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這樣的杠精愈多愈好】念法律的大學女生死磕上海迪士尼,獲央視聲援

2019年8月11日,唸法律的大學女生將上海迪士尼告上法院的新聞火了。

央視對此做了專題報導,人民日報也發表社評,都將迪士尼的做法稱為「霸王條款」。

以下是央視影片

杠精,網路流行語,泛指不看重點只抬槓的酸民,常見於各大留言區。

  論【杠精】,中國互聯網的公害。

本文來源:Vista看天下

微信id:vistaweek

作者:陳香香

最近的迪士尼實在不平靜,從盤剝員工傳聞、兒童門票標準受質疑,到前兩天的「台風閉園不退票」爭議,再到如今「搜包查外帶食物,到底算不算霸王條款」的討論。

號稱擁有「西半球最強法務部」的迪士尼一定沒想到,自己會被一個籍籍無名的普通的中國大學女生「死磕」,並且從法庭鬧到了網絡輿論中心。

「扔掉零食,才能進迪士尼」

女生王某的經歷,去過大小遊樂場的人應該都很眼熟——

年初,她提前預定好了上海迪士尼樂園的門票去玩。進園前,在樂園外購買了40多元的零食。

但在入園時被工作人員開包檢查,以「禁止遊客自帶食物或飲料」為名,要求王某扔掉零食,或者暫放在80元/天的寄存櫃內。

在華東政法大學攻讀法學的她,認為這明顯侵犯了消費者的合法權益。

故而當場與工作人員據理力爭了一番,並連續撥打了110報警、12345和12315投訴熱線進行投訴,但都遭到了當事工作人員的拒絕:

「對方告訴我,『禁止攜帶食物』這個規定是迪士尼樂園制定,是符合法律規定的。」

多次投訴無果之後,王某只能站在安檢口旁邊當場吃掉了一部分零食,還丟掉了一部分,才獲得了「合格」入園的資格。

▲8月12日,央視財經記者在上海迪士尼安檢被查看背包。

此前官網上的行前須知,沒有任何關於禁止攜帶食品的說明提示。

一氣之下,王某把上海迪士尼樂園(上海國際主題樂園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並提出自己的兩點訴訟請求:

一、確認上海迪士尼樂園禁止遊客攜帶食品入園的格式條款無效;

二、請求上海迪士尼樂園賠償原告損失,包括原告在迪士尼樂園外購買卻因被告不合理規則而被迫丟棄的食品費用,共計46.3元。

目前浦東人民法院對該訴訟仍在審理中。

事實上,中國遊樂園禁止外帶食物的規定大家都見怪不怪了,迪士尼也不是頭一個這麽做的遊樂園。

因此8月12日,上海迪士尼官方在對@央視新聞的回應中,也是以「中國和亞洲慣例」解釋的。

言下之意是不只自己一家不讓帶食物。

但這顯然沒有打消輿論和法律專業人士的質疑,反而更激起了大家的憤怒和疑惑。

首先,是迪士尼開包查自帶食物的合理性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障法》第二十七條規定:經營者不得對消費者進行侮辱、誹謗,不得搜查消費者的身體及其攜帶的物品,不得侵犯消費者的人身自由。

因此「開包檢查」這一舉動,只能嚴格按照法定程序實施。

比如乘坐公共運輸前的安檢,是個人隱私在在公共安全前的一定讓度,而且有相應的法律支持。

但迪士尼安保人員,並沒有這個權力。

其次只有亞洲的迪士尼樂園禁止外帶食物,也被質疑是「雙標」。

比如在加州、奧蘭多和巴黎迪士尼,並未明確禁止遊客自帶食物 ↓↓↓

▲美國迪士尼的官網問答

但香港和東京迪士尼,遊客一直不被允許攜帶食物。

上海迪士尼剛開園時,也註明了「禁止自帶已開封、無包裝飲食」。

甚至從2017年11月15日開始,上海迪士尼在樂園須知一欄新增規定:「不得攜帶以下物品入園:食品;酒精飲料;超過600毫升的非酒精飲料……」

這意味著,遊客連未開封食物都不被允許帶入,餓了只能購買園內食品,或者去園區外的迪士尼小鎮購買。

雖然當日票可以多次出入,可在一個項目要排隊2小時的迪士尼,還是要花費更高的時間成本。

  錢多資源多的中國學徒們,還是學不會迪士尼

那些你不知道的霸王條款

這麽多年來,遊客對亞洲迪士尼禁止外帶食物的規定已經習以為常。

可禁止的原因,卻始終沒有給出統一的回應。

1983年東京迪士尼開園時,負責人的說法是,遊客自帶便當在園區裏吃「會破壞夢之國度的形象」(據@界面新聞);

而中國遊客「低素質」、「愛亂扔垃圾」的標簽,也給上海迪士尼的禁令平添了一絲「合理性」。

事實上,從2017年底園區開始不允許外帶任何食物之後,的確有很多遊客明顯感覺到園內泡面桶、香腸袋等垃圾減少了,認為可以大大減輕工作人員的打掃壓力。

▲上海迪士尼開園初期,草坪上的垃圾

但由於沒有在購票渠道上明示,很多像大學生王某一樣不知情的遊客,就不得不面臨提前買好零食、卻不得不扔掉或在門外當場吃掉的尷尬。

還有一些遊客為了自帶食物進迪士尼,想出種種「奇招」,網上甚至有相關教程分享:什麼用膠帶黏在腿上啊、藏在嬰兒車裏啊,比比皆是。

這一方面出於,園區出售食品的種類和範圍的限制,的確會影響到部分患有哮喘、糖尿病、過敏,或嬰幼兒、老人等有著特殊飲食需求人群的利益。

但更多人費勁心機自帶食物的理由,卻有一些「寒酸」——「裡面賣得吃的實在是太貴了。」

據悉,迪士尼餐廳內的套餐大多在80至100元左右,諸如玉米熱狗、爆米花等則在35元至50元左右。

園內商鋪一瓶礦泉水賣到10元,可樂、雪碧等瓶裝飲料賣20元,約為市面售價的四倍

像這種一家大大小小10個人去迪士尼,光吃盒飯就花了800塊的情況,再常見不過 ↓↓↓

而把迪士尼告上法庭的王某,也認為一根玉米20元、一根火雞腿80元的園內食品價格是在變相高價壟斷市場,侵犯自主選擇權和公平交易權。

畢竟如果園內園外一個價格,也沒人願意大老遠地背著一大堆東西排隊。

更別提,根據@天眼查的信息,迪士尼園內還因為售賣過期食品,多次受到過工商部門的處罰(點擊放大下圖查看詳情)。

迪士尼此舉顯然是有「用限制消費者自帶食物,為園內價格畸高、質量不過關的食物增收」之嫌。

既降低了自己的管理成本,也用公眾輿論對於「完美遊客」概念的推崇,順帶為霸王條款推卸責任。

所謂「霸王條例」並不是一個法律術語,它通常指《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十二條裏,「經營者單方面制定,為免除或減輕己方責任,加重對方責任,排除對方利益的格式條款。」

譬如說,我們在生活裏常見的「特價商品,概不退換」,就是免除了經營者應對提供的商品承擔的保證責任;「充值卡內金額過期作廢」;「最終解釋權歸商家所有」,則排除了消費者解釋格式條款的權利,都屬於沒有法律效力的霸王條款。

而在2014年2月,最高人民法院也早就明確「禁止自帶酒水」、「包間設置最低消費」等,均屬於餐飲經營者利用其優勢地位,作出的加重消費者責任的不合理規定。

再比如前段時間吵得沸沸揚揚的「消費者需另外購買或租賃3D眼鏡」,也是典型的霸王條款。

網友吐槽自從電影院不提供3D眼鏡之後,自己花錢買的眼鏡已經可以繞地球三圈。以一副3元的價格算,加起來也是筆不小的額外花費了。

  在中國看電影,3D眼鏡不一定免費提供。看一次買一副,算算你家裡堆了多少?

電影院美其名曰「節約資源和人力」,不提供3D眼睛,實際上顧客購票,就已經與電影院形成了服務合同關係。因此電影院是有提供免費的、符合衛生標準的3D眼鏡的責任的。

否則,顧客就無法看到立體、清晰的3D影像,造成合同無法履行,侵害了消費者自主選擇是否有償購買使用3D眼鏡的權利。

  論【杠精】,中國互聯網的公害。

別小瞧這群「杠精」

眾多利用信息不對稱、供求關係不平衡的霸王條款,在我們身邊早已橫行多年,直到今天不允許自帶酒水的KTV、搜包查食物的遊樂園依然到處都是。

也正因為其根深蒂固,很多習以為常的消費者,在以個人形式面對集體形式的商家,自然存在心理弱勢。

比如起訴迪士尼的王某在調研時發現,很多消費者都表達了對迪士尼相關規則的不滿,但提到起訴,大家都以「太麻煩」躲開了。

久而久之,很多深諳「存在即合理」之道的聲音,甚至開始自發用「禁帶食物進園可不是迪士尼的獨創」來為其尋找合理性。

「大家都能忍,為什麼只有你看不慣?既然迪士尼如此可惡,也沒人逼著你去找虐啊?」

「就一個站出來有啥用啊,你難道能讓全中國的遊樂園都改變規定嗎?如果不行,那你還費什麼勁呢?」

就這樣,不怕麻煩、拿起法律武器的為眾人抱薪者,極易容易被扣上「矯情杠精」的帽子。

而他們的討說法,也經常被誤讀成「另有所圖」的潑婦碰瓷。

但這,就是我們小瞧這群「杠精」了。

2016年,一名美國女子起訴強生公司,稱自己因長時間使用含滑石粉的兒童痱子粉,導致卵巢癌。受此影響,風口浪尖上的強生公司不僅背負了150萬美元的巨額賠付,更因此股價下跌10%,被迫在輿論監督下開展了一系列的自查。

一方面,趨利避害的企業就算體量再大,也不得不忌憚如此巨大影響力案件的前車之鑒。

另一方面,從把迪士尼搞上法庭的女生王某,只要求46.3元的索賠就能發現:她的訴求和批評者嘴裡的「故意訛人」毫無關係,也絕不止是飛蛾撲火式賭氣。

王某口中的「我們作為法學生,較勁是天職」不是一句空話。

她就讀的華東政法大學,其實早就把公益訴訟當做了一項傳統項目,甚至還有著「華政學子狠起來連自己都告」的稱號。

2014年華政學生起訴國拍行,直接推進了非營業性客車額度拍賣的手續費從100元/次調整為60元/次;2015年華政學生起訴發改委,也曾引發過巨大的社會反響。

同樣「把較勁當天職」的,還有第一個把因為Note7手機爆炸把三星告上法庭的網友「不老的老回」。

此前無數的受害者都和企業私了,只有他不為所動地堅持通過法律解決,頂著來自資本和「腦殘粉」們的壓力,只為「讓所有企業感受法律和民意壓力 」,和巨頭死磕已經將近三年。

因為堅持維權,「不老的老回」一直在網絡上受到謾罵

回頭看看長久以來的消費者維權案件,以少惹事的眼光看,他們法律維權的原因簡直一個比一個「小題大做」和「費力不討好」;

維權的結果或勝訴或敗訴,或影響深遠或不了了之,甚至不少還略顯青澀稚嫩,充滿了蚍蜉撼樹式的悲壯。

但相比於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解決,類似案例的公共價值卻是無可比擬的。

因為唯有當這些個案被推至明面上,在輿論和法律的監督下被解決,消費者合法權益才有可能被尊重。而不是一次又一次被忽視、被鬧大之後才事後安撫。

▲維權女孩王某與她的朋友們在法院門口的合影 via:華政青年

正如這位起訴迪士尼的女孩希望的一樣,比起自己的一次勝訴與否,比起外界一句「法學生不好惹」的誇贊。

她更願意看到的,是能通過這次訴訟呼籲公眾更加關注自身權益,敢於向那些你已經習以為常的不合理說「不」。

  錢多資源多的中國學徒們,還是學不會迪士尼
  人民日報記者暗訪上海迪士尼:充斥黃牛、小販和廣告的奇幻樂園
  我們為什麼不滿劉亦菲版的迪士尼電影《花木蘭》?
  翻包檢查、不讓帶食品入園,大學生把上海迪士尼告上法庭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