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實體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本文來源:中國人的一天

微信id:chinaoneday

作者:宗合、吳章傑

曾幾何時,短視頻APP還被視作是純粹娛樂休閒的工具。

如今,隨著短視頻爆發式增長,這一新興事物不僅改變了許多人的命運,還改變了一個行業,甚至一個地區的生活和經濟形態。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2019年6月,東北小鎮佟二堡,4位女子帶著直播設備箱,從鎮上僅存的幾家皮草商場匆匆走過,身後留下一串清脆的腳步聲,在空蕩的大廳里回響。

她們是趕場在短視頻平台上為商家銷售產品,從中賺取差額利潤。

如今,社交電商、直播帶貨,不僅改變了小鎮居民的生活和命運,還支撐起這個沒落皮草之都的半壁江山。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佟二堡,遼寧省燈塔市下轄鄉鎮,有18個行政村、2個社區,常住人口約4.3萬,是與河北辛集、浙江海寧齊名的全國三大皮裝生產銷售基地,擁有全國最大的裘皮商場。

這個被冠以「中國皮草之都」的地方,曾經富甲一方,街景已經完全和城市沒有什麼區別。

從空中俯瞰,香港時代廣場(左起)、海寧皮革城和上海國際皮革城三處規模龐大的商業建築占據了小鎮的核心位置,商場前是雙向六車道的寬闊馬路,只是細看,空蕩的路面上很難見到車輛。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佟二堡標誌性的皮草大街全長2公里,過去這里富商雲集,豪車不時呼嘯而過。

街道兩側除了各種皮草工廠,成規模的專營皮草商場多達十幾處,總營業面積達80萬平方米。

2014年後,受東北經濟持續下滑和實體零售業衰退的影響,佟二堡昔日榮景不再,客流量銳減,傳統皮草銷售生意也日趨慘淡。

皮草大街豪車難見,車流量稀少,偶爾駛過的三輪電動車成為「主流」。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皮草商場除了海寧皮革城和香港時代廣場,以及本地的旺鼎皮草皮裝城等幾家實體商場仍在苦苦支撐外,其餘包括上海國際皮革城和本地絕大多數皮草商場,要麼關門,要麼轉入專業電商模式。

僅存的幾家皮草商場,租金一降再降,但商戶的數量仍在急劇減少。

在海寧皮革城A座一樓,雖然正值周末,但客流稀少,兩家商戶的銷售人員坐在門口,或翻看手機,或望著大廳發呆。

「直播帶貨」興起

佟二堡再度迸發生機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與客流稀少的海寧皮革城A座相比,附近一家專業電商銷售中心卻熱鬧非凡。

在一樓大廳的地面,堆滿了各式各樣的服裝,幾家快手直播團隊同時進行線上直播銷售,訂單不斷。

近兩年,隨著零售業向移動互聯網電商轉型,特別是快手這樣的短視頻社交平台,展現出強大的直播帶貨功能,讓佟二堡迎來了第二春。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據當地相關部門介紹,佟二堡今年1-6月份線上銷售額達15億元,銷售商品種類涵蓋紡織服裝、箱包鞋帽、日用百貨等輕工產品,其中秋冬服裝已形成「買全國、賣全國」的局面。

目前,以快手直播為主要銷售方式的商戶達2000餘戶,其中大型電商直播中心有6處,直播的流量占據佟二堡生意人線上流量的半壁江山。

香港時代廣場線上運營管理團隊招聘的職位,就有專門的快手直播崗位。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重工業是燒烤,輕工業是快手」,是網絡上對東北經濟現狀的一句調侃,但也從另一方面反映了東北人的娛樂天性,以及快手這類短視頻平台對當地人的影響。

隨便步入一個佟二堡的直播現場,幾乎所有主播都是操著濃重的東北口音。

「老鐵們」、「寶寶們」是出現頻率最高的兩個詞,且已成為全國範圍的流行語。

在這種氛圍下,主播們如果突然改口對你講普通話,會覺得像是立馬換了一個人。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佟二堡的直播帶貨從2018年下半年興起,2019年初才開始急速發展,雖說時間不長,但流程已經相當專業化。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直播團隊一般有大小兩個快手號,有的甚至更多,直播時多個號同時使用。

主播在直播時,都有1位助理在輔助直播;當主播休息或有事時,助手立即會由「替補」轉為「主力」。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與傳統銷售高投入不同的是,直播團隊的設備成本非常低,1個支架加幾部手機便可開工賺錢。

那些粉絲量較高、規模稍大的直播團隊,還會配上幾台出快遞單的小型打印機,隨時出單隨時打包。

即便如此,一個小紙殼箱就能裝下全部的直播設備,可以說直播帶貨這一新興事物,是「投資回報率」最高的買賣。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當年,佟二堡實體店火爆時,每天開往這里的免費購物旅遊大巴就有80餘輛,小汽車達3500多輛,趕上購物高峰時客流量會超過本地常住人口,達到5萬人!

「6、7年前,佟二堡客運站全是人,我的活從早到晚拉不完,掙了幾年好錢。」回想起自己當年的拉腳生意,電動三輪車司機王師傅一臉幸福感。

王師傅是當地土生土長的農民,在佟二堡開了12年三輪車,但後來的生意越來越不好。

不過,從今年開始,有許多主播坐過他的車,也算見過網紅「明星」了。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今年42歲的潘靜是位單親母親,家在遼陽市內,之前在佟二堡給人賣皮草,工資不高,勉強夠娘倆兒生活。

4月份,老板讓她用店里的快手號直播賣貨,結果生意挺好,每月工資也漲到了7千元,除了供10歲的兒子上學和各種課外班學習,還有不少剩餘。

潘靜每天要往返於遼陽與佟二堡之間,雖然奔波很辛苦,但潘靜對這樣的生活感到滿足。

不久前,她自己也註冊了快手號(ID:jingjing0105000),目前已有幾百個粉絲,她希望有更多的網友來關注。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25歲的田羽希是位長春姑娘,身為空姐的她在去年8月與男友相識,之後辭職隨男友到老家佟二堡。

今年春節過後,田羽希開始做快手直播(ID:sshfs888888),幫男友家的皮草工廠賣貨。

做快手直播賣貨要比當空姐辛苦很多,而且嗓子經常喊啞,甚至發炎。

每逢此時,男友就會用當地農村的土方法,在她頜下的脖子中間揪一條紅線。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我倆不想依靠他的父母,想憑自己的本事賺錢;今年我倆多辛苦點,等賺夠錢明年就結婚。」

目前,田羽希(左一)有4萬多粉絲,除了親自上陣主播外,又和男友(左三)花1萬元雇了個主播。

還以每人5000元的工資雇了3個客服,從上午直播到深夜,每天淨利潤達3000元左右。

「老板娘」親自上陣

一晚賣出上千件皮草

據快手平台提供的大數據,目前佟二堡地區共有2.7萬多註冊用戶,其中與皮草行業相關用戶有2600多位,排名第一的快手主播已有近200萬的粉絲。

佟二堡錯過了互聯網電商的紅利,卻站穩了移動互聯網社交電商的風口。

段蘭蘭(ID:mc_eminem)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段蘭蘭今年29歲,是土生土長的佟二堡人,接觸快手直播純屬「被逼無奈」。

段蘭蘭本身性格內向,當初對從事直播這一行業很是抵觸。

去年8月,眼看家里的皮草生意越來越差,加上所招聘的主播不辭而別,她就在丈夫的鼓勵和「威逼利誘」下走上直播這條路。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段蘭蘭的丈夫于闊今年30歲,也是佟二堡人。

在大學期間,于闊不僅憑自己的實力當上了學生會主席,還充分展示了自己的經營才能,在校4年課外創業賺了30萬元。

2012年,大學畢業的他放棄了留校工作,回到家鄉佟二堡做起了皮草生意,並在年底與從小青梅竹馬的段蘭蘭結婚。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2012年,佟二堡皮草實體經濟正值「最後的瘋狂」時期,于闊從上大學期間賺的錢中拿出23萬,在海寧皮草城A座租了110平方米的商鋪;又向親友借了幾十萬元進貨和裝修,正式開啟了家鄉的創業之路。

由於資金有限,于闊只能憑自己的口才到處遊說賒貨,來支撐自己的商鋪。

截至2014年,他在幾家皮草商場已擁有3處檔口,算上妻子段蘭蘭共有9名員工。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2014年,于闊的淨利潤達到了200萬元,這是他開實體店時期的最高收益,也是佟二堡皮草實體經濟的拐點。

從此,於闊的生意開始走下坡路,原來的3處商鋪到2018年只剩下香港時代廣場的1處,基本是保本經營,看不到利潤。

2018年6月,于闊成立了直播團隊進行線上銷售,並初見成效,每天都會有些訂單。

不過,隨著直播團隊的兩個主播先後離去,嚴重影響了粉絲黏性,他最終打算讓自己妻子段蘭蘭來當主播。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當初,于闊沒讓妻子當主播,是因為起早貪黑直播賣貨很辛苦,連周末、節假日都沒有,他捨不得。

段蘭蘭理解丈夫的苦衷,毅然放下老板娘的身段,從去年8月開始投身到直播中。

剛做快手直播時粉絲很少,為了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給粉絲,不管直播現場多麼簡陋,段蘭蘭每次都要精心打扮一番才開工。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現在,段蘭蘭的直播團隊一共有13人,除了1位直播助理外,其餘人員負責手機接單和現場分類打包。

段蘭蘭每天早上9點起床,簡單收拾一下就跑到商鋪,與直播團隊一起,將前晚直播銷售的訂單分類打包,忙完已接近中午,別人午休和晚飯後的時段,往往是主播們最忙碌的時間。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中午11點到下午1點,是段蘭蘭團隊的第一場直播,結束後大家簡單吃口午餐,繼續將中午的訂單分類打包,與前一晚的訂單一起發完貨已是當天傍晚。

晚上的直播是每天的重頭戲,從20點一直到午夜,而周末與節假日基本都要直播到後半夜。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為了增加粉絲的黏性,在直播和分類打包之餘,段蘭蘭還要抽時間帶領團隊拍一些有趣的「段子」,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不小的工作量。

如今,段蘭蘭的粉絲已近40萬,而之前粉絲超過10萬時,就開始有很多實體商戶請他們去代理直播賣貨。

現在,段蘭蘭的直播團隊每天中午直播能賣100多件服裝,晚上能賣300至500件不等。

他們最高記錄是2019年五一長假期間的一次晚直播,整晚共接單1043件。

第二天大家打包打到手軟,最後段蘭蘭不得不到外面臨時雇人。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段蘭蘭身高1.66米,年輕時身材非常苗條,2013年生完孩子後身體開始發胖,體重最高時達65公斤。

以前,段蘭蘭也曾試過減肥,但一直沒有什麼效果;自從去年8月開始搞直播,每天吃飯沒有準點,加上天天直播到半夜,她的體重已奇跡般地降到了55公斤。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有時深夜熬到太晚,段蘭蘭就在直播間的沙發上瞇一會。

她常用沙啞的嗓音和身邊人搞笑說:「想要減肥,你就趕緊去幹直播吧!」

半年多的直播工作,段蘭蘭喊啞了嗓子,潤喉片是她包里的常備藥。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段蘭蘭和于闊夫妻倆的獨生子今年剛剛6歲。

因為段蘭蘭直播工作特別忙,於闊每天也要進貨、談客戶,偶爾還要出差、全國各地參加展會,他們的兒子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就一直和爺爺奶奶生活。

每天,接送幼兒園的任務歸爺爺,學習的任務則落在教師退休的奶奶身上。

有時,兒子睡覺前想媽媽了,奶奶就用手機給他看段蘭蘭的直播。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由於段蘭蘭的直播銷量可觀,去除團隊員工的工資,2019年上半年的純利潤達310萬元,已超過丈夫于闊近5年幹實體商鋪利潤的總和。

不久前,段蘭蘭拿出100萬元,給丈夫於闊換了一輛豪車,自己每晚直播的接送任務也理所當然地落到了老公頭上。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幹事情免不了有得有失,雖然兒子的爺爺家和段蘭蘭家在同一棟樓,可段蘭蘭想見兒子一面並非易事。

每天,段蘭蘭9點鐘起床時,兒子已被爺爺送去幼兒園;等她後半夜回來時,兒子在爺爺家早已進入夢鄉。

有時,段蘭蘭實在想兒子了,就在傍晚擠出點時間,跑去買些禮物與兒子見上一面。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聊起兒子,段蘭蘭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欠兒子太多,我的最大心願就是每天能見到兒子。」

說這話時,段蘭蘭臉上有淚,嗓音依然沙啞……

皮草之都的第二春:商場沒人逛轉戰線上直播,有人半年掙300萬丨直播村(有視頻)

每年4至9月是佟二堡的銷售淡季,傳統實體店鋪會堅持開門營業,而從事直播電商的商戶則是虛掩店門,不再對外營業,專心做線上銷售。

如今的佟二堡人通過短視頻直播,在淡季賺到了比旺季還高的利潤,在皮草實體經濟急劇下滑的大環境下,利用直播平台鳳凰涅磐,有望迎來佟二堡的再次復興。

  一代網紅錯過中國網紅經濟,郭美美即將刑滿出獄
  800位明星開出2800家公司,錢真的那麼好賺?
  拼多多bug案:批量凍結涉事訂單,涉案優惠券總金額達人民幣數千萬元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