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客》起底北美留學生日報如何收取「智商稅」

2019年8月19日,擁有百萬粉絲的中國知名自媒體《北美留學生日報》接受美國媒體《紐約客》專訪。

內容有料,很多事情沒想到會說出來。

差不多是一個不打自招的慘案。

《紐約客》下筆鋒利,

這篇「秘辛」成為中國自媒體圈子的爆文。

也引起多位大V嚴詞批評。

《北美留學生日報》非常不爽。

8月21日發了一篇文反擊,

https://mp.weixin.qq.com/s/FJRn3rv3JTn4VWjSgaOTQw

標題是:西方如何歪曲報導中國?你能從紐約客對留學生日報的報導找到答案

意思是說,他們被《紐約客》坑了。

同為留學生自媒體的《加拿大和美國必讀》,對《紐約客》該文做了全文翻譯如下。

來源:加拿大和美國必讀

微信id:jianadabidu

作者:銀翼殺手

原標題:《紐約客》起底北美留學生日報如何收取「智商稅」:全靠編故事

編者註:

本文編譯自《The New Yorker》(《紐約客》)

文/Han Zhang ,August 19, 2019

編譯/銀翼殺手、 Martin、Joanne、納蘭雪野等

全文較長,但值得讀完。

文章分九部分:

一、「顯然,只有中國人才能拯救地球」

二、在美國很難找到不接觸「北美留學生日報」內容的中國學生

三、「北美留學生日報」使用了145次「辱華」字眼

四、「新媒體是一種低投入、高回報的產業」

五、「北美留學生日報的文章精確反映了自己讀者群對美國的幻滅」

六、「老實說,這純粹是捏造的」

七、陰謀論越離奇,流傳得就越廣

八、「我的文章流量可以輕鬆碾壓他們」

九、「但我想如果不看新聞,也不會有任何損失。」

以下為《紐約客》報導中文編譯全文,略有刪節。

一、「顯然,只有中國人才能拯救地球」

在二月份的一個星期一早晨,北美留學生日報的工作人員來到他們位於紐約時代廣場的辦公室內,進行編輯部會議。

北美留學生日報是一個針對在北美生活的中國留學生中文在線媒體。

紐約分部的主編Guan Tong查看了過去一周的內容流量,盯著她的Macbook,她看上去對她看到的數字比較滿意。

一篇北美留學生日報創始人林果宇寫的關於中國科幻片「流浪地球」的文章,已經擁有了超過100萬的閱讀量。

文章的標題是「顯然,只有中國人才能拯救地球」。

這樣強勁的數字顯然讓人感到意外:當時是中國新年(春節),對於北美留學生日報來說,這原本應該是增長緩慢的一周。

「不用再擔心過年時候的低流量了。」Guan十分高興地說到。

一名年齡與其他雇員年齡相仿,20多歲左右的寫手,報上了另一個關於流浪地球的題目:流浪地球是最高的證據。

「我們中國人不會強調個人英雄主義,我們集中力量去辦大事。不同於美國的個人主義,集體主義是一種特屬於中國的特質。」Guan通過了這個報題。

Guan將她的注意力轉移到了一名叫做Deng He的作者身上。

這名作者以爆款文所知名。

那些文章能夠獲得數十萬詞的點擊與分享。

在北美留學生日報的辦公室裏,全都是26歲的Deng的照片。

他有一個外號叫做He-He(鶴)。

在照片裏,He-He擺弄著自己的頭髮,在鏡頭面前就像一個明星一樣。

He-He正坐在一個旋轉椅上,拿著巨大的爆米花桶。

在同一個辦公室的牆上,貼上了一個禁用詞的清單,以及關於圖片的檢查規範(請不要使用國家領導人的圖片,如果你必須使用,請與負責文章的人討論。),以及一個現金獎勵系統,激勵那些能夠吸引點擊量的作品。

超過100萬閱讀量的文章可以獲得1000美元。

「每個人都在學習He-He的寫作風格。」

Guan對所有人說:

「他們會問自己,He-he會如何去寫這個話題。為什麼He-He的文章能夠有那麼高的點擊量。」

她直接問到Deng:

「告訴我們你如何寫作,讓大家從你身上學習。」

He-he(鶴)身穿黑色連帽衫,眼睛盯著桌子,轉移了話題,挑選了一篇文章為例。

《紐約客》起底北美留學生日報如何收取「智商稅」:全靠編故事

就在本周二,他的最新作品「我給敘利亞的朋友看除夕中國放鞭炮的視頻,他哭了……」成為了最受歡迎的爆款文章,僅僅5天時間瀏覽量就超過了70萬。

在這篇文章裏,他使用了第一人稱,講述了當年他和朋友優素福的一些往事,兩人此前在美國高中相識。

內文寫道「當他向優素福展示春節慶祝活動上燃放煙花的視頻時,優素福哭了。

這些爆炸似乎讓他想起了家鄉的戰爭,那場戰爭殺死了他的多名家人,包括他的弟弟阿齊茲(Aziz),阿齊茲被炸成了兩半。」

《紐約客》起底北美留學生日報如何收取「智商稅」:全靠編故事

鶴告訴整個編輯團隊:

「我們需要把事實和感受結合起來,就拿這篇文章來說,我們的工作就是,既要呈現有現實的東西,也要有思想的東西。否則,就會缺乏情感吸引力。」

二、在美國很難找到不接觸「北美留學生日報」內容的中國學生

北美留學生日報成立於2014年,當時創始人林果宇最初在北京以個人的名義進行運營。

但是現在,北美留學生日報已經發展到北京有30名員工,紐約有15名員工。

這個公眾號的初期只針對出國留學生,可以被看作是一本帶領留學生融入校園的生活指南,以前的內容基本是「如何提高平均績點和為期末周衝刺」等。

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尤其是在2016年美國大選之後,它逐漸變成了今天的「獨具一格」的特色報導:

更傾向於推送帶有民族主義色彩的中國新聞、關於中國留學生在海外生活的報導(性、毒品、謀殺和失蹤女性頻繁出現)、以及一些來自美國和名人世界的新聞。

《紐約客》起底北美留學生日報如何收取「智商稅」:全靠編故事

就在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北美留學生日報送了一條「用替身?換將?命不久矣?希拉裏總統之路或要提前結束了」。

就在最近,還有一篇「特朗普躲過一劫!通俄門調查結束了,他沒事了……」,其他的包括「ISIS被徹底消滅了!最後一批IS被剿滅,但是世界變得更不安全了」、「好萊塢性感亞裔女神,初戀就是吳彥祖,迷倒全世界型男…」。

「北美留學生日報」的微信平台擁有160萬粉絲,日活躍讀者超過100萬,是日益增長的中國「自媒體」之一,也被稱為「新媒體」。

它們與政府沒有從屬關係,主要通過以微信為主的中國社交媒體與訂閱者產生聯繫。

今天,在美國很難找到一個不常接觸「北美留學生日報」內容的中國學生,不管他們是有意還是無意。

即使你不訂閱,也無法避免在瀏覽微信朋友圈或者微信群時,看到被他人分享在內的「北美留學生日報」故事。

此外,中國的官方媒體也經常轉發或匯總「北美留學生日報」的內容,這些都助長了它被更廣泛的讀者所認知。

「北美留學生日報」的潛在讀者—那些正在或渴望出國留學的中國學生—正在迅速增長。

僅2018年,就有36萬多名中國學生註冊了美國的大學,這一數字比10年前成4倍增長。

來自中國大陸的留學生占全美留學生總數的三分之一,數量超過了排名第二和第三的印度和韓國留學人數總和。

在多數情況下,這些學生不會選擇在CNN上觀看美國大選,也不會在Twitter上獲取網絡最新情報,卻習慣從「北美留學生日報」的微信文章中截取的網絡片段中獲取類似的消息。

「北美留學生日報」曾有一篇題為「實錘!美國1%的富人坐擁40%財富,貧富差距退回百年之前」的文章,原版是《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一篇關於伊麗莎白·華倫(Elizabeth Warren)的財產稅計劃的文章集合體。

「北美留學生日報」在自己版本的文章上點綴著花哨的圖片與gif動圖,其中包括三隻貓、兩隻鴨子和一個天線寶寶。

《紐約客》起底北美留學生日報如何收取「智商稅」:全靠編故事

三、「北美留學生日報」使用了145次「辱華」字眼

「北美留學生日報」有時會將怒氣撒在毫無戒心的中國公民身上。

2017年,一個名叫Yang Shuping 的中國留學生在馬里蘭大學發表畢業典禮演講,稱贊她在美國找到的「甜美自由的空氣」。

隨後,「北美留學生日報」發表的一篇名為「馬里蘭大學中國留學生畢業演講涉嫌辱華:我在美國吸到的空氣都是甜的」,被中國媒體廣泛報導。

Yang成了中國網絡欺凌的目標,並刪除了她的個人網站和社交媒體帳戶。

(「辱華」是「北美留學生日報」文章裏的熱門辭彙,截至今年2月,該詞已使用了至少145次。)

《紐約客》起底北美留學生日報如何收取「智商稅」:全靠編故事

「是的,中國有空氣汙染,」北美留學生日報回擊Yang的演講時說,「但是美國的空氣真的這麼好嗎?你是不是每天都要對紐約市充滿小便味道的空氣深吸一口氣呢?」

(這一段是由北留的紐約辦公室發出的。)

2017年北留的另一篇標題為「出國的女生,請遠離這些外國渣男!警惕這些「洋」套路」 ,文章用圖片展示了一名身穿毛時代制服的白人男子。

而這些照片是一個住在中國的英國人的照片,他和這個故事沒有任何關係。

這名男子震驚地看到自己的照片在網上瘋傳,他在微信朋友圈上問道:「我做了什麼?」話尾添加了一個哭泣的表情符號。

「北美留學生日報」的「成功」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歸因於它缺乏直接的競爭對手。

中國主流媒體傾向於將海外的中國學生視為一群被寵壞的孩子,官方有時會質疑他們(對國家)的忠誠。

美國當地中文報紙常年服務於較年長,且不那麼富裕的中國移民。

中國留學生在本地的中文報刊出版物中很難找到與他們的日常生活或情感可以產生共鳴的地方,並且他們中的很多人會覺得英語新聞很難讀懂。

2012年4月,南加州大學工程專業的同為23歲的研究生Qu Ming和Wu Ying,坐在離學校不遠的Qu的車裏被人槍殺。

在報導這宗雙重謀殺案時,中文媒體常以類似的細節帶節奏:

「兩人死亡的車是一輛寶馬」

這是財富和地位的象徵,遣詞酌句中帶著這樣一種暗示,暗示著一種導致犯罪的奢華生活。

《每日郵報》(The Daily Mail)等英文媒體撿起(中文媒體的)線索寫到:「他們在炫耀自己的財富;無情的中文媒體說,兩名南加州大學學生在豪華寶馬車中被殺,是因為他們的車。」

那篇報導最終引發了強烈的反擊。

中央電視台(CCTV)採訪了Qu的室友,室友指出那是一輛二手車,並通過網絡攝像頭展示了他和Qu居住的公寓,他們共用一張桌子,睡在直接鋪在地板上的床墊上。

林果宇在創辦「北美留學生日報」時說,Qu和Wu的謀殺事件明確了他的使命。

他說,中國留學生需要有媒體來更好地反映他們的利益,為他們展現媒體的熱心與同情心。

他在2015年的一次採訪中說:

「我們致力於為海外學生和他們周圍的社區提供有價值的報導和富有同情心的故事。」

四、「新媒體是一種低投入、高回報的產業」

林果宇,「北美留學生日報」的CEO、創始人和總編輯,今年30歲。

他開玩笑說,自己的年齡在這個行業已經算是「老年人」。

他對我說,「這是一個90後或95後的世界,真的。」

我只在電話裏和林果宇聊過,但他在互聯網上是一位交錯於華爾街兄弟和典型的中國CEO之間的形象:黑框眼鏡、正式襯衫、筆直的站姿、嚴肅的目光。

他很少談論自己,他的傳記也不完整。

他出生於中國東北遼寧省的大連市,遼寧與朝鮮接壤。

他告訴我,他在俄亥俄州的邁阿密大學(Miam University)學過會計,並加入了一個大學聯誼會,不過他強調,加入是為了建立人際關係的機會,而不是為了「愚蠢的飲酒」。

他說:「那些純粹為了玩耍的場合對中國學生或華裔美國人沒有那麼大的吸引力。」

2012年大學畢業以後,他去了矽谷的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PricewaterhouseCoopers)做審計員,但隨後決定回國。

「我有一種強烈的失落感,問自己是否在浪費時間。」他說。

中國的2010年代初,是創業公司的黃金時代。

美團(中國版Groupon)創建於2010年。同一年創建的小米,後來成了華為和蘋果在中國市場的強勁競爭對手。

2012年創建的滴滴,後來買下了優步中國, 現在正雄心勃勃進軍南美市場。

2011年誕生的短視頻平台快手,現在每月擁有數億的活躍用戶。

2011年出現的聊天應用微信,表面看起來與之前的聊天軟件沒什麼不同,卻迅速成為中國人社交生活的核心,目前每天都有10億的活躍用戶(而Facebook全球所有用戶都加起來,也只有16億)。

2015年,林果宇從投資人徐小平那裏得到100萬元人民幣(約15萬美元)的投資。

徐小平是新東方的創始人之一。

新東方作為中國最大的語言培訓連鎖機構,1993年起幫助了無數中國學生以流利英語考過托福和雅思,並從此進入外面的世界。

2017年底,北美留學生日報完成總金額將近300萬美元的A輪融資,其中一個投資方是微信的母公司騰訊。

「投資者認為,新媒體是一種低投入、高回報的產業。」林果宇說。

「關鍵是,如何將數據變現。微信廣告,正變得越來越重要。」

「北美留學生日報」現在的廣告主包括:

新東方及其他語言培訓機構;

金融服務,比如銀聯;

中國電信;

以及電子商務巨頭天貓。

五、「北美留學生日報的文章精確反映了自己讀者群對美國的幻滅」

「這些廣告的繁榮,證明了中國網民對微信的高度依賴。」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蕭強說。

谷歌、Facebook、Instagram和推特在中國都無法使用,所以在美國的中國留學生與國內親友的聯繫高度依賴微信。

同時他們也用微信閱讀與中國有關的新聞。

蕭強說:「如果他們在國內的時候,每天在微信上花五六個小時。

那麼出國以後,他們仍會每天花五六個小時。

對他們來說,出國不出國,沒什麼區別。」

蕭強說,像中國許多網絡公司一樣,北美留學生日報選題很謹慎。

「所以,就只剩吃喝玩樂和支持官方的內容了。」蕭強說。

地攤小報風格的標題加軟性的宣傳屬性,同時吸引了讀者、投資人和政府。

北美留學生日報有時候會從右翼陰謀論媒體infowars和俄羅斯官媒「今日俄羅斯」收集素材。

北美留學生日報曾以俄羅斯衛星社某造謠文章為基礎,宣稱在敘利亞救助傷員的「白頭盔」志願者組織「比ISIS更加邪惡」。

美國2016年大選剛結束不久,北美留學生日報曾發佈一篇文章:

《美國媒體人:大選期間我們不再是記者,而成了希拉里的啦啦隊!》

這篇文章的內容來源之一,是時任紐約時報出版人的Arthur Sulzberger Jr.給報社同事的公開信。

但他信中的內容與北美留學生日報文章的內容完全不同。

林果宇說:「北美留學生日報的文章精確反映了自己讀者群對美國的幻滅,尤其是將美國與中國比較之後。」

「2016年大選之後,我們的讀者看到當今美國社會有多麼撕裂。」他說。

「他們看到自由給社會帶來的混亂。同時,中國社會秩序井然,積極正面,繼續前進。這讓中國留學生改變了自己對世界的看法。」

「這意味著,如果我們寫批評中國的文章,或者對美國唱贊歌,讀者就不會再喜歡我們。」

前些天,美國阿爾帕索和戴頓相繼發生大規模槍擊之後,北美留學生日報發文章解釋為什麼那麼多美國人擁有半自動武器。

文章說:「那是因為,在美國,當你的生命受到威脅時,警方沒有義務保護你。」

六、「老實說,這純粹是捏造的」

Deng He(鶴)結束了一場員工會議後,我終於在午餐時間對他進行了當面採訪。

(Deng最近從北美留學生日報離職,入職一家中國的廣告公司。)

出了辦公室,他似乎沒那麼拘束了,談起工作時更是神采飛揚。

他畢業於Dallas的Texas大學,擁有市場營銷學的碩士學位,畢業前曾在中國的公關公司實習,去年進入北美留學生日報。

他說:「我們的微信帳號代表了我們老板林果宇的聲音,我們只是跟著他的指令幹活。」

「從我入職那天起,我就嚴格聽從老板的指示,他讓我寫什麼我就寫什麼。或者說,什麼東西流行,我們就寫什麼。」

一天在下班時間,林果宇給他打電話,說自己看網絡熱門視頻的時候出現一個想法。

林果宇讓Deng He 寫一篇敘利亞朋友的故事,此人在中國看到春節爆竹時想到自己戰火中的故鄉。

然後Deng創造了文章的細節,包括作者與這個敘利亞人從高中起就是好友,敘利亞人死去的弟弟等等。

(最開始的時候,林果宇拒絕就此文是否捏造進行評論。第二次被問到此事時,他徹底否認了此文屬於捏造的說法,轉而宣稱文章的基礎是自己的親身經歷。北美留學生日報的合夥人兼經理牛承程Susanna Niu則說,那篇文章所有細節全部屬實。)

我向Deng He詢問,為什麼他覺得這篇文章能引起這麼多觀眾的共鳴。

「老實說,這純粹是捏造的,」 Deng He回答說。

「一切都是虛構的。我不確定我是否做對了,但這是老板讓我寫的。」

他還說,「我認為,如果一個新媒體帳號想要打動別人,你必須要讓他們覺得這是真實的。」

接著,他一口氣說出了當時轉載那篇文章的其他自媒體,里面甚至還包括在中國影響力巨大的官媒。

Deng He說:

「不管你寫什麼,總有人會罵你。但儘管如此,你還是在從他們身上賺錢,就當向他們收智商稅了。」

我與北美留學生日報的一名前員工進行了交談,她聲稱對北留會大規模編造故事感到震驚。

但她也很實在地承認了,在中國的新媒體領域,這樣的現象並不令人意外。

新媒體風險低,且轉瞬即逝。

更多的寫手傾向於講故事,畢竟,「大多數人閱讀只是為了消磨時間,誰會真的來核實真假呢?沒有人會,文章過了讀者們的眼就行,是真是假沒有必要去追究。」

七、陰謀論越離奇,流傳得就越廣

就像北美留學生日報的前員工告訴我的那樣,想要完全解構北留的困難在於,它並不是正規的媒體,缺乏明確的編輯使命,或者是一個清晰的編輯標準。

(有幾位前員工告訴我,不同的編輯對所謂的標準要求都是不一樣的)。

如果要按照牛承程的話說,北美留學生日報是一家新聞機構。

而Deng He則將之稱為「新媒體」,在這種形式下,像他這樣的年輕作家可以隨意編造故事,創造一種潮流,迅速走紅,創造出一個讀者認為真實的故事。

當我問林果宇,把北美留學生日報的文章稱為新聞或內容是否更準確時,他生氣地回答:「這有什麼區別嗎?」

當被追問他的出版物身份時,林被迫用了個詞「後真相」。

對此,他選擇了《紐約時報》做解釋,他相信事物的真相從本質上是不可知的,熱點新聞的意義在於人們自己對它們的不同解讀。

為了能夠更好的闡述自己的理念,他用了一個兼職做性工作者的研究生故事當假設。

「你該如何去定義它?」他問我:「如果是這樣一個故事,標題我們可能會取:『震驚!道德破產!精英學校的研究生去賣淫!』,但也可以是正面的,比如,『勵志!應召女郎考上了名校!』……正確性並不存在,因為它總是相對的。」

林還說:「每當我們說什麼是正確的價值觀時,真正的意思是指那些和自己相同的價值觀而已。」

香港中文大學傳播學學者方可成,自己也開設了一個名為《新聞實驗室》的微信公眾號,主要關注媒體素養。

方可成曾是《南方周末》的記者,在2013年轉入學術界之前,他從事時政報導。

早在2000年,當他還是一名高中生時,他想要成為一名記者,當時中國新聞業的空間比較大。

2003年,中國取消了國內收容遣送制度。

此前,有關廣州一名民工因未攜帶身份證而被拘留,並在拘留期間被毆打致死的新聞報導鋪天蓋地。

對於如今的國內新聞業,方可成表示嘆息。

大批記者離開了這個行業。人們更容易相信陰謀論,和假新聞。

方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寫道,陰謀論越離奇,流傳得就越廣。

許多微信用戶正在成為陰謀論的溫床,他們不一定真的那麼討厭美國政客。

但有關此類的文章,總是能夠輕鬆逾越10萬 。

八、「我的文章流量可以輕鬆碾壓他們」

再說回林果宇,他曾公開表示了對傳統新聞行業的蔑視。

還在自己的微信帳戶上寫道,「我犯過的最糟糕的錯誤是把希望寄托在堅持新聞理想的人身上」。

而在2016年,他在接受採訪時說,「這群人只有自己的理想,沒有製造新聞」。

在他看來,「傳統新聞專業的學生傾向於把大量時間花在如何寫一篇文章上,但在新媒體時代,我們希望報導和編輯能夠無縫地銜接,並增強我們對讀者的吸引力,我們不能只是僅僅等新聞發生後,再寫故事。」

當我向林詢問這些過去的評論時,他變得焦躁不安。

他說,旨在「改變世界」的報導導致了新聞業的草率無力。

當我回答說草率新聞與「堅持新聞理想」完全不一樣時,他的不快變成了憤怒,他告訴我,在採訪時引用受訪者的話(反駁)是不恰當的。

「難道我要告訴你我他媽的是個白癡嗎?」他反問,渴望結束這個討論。

看起來,林似乎並未將公開發佈過的文字視為公開記錄。

在做這個報導的過程中,我嘗試在北美留學生日報網站中搜索,發現從2016年初到當面美國總統選舉日之間,共有63篇文章的標題中出現了「特朗普」一詞,但他們的微信公眾號中只剩下14個。

我問林,北美留學生日報微信公號是否刪除了一些相關故事。

他回答說,「它幾乎從未發生過。」

當我提到許多與選舉有關的文章似乎已被刪除時,他毫不猶豫的說,「我們自願刪除了2015年和2016年的所有文章。」

林說他的批評者,包括方可成和「新聞實驗室」,因為對希拉裏敗選感到沮喪不安,才來針對他,因為他曾預測特朗普會贏。

「有一群人,即使受過美國大學訓練的新聞專業的學生,因為有怨恨,他們不適合向海外華人學生提供信息,」

林說, 「他們不是主流。我的文章流量可以輕鬆碾壓他們,因為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我討厭那些傲慢自大又說讀者可悲可憐的人。這樣既不民主也不自由。」

(在我們其他談話中,他將自己與特蕾莎·梅和馬丁·路德·金相提並論)

我和一些批評「北美留學生日報」的人談過,我從未聽到有人說它的讀者可悲。

事實上,他們都對現在的中國留學生表示了極大的同情。

他們覺得,真正令人不安的是,許多中國人習慣於將說實話視為製造麻煩,這會導致他們刻意與事實保持距離。

在網上中國年輕人中流行的一句話說:「我只是一個吃瓜群眾。」

這意味著一個人只是一個被動的旁觀者,既沒有途徑也沒有興趣知道真正發生了什麼。

九、「但我想如果不看新聞,也不會有任何損失。」

22歲的Huang Yijie 是紐約大學二年級學生,也是北美留學生日報的讀者。

他留平頭戴著黑藍框眼鏡,與我們見面時穿的藍色針織套衫搭配很好,他表現得禮貌而充滿希望。

他在微信上有近3000名朋友,其中700多人是北美留學生日報的訂閱者。

作為一個中國沿海城鎮富裕家庭的兒子,黃在15歲時抵達美國,進入馬里蘭州的一所高中。

「以前回到家裏,我就是一名安靜的中學生。」

他說, 「來到美國之後,有很多機會參加各種活動,比如學校選舉,我以前從未經歷過這些事情。」

在高中時,他開始以弗蘭克的名字成為班長。

我們坐在他宿舍的地下室公共休息室聊天,他瀏覽了他的iPhone XR手機上的聊天記錄,並解釋了各種微信群的目的:

二手物品交易,晚飯聚餐,寫作課,找人合租以便下學期離開紐約大學宿舍。

還有一個微信群為新來的留學生提供了疫苗接種,購買健康保險和考駕照的建議。

距離新的學期還有六個月,但是2023屆的紐約大學中國留學生的微信群裏已有500名成員。

黃有著積極的社交生活,但他說,這個城市可能是一個孤獨的地方。

「紐約市的一個特點是街上的每個人都戴著耳機,當你獨自散步或吃飯可能會很孤獨。」

他通過播客和在線閱讀驅趕自己的孤獨感。

他每天大約看「北美留學生日報」兩次,他告訴我,他特別欣賞對中國學生在美國校園遇到偏見的報導,比如一些教師強迫中國留學生在校園公共場所必須說英語的事件。

「我喜歡了解世界各地發生的事情,」他說。

我問他那些來源不靠譜的文章,比如關於敘利亞朋友的那篇文章。

他的回答讓我想起了薛定諤的貓。

「在我的心里,」黃說,「他們既不是真的也不是假的。」

當我問黃是否認為新聞行業很重要時,他停頓了一下。

然後他說,去年夏天,他去朝鮮旅行,根本沒有看新聞。

「我真的很喜歡看新聞,」他說。「但我想如果不看新聞,也不會有任何損失。」

備註:

本文編譯自《The New Yorker》(《紐約客》):The 「Post-Truth」 Publication Where Chinese Students in America Get Their News(後真相時代媒體:在美中國留學生從這里查看每天的新聞)

英文原文鏈接:https://www.newyorker.com/culture/culture-desk/the-post-truth-publication-where-chinese-students-in-america-get-their-news?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北美留學生日報》的反擊文網址如下:

https://mp.weixin.qq.com/s/FJRn3rv3JTn4VWjSgaOTQw

  京東也做互聯網醫療,才做了一年半,已經快上市了
  中國互聯網反腐:抖音員工貪1000萬、騰訊PCG腐敗、百度老員工涉案多
  微信成立十年,創始人張小龍在創辦之初可能想像不到如今的樣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