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咖啡也要搞茶飲了,可能推出「小鹿茶合夥人」計劃,分拆為子公司

本文來源:獵雲網

微信id:ilieyun

作者:張鵬會

曾聲明100%直營、不接受任何形式加盟的瑞幸咖啡正在招募「運營合夥人」。

近期,獵雲網獨家獲悉,瑞幸咖啡針對旗下新品小鹿茶推出了合夥人經營模式,首批「小鹿茶」門店將於2019年10月中旬開業。

獵雲網從瑞幸咖啡客服得知,新開的小鹿茶門店與原有的瑞幸咖啡門店有所區分,更偏向於茶飲市場,門店售賣的產品除了30餘款新品茶飲,也包括瑞幸主打的幾款咖啡。

同時,門店將採用全新的店面招牌「小鹿茶」,並標註「瑞幸咖啡旗下品牌」,店面風格相對年輕化。

瑞幸咖啡客服稱,瑞幸將針對小鹿茶開發獨立的APP,與瑞幸咖啡APP互通,用戶信息和優惠券在兩個APP中互通。

用戶在小鹿茶門店下單後,消費數據將接入瑞幸咖啡系統。

獵雲網從接近瑞幸內部人員得知,公司近期似在籌備合夥人事宜。

對此,瑞幸咖啡官方回應不予置評。

早在今年4月,瑞幸就在其自家APP上線了4款「小鹿茶」,包括桃桃芝士紅寶石茶、芭樂芝士紅寶石茶等,率先在北京廣州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測試。

7月8日,瑞幸咖啡宣佈在全國40個城市近3000家門店推出10餘款小鹿茶產品,正式殺入茶飲市場。

8月19日,瑞幸開始涉足茶飲周邊產品,上線了首款「鹿角杯」 遇見昊然系列盲盒,鹿角杯官方售價139元/個。

瑞幸推出“小鹿茶合夥人”計劃,或將拆分小鹿茶為子公司

正在咖啡市場「跑馬圈地」的瑞幸,為何急於進軍茶飲市場?

又為何在此時推出「小鹿茶門店合夥人」計劃?

獵雲網從知情人士獲悉,瑞幸咖啡計劃將小鹿茶拆分出來,獨立為子品牌。

然而除了茶飲品類更大的想像空間,擴品類背後,或難掩其2019年Q2財報透露出的咖啡門店運營之殤。

合夥人模式尚處「內測」階段,前期需30萬元投入

瑞幸咖啡客服表示,小鹿茶合夥人模式還未正式對外公佈,尚屬「內測階段」,大部分合作人員是神州優車集團和瑞幸咖啡公司的內部員工。

同時近期正在啟動合夥人招募計劃,每周一、三、五會在神州優車總部舉行招商大會。

茶飲加盟市場暗藏「潛規則」,開一家茶飲店最大的風險就是費用風險。

瑞幸咖啡客服稱,小鹿茶合夥人模式不是「加盟」,而是合夥人與瑞幸共同運營小鹿茶門店。

合夥人前期投入由三部分組成,包括店面裝修、設備費用和保證金。

其中,門店裝修費為6-8萬元,設備採購費(包括咖啡機和奶茶設備)為15萬元左右,保證金為5萬元。

計算下來,「入夥費」約30萬元。

除了三項「一次性投入」,門店每月的租金、水電費,以及咖啡師或店長工資均由合夥人承擔。

瑞幸咖啡則為合夥人提供選址指導、原料採購和數據後台支持。

至於合夥人成本的收回,瑞幸咖啡客服算了一筆帳。

合夥人要想「賺錢」,首先需要瑞幸咖啡剝去從小鹿茶營業額中扣除的物料成本,得到歸屬瑞幸的毛利潤,瑞幸「分成」之後,合夥人拿到毛利潤;

然後逐一從中減去門店租金、人員工資、水電雜費等運營費用,得出合夥人實際到手的淨利潤。

瑞幸咖啡客服表示,就北京地區而言,對標目前瑞幸咖啡門店的銷售數據,按照每天賣出300杯計算,剝去歸屬瑞幸的毛利潤並分成,合夥人到手的毛利潤為41000元。

之後再減去門店租金、人員工資、水電雜費等運營成本。

小鹿茶門店大小在30-50平米,以北京為例,按照300元/平米的租金計算,30平米門店的租金投入為9000元/月;一位咖啡師平均4500元/月,店長7500元/月,小鹿茶門店需要一名店長、一名副店長、一名咖啡/制茶師,和一位兼職員工;再加上1500元的水電雜費,小鹿茶合夥人每月需額外投入約25000元的運營費用。

「計算下來,合夥人每個月實際到手的淨利潤為16000元。」瑞幸咖啡客服稱,這意味著合夥人投入30萬元,約18個月可回本。

財報「偷換概念」,難掩門店成本壓力

瑞幸在這個時間點推出「合夥人運營模式」,或許是迫於咖啡門店高昂的運營壓力。

根據瑞幸咖啡2019財年Q2財報,其第二季度淨虧損6.81億元,相較去年同期的3.33億元,同比擴大105%。

其中運營虧損為6.89億,同比增長100.8%。

雖然瑞幸在財報中稱其二季度咖啡門店運營虧損5580萬元,同比下降31.7%,但仔細分析瑞幸財報,此番說法似有「偷換概念”之嫌。

根據瑞幸財報,其門店運營費用為「通過扣除材料成本、商店租金和其他運營成本以及產品淨收入的折舊費用來計算。」

也就是說,瑞幸沒有把咖啡門店最「燒錢」的各種材料、租金和人力成本算進去,這樣的門店運營費用計算方式值得信賴嗎?

根據瑞幸咖啡Q2財報,瑞幸咖啡的材料成本為4.66億元,同比增長514.8%;店鋪租金和員工薪酬等其他運營成本為3.72億元,同比增長271.7%;銷售與營銷費用3.90億元,同比增長119.1%;管理費用為2.66億元,而2018年同期僅為7491.6萬元。

核算下來,其2019年Q2瑞幸咖啡的整體營運費用高達15.99億元,同比增長243.9%,正是這些增長的營運費造成了公司Q2淨虧損進一步擴大。

瑞幸推出“小鹿茶合夥人”計劃,或將拆分小鹿茶為子公司

仔細分析瑞幸財報不難發現,瑞幸門店「總」運營成本中,咖啡原材料、門店租金、員工薪酬費用是與當期收入同比增長的。

也就是說,瑞幸每開一家咖啡店,都在以同樣的速度消耗其淨利潤表現。

這也就不難理解,瑞幸為何要在此時推出「小鹿茶合夥人計劃」。

瑞幸咖啡首席執行官錢治亞在財報中表示,預計到2019年第三季度,公司將朝著門店運營盈虧平衡點邁進。

茶飲行業的高毛利吸引著瑞幸,而瑞幸若想用開咖啡店的邏輯開茶飲店,其原有的「無敵」開店模式並不適用,因此將開店成本適當轉移給合夥人,及時止損才是上策。

  張小平離職引發的思考:頂尖高科技人才應該值多少錢?
  高檔早餐店「桃園眷村」在上海關了四家,曾經是網紅店,現在要準備升級
  55歲創業,年入人民幣80億,她是紅牛、加多寶背後的女人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