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自國外的網路角色扮演,甲方拿錢負責囂張,乙方給錢負責作賤

本文來源:公路商店

微信id:zailushangzazhi

互聯網上盛傳的一種角色扮演遊戲,正在教會網友控制陌生人的積蓄。

它不屬於賭博,也不是欺詐行為。

但任何高明的騙術在這種遊戲面前,都顯得毫無魅力。

有個女孩最近在微博上認識了一個神秘人,加了微信不說話,上來就打款。

「這情況持續了有幾個月了,一開始我以為是哪個朋友在調戲我,現在我懷疑這人腦子有問題。」

「——但我不會問他為什麼要這麽做,因為我還想讓他繼續打錢。」

遇到橫財天降還心安理得的人畢竟少數,這不僅讓人開始懷疑起來:

這一切,是情感博主自導自演的「用戶投稿」專欄,還是你多年浪跡天涯的野爹終於學會了使用微信,通過網絡找到了你。

即便常年混跡Tinder\積目\陌陌練習空手套白狼的情種,遇到此情此景都應該心存疑慮。

於是,試遍了所有網絡詐騙關鍵詞信息之後,女孩從「#ATM」一詞上搜索到了一條暗線。

一切迷惑和惶恐,都在這些話題裏被逐步抽絲剝繭。

用戶發布的「招聘」啟事,侵略性堪比電樁界的「重金求子」,在任何支持轉賬付費功能的APP裏都有跡可循。

他們滲透到了抖音:

淘寶:

甚至閒魚:

從那些吃到螃蟹的人的截圖分享裏看來,打款人與收款方維持著一種微妙的奴役關係——收錢者驕橫跋扈,打錢的人毫無自尊。

而姑娘遇到的這位神秘人,是混跡在這個圈子幾年都可能遇不到的頂級優質「ATM奴」。

截止目前,全網至少藏著30萬條這樣的內容,在各種互聯網平台上保持持續上升的趨勢,這還只是國內。

在西方,有個俚語專指義務給別人打錢來獲得快感的特殊癖好群體,叫「Pay Pig(買單的豬)」。

普通小豬存錢罐享受被金錢填滿的充盈,而pay pigs則偏愛被無度的索取。

聽起來可愛得都有些冒泡了。

ATM奴正是Pay Pig結合中文語境的變形,其後,還衍生出了一系列諸如進貢奴、賬單奴、工資奴、以及人力ATM機的昵稱。

維基百科的說法就顯得很深奧。

收款人與Pay Pigs之間的關係在專業詞條中被叫做「金錢控制」。

英文名稱findom,則是financial domination的結合體。

沉迷扮演人力ATM機的角色大部分都是30到50歲的上層人士,他們控制別人太久,反而期待權力天平的轉移,這是一種極端刺激的心理博弈。

亞馬遜上關於這種「金錢控制」有著系統介紹的著作多達174本,其中最暢銷的是《教你玩轉金錢控制》和《你想成我的錢奴嗎?》。

看完之後,像你我這麽努力工作的工薪階級會有一種想要辭職的衝動。

他們的人肉ATM圈子已相當成熟,作為打錢的一方,需要在試用期內表現出色,任何稍有不敬都會讓他們失去作踐自己的權利。

一些私密點的findom圈子,都有自成一套的森嚴制度。

例如:不能添加主人私人賬號 ,不能違逆主人的命令,不能對任務表達任何質疑,不能隱瞞收入。

想要當一個稱職的「主子」,學會熟練地羞辱他人可能是唯一的門檻了。

無論00後的新式文愛,還是女權主義熏陶下的一幕當代《麥克白》,忍受或是享受主子的侮辱,取決於打款人是否真心願意當一台稱職的人肉ATM機。

如果你總是在freestyle battle或者吵架的時候感到詞窮,ATM主的「招聘」話術不失為一個值得借鑒的領域:

「你只能跪在地上,捧著你辛辛苦苦賺的臭錢求老娘收下。」

「我是你的主宰,是你唯一的信仰,為我奉獻是你最大的幸福,好好享受這種跪在地上求我收錢的下賤吧。」

「賤狗來給老子吐出來!媽媽吃飽了才有力氣罵你,把臉湊過來,你這個一被罵就犯騷的廢物!」

「我是你可憐的小心臟想要的一切,我是你努力爭取的目標,你成真的美夢,你具現化的幻想,你的統治者。」

他們納新和擴列的方式,有一個顯而易見的規律:總是堆砌一些情緒化的粗鄙字眼,但又總是很冷靜地附上一大串#號tag,便於打款人搜索到他們的話題標簽。

那些暗示自己有過豐富成功案例的打款記錄,就像微商精心裝點過的朋友圈,可靠度像薛定諤的貓一樣無從考據。

唯一能確定的是,他們的確像微商一樣努力。

縱覽國內外,看似尖銳實則空洞的「羞辱招聘」都萬變不離其宗,其根源都來自於同一個「微商」鼻祖。

上圖是一個叫狄奧多拉的法裔美國女孩,在十年前創造了這種躺著罵人還能賺錢的邪術。

一開始,人們以為只是這個世界上又多了一個還不起貸,急需眾籌的失足少女,抑或是一個打著「行為藝術」的幌子想不勞而獲的網絡乞丐。

意想不到的是,今天的迪奧多拉已經坐實世界上第一位「金錢女王」(financial dominatrix)的盛譽,AKA「金融母夜叉」的諢號甚至在華爾街的精英階層裏被口口相傳。

她掌控著200到3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富豪錢奴,其中25位客戶會每月定時匯款。

同時,為了給窮人一絲平等的機會,狄奧多拉還給全世界的失意男人開了一個領略她母儀天下般溫存的小口。

「PAY ME!(向我打款)」二字在她的個人官網上赫然居中,Paypal和VISA信用卡交易,面向任何階級的屌絲開放。

狄奧多拉表示想要成功的做一個女王,必須擁有把控尺度的能力。

「這是一種純粹的商業行為,讓他們把金錢控制權給我並不代表要他們身無分文的睡在大街上。」

「而是我決定拿多少花多少,讓他們恰好處在一個被控制的極限。」

「花錢是權利移交的最好證明,在世界上所有的性戀中,金融統治可能是最富有魅力的形式之一。」

迪奧多拉認為社會是上帝創造的,一些人扮演了勞動者,就得有一些人扮演收割者。

如果對方的貸款次數太多,迪奧多拉會讓他們報告檢討自己的開銷。

網站根據各位的經濟能力量身打造了貢獻值選項

像狄奧多拉這樣技藝精湛的人是極少數,類似紅極一時的粉紅網紅ins風,一傳入中國的網絡意識形態裏就會發生一系列的畸變。

有人圖個新鮮,只討虐,不打錢,如果打多了還會討價還價。

原本依靠嚴格的關係束縛才能建立的主僕關係,在國內的圈子裏,甚至還能因為施舍方的角色變化,而瞬間轉換施虐與受虐者的身份。

在兩個月前,無論是貼吧,豆瓣,還是微博,只要擁有智人的基本模仿能力,就能很快簇擁起一幫奴隸積極現身響應。

如今這種極端誘惑loser的「文化現象」正在以指數級擴散,發展到了一個狼多肉少的尷尬局面。

一個月前,我在豆瓣上也認識了一個這樣的女孩,她說自己叫Mia,毫不掩飾地表達自己也想變成中國版的迪奧多拉。

Mia在國內招奴的賬號被封之後,似乎沒意識到這有什麼不對的,繼而轉戰ins和twitter,居然還成功收養了幾個國外奴。

但此人終究不得要領,最後斬獲了一堆外國奴寄來的亞馬遜和沃爾瑪的打折卡,雖然並不確定這些玩意能不能兌錢,Mia還是不想放棄任何發財的機會。

她在豆瓣上新開了一個求助帖,問「怎麽才能讓國外奴上供人民幣?」

奈何網絡調教真假難辨,奴隸和主子裏都有南郭先生,有的faker除了張口要錢,別的啥都不會,連女王基本的自我修養都沒有。

我們並不鄙視乞丐,但我們鄙視把自己包裝成賣藝人的乞丐。

讓人痛心疾首的是,以Mia為首的一眾跟風青年,已經失去了當一個乞丐應有的美德。

他們不假裝殘疾,他們不用博取同情,他們也不用朝九晚五變成流水線上的工人。

那種用某種噱頭兜售庸俗的人生,才是他們想要的。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