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票房人民幣176.53億,中國最強暑期檔與最強8月共同誕生

本文來源:中國電影報(中國國家電影局旗下)

微信id:ChinaFilmNews

作者:鄭中砥

2019年暑期檔之路格外曲折,業內一度對整個檔期的走勢充滿擔憂。

但一批如《哪吒》《烈火英雄》《掃毒2》等影片的強勢現身,一掃業內憂慮,市場扶搖直上。

打破去年173.81億的紀錄,再次創造「史上最強暑期檔」。

國家電影資金辦提供的數據顯示,2019年暑期檔(6.1-8.31)票房為176.53億元(去年同期173.81億元),人次為49999萬(去年同期49639萬),再次實現暑期檔的新超越。

更讓人驚喜的是,與「最強暑期檔」共同誕生的還有另外一項「最強指標」,今年8月份成為中國電影產業化以來,首個全月度單日大盤均過億的月份。

同時8月市場也以77.74億票房(去年同期68.36億元,同比增長13.71%),2.19億觀影人次(去年同期為1.93億,同比增長13.13%)和83.02%國產影片份額(去年同期為81.31%)等優異的單項指標,共同構成了「史上最強8月」。

暑期檔大幕落下,截至2019年08月31日,全年票房過億影片54部,其中國產影片25部,進口影片29部。

暑期檔三個月中,近130部中外影片廝殺,票房過億的影片有21部。

其中,《哪吒之魔童降世》以年度最大黑馬之姿勇奪46.8億,拿下中國電影史票房第二的王座,並仍在向前發力。

▼2019暑期檔票房過億影片排行(6月1日-8月31日)

▲註:表內數據僅供參考

截至2019年8月31日,全年總票房為446.64億元(去年同期為458.41億元)。

總人次為11.88億(去年同期為12.92億)。

國產影片票房為259.87億元,市場佔有率占比58.18%。

截至8月底,全國共有銀幕66164塊。其中3D銀幕59371塊,約占90%。

巨幕共計958塊,包括中國巨幕339塊。

全國縣級城市影院共有5493家,縣級影院銀幕23917塊,分別約占比46%、36%。

《哪吒》強勢拉升大盤

7月26日《哪吒》上映,當天貓眼、淘票票等票務平台和豆瓣共同開分,兩大票務平台9.7分,迷影平台豆瓣打分高達8.8分,強勢的口碑鋪天蓋地。

在上映前,業內人士的預估大都比較保守,5億是多位市場人士在看片前給出的預期。隨著提前點映,看過影片的市場人士將預期數字拉升到了10億。

畢竟,中國本土原創動畫《西遊記之大聖歸來》9.56億的最高成績也未能超越10億這個迷幻的數字。

10億成為中國電影人心中的藩籬,沒有人想到《哪吒》能夠越過這道藩籬。

但這道藩籬,隨著影片口碑的炸裂而被迅速打破,不到5天,《哪吒》破10億。

在《哪吒》上映之前,7月電影市場僅收獲40.22億票房,不僅無望超越2018年7月的69.66億,甚至距2017年同期的50.42億也顯得有些遙遠。

但在《哪吒》的拉動下,7月的最後六天共產出票房16.84億(其中《哪吒》貢獻11.39億),最終7月報收票房57.07億。

不僅如此,在《掃毒2》和《哪吒》的前後助力下終於帶熱國產片市場,7月國產片銷售份額達67%,改變了自3月以來進口片持續占上風的格局。

《哪吒》上映後連續28天保持日冠,蟬聯四周暑期檔周榜冠軍,其後的《烈火英雄》《使徒行者2:諜影行動》《上海堡壘》等都未能阻擋「哪吒」蟬聯的腳步,28天日冠直到《速度與激情:特別行動》上映才被打破。

8月31日,《哪吒》正式超越《流浪地球》在年初創造的46.56億市場紀錄,成為中國電影產業化以來的票房亞軍。

《哪吒》的市場成功告訴整個行業:優質內容將突破類型天花板、打破圈層效應,成為產業保持高速發展的核心動力。

中國電影產業想要保持長期良性增長,迫切需要創作端的堅持和努力,持續為市場提供更多優質而豐富的內容。

進口系列動畫吸引力衰減

與《哪吒》的強勢一體兩面的,是暑期檔的其他動畫電影的勢弱,市場的頭部效應在動畫電影上愈發凸顯。

不管是上映前被寄予厚望的真獅版《獅子王》還是手遊「憤怒的小鳥」IP改編系列第二部《憤怒的小鳥2》等,都未能抵擋《哪吒》的威力。

「《哪吒》對同期動畫片的衝擊很大,如果觀眾只選一部動畫,那可能就是它。」金逸珠江院線總經理助理謝世明說。

北京冠宇影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市場經理李嘉琳的看法與謝世明一致。

「《哪吒》與其他動畫影片本身就是競對關係,《哪吒》的表現遠超預期,對其他動畫影片觀眾進行搶奪」,他以「搶奪」二字道盡市場激烈的競爭。

回顧暑期檔前半程上映的日本動畫《千與千尋》4.87億的市場成績,李嘉琳感慨,「《千與千尋》18年後上映,一方面是強大的粉絲基礎、情懷感染力,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趕在一個好檔期,如果與《哪吒》撞上,應該也未必會有現在的成績了。」

一方面是市場因素,另一方面,這些影片的品質並不驚艷也是未能超越前作的主要原因。

濟南百麗宮影城經理董文欣將《獅子王》稱之為故步自封、不敢創新的平淡之作。

「中國人喜歡看更加復雜的故事,好萊塢大片大多數都太淺顯了。」董文欣如是評價。

謝世明則從IP的老化速度上評價此次《憤怒的小鳥2》的市場表現。

「2013年《憤怒的小鳥》第一部上映時,這個手遊風靡全中國,但是現在時隔6年,手遊熱度已經沒有了,系列影片的表現不佳也能理解,但腰斬過半,著實遠低預期。」

回望2013年《憤怒的小鳥》5.14億的優秀成績,當前《憤怒的小鳥2》1.24億的票房確實令人唏噓。

與「憤怒的小鳥」系列一樣市場遭遇的,還有《玩具總動員4》《愛寵大機密2》《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險記》等一批系列動畫。

2010年上映的《玩具總動員3》票房1.13億,是當年動畫電影票房亞軍,時隔9年,在中國電影票房實現幾何增長的背景下,今年上映的《玩具總動員4》票房勉強過2億,再不復當年的光彩。

3年前,「愛寵大機密」系列首部在2016年暑期檔斬獲3.88億,今年7月5日上映的第二部,則縮水到1.54億。

縱觀「哆啦A夢」系列5年來在中國電影市場上的表現,2015年《哆啦A夢:伴我同行》5.3億票房已經是該系列的「天花板」。

此後,「哆啦A夢」的市場吸引力基本穩定在2億以下。

今年六一檔上映的《哆啦A夢:大雄的月球探險記》1.3億票房成績,相較於去年同期的《哆啦A夢:大雄的金銀島》2.09億票房,腰斬近半。

曾經中國動畫電影市場上,好萊塢動畫、日漫等幾乎都處在頭部位置,除了穩健的「熊出沒」等少數本土動畫系列IP,很多時候都難逢對手。

但隨著《大聖歸來》《大魚海棠》《風語咒》《白蛇緣起》《哪吒之魔童降世》等一批國漫代表的出現,國產動畫急速發展,中國電影市場再也不是進口動畫的樂園。

如何在愈加激烈的動畫電影市場上保持IP的新鮮度,已經是擺在以好萊塢動畫為代表的一批進口動畫電影面前的一大難題。

「進口動畫IP續集表現差會慢慢變成一種常態,他們(國外動畫電影方)以後要慢慢習慣在中國電影市場上的這種態勢。」謝世明說。

IP不能撬動市場,單片品質才是關鍵

今年暑期檔國產電影票房前十位中,類型片系列IP占據三席,分別是《掃毒2》《使徒行者2》和《追龍2》。

其中,提檔到7月5日的《掃毒2》12.97億的票房再次刷新了港式警匪片的內地市場紀錄。

也遠遠超越該系列2013年上映的第一部《掃毒》2.38億的數字,成為年度「港片」中當之無愧的爆款。

李嘉琳將《掃毒2》的成功歸結於檔期優勢。

「檔期的空白為《掃毒2》帶來了長線發展的可能,直到7月26日《哪吒》上映才逐漸頂替《掃毒2》單日第一的位置。」

「同時在《掃毒2》之前市場上已經很久沒有出現港片,甚至沒有太多可選擇的影片,《掃毒2》為饑餓的市場帶來了一次小的爆發,使其表現超過預期。」

相較於《掃毒2》爆發式的增長,6月6日在它之前上映的《追龍2》和8月7日緊隨其後上映的《使徒行者2》則顯得遜色。

「追龍」可算作三個系列IP中最「年輕」的一個,第一部《追龍》2017年國慶檔上映,系列之間相隔時間最短,以市場規律來看,原本最有望喚起觀眾IP記憶,獲得更好市場成績。

但是,相較於兩年前《追龍》5.77億的票房,今年暑期檔《追龍2》僅收3.06億,剛剛過半。

質量不過硬成為市場人士眼中《追龍2》表現不佳的主要原因。

「《追龍2》同檔期的《X戰警:黑鳳凰》算是『X戰警』系列中最弱的一部,留下了足夠的市場空間,如果《追龍2》品質過硬,那這些空間足夠它產出票房。」謝世明說。

《使徒行者2》以6.8億票房超越3年前《使徒行者》的6.06億。

雖然增幅不大,但能夠在《哪吒》和《烈火英雄》走勢強勁的市場大環境中保持穩中有增確實不易。

「像《掃毒2》那樣的爆款確實需要天時地利人和,但對於大多數影片來說,維持穩定表現靠的還是品質。」謝世明說。

董文欣提到了明星陣容對影片的影響,「劉德華是真正的萬人迷、真正的全民偶像。

《掃毒2》和《使徒行者2》兩部片質量水平差不多,但是明星的陣容差距比較大。」

恰如這些市場人士提到的,檔期、陣容可以錦上添花地拉升影片票房,但究其根本,單片品質過硬才是系列IP的市場生命線。

從優質口碑到兩極分化

從流量明星到票房毒藥

時間和理性是市場最好的解藥

從7月4日起,在鄧超、俞白眉導演的《銀河補習班》正式上映之前,持續兩周的提前點映已經為影片積累了超高聲量的口碑,市場期待也不斷發酵。

業內開始傳出「20億起跳」的票房預估。

兩周之後,7月18日《銀河補習班》正式上映,票房最終停在8.7億,這個數字已經超越鄧超、俞白眉二人此前的《分手大師》《惡棍天使》,但相較於映前的超高期待,顯然還有一段差距。

上映後口碑迅速兩極分化成為影響影片最終票房的主要因素。

《銀河補習班》基本以「是否為人父母」作為口碑分水嶺,快速分為力挺影片的「家長群體」和對影片無感的「未婚未育群體」。

謝世明是最早一批看了點映的觀眾之一,「深深被打動」、「特別有感觸」、「映後交流氛圍很好」等感受基本代表了大部分點映場觀眾的共同體驗。

他以「電影從業者」和「父親」的雙重身份猜測,影片上映後的爭議可能由於點映交流場次的觀眾與普通場次觀眾的差異造成。

「可能還是要多找年輕的主流觀眾做測試,才能更大程度避免這種口碑分化。」謝世明說。

影片涉及的教育理念,迅速引發了遠超影片本身的討論。

李嘉琳認為《銀河補習班》的爭議屬於正常範圍,他表示,影片上映後的爭議主要在教育問題上,是影片聚焦社會問題的體現,影片折射出的意義如果能引起社會的探討從另一個角度看也是一件好事。

比《銀河補習班》口碑分化更極端的另一部影片是《上海堡壘》。

8月9日,備受期待的國產科幻電影《上海堡壘》如期而至。

上映當天,口碑與評分就呈現斷崖式下跌,上映第二天,多位影院經理表示已經放棄。

影片的全國排片從首日32.7%銳減到14.3%,票房最終止步1.2億。

品質不佳、宣傳失誤是業內人士總結出《上海堡壘》失利的兩大症結。

「宣傳的策略不應該將此片對標《流浪地球》做宣傳,定位也不應該在科幻片。」李嘉琳說。

謝世明表達了同樣的觀點,「影片宣傳與觀眾期待、口碑有著直接關聯,宣傳太過,把觀眾預期抬得太高,最終影片表現不達預期,就會引起口碑反噬。」

相比於品質、口碑對影片產生的影響,更值得關注的是《上海堡壘》折射出的「流量明星」失靈現象。

如果說2011年楊冪主演的《孤島驚魂》開啟了電影市場的流量經濟,那麽這部由鹿晗主演的《上海堡壘》則宣告了流量經濟在中國電影市場上的徹底失靈。

甚至,由於前些年對於「流量明星」、「粉絲經濟」的過度消耗,市場對於這兩者積聚已久的負面情緒,全都宣泄在《上海堡壘》上。

這無異於從盲目跟風流量明星的極端,走向了另一個視流量為毒藥的新極端,無論哪種,都絕非理性之舉。

董文欣直言,「現在的所謂口碑,非理性的東西太多了。《銀河補習班》我認為是被嚴重低估的片子,時間會有明證。」

「而《上海堡壘》,水平也並沒有他們說的那麽低。」

優質喜劇、愛情片缺位,文藝片仍待「破圈」

今年暑期檔缺乏強有力的喜劇片和愛情片。

兩部喜劇片《跳舞吧!大象》和《鼠膽英雄》都未能真正引爆市場,與去年同期的《西虹市首富》《猛蟲過江》等影片差距較大。

愛情片方面,只有6月6日上映的青春愛情片《最好的我們》進入主流觀眾視野,收獲4.12億票房。

與去年同期的《愛情公寓》《歐洲攻略》以及青春奇幻題材的《快把我哥帶走》等相比,在數量和豐富度上都有所下降。

李嘉琳將喜劇片和愛情片的缺失,歸因為影片創作動力的缺失。

「受電影市場的影響,電影上遊開拍影片逐漸減少,電影製作周期一般為兩年,隨著影片製作減少,下遊市場上映影片也在逐漸出現空白。」

謝世明認為,喜劇片和青春片在中國電影市場上曾形成過「風潮」,但是一波一波的潮流過去後,最終只能靠單片品質說話。

董文欣更是對近兩年優質愛情片的消失表示悵惘,「愛情片這兩年一直都緊缺,我們這個時代好像不太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愛情了。」

今年暑期檔文藝片中出現了《送我上青雲》《灰猴》等亮眼國產電影,也有藝聯發行的《騾子》這樣的優秀進口文藝片。

董文欣將《送我上青雲》稱之為「一個驚喜」。

「雖然表達方式還是比較沉悶,但是我覺得作為處女作品,這個票房已經超過預期了。」

董文欣同時也談到了《騾子》未能引發大規模關注的原因。

「《騾子》改編自真實故事,算是比較優秀,但是在中國並不是話題性作品。」

李嘉琳則從市場角度出發,認為這幾部文藝片的表現都不是很突出,文藝片的破圈之路仍待探索。

「此類影片過於小眾,觀眾需要一個接受的過程,不可否認文藝片的路還很長,此類影片依舊是叫好不叫座。」

趨勢:主旋律商業大片扛起市場大旗

今年暑期檔除了《哪吒》之外,位列檔期排名第二位的《烈火英雄》強勢逆襲勇奪16.3億票房,為主旋律商業大片燃起一把大火。

同時,《古田軍號》《紅星照耀中國》等主旋律商業大片,也在敘事手法上進行創新,受到大批年輕觀眾的喜愛。

從年初的《流浪地球》到暑期檔的《烈火英雄》等影片,主旋律商業大片以家國情懷為內核,以商業化類型為外殼,不斷進行融合與發展,在市場中與觀眾達成強烈的默契。

《建國大業》《建黨偉業》《建軍大業》《湄公河行動》《紅海行動》等都是其中典型代表。

下半年即將到來的國慶檔以及賀歲檔,包括《攀登者》《中國機長》《我和我的祖國》《中國女排》《李娜》等多部影片在內的主旋律商業大片,將繼續扛起市場大旗,為觀眾帶來更多表現中國精神、具有中國力量的優質內容。

暑期檔過去,距離年度超600億的票房預期,還有近160億的餘量等待中國電影人完成。

這其中,主旋律商業大片將成為市場的中流砥柱,持續為中國電影市場提供強勁動力。

  在中國,偶像為什麼不唱跳,非要去演戲?
  盤點2020年中國院線電影被刪減的鏡頭
  美國百老匯將改編經典名劇《霸王別姬》,網民擔心是另一個花木蘭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