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位學者主張「西方文明、英語都起源於中國」,大陸網民譏為「學術戰狼」

2019年7月下旬,在北京有個中國國際前沿教育高峰論壇(第一屆)。

會上由杜鋼建、諸玄識、王佩良、李國防等教授學者發表「英語、英國人起源於古華夏」、「西方文明起源於古華夏」等學術報告,轟動了整個會場。

新聞曝光後,引起大陸網民群嘲。

多位大V帶頭諷刺。 

騰訊旗下知名歷史公眾號《短史記》為此撰文,標題是:

英語起源於中國?「學術戰狼」們可以休矣!

來源:短史記

微信id:tengxun_lishi

作者:隋風、嚴汣霖

「現代英語是1755年英國的一個叫『約翰遜』的漢學家,對照《康熙字典》一個字一個字,按每個字的字義與含義及讀音編篡了《約翰遜英語詞典》,現代意義上的英語就這樣誕生了。」

「並且,《康熙字典》有多少字,《約翰遜英語詞典》就有多少字。」

「黃色:是秋天葉落的顏色,英語發音幾乎就是『葉落(露)』。」

「商鋪:英語發音已基本就是漢語『商鋪』的發音。」

「心臟、腦袋:這是人體最核心的最重要的器官,所以英語發音就直取漢語其意:核的……只是稍有變音而已。」

「……所以可以說,英語就像是我們國家一個地方的『方言』一樣。」

「英語源於漢語!埃及與希臘文明都是參照中國古代紀年對應『臆造』!」

「莎士比亞更是『人為塑造』!」

「英語比照漢語改造完成之後,法語、德語、俄語等語言,都參照漢語、英語進行了改造!」

「法國神職學者約瑟夫·斯卡利傑(1540—1609年),他參照模仿中國歷史,尤其是中國朝代帝王年表,建立了『聖經編年』及其整個歐洲各國歷史框架,把所有神話、傳說和杜撰當做史料填入其中。」

「特別是『古埃及』、『古希臘』、『古巴比倫』『古羅馬』就這樣產生了!」

以上種種——「英語起源於中國,是漢語的一種方言」「古希臘文明是虛構的」、「古羅馬文明是虛構的」「西方文明是虛構的」——乃是最近召開的所謂「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進會」成立大會上,由「杜鋼建、諸玄識、王佩良、李國防等教授學者」發表的驚天宏論。

在此之前,以杜鋼建為代表的這批人,還發表過「人類文明發源於中國大西南地區,後來遠古華夏人西遷,開創了古希臘和古羅馬文明」等奇葩觀點,並因此被網友們戲稱為「學術戰狼」。

▲圖:「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進會」成立

「學術戰狼」已成流派

在此類「學術戰狼」當中,何新可能是最早出道、最有影響的一個。

至晚在上世紀90年代,何新已發表過類似的言論。2013年、2015年,何新將博客文章結集,分別出版了《希臘偽史考》和《希臘偽史續考》。

大略同時,「生民無疆」《包裝出來的西方文明》(2012年)、董並生《虛構的古希臘文明:歐洲「古典歷史」辨偽》(2015年),以及諸玄識《虛構的西方文明史:古今西方「復制中國」考論》(2017年),杜鋼建的《文明源頭與大同世界》(2018)等也相繼問世,幾乎形成了一個「學派」。

這些書有一個共同特點,即希望通過證偽古希臘、古羅馬文明,來強調中國文明的古老與先進。

▲圖:杜鋼建的《文明源頭與大同世界》封面,「光明出版社」情況不詳

比如,何新《希臘偽史考》一書聲稱,古希臘文明的真實存在沒有任何證據,根本就是後人偽造的:

「古代希臘文明,至今並沒有任何可信的文獻學或者考古學的可信的系統歷史作為證明。」

「偽造古希臘是一場文化運動。這個運動是從14世紀前後的『文藝復興』時期開始的。」

再如,「生民無疆」最早在天涯社區發帖,後將這些帖子整理出版為《包裝出來的西方文明》一書。

在序言中,「生民無疆」先是痛罵以往的的「少數文化人」對東西方文明的敘述「徹底摧毀了國人的民族自信心」,然後在該書的第一張,即將矛頭對準了古希臘文明,聲稱其為偽史:

「克里特島是僅8000平方公里、幾無耕地的小島,在刀耕火種的時代,這裡可供養的人口最多不過數千人。」

「論證這裡誕生過『高度文明』、強大的『米諾斯王國』。無異於論證今天的月球是人間樂土。」

再如,浙江大學教授黃河清為諸玄識《虛構的西方文明史》一書所寫的序言,直接題為《推翻西方偽史,扶正中華文明——把顛倒的歷史再顛倒回來》。

黃河清認為,該書「整體地否認西方偽史」「全盤徹底地為中華文明正名」,有著巨大的現實意義:

「(該書)提供了國內學界聞所未聞的西方史料,全盤徹底地推翻了『西方文明史』,全盤徹底地為中華文明正名,具有空前的學術意義。」

「諸先生直探要害,整體地否定西方偽史——當今國人文化自卑的主要原因,將極大地有助於提升國人的文化自信。」

▲圖:《虛構的西方文明》部分目錄

「英漢同源論」,也是此一流派常用的「學術手段」。

比如,吳彬華、聶鶴松2011年出版的《英漢同源對比同解學習法——英漢同源說文解詞》一書認為,「英國人的先祖與中國人的先祖有密切的親緣關係」。

比如「美國南北戰爭期間的南軍總司令羅伯特.李,其姓氏為中國唐朝國姓,追溯其先祖,大致跟李陵、李廣利及隴西李氏堂有密切的關係」,所以,「英語中含有大量的漢語辭彙」,英語的本源是「燕語」,是「中華同宗語言」。

2015年,吳彬華又出版了《夏商周史事考證與斷代》一書,認定「整個人類現代文明起源於兩河流域的上古夏人與華人」,證據之一就是:「我發現英語是古漢語的方言。」

參加了所謂「世界文明起源研究促進會」成立儀式、倡言英語源於漢語、英語是中國的方言的李國防,則創辦有「河南倉頡教育信息諮詢有限公司」「河南倉頡漢字研發有限公司」,售賣「全腦教育」和「國學英語」。

在教學講座中,李國防宣稱:英語「home」源自漢語「戶門」,「room」源自「入門」,「root」源自漢語「入土」 ……

▲圖:李國防「國學英語」講座視頻截圖

荒唐的「論證」

以上種種,之所以被戲稱為「學術戰狼」,是因為其論證方法相當荒謬,與學術規範格格不入。

何新的《希臘偽史考》並無體系,只是一篇篇短小博客文章——如 《西方偽造古希臘史的目的與方法》《古希臘語言與文字的東方來源》《所謂「古希臘哲學」是一個虛構》《希臘作為獨立國家是近代共濟會建立的》等——的結集。

在書中,何新宣稱,《荷馬史詩》、「亞裏士多德著作」與拜占庭帝國等,都是「義大利共濟會銀行家和學者」虛構的。

他們虛構這些歷史的目的是,「一方面用假古董可以賺錢,另一方面文化上是要為西方近代新興的資本主義文明製造一個冒認的假祖宗。」

按何新的說法,是並不精通的希臘文的薄伽丘,將《荷馬史詩》手抄本「編譯」為了拉丁文本。

由於《荷馬史詩》希臘原本失傳,「後人根本很難知道這部荷馬史詩的內容中究竟有多少成分是屬於古希臘可信歷史的內容……」

「但是,近代西方和當今中國講述希臘歷史的著作,竟然都以這樣一部完全不可信的杜撰作品為信史編寫出來,然後讓信眾們頂禮膜拜。」

▲圖:《希臘偽史考》部分目錄

以上論斷,看似有理,其實全屬臆測。

學者高曉楓曾撰文指出,現存《荷馬史詩》殘篇極多,它們被寫在古埃及從2世紀至7世紀的「紙草」上。

比如大英博物館編號126的《荷馬史詩》寫本,內容包括《伊利亞特》第二、三卷,加起來有1000多行。

要想知道現在各種《荷馬史詩》譯本是否準確,只要和以上殘篇對照,就能得到答案。

何新指控薄伽丘「偽造」《荷馬史詩》,完全無法成立。

至於「竟然都以這樣一部完全不可信的杜撰作品為信史編寫出來」的指責,則屬於典型的給別人捏造一種意見然後批判別人。

事實上,從未有學者將《荷馬史詩》所記的英雄故事視為「信史」。

董並生、諸玄識等人的著作,也不比《希臘偽史考》高明。

董並生《虛構的古希臘文明》全書共九章,前兩章是在何新所論基礎上,更加詳細地論述了「亞里士多德著作」、《荷馬史詩》,乃至兩部名著《歷史》和《伯羅奔尼亞戰爭史》,全部為後人「偽造」。

其後各章,董並生把西方人假造古希臘、古羅馬史的「過程」全盤呈現給了讀者。

最後一篇結語是《嚴格來說,西方並無「文化」》。

▲圖:《虛構的古希臘文明》一書在豆瓣只有2.4分

全書500多頁,這裡不可能將其中的荒謬內容逐一列出。且以董並生對古羅馬史的懷疑為例,略談一下他研究中存在的問題。

在這本書中,董並生寫道:

「仔細考察所謂羅馬帝國的歷史就會發現,實際上並不存在橫跨歐、亞、非三個大陸的所謂羅馬帝國,也不存在所謂的羅馬皇帝。」

「拉丁文『羅馬皇帝』(im-perator)一詞,實際上意指將軍。」

「羅馬皇帝所管轄的範圍不出羅馬城邦。」

「歷史上只有羅馬城邦,沒有羅馬帝國;所謂的古羅馬只有故事沒有歷史。」

由於留存下來的古羅馬早期史料很少,對其真實性表示懷疑的著作早已有之,董並生大量征引的科瓦略夫著《古代羅馬史》,即是其中之一。

但是,隨著地中海地區日益豐富的考古發現,學者們對古羅馬史的懷疑已越來越少。

世界史學者廖學盛1995年在《歷史研究》上的刊文指出:

「一度盛行的對古代作家關於古希臘羅馬早期歷史的記述持過分懷疑,乃至全盤否定態度的學術氛圍,近年發生了一定程度的變化……」

「在義大利及其周邊所作的廣泛考古學研究,使人們對過去長期視為傳說的羅馬王政時代早期的歷史,產生了新的認識。」

而且,即便是董並生所引用的科瓦略夫《古代羅馬史》(成書於1948年),也並不支持董的結論。

該書「早期羅馬歷史的可靠性」一節的最後,是這樣說的:

「現代的學術界承認,對文獻傳統本身的批判和主要的,即史料的綜合利用使我們能夠確定羅馬遠古歷史的一般進程,雖然並不是細節。」

顯然,在懷疑古羅馬史真實性這個問題上,董並生不但拾人牙慧,故做誇張驚人之語,無視相關考古發現,固守舊說,極大地誤導了讀者。

▲圖:2017年,考古學家在突尼西亞發現被淹沒的古羅馬城市尼波利斯

諸玄識的《虛構的西方文明史》一書,也極為大膽,宣稱西方文明是「歐洲神職學者」按照中國文明虛構而來。

全書分5編18章,從西方虛構歷史的「證據」說起,繼而「論證」西方科學與民主都是由中國傳入,最後以「文明分合幾百年九九歸一」作結。

在諸玄識看來,西方科學是在中國文明影響下產生的:

「中華文明的物質與思想的成果,不僅奠基近代科學與文明,而且啟迪了現代與後現代。」

而中國之所以沒有誕生出現代科學,完全是因為中國古人悲天憫人,「擔憂人類自毀」:

「他們如此保守和迂腐,與其說是杞人憂天,不如說是悲天憫人;與其說是出天憫人,不如說是唯恐天誅地滅;一句話,在打破世界與自然之和諧方面,傳統中國不敢越雷池一步!」

諸玄識還稱,西方的民主思想,也是從中國傳入的。

他在書中寫道:

「在歐洲啟蒙時代,中國成為『民主、理性、平等、人權和無神論』等觀念的故鄉。」

「『天下為公,選賢與能』的理想,主導了啟蒙運動的政治方向,影響了美國革命及《獨立宣言》、法國革命及《人權宣言》。」

可惜的是,中國的政治文明,被傳入西方之後,發生了令人遺憾的「倒退」。

諸玄識寫道:

「在法國,一方面,孟子思想和民本主義,被偏激化地用於血腥的暴力革命——反宗教、反暴政(18世紀末法國革命,對特權家族進行肉體消滅)。」

「另一方面,忽略其保障民生的部分(為民制產、予人恒產,即社會保障)。法國為此付出了慘重代價……」

「概言之,歐美文明及政治是中華母體的派生與退化。

這本《虛構的西方文明》,征引了大量中、英文參考資料,看上去較其他同類著作,似乎更為嚴謹、可信。

其實,董並生只是將伏爾泰、萊布尼茨、海德格爾等人稱贊中國的只言片語堆積在一起,進而大談科舉制度、中國哲學等在西方的影響,毫無創建,全是陳詞濫調——

確實,中國文化中的某些內容,對西方啟蒙運動有過影響,但這種影響不是決定性的,更不能成為西方文明來自中國的證據。

伏爾泰稱贊中國文化,也只是想借之表達個人觀點。

而且,諸玄識刻意回避了啟蒙思想家對中國的批評。

如孟德斯鳩嚴厲抨擊中國的專制主義:

「中國的專制主義,在禍患無窮的壓力之下,雖然曾經願意給自己帶上鎖鏈,但都徒勞無益,它用自己的鎖鏈武裝了自己,從而變得更加兇暴。」

在孟德斯鳩那裏,中國顯然不是法國應該學習的對象。

▲圖:諸玄識構築的現代科學發展路徑

有《希臘偽史考》《虛構的西方文明史》這樣的「珠玉在前」,杜鋼建的《文明源頭與大同世界》,做出了一個極大的「理論創新」,宣稱全世界各地的人,都是從中國走出去的。

比如:「古希臘的希克索斯人是夏朝塞種人的一個部落集團,祖先是黃帝裔子少昊金天氏」,古羅馬的「魯佩齊人、法比人和昆克體人主要來自古代中國的羌戎部落」,「春秋戰國時期的赤狄白狄構成德意志民族的主要來源」等等。

這些說法,完全與現代考古及研究相悖,可以說是荒誕不經,不值一駁。

▲圖:《文明源頭與大同世界》一書部分目錄

「腦補」歷史脈絡,是此一流派最常用的手法。

比如,認定「英語是古漢語的方言」的吳彬華,在其書中宣稱:

「大批西遷的中原燕、趙之地的民眾,被西方人稱為英格蘭人(England,即燕語燕國佬)」

「……西遷的英格蘭人(其大部實為漢人後裔)」

「……渡海進入今天的英格蘭群島,又與原先居住在群島上的凱爾特人融合,成為今天英國人的祖先。」

以上種種,完全是由將「England」強行說成所謂的「燕語燕國佬」而開啟的腦洞。

該「學術流派」還有一種基本話術,就是將自己的所謂「研究結論」與「提升民族自信」之類的大詞捆綁在一起。

比如,何新宣稱,胡適及其弟子顧頡剛都是共濟會成員,他們推動「古史辨」運動居心叵測,「中國人在歷史文化上的自尊自信自此遭受沉重打擊」。

而自己撰寫《希臘偽史考》,則是要恢復這種自信,是要「通過疑洋人之古而顛覆西化精英們製造的迷信」。

雖然以上種種「戰狼式研究」絲毫無助於提升真正的民族自信,但這種話術,確實可以迷惑不少對歷史缺乏了解、邏輯常識欠缺之人。

  俄羅斯舉行第一次全國統一漢語考試,有聽力、選擇題和作文,作文要求一百多字
  孔子學院在荷蘭辦了一場漢語考試
  支付寶在國外推中文教材,有包郵、親等「商務中文」,從小考英文大仇得報。
  清朝《中國檔案珍品展》公開康熙傳位遺詔
  為什麼秦漢之後的國號有叫秦、齊、魏、趙、楚、燕、梁、宋,就是沒有一個叫韓的?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