有一百多名鄉親聯名保證「他是好孩子」。

男子還是被判刑一年六個月,罪名是尋釁滋事。

以下是轟動一時的當街打老師耳光影片

本文來源:紅星新聞、騰訊新聞

記者:王春

34歲的常某堯已開始服刑。

2018年7月,他攔路辱罵毆打20年前班主任張某某。

一年後,因犯尋釁滋事罪,常某堯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

之後,上訴被駁回。

2019年8月28日,常某堯在看守所內與妻子相見,「他告訴我一定要照顧好孩子和老人,等著他回來。」

9月10日,即是教師節。

紅星新聞獨家對話常某堯二審辯護律師周兆成,還原常某堯的心路歷程。

紅星新聞:常某堯何時開始服刑?入監前狀態如何?

周兆成:我通過常某堯的愛人了解到,常某堯8月30日開始在河南三門峽監獄服刑。

常某堯愛人說,8月28日,丈夫去服刑前,看守所安排家屬最後一次見到了常某堯。

常某堯臉色蒼白,毫無血色。整個人非常消瘦,看著讓人心疼。與以前相比暴瘦了四五十斤。

他告訴妻子,一定要照顧好孩子和老人,等著他回來。之後,一家人哭成一片。

常某堯暴瘦五六十斤

紅星新聞:被羈押數月,常某堯的心路歷程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常某堯服刑期滿,20年師生恩怨能否最終化解?

周兆成:二審宣判後,最後一次在看守所會見常某堯那天,快要結束時,常某堯站起身來,摸著手銬、含著眼淚對我說,感激您。

停頓片刻後,他繼續說,現在情況已經這樣,沒有比這個更糟糕了。

「我知道法律就是法律,但我還是有幾句話希望您可以幫我捎給欒川縣實驗中學的老師們,還有被打的張某某老師。」

「雖然這個案件二審已維持原判,但我內心向老師們道歉的誠意不會改變。」

「事已至此,不管張老師原不原諒我,我還是要給張老師道歉。」

「即使將來出來了,我也希望能夠當面給他道歉,只有這樣,我才能夠真正的解脫。」

常某堯說,「我是一個單親家庭長大的孩子,我存在性格脆弱、敏感的弱點。」

「我自己的孩子還小,我的悲劇絕對不能讓我的孩子重演,我不能夠給她做個錯誤的示範。」

「男子漢大丈夫,應該光明磊落,坦坦蕩蕩。也就是十個月,希望自己可以沉澱下來勇敢面對。」

會見最後,常某堯稱,「其實,我對教師這個群體非常尊重,但很遺憾,我背上了 『打老師』的惡名,這讓我很傷心。」

「我現在要選擇放下、選擇解脫。我要用寬容和愛讓自己解脫。」

「現在如果不能把痛苦與怨恨留在身後,那麽我的心靈就不能獲得真正的解脫,等將來自己出來(刑滿)後,也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

紅星新聞:常某堯進看守所後有何變化?未來有何打算?

周兆成:常某堯告訴我,進看守所之前,他對讀書毫無興趣,甚至不屑一顧,感覺讀書很傻,很無趣。

但在被羈押期間,常某堯思考了很多。他說,自己逐漸喜歡上讀書,幾個月時間裡,讀了好幾十本書。

有多個歷史人物的傳記;有戴爾·卡耐基的《人性的弱點》,還有日本作家村上春樹的《海邊的卡夫卡》以及英國作家丹尼爾·笛福的《魯濱遜漂流記》。

常某堯還記得《海邊的卡夫卡》裏曾說過,命運就像沙塵暴,你無處逃遁。只有勇敢跨入其中,當你從沙塵暴中逃出,你已不是跨入時的你了。

常某堯說,「我以前素質達不到,所以進了看守所。剛進看守所時,我發現這裡的人,有的因為錢進來,有的因為色進來,我是因為衝動進來的。」

「我記得上大學時軍事化管理,所以現在也能夠適應這裡的生活。」

「我還有十個月的刑期,我現在也想清楚、想明白了。我要多讀點書、多學習,全面提高自己的層次和修養。這樣才可以比在外面賺的更多。」

「我希望將來出來的時候能夠多讀點書,能夠在杭州讀個MBA,或者能夠去馬雲的湖畔大學深造深造,提高下自己的層次。讓將來的自己一定要活出精彩。」

▲周兆成與常某堯的父親在法院前

紅星新聞:常某堯的父親曾稱,9月10日教師節時,會向被打老師道歉,是否屬實?

周兆成:常某堯曾寫過一封《懺悔信》。他對自己打老師的行為非常後悔,認為自己的行為深深地傷害了張老師,傷害了母校,傷害了欒川縣,甚至傷害了天下的老師。

他希望父親能夠在教師節當天代他去母校向張老師「負荊請罪」。

後來,有媒體報導,常某堯的父親的確準備這麽做,不會因為二審裁定維持原判而有所改變。

但我認為,此案現在已經結束。這個案件沒有贏家,無論是對於辯護律師,還是常某堯,還是被打的張某某老師以及欒川縣實驗中學,甚至欒川縣以及整個教師群體,都是受害者。

對於事件各方,現在最需要的是回歸平靜的生活,不要再掀起任何波瀾。

作為律師,我知道自己應勸說委托人做正確的事情。所以在這幾天裏,我花了大量時間與常某堯的父親溝通,終於在9月9日早晨說服了他,放棄了9月10日去欒川縣實驗中學找被打老師張某某「負荊請罪」的決定。

案情回放

14個月前,在河南省欒川縣雷灣村變電站附近,33歲的常某堯攔路辱罵毆打20年前班主任張某某。

欒川縣人民法院一審查明,常某堯事後供稱,其看到該人疑似張某某,想起上學時因違反學校紀律曾被張某某體罰,心生惱怒,遂將手機交給同行的潘某某,要求為其錄制視頻。

事後,常某堯將所錄制視頻傳播給初中同學觀看、炫耀,造成該視頻在多個微信群和朋友圈傳播擴散。

2018年12月,事發5個月後,打人視頻曝出,引發極大爭議。

欒川警方通報稱,2018年12月17日,張某某報警,並提供了自己被打的視頻。

12月20日11時20分許,在杭州鐵路警方的配合下,常某堯因涉嫌尋釁滋事罪被刑拘。

2019年7月10日,該案一審宣判,常某堯因犯尋釁滋事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對此結果,常某堯當庭表示上訴。

一個月後,常某堯上訴被駁回,維持原判。

  「20年後攔路打老師」案宣判:打人者獲刑1年半 當庭表示上訴
  河南男子20年後打老師後續:150名村民聯名簽字蓋手印,擔保「他是好孩子」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