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互聯網,一個東北小城做美甲的年薪百萬人民幣

本文來源:才人出

微信id:cairenchu308

記者:丁潔

《樂隊的夏天》大結局的時候,新褲子樂隊的朋克女貝斯「夢姐」的指甲炸了。

金屬色、鉚釘、暗黑、鏡面,這些魔幻的元素集結在一起,讓螢幕前的無數女孩癡迷萬分。

哪有少年不馳馬,哪有姑娘不戴花,誰還沒有一個又酷又冷艷的「壞女孩夢」?

這個夏天,塗一手個性的指甲已然成為新風尚,但也讓北京地鐵10號線多了一些疲憊不堪的晚歸女生。

她們便是河貍家的美甲師——如果你是地鐵常客,稍加留意,便可以發現幾個拎著粉色拉桿箱的女孩。

她們在河貍家上接單,在四九城裏不分晝夜地來回穿梭,一如這個城市每一個追逐夢想的平凡女孩。

天下網商記者日前專訪河貍家創始人雕爺,他說, 這些來自三四線城市的女性,靠著一技之長成為一位手藝人。

她們不知疲倦晝夜接單,拎著粉色小箱子換5趟地鐵滿城市跑,只為收入增加後能給孩子多買一雙鞋,多置辦一套文具。

不久前全國婦聯表彰了河貍家,說他們改變了很多底層婦女的命運。

東北四線城市的小女生,搖身成為「美甲界的大神」

吉林85後女生Wendy(應採訪者要求使用化名)便是這群被改變命運的女生之一。

她是自由美甲師中的一員,年紀不大,入行卻已13年。

▲Wendy(左)是范冰冰的御用美甲師

如果沒有互聯網,她可能還窩在吉林的四線小城的一家美甲店裏。

而如今,她蛻變成了一位企業家,一個想要摘月亮的女孩,互聯網正在為如Wendy者製造更多的機會,讓朵朵繁花綻放於盛夏之夜。

13年中,Wendy的手藝日漸成熟,正把看似微不足道美甲演繹成梵谷式的創作。

13年中,她收入日豐,在北京買了車,買了房,在30歲之前實現了年薪百萬的夢想。

13年中,她服務對象日廣,這串名單如果公布在她出生的小城市,估計能引起全城轟動——董明珠、范冰冰、李小璐……她甚至還登過LV的秀場。

但是她最自豪的還是,她和她的姐妹們一起證明了一件事:誰說美甲的服務行業就卑微普通,誰說東北四線城市的女生就沒有想飛之心?

第一眼見到Wendy,覺得她有幾分韓國美妝大神Pony的模樣。

13年前,東北吉林。美術生Wendy剛大專畢業,她在一家美甲店做學徒。學習15天,Wendy就上手服務顧客,而同期生起碼要花3個月以上的時間。

看起來天賦異稟,但早期她也弄傷過顧客的手,磨破過指甲。

6年前,北京一家美甲店挖她,開出6-7千的月薪,比老家翻了3倍。帶著憧憬,她成為北漂客。

每一家美甲店都是一個小社會,每天都能上演一集《甄嬛傳》,老欺新,搶客人。因而,美甲行業的人員流動性很強。

但技術始終是根本,技術過硬才有回頭客。Wendy悶頭苦練,在北京攢夠錢,就去日本進修、考證,目前她手捏JAN日本協會講師的資質,是行業內的最高級。

2014年,互聯網盯上了美甲業,河貍家、58同城、嘟嘟美甲出現,他們都開始搶食這門線下的生意。

當時,河貍家創始人雕爺要挖北京城裏50位最好的技師,Wendy入選了。

入駐平台做自品牌,相當於在淘寶開一家店。互聯網建立的公平機制,讓Wendy幾乎沒有猶豫地加入河貍家。

▲Wendy擅長日系美甲

在河貍家5年,一直進階的她成為了很多人口中的大神,美甲客單價高達2000元,沒有一定經濟實力的小仙女還真叫不動她。

如果說剛來北京時,Wendy是在迷霧中跳舞,那現在,她架上互聯網的翅膀衝出了迷霧。

范冰冰的御用美甲師,30歲前年薪百萬

Wendy是河貍家排名第一的美甲師,五顆星,零差評。

約美甲師上門服務也像是一場「網友奔現」,除了熟客,大多數時候你並不知道下一個開門的人會是誰?可能是叱咤影壇的明星,也可能是縱橫商界的女企業家。

最讓Wendy難以忘懷的,還是在6年前,在知名女攝影師陳漫的攝影棚內,她第一次見到了範冰冰。

那是她進入河貍家後遇到了第一個大咖,她要為範冰冰提供一套美甲服務。見到大明星的那一刻她心口砰砰跳,仿佛耳朵都能聽到這場內心戲。

但當拿起範冰冰手時,她又恢復了平靜,像梵谷一樣,沉心創作。

範冰冰喜歡純色,李小璐喜歡hello kitty型的可愛風,不少服務過的明星的喜好她都熟記於心。

大多數時候,Wendy會去到明星家中。不探聽明星隱私,不泄露明星住址,是從業準則。

Wendy的技術得到了範冰冰的認可,成為了她的禦用美甲師,在範近期的一則小紅書筆記裏,Wendy的後腦勺還出了個鏡。

▲正在為范冰冰做指甲的Wendy

在業內有了名氣,她也接到了不少奢侈品牌的高定秀合作。

她剛幫LV做完一場秀,在後台幫模特進行指甲造型。

「我服務過很多登上過福布斯榜單的女企業家。」

這裡也包括格力董事長兼總裁董明珠。

她自豪地表示,30歲前年薪百萬目標,達成。

塗指甲前要畫設計圖,用專業攻破行業偏見

Wendy每次上門服務都要帶四個箱子,顏色一個箱子,飾品一個箱子。打開箱子,幾百瓶指甲油排排站,很壯觀。

每當接到私人定單時,她會提前幾天在家裏畫設計圖,就像服裝打版一樣。

她時常光顧一些奢侈品大牌門店,看色彩搭配,找尋靈感。

她會確保每一位顧客的指甲不重樣,即便是做單色,她也會用2-3種色彩混合調制。

▲一整個箱子都是指甲油顏色

指甲延長、雕花、鑲鑽,都是復雜工藝,手不能抖,眼不能花,極度考驗人的耐性。她的最高紀錄是在凌晨5點結束,為一位顧客做了整整7小時的指甲。

一天至多接3單,是她的時間和身體承受的最大範圍。

大部分的上門美甲師都要服務到後半夜,顧客下班後的休憩時間,是行業峰值。

被顧客挑刺、甩臉子、責備都是常見事,有時候美甲師會變成顧客的出氣筒。

有一次她好不容易趕到顧客家,可這人突然「公主病」起來臨時要取消訂單,Wendy只能把委屈往肚子裏咽。

從業13年,Wendy最想得到的是平等和尊重。

在日本,手藝人備受尊重,大家會稱呼其為「先生」(老師)。「我在學習期間重新建立了對美甲的認知,這不是一份服務人的工作,是幫助別人創造美的過程。」

改變底層女性的命運,Wendy和她的百人娘子軍

幾個月前採訪過「雕爺」(本名孟醒,河貍家創始人),天下網商記者問他「河貍家目前盈利了嗎?」

「現在也沒盈利,只是虧損比較小。」他答道。

五年時間堅守著一家不盈利的公司,為什麼呢?

因為他覺得有價值。來自三四線城市的女性,靠著一技之長成為一位手藝人,她們不知疲倦晝夜接單,拎著粉色小箱子換5趟地鐵滿城市跑,只為收入增加後能給孩子多買一雙鞋,多置辦一套文具。

不久前全國婦聯表彰了河貍家,說他們改變了很多底層女性的命運。

▲不少美甲師都來自三四線城市,渴望通過雙手創造財富

北漂6年,Wendy組建了一支百人娘子軍,有不少人都是來自農村的家庭主婦、服務員,基本沒有怎麽讀過書,但渴望通過雙手創造財富。

如今,這些人中不少都買得起車,還是奔馳、寶馬。

而Wendy自己也在變,從美甲師轉型成管理者,除了讀書,她還在研發美甲衍生品,不久前她還開了家淘寶店賣貨。

如今你通過河貍家、支付寶、淘寶,甚至盒馬鮮生都能預約到這些手藝人。

互聯網正在為如Wendy者製造更多的機會,讓朵朵繁花綻放於盛夏之夜,讓每一位平凡的勞動者的收入有回報,付出有尊重。

  你以為你在創業,其實你只是在為社會打工
  東北95後女孩的創業之路:大一輟學,如今年收入百萬人民幣
  浙江17歲學生養蜂3年,已註冊自己的公司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