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教授貶低中國古代「四大發明」就遭停課處分,是不是太過了?

本文來源:俠客島(人民日報旗下)

微信id:xiake_island

作者:田獲三狐

這兩天,又一「有生之年系列」問題榮登知乎熱搜榜單:

「一高校老師因稱『四大發明』在世界上都不領先、遭停課兩年,你怎麽看?」

論爭?

事情尚要從6月中旬說起。

電子科技大學副教授鄭文鋒,在課程QQ群「創新的本質2019」和學生討論論文選題時稱:

「『四大發明』在世界上都不領先,也沒形成事實上的生產力或協作」

「中國古代沒有實質上的創新」。

  中國歷史上為什麼沒有誕生牛頓、愛因斯坦式的偉大科學家?

隨後,有學生在群聊中「回擊」鄭文鋒侮辱「四大發明」,並質疑其學術水平;聊天記錄截圖稍晚則被曝光於網絡,引得網友紛紛就此事「引經據典、著書立說」。

7月16日,電子科技大學發表聲明,依據《電子科技大學教師師德失範行為處理辦法(試行)》相關規定,認定鄭文鋒有師德失範行為,取消其評獎評優、職務晉升、職稱評定資格,停止教學工作、停止研究生招生資格,期限為24個月

▲網友找出《電子科技大學教師師德失範行為處理辦法(試行)》相關條例

8月21日下午,鄭文鋒表示同意學校的處理流程和結果,不希望再有人追究與跟蹤此事——「我要好好做科研了,這事就過去了」

鑒於事情已經成了高熱不退的公共話題,不管鄭教授怎麽覺得,島叔覺得還是要說兩句,不對,是三句:

討論「四大發明」的相關問題,應該屬於學術論爭;

學術話題可以爭對錯,但不宜對當事人打板子,上綱上線就更不對;

大學教育貴在啟發,貴在碰撞,應該營造、保護爭鳴的局面。

▲課程QQ群聊天記錄截圖

  三觀超正的巨嬰們,正在舉報自己看不爽的事情。

失範?

「四大發明」已經成為我們的一個文化常識了,是中國智慧給世界做出的傑出貢獻。

而對於它的質疑,也老早就有。

比如2006年,余秋雨在一檔電視節目中就認為「四大發明」的地位被高估,「中國人在古代最重要的發明一定不在於那四項」

在他看來,中國古代的第一發明應該是天文歷法。

當年的余先生沒有因這番言談受到什麼處分,為啥鄭文鋒就要停止教學?

校方的理由是,有師德失範行為。

什麼是師德失範行為?

島叔為此特地去翻看了教育部頒布的《高等學校教師職業道德規範》,逐條對照下來,能套上的大概只有這句:樹立優良學風教風,以高尚師德、人格魅力和學識風範教育感染學生

看網上的QQ聊天截圖,感覺鄭老師的話實在是硬邦邦的,不僅與「委婉」毫不沾邊,還近乎全是「都聽我的」、「不要你覺得」。

至少可以說是因為缺乏「人格魅力」、學生沒被他感染,才會落得個被舉報的結局。

好吧,島叔實在編排不下去了……相較之下,校方的說法其實是更難以服人心的。

《高等學校教師職業道德規範》裏有這麽一句:維護學術自由和學術尊嚴。

鄭老師的做法如果不算是維護學術尊嚴,那算不算學術自由呢?

「四大發明」的提出,是學術史上的一件大事。自從李約瑟把它總結出來後,叫好的、反駁的、解釋的、拔高的論文或文章,數不勝數。

在這種學術討論、相互詰難中,中國古代科技文明的相關問題越辯越深、越辯越明。

鄭老師在與學生談論該話題時,完全可以、也應該暢所欲言。學生同意也好,反對也罷,都是正常的。

  中國互聯網最近謹慎小心,網民舉報成風

而此次事件中,有當事班級學生反映,聊天記錄系由未能按要求完成課程作業的部分學生設計曝光、舉報,截至發稿,此說法尚未被確實。

其實,正確的發展路徑應該是,同意的找證據證明,反對的找證據反駁,哪裡有上綱上線、說老師侮辱「四大發明」的道理?

把聊天記錄四處散播、經營輿論,究竟是何居心?

島叔想起了前段時間島友群裏近乎「同款」的聊天截圖外傳事件,有些人將群聊內容隨意公之於眾、再大扣帽子。

且不說其觀點是否正確,這種做法至少在道德上是有瑕疵的,會讓人在公共空間討論時產生「寒蟬效應」。

何況是在難得一片凈土的「學術圈」——做學問的話,絕對不該是這個做法。

▲電子科技大學

輿情

人文學科的一大特點,即是其價值評判機制的「復雜」。

唐詩誰不會背上一二十首?

康熙乾隆的故事誰不能講上幾個?

孔子孟子韓非子誰不曉得?

但要想深入就難了,而且要命的是,標準並不劃一——數學上,一加一就是等於二,但李商隱的《無題》到底是什麼意思?人言言殊。

因此,文科教育重在啟發,重在碰撞,至於碰撞出什麼奇思妙想、古靈精怪都沒關係,只要言之成理就是收獲。

照本宣科的老師,組織的考試容易通過,但學生學不到新東西;喜歡在課上討論,給學生提供新思路、新想法的老師,往往能讓學生的大腦真正動起來。

對於當下的情形而言,後者無疑是少的;也正因其少,更應該大加鼓勵。

古史辨派的領頭人顧頡剛,上課時就怕學生沒有想法,特別喜歡學生跟自己辯難。

一有這樣的學生,他就鼓勵其把想法落在筆端,找材料去寫成文章。

尤其有一點,顧頡剛會把自己和某個學生的私下討論印成講義,發給班上所有同學,大家一起討論,集思廣益。

這就相當於顧頡剛把和學生的聊天記錄公之於眾。

如果哪個學生對其不滿,完全可以把這白紙黑字拿出去宣揚他是學閥。

但如是挾私報復之下,恐怕不是師德有虧,而是要嘆一句學生「太過聰明」。

話說回來,這次的事情究竟為啥一石激起千層浪,引發輿情不斷?

一方面,四大發明是否是根本上的創新,我們不急於下學術定論;但能背著「四大發明」的筏子、處處施壓,倒確實是一種創新應用,「小題大做」之下,還亂了尊師重道的畫風。

另一方面,如島上所歷,類似輿情紅線早已不在少數、也引人人自危。

現在有一個趨勢,就是不少單位、機構對輿情避之唯恐不及,一旦網上有風吹草動就馬上息事寧人,或是趕緊處理當事人,或是停掉課業,造成真正不可逆的傷害。

然而,如果處理得太草率,不能服眾人之口,不是會形成更多更不利的輿情嗎?

揣著指南針卻誤入了歧途,憑著來歷不明的火藥把「學界太平」轟上天,最後眾人皆以沉默來自保,耽誤的又是誰的前程?

不管輿情鬧出了什麼動靜,實事求是才是最好的指導思想。

有了實事求是,就什麼都不怕了。

  三觀超正的巨嬰們,正在舉報自己看不爽的事情。
  中國互聯網最近謹慎小心,網民舉報成風
  中國歷史上為什麼沒有誕生牛頓、愛因斯坦式的偉大科學家?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