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本文來源:冷炮歷史

微信id:lengpaolishi

作者:米南德

今天的揚州,是需要依靠本地名人來博得存在感的非一線城市。

但若是將時光倒退千年,則揚州的地位足以比肩今日的上海和深圳,再不濟都是杭州水準。

揚州的發跡絕非一蹴而就,整個過程也不會水到渠成。

尤其是在近1000年內的興衰往復,足以讓今人將之視為帝國體系下的盛衰晴雨表。

江東勢力的人造堡壘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最初的揚州是淮夷人的邗國

早在先秦時代,揚州當地就是屬於淮夷人的邗國腹地。

在整個聯盟被周人不斷向南擠壓之餘,其位於長江邊的有利地形,使得邗國成為江淮本地人的最後陣地。

但周人的擴張和影響是全方位展開的。

除了有來自中原腹地的洛陽周天子和北面齊魯兩國,南方江東地區的吳國也悄然興起。

由於需要占據更多的平原可耕作區域,邗國便遭到吳人的連續攻擊。

雖然最後將7-8歲的男童都拉上戰場,依然沒有擋住實力更強的南方霸權。

邗國也就此數去獨立屬性,開始漫長的帝國拉鋸戰生涯。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最初的揚州城由北進的吳國人建立

作為吳國在江北的橋頭堡,最初的揚州城被建立起來。

不僅有著超過大部分江東城市的防禦級別,還經常部署重兵和藏有大量軍資。

吳國軍隊也經常以此為前進基地,不斷向著北方的淮河流域推進。

最後甚至兵臨泰山,讓位高權重的齊魯兩國都被迫低頭。

作為這個北進戰略的副產品,邗溝運河被挖掘開通。

當時的決策者是不會料到,這條途徑揚州的快速通道,會在日後成為幾大帝國的生命中樞線。

當然,由於吳國的頭重腳輕戰略,長江兩岸又不可避免的落入越國之手。

但越人的早期秦制改革非常失敗,並幾乎同時惹怒了位於兩個方向上的齊國和楚國。

最終,完成復興的楚人東進江淮,把勾踐苦心創立的帝國分割成兩半。

揚州的重要地位暫時消失,成為楚人在東方拓殖的眾多據點之一。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楚國東進後 揚州的地位便出現衰退

帝國體系賜予紅利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漢朝時的揚州 是統禦長江兩岸的首府

公元前3世紀,當秦國大軍橫掃七雄的京畿,揚州的地位依然沒有得到提升。

其中的原因也非常現實,秦人首先要控制六國的中樞,然後再將影響力投射到邊區首府。

當時的揚州雖然靠海更近,但終究是江北與吳郡之間的中轉站。

所以關於這個地方的記載就很少出現在歷史上。

劉邦的西漢重新控制天下後,開始在關東各地施行分封。

自己的侄子劉濞成為新的吳王,並將首府設在被稱為廣陵的揚州。

雖然劉氏源自前楚國地界,但依然是典型的江北思維。

所以在整個兩漢時期,江東都是江淮南部的附屬品。

無論是吳王的宮殿,還是後來漢朝州官的治所,都被置於揚州境內。

漢朝貴胄也普遍喜歡北岸領地,不樂意去南方開拓更多田產。

縱使漢末有靠淮泗精兵創業的孫氏集團,也不敢更不能將都城置於危險的江北地帶。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建業的崛起 不可避免的將揚州比肩下去

最終,揚州的命運改變還是在4-6世紀的南北朝時代。

隨著永嘉之亂掀起的衣冠南渡,讓大量人口聚集到長江兩岸。

在首批身份尊貴的難民渡江後,更多姍姍來遲的人就只能留在北岸。

南方的建康朝廷也加以利用,將他們逐步編組為善戰的北府軍,專門拱衛江東的前沿。

揚州因為地利因素,自然被重新重視和發展起來。

以至於為後來的真正帝國提供了絕佳舞台。

公元6世紀的隋朝建立後,重生的帝國開始遭遇前人未有之困局。

支撐秦漢霸業的關中生態惡化,以至於帝王開始為都城生態圈的良心運作而發愁。

在整個北朝時期,頻繁的戰亂與多中心格局讓問題得以掩蓋,以至於新的長安宮廷幾乎在江淮以北找不到足夠的財賦來源。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揚州的地位在隋唐時期首次進入頂峰

在不得已之下,由六朝開拓的江東地位就顯著起來。

但帝國不願意讓長江對岸出現新的地區中心,因此選擇拆毀建康而將首府搬回當年的廣陵舊地。

揚州的江都地位便得到確立。

這里不僅是控制大運河通道的中心節點,也是帝國軍隊隨時向南北兩頭調動的快速兵站。

因此,直到自己山窮水盡之際,隋煬帝都不願意將大營從當地搬離,惹得關隴軍事集團將他徹底從歷史上銷號。

隨之而來的李唐盛世,更多注重對西北等邊緣區域的控制,對江南的直轄管理反而寬鬆不少。

揚州的戰略位置也並為得到削弱,反而因國際貿易的暢通而步入歷史最佳狀態。

大量自六朝時代就活躍沿海的印度海商,漸漸將登陸口岸從廣州北遷到揚州。

然後再利用運河水道進入北方的幽州或西面的洛陽。

從西北各口岸內遷的波斯、粟特和突厥商團,也很快向南將分號開到揚州,以便同海路船隊直接接洽。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唐朝時的揚州 已經成為東方的最大貿易中心

後來由於阿拉伯勢力擴張,更多中亞商賈失去了原有母邦,進而在唐朝各地定居下來。

除了北方的長安和南方的廣州,位於中部的揚州也是非常不錯的選擇。

甚至還有來自渤海和新羅的商船和頻繁出入的日本遣唐使,都以揚州作為主要口岸。

然而,江都的繁榮基本全部仰仗帝國體系的良性運作。

因此,等到唐朝在安史之亂後步入衰微,揚州的繁華也就將為自己帶來不斷的磨難。

任何進攻當地的反叛勢力,都不會遭遇太強的抵抗力度。

這是因為唐朝的軍事部署向來是北重南輕,使得江淮地區的地方武力非常羸弱。

作為帝國圈養的母雞,免不了被如饑似渴的敵人直接暴力取卵。

最終,始建於西漢而興盛於隋唐的揚州城被徹底摧毀。

期間的數次頑強復興,也只是在為下一波劫掠者積攢戰利品。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揚州的首個盛世 也隨著唐朝的衰退而逐漸結束

周而復始的定位紊亂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北宋滅南唐後 恢復了揚州的交通據點地位

公元10世紀,當汴梁的趙宋政權嘗試再次重構帝國體系,揚州就因為運河系統的存在而獲得重建。

然而,北宋從未準備復興昔日的江都,只是將其作為秦漢時期的一個交通中轉站。

以至於保存今日的城牆都看上去低矮不堪。

更為糟糕的是,由於唐朝到五代之間的數次毀滅,讓揚州的國際貿易中心地位不保。

依然會定期造訪的印度海商,逐步撤退到更靠東海的浙江寧波。

北方的粟特集團已完全湮滅在突厥部落或中原定居者之間。

加上遼帝國和西夏的出現,讓很多中亞商團不再進入北宋治下的內陸,揚州的地緣重要性就大不如前。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宋朝時期重建的揚州城地圖

在兩宋之交的靖康之變中,又有大量難民和潰兵湧入當地。

運送貴重物資的大船在港內擱淺,結果被金兵全部截獲。

這次風波也促使揚州在後來進一步退化為臨安朝廷的北方前線,距離經濟中心是漸行漸遠。

但時代還是和南宋開了個玩笑。

揚州方向重點防范的金國,終究沒有能攻破長江防線,但實力更強的蒙古人卻可以迅速利用地緣破綻南下。

當伯顏的艦隊順江而下時,揚州的任何重點防禦都無法拱衛臨安本身。

蒙元南下滅宋的大戰,半數發生在長江中上遊區域,餘下的也主要在下遊的南岸展開。

忠於宋朝的李庭芝,雖然在本地防禦的固若金湯,卻無力以攻勢阻礙元軍的任何戰略部署。

在最後的長期圍困中,在兩宋時積攢起來的人口,也就也大都死於饑餓和疾病。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李庭芝的死守 最終讓揚州遭遇重新洗牌

更為諷刺的是,結果揚州的元朝再次促成當地的復興。

由於元朝將運河從原來的東西走向改為南北主幹道,所以揚州首先肩負起原有的交通支點作用。

其次,海運的再次復興和發展,又讓揚州在盛唐時的地緣優勢得到恢復。

加上中亞與中原之間的商路暢通,更進一步刺激了揚州的貿易和經濟總量發展。

於是在蒙元治下的當地,不僅城市規模有了擴張,還有大量來自中亞乃至歐洲的商人也雲集和選擇定居。

盡管類似的現象在大都、杭州、泉州和廣州都非常普遍,但揚州始終是外番由海路去往帝國中心的必經之路。

如果說馬可波羅的遊記過於玄幻,那麼阿拉伯旅行家伊本-白圖泰和天主教神父鄂多立克的見聞也足以說明一切。

雖然已是末日前的回光返照,但當時的揚州確實達到了後來明清兩大帝國都無法給予的高端定位。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一位遷居揚州的義大利商人墓碑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揚州在元朝時期重新變成國際貿易中心

衰敗的確定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大明的南直隸建構 基本上注定了揚州的衰落

14世紀後期,明朝以江南和淮西為中心開始構築自己的帝國體系。

揚州首當其沖的成為北伐基地,卻也因為過於靠近都城南京而無法獲得發展空間。

哪怕是朱棣在15世紀將帝都北遷,依然保留南直隸的重要地位。

揚州便注定無法恢復到往日輝煌。

更要命的問題,在於明朝選擇封閉大部分地方的對外聯繫。

因此,除了南北大動脈的運河外,揚州實際上不再能仰仗其他區域的交通便利。

在一個徽商需要翻山尋找福建海盜幫忙的時代,有限的對外貿易口岸是廣州、泉州、寧波、登州、哈密…..而且彼此之間沒有任何有機聯繫。

揚州的定位被死死限制,只能依靠漕運、糧產和官營鹽業維持餘下的繁榮。

但瘦西湖的揚州瘦馬,始終比不上對岸的秦淮八艷,也注定了揚州在晚期帝國體系內的地位掉落。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明朝時期的揚州地圖

17世紀,在明清之交的動亂歲月,揚州最後一次成為四方矚目的焦點。

大量難逃的官員和宗室,只要有機會便從當地通過,趕往隔岸的留都換得生機。

史可法這樣的理想主義者,也把揚州重新定義為弘光朝抵禦北患的戰略支點。

不惜以肉身坐鎮城中,苦苦維系離心離德的江北四鎮。

但面對兵鋒正盛的八旗軍和吳三桂,這樣脆弱的防禦體系注定無法堅持太久。

揚州僅存的軍事要塞屬性,也在清軍的紅衣大炮面前被摧毀殆盡。

由於和世界隔離太久,曾經的國際大都會在新式武器面前顯得不堪一擊。

雖然類似的事情還會在江陰和嘉定重演,但她們的歷史和起點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與揚州相提並論的。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史可法的揚州 最後一次成為重要的軍事據點

千年揚州:帝國地緣格局變遷的縮影

▲清朝時期的揚州城

在清朝的統治下,揚州繼續靠漕運和鹽業在苦苦支撐,甚至還因禍得福的躲過了很多戰亂。

17世紀晚期的鄭成功大軍,就選擇沿著南岸一路摸到南京城下。

19世紀中期的英軍,也從鎮江進攻江寧,絲毫不願分兵北面的揚州。

僥幸背後所折射出的苦澀事實,便是城市在地緣戰略上的地位徹底喪失。

以至於無論每次條約規定增加多少通商口岸,都不再有揚州城什麼事情。

縱觀揚州城的歷史,無疑是隨著不同帝國體系而始終發生定位變遷。

從最初的堡壘和前進基地,到後來帝國東南控制中心,再發展為萬人矚目的國際大都會。

揚州的自身定位,就是體察同時代帝國治禦模式的窗口。

盛衰背後的深層次因素,往往不由自身意志所決定,而可能受到千里之外的某個決策影響。

這就使得本地的發展成果難以持久,終究逃不過王朝興衰的既定輪回。

  清末民初,搭飛行器飛上天的女性們
  青幫的崛起和衰落
  為什麼秦漢之後的國號有叫秦、齊、魏、趙、楚、燕、梁、宋,就是沒有一個叫韓的?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