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蒙中國中產階級健身的「浩沙」倒閉後,健身者後續百態

▼2019年5月底開始,浩沙爆發撤店潮引起注意。

本文來源:每日人物

微信id:meirirenwu

作者:許言

最後的瘋狂還是沒能挽回局面

2019年7月,為了能夠找到合適的健身房,汪玲繞著小區方圓2公里進行地毯式考察。

健身房還沒找到,她眼見著自己的膚色「黑了兩個色號,變得越來越古銅」。

過去10年,她從來沒有考慮這個問題。

2010年開始她就在小區門口的那家浩沙健身鍛煉,10年來從來沒有換過店。

3月開始,北京浩沙各大門店紛紛進入了神秘的裝修模式,不是管道檢修,就是設備更新,汪玲也就有一天沒一天地去。

4月,業內開始傳出浩沙即將閉店的風聲,店裏開始斷水斷電,很多會員常常甩著一身臭汗回家。

汪玲覺得有點不對勁,但轉念一想自己畢竟是浩沙的通卡會員,10年的老用戶,「怎麼樣也不能坑了我吧」。

直到6月,她所在的浩沙正式宣佈被另一家健身品牌接手,並且所有老會員資格僅保留至6月30日,她才知道事情不對了。

汪玲開始尋摸家附近、公司附近的浩沙門店,按慣例這種情況,北京的任何一家浩沙店都應該接收她。

事情發展出乎她的預料,她能找到的浩沙門店不是轉讓就是被收購,而且沒有一家店能夠「無條件地」接收她這個10年的老會員。

加錢是唯一的辦法,或多或少而已。

浩沙:被拋棄的健身啟蒙

▲某寫字樓附近的浩沙健身房被貼上封條,門口「浩沙」兩字的牌子也被摘下。圖/ 中信出版集團 常識顛覆組

其實,一切端倪早已顯露。

2018年年底,汪玲所在門店賣出了售價1299的3年卡,平均一年不到450元。

在普遍年卡價格都在1000元以上的北京,是難以置信的。

當時她又去了幾家分店鍛煉,銷售價格都低到難以想像,她沒有多想,以為只是經濟不景氣導致價格下降。

真正讓會員們感到憤怒的,是浩沙明知道要倒閉了,還在向老會員以及新會員兜售年卡。

  中國中產階級的健身焦慮:你自律的朋友正在拋棄你

在大眾點評已經顯示關閉的十幾家北京浩沙門店的評論區,聲討這件事情的人不在少數。

很多人是在最後半年被「忽悠」辦了3年卡、5年卡、甚至10年卡,體驗感已經夠差了,還要被騙,他們無法接受。

明知倒閉還要賣卡,浩沙的員工告訴每日人物,自己是無可奈何,當時總公司發話了,在這期間他們所銷售的金額將與他們被欠的工資直接掛鉤。

給會員賣出多少,就能補償他們多少,一種變相的威脅。

領導級別的能補償50%-60%,教練或前台工作人員補償30%-40%,剩下的錢再分期補償。

為了拿到拖欠的工資,下到健身教練,上到區域經理,在浩沙的最後時刻,沒幹別的,都在卯著勁兒賣卡,只字不提要倒閉的情況。

一方面是為了討回自己的工資,另一方面,他們都覺得浩沙還能靠這撥收割「最後一搏」。

方坤也萬萬沒有想過這樣的場景。

這是他在浩沙當教練的第4個年頭,也是他第一份教練的工作。

當初來北京做教練,就是沖著浩沙的品牌來的,夠大夠穩定,最重要的是,「相比別的健身房,浩沙能按時給錢」。

過去也有拖欠工資的經歷,少則一個月,多則兩三個月,但最後一定會一分不少給員工。

這次欠薪時間最長,從去年10月開始,他們等過了元旦,等過了春節,工資還遲遲沒發。

2019年,浩沙取消了本應該在年初舉辦的年會,事後方坤猜測應該是集團怕員工集體在年會上討薪,「心里有預期,但沒想到倒得這麼快」。

最後的瘋狂銷售還是沒能挽救浩沙的局面。

7月,有消息傳出,浩沙在北京的45家門店已經全部關閉。

一部分被市面上的連鎖健身品牌接盤,一些位置欠佳的門店到現在都沒有轉讓出去。

據多名浩沙前員工向每日人物透露,接手浩沙店面的商家也接手了過去的浩沙員工,並承擔了一部分浩沙欠下的工資。

這是員工們願意繼續為新東家賣命的原因——在奮力賣卡後,他們的損失還可以進一步降到最低。

接收老員工,也是商家想要盤下好地段,節約人力成本最好的方法。

也有一些員工選擇離開,去了別的健身房或轉行做別的職業。

在其他員工看來,是因為這些人的損失還不夠嚴重。

如果他們被欠的錢足夠多,十幾二十萬的,他們一定也會選擇留下來。

對於會員來說,他們的情況更糟糕,因為沒得選。

和汪玲一樣的,大有人在。他們不僅沒被新店接收,想要繼續健身,得重新補交一筆費用。

少的交20元,多的要重新辦一張6000元的卡。

新店家都有套路,聲稱花了幾十萬重新裝修,設備升級,團隊更替,並說服老會員加錢續卡會比其他人更加划算。

讓老會員更膈應的是,勸說他們花6000元辦新卡的會籍主管,就是浩沙危機時期向他們極力推銷年卡的那一個。

浩沙一夜傾倒,讓很多人對「健身房」產生了不信任感。

帶著「健身」兩字的私人工作室也會被人懷疑,有人路過店門口免不了議論兩句,「這家不會像浩沙一樣跑路了吧」。

浩沙:被拋棄的健身啟蒙

▲浩沙健身門店前,有人拉起要求店家退款的橫幅。圖/ 投中網

健身房像是城市人群的一個縮影

看中浩沙的人,大多都不是看中它的環境,圖的就是「離家近」、「方便」。

浩沙會員雯雯回憶這十年,浩沙給她的感覺更多是一種「公共的」場所,「要說檔次吧,也只是夠用而已」。

浩沙出發早,在2009年就成為國內乃至亞洲規模最大的健身俱樂部,全國門店多達86家,2017年更是擴張至150家。

搶占先機的浩沙選中了許多小區、商場、寫字樓等最優地段,憑借這個優勢成為許多健身人群的不二選擇。

健身難在堅持,如果有從家或辦公室徒步幾分鐘就能走到的健身房,一定會成為不得不考慮的選項。

因為如此,聚集在同一健身房的大多都是相熟的人。

小區附近的都是鄰居,公司附近的都是同事。

方坤有時候會觀察來往的會員,健身房像是城市人群的一個縮影。

早上9點,來的大多是附近的居民大爺大媽,普遍睡眠淺、醒得早,清晨是他們鍛煉的好時候。

聊聊天,拉拉家常,鍛煉完正好回家做個中午飯。

下午三四點,伴隨一天的交易停盤,股民們陸陸續續出現在健身房,一邊鍛煉身體一邊分析今天開盤的情況。

晚上8點,城市白領們開始出沒,大多都是來上個團操課,跑跑步,一般不會選擇過於激烈的運動,來這里主要是為了得到一些喘息。

周末是家長帶著孩子來遊泳的好機會,夏天的傍晚泳池裏擠滿了戴著救生圈撲騰水的孩子,家長喜歡坐在泳池邊交流學校課業和興趣班的事情。

比起一般健身房,很多浩沙更像是社區的公共交流場所。

在2000年左右,國內的健身品牌還不多,尤其對於二三線城市的居民來說,浩沙是他們最好的選擇。

浩沙是很多人開始健身,培養健身意識和習慣的地方,在很長的時間里它是一種陪伴。

浩沙,一直都顯得很親民。

流著閩南商業血液的浩沙創始人施洪流,在上世紀80年代憑借一條健美褲,讓浩沙在健身服飾行業嶄露頭角,當時「不管多大肚,都穿健美褲」的流行語傳遍全國,一時風頭無兩。

隨後浩沙進軍泳裝行業,成為國內最大的泳裝品牌,還多次贊助比基尼小姐等選美大賽,被稱為中國第一比基尼品牌。

即便是生產瑜伽服、運動服,浩沙也不會落下兒童、中老年的款式。

浩沙走的從來都不是高冷路線,下到兒童,上到老人的市場,它能夠牢牢抓住。

浩沙:被拋棄的健身啟蒙

▲2006年4月,浩沙在中國國際時裝周上發佈泳裝。圖/ 視覺中國

這個以賣健美褲起家的品牌,成為過去20年間不可忽視的大眾體育品牌,甚至是許多人難以忘懷的情結。

對員工也是一樣,浩沙是很多人的起點。

不止一名前浩沙教練告訴每日人物,在浩沙最輝煌的時期,剛剛入行的新教練選擇健身房,第一個就是浩沙。

相比一些高端的品牌,它的門檻低,同時機會也多。

即便剛開始要睡在健身房,底薪只有1000多元,他們也願意。

一些新教練就像學徒工,每天只要擦擦健身器材,上上油,盼著只要努力,就能有出頭的時候。

會籍員工(銷售)很多也是沖著浩沙的牌子來的,在浩沙工作5年的會籍主管劉傑坦言,現在自己沒辦法選擇去一些工作室、新型的健身場館工作,因為那些地方不需要會籍。

更直白點說,那些地方不需要賣卡圈住會員。

在小區附近的浩沙更容易完成這樣的會籍任務,它的特性能更好把一批社區人群圈在這里。

一邊下沉,一邊走進死迴圈

會員的流失是傳統健身房的大忌,這意味著現金流隨時會斷裂。

根據《2018年中國健身行業數據報告》顯示,現金流斷裂是造成國內74.7%健身房倒閉或轉讓的主要原因。

7月底,健身行業自媒體與研究機構「三體雲動」發表文章稱,控股集團浩沙國際遭到股市突然暴跌,抽走了浩沙健身的正常現金流救火,才導致浩沙健身被殃及,最終一發不可收拾。

即便沒有這次資本運作的失敗,浩沙依靠現金流的生存模式,在浩沙的會籍主管眼中,也是「非常脆弱的」。

劉傑告訴每日人物,在浩沙這類的傳統健身房中,會籍的業績壓力一直大於私教的。

特別在打價格戰時,價格過低,水電房租不斷上漲,而成本收不上來,入不敷出的現象很常見,就只能靠招收更多的會員來填補窟窿。

一旦兩三個月會籍kpi沒有達標,現金流就會出現問題,這也是他們從2016年開始多次發不出工資的原因。

不要說工資,就連按時繳納物業費、水電費、租器材費都是問題。

身為教練,方坤也需要賣課,只是沒有劉傑他們賣得狠。

節慶搞促銷是浩沙的套路,新年、聖誕節不用說,三八婦女節,情人節、七夕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折扣。

為了響應電商號召,雙11,雙12也有很大力度的折扣。

浩沙:被拋棄的健身啟蒙

▲浩沙健身工作人員身穿促銷廣告,在北京西單路邊招攬生意。圖/ 視覺中國

但一家健身房總有自己的容納量,無限地增加會員人數,器材和能源的損耗就越發嚴重,運動器械排隊、破損,衛生來不及清潔變成了常態。

口碑對健身房的生存至關重要,會員體驗感差,流失的速度就快,但流失得快還得需要想盡辦法招攬更多的會員,劉傑明知道這是個死迴圈,但也找不到更好的辦法解決它。

在資深會員雯雯看來,浩沙十年來除了操課幾乎沒有進步,經營理念還是「無限賣卡」。

10年前是為了賣卡,10年後還是在賣卡,「沒有門檻,沒有限度地賣卡」。

場地的飽和量是否超標不是浩沙考慮的問題,能往里面塞多少人才是他們關心的。

很多時候,教練的人數已經不匹配學員的容量,有的學員甚至沒課可上。

磨耗的還有肉眼可見的東西,器材淘汰制是浩沙的特色。

A類店享有最好的健身器材和門店資源,A類店淘汰的產品會放到B類店,B類淘汰了給C類,C類店的環境和器材是最差的,一般選址地下室,伴隨著發霉味道的,還有器材的銹味兒。

相對應的,價格也有所不同,A類店一年2000元左右,C類店最便宜能低到600元一年。

當初的健身時尚先鋒浩沙,在這樣的迴圈中,逐漸下沉,走進群眾。

600元一年的價格,能夠吸引的一般就是小區的普通居民,尤其是閒來無事的老頭老太太,他們對待健身器材和私教沒有過多要求,有個還不錯的場所就行。

方坤說,比起小區的公共健身區,健身房能遮風避雨,還吸不到霧霾,是社區居民的最愛。

雯雯去年年底去浩沙健身的時候,座椅的皮幾乎都爛掉了,啞鈴已經銹到掉渣,跑步機跑著跑著就卡住,即便這樣有時候還需要排隊使用。

有些教練身上看不到鍛煉的痕跡,水平還不如會員高,甚至還有頂著啤酒肚來上課的教練。

停水停電是常有的事情,大家都是趁著白天還能看清去練幾個小時,天一黑只能回家。

到了最後,會員們也都破罐子破摔了,有大爺大媽不去鍛煉,而是拉著一車髒衣服去洗衣服。

倒閉前夕,浩沙的用戶體驗已經降到了最低。

冬天沒熱水,一半的器械不能用,教練頻繁更換,在第三方點評網站上,對浩沙的聲討源源不絕。

曾經代表浩沙北京地區最高水準的惠東旗艦店,也被憤怒的網友打出了一顆星,表示「失望透頂」。

浩沙:被拋棄的健身啟蒙

▲浩沙健身房內場景。圖/ 蛋解創業

年輕人有新玩法,中老年還得回歸廣場舞?

想要擺脫浩沙這樣「會籍重如山」傳統健身房的弊病,很多傳統健身房已經開始調整經營策略。

譬如,威爾仕這樣的健身房在幾年前就開始革新,減少會籍比重,加大私教課的力度。

過去一家健身房的私教比重能做到1/3就已經很不容易了,現在的狀況已經反過來,私教才是重頭戲。

私教課也趨於細分化,還分出拳擊教練、減脂教練、力量教練、拉伸教練、放鬆教練。

在健身行業闖蕩十多年的教練賈雲超很早就注意到這個問題,他也是看中私教的前景,從傳統健身房「出走」,2014年創立了自己的私教工作室極能空間。

那時候國內的私教工作室正如雨後春筍一樣冒出來,大家都往這個圈子湧入,因為他們意識到「消課率」才是保障健身行業更好運作的關鍵。

賣私教課才能提升消課率,而非傳統模式下的賣卡。

賈雲超解釋,2018年他的工作室賣課和消課的金額只差1萬元,相當於不欠錢。

而像浩沙這樣的傳統健身房,動則賣三年五年的卡,卻不能保證在三五年內能夠給會員提供相當程度的服務,加上私教的消課率也不如工作室,很多會員一年可能都上不完團課,就像欠債一樣,越積越多。

三體雲動的數據研究中心指出,消課率側面與場館的負債率掛鉤。

劉傑其實也意識到這個問題了,會籍單價低,消耗慢,而私教單價高,周期短,消耗快。

事實證明,他再怎麼努力,私教的業績產出還是要比會籍高很多。

浩沙:被拋棄的健身啟蒙

▲浩沙私教正在指導一位學員的動作。圖/ GOMAJI

除了消費水平稍高、精準打造個人健身體系的工作室外,近年來還出現了超級猩猩這樣專門打造團操課的品牌。

比起前者,後者更像一個解決都市年輕人社交問題的場所,是全新的健身模式。

橙子是超級猩猩的忠實會員,她過去是從不去健身房的人。

她眼裏,超級猩猩不是健身房,而是一個下班後放鬆神經的地方,也是打破原有社交圈子,結識新朋友和運動同好的地方。

她最喜歡上的是熱浪戰繩的課,「十幾個陌生人在一起,兩人一組,輪流掄大繩,一起累到懷疑人生,掄著掄著就掄出了信任。這種交流在如今這樣封閉的社交圈裏太難得了」。

賈雲超覺得超級猩猩這種健身課,是符合年輕人的健身方式,從場地設計感到上課方式,更像在咖啡館裏幾個朋友聚會的感覺。

「某種意義上,它填補了一些都市人的失落和空虛。」

年輕的健身愛好者越來越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麼。

對症下藥,是新興健身模式在探尋的東西。

賈雲超認為這是健身行業必然的趨勢,傳統健身房肯定還會存在,但定制化的健身需求會越來越多,越來越精準化,個性化。

過去輝煌一時的「價格戰」弊端凸顯,想要長命的傳統商業健身房已經不再選用這樣的模式,但提升私教成本和場館設計,也意味著售價的提高。

一部分人不太能接受超級猩猩的價格,一小時一節課59-239元不等,每天上課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像雯雯這樣的資深用戶,或者那些以家庭為單位的健身人群、中老年健身愛好者,頻次高,但對價格敏感的人,通常不會選擇工作室或超級猩猩這樣的健身場館。

賈雲超也提到,真正懂健身的人,不太會在乎環境這件事。

他見過很多國外好的健身房,滿場都是鐵,沒有什麼裝飾,設計也看起來平淡無奇。

雯雯就是那種不太在乎環境的人,否則也不會堅持在浩沙鍛煉10年。

只要給她一點空間,一些器械,就能鍛煉。

浩沙:被拋棄的健身啟蒙

▲在超級猩猩上健身課的年輕人。圖/ 大眾點評

對社區居民以及中老年人來說,一些過於先進的健身方式不是他們的必需品。

浩沙員工透露過,浩沙的很多門店特別是C類店的目標人群就是小區中老年群體,他們有閒卻不願意投資太多的錢在健身上,浩沙正好滿足了他們。

他們並不需要進口的器械,也不需要高級的配置,他們想要的只是一個能夠鍛煉、閒聊社交、能有熱水洗澡、價格親民的「大眾健身房」。

對於這樣的社區居民,如果沒有大眾健身場,也應該有針對他們的健身選擇,而不是隨著浩沙這類傳統健身房的消失,他們只能回歸廣場舞當中。

7月,是浩沙會員和員工被迫接受改變的一個月。

雯雯找到了新的健身房,離家有些距離,沒有以前那麼方便了,她說自己好在是自由職業者,不然下班還要特意跑到更遠的地方,怨氣一定很大。

劉傑和方坤繼續留在改頭換面的門店工作,還在朋友圈賣課賣卡,對新東家懷著絕對的熱情,一切努力也是為了能夠早日要回浩沙欠下的工資。

汪玲還沒找到距離和價格都合適的健身房。

同時她發現,自從小區門口的浩沙消失之後,本來不太有人氣的小區健身器材區突然變得熱鬧起來。

她偶爾會聽到聚集在這里的居民們詢問起,附近還有沒有價格優惠、路程方便的、常做打折活動的健身房,「要像浩沙那樣兒的」。

  網紅奶茶店「喜茶」開始賣咖啡了,上海兩小時賣光,口味很「喜茶」
  在日本開奶茶店,到底多賺錢?我問了CoCo都可、春水堂、快樂檸檬
  在日本開奶茶店,到底多賺錢?我問了CoCo都可、春水堂、快樂檸檬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