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產50萬把】浙江90後小伙子打造的「同心鎖」,包辦了中國各大景區和法國情人橋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蔡小霞

巴黎,塞納河上。

從杭州來旅遊的邢菲菲和老公,將一個心形的銅色同心鎖,鄭重地掛上了「藝術橋」。

放眼望去,這座古老的拱橋橋鏈上,已經密密匝匝地掛滿了鎖頭。

年產50萬把,浦江90後造的“同心鎖”,承包國內景區和法國情人橋

為了買到這把同心鎖,邢菲菲費了老勁,找了好幾個當地的小販。

這一刻,她心滿意足。

不過,令她沒想到的是,這把情人鎖,竟來自中國。

巴黎景區的同心鎖,出自金華浦江的一個90後老板。

他叫陳勇,曾經是一名全科大夫。

2015年,陳勇的人生軌跡發生了轉折。

在金華浦江縣人民醫院規培了半年之後,他跑回村里,開了一家20平方米的制鎖廠。

兩年時間,這家鎖廠生產的「同心鎖」,不但占領了國內各個景區的山頭,還承包了韓國、法國的打卡地。

年產50萬把,浦江90後造的“同心鎖”,承包國內景區和法國情人橋

一年50多萬把的情人鎖,從五金之鄉出發,繞過太平洋、黑海,翻過阿爾卑斯山脈。

浦江90後的小夥兒,把他家的「愛情鎖」掛到了世界各個景區的情人橋上。

葫蘆島的一筆訂單

陳勇最近很忙,一天只睡5個小時。

他站在沖床前焦急地「指揮」:這個厚度剛剛好,不能再薄了。

話音剛落,他又小跑著沖到包裝線前,直接上手,跟工人們一起做起了外包裝。

趕在七夕之前,他要給上海的一個相親廣場,定制1000把同心鎖。

「五百把大的,五百把小的。」

對方告訴他,七夕節當天,那里會舉辦一場相親活動。

所有相親成功的情侶,都會得到一對那樣的同心鎖:上面刻著雙方的名字。

年產50萬把,浦江90後造的“同心鎖”,承包國內景區和法國情人橋

浦江,又被稱為「掛鎖之鄉」。

掛鎖是浦江當地的三大傳統產業之一。

在當地,幾乎家家戶戶都做著與鎖有關的工作:鎖體打孔、零件裝配、包鎖、擦鎖。

陳勇的叔叔就是開鎖廠的。

2015年,當了半年的規培「全科大夫」,陳勇離開浦江縣人民醫院,回到了老家中餘村。

在高中時,陳勇就試過自己創業,他將父母小工廠生產的水晶,搬到淘寶網上售賣,在課餘時間打理店鋪同時接單。

一年多下來,刨去給父親的「進貨成本」7000元,他還能淨賺幾萬元。

這次回家,他將主意打到了「鎖」上。

奶奶家老房的院里,有一塊20多平方米的地空著。

他花了10多萬錢,買了二手的剖光、機修、沖床等,開起了加工廠。

開了兩個月。

有一天,陳勇突然接到朋友徐立波的電話:「有筆同心鎖的單子,你做不做?」

徐立波跟陳勇同村。

早些年,他在金華的義烏國際商貿城,擺了個賣掛鎖的攤位。

一天,遼寧省葫蘆島景區的老板,到義烏采買同心鎖,逛到了徐立波的攤位,指名要定制200把同心鎖。

徐立波的話,雖然問出了口,卻是有些心虛的:「200把,數量實在太少,開模都不划算。」

那時,陳勇21歲。在自己開的工廠里,他的生活,簡單、規律,也有些枯燥。

年產50萬把,浦江90後造的“同心鎖”,承包國內景區和法國情人橋

每天結束工作之後,他最喜歡跑到附近的影院看電影。

「電影院有什麼,就看什麼。」 陳勇甚至一口氣辦過7張信用卡,「哪張信用卡看電影有優惠折扣,就去辦哪家。」

比起實用的掛鎖,同心鎖的生意,讓他多了一份情感的悸動。

他找到當地的模具廠,做了一批愛心形狀的同心鎖模具。

又將模具交給銅棒廠,生產出心形的原料。

陳勇將原料拉回自家的小工廠,用沖床切成合適的厚度。

鎖體打孔、裝上掛頭。

找上門的管理員老李

那段時間,韓劇《來自星星的你》大火。

去拍攝地掛鎖,成了劇迷、情侶必需的打卡行程。

成千上萬的中國情侶們湧向韓國南山公園首爾塔的同心鎖牆。

陳勇沒有去過韓國,但韓劇里那種純粹的愛情,讓他神往。

在浙江烏鎮遊玩時,他也曾試著說服當地的工作人員,買自己家的同心鎖;還試過給國內比較大的旅行社發郵件,建議他們給遊客定制同心鎖。

結果,卻沒有一家旅行社回復他。

正當陳勇愁得吃不下飯時,河南一家寺廟的停車場管理員老李(化名)幫他打開了僵局。

老李打算在景區賣同心鎖。

浦江掛鎖全國聞名,於是,他從河南飛到了浦江,尋找廠家。

年產50萬把,浦江90後造的“同心鎖”,承包國內景區和法國情人橋

▲同心鎖模具

看到陳勇廠房門口放著的鎖堆,他找上了門。陳勇喜出望外,帶著他品嘗了當地美食。

之後的幾個月,老李斷斷續續地在陳勇這兒,下單了幾萬個同心鎖,賣給當地景區的遊客。

「有人想定制浦江的鎖,卻沒有渠道,只能打‘飛的’飛來現場,一家家地找。」這筆訂單之後,陳勇便在淘寶,開了店。

全國小販的收藏店

第一個來店里下單的,就是「桃花澗」景區的攤主。

連雲港「桃花澗」,有「蘇北九寨溝」的美譽。

攤主定制了一千個同心鎖,還告訴陳勇,遊客們喜歡購買同心鎖,掛在桃花林里。

寓意愛情圓滿。

華山有一個金鎖關。

金鎖關口,金鎖、紅帶掛滿了圍欄。

年產50萬把,浦江90後造的“同心鎖”,承包國內景區和法國情人橋

在景區做同心鎖生意的小販,也會互相介紹貨源。

黃山「天都峰」、泰山、衡山、華山、恒山、嵩山、廬山、雁蕩山…漸漸地,幾乎國內所有名山的商販,都到他店里下單。

「只有華山的小販,要訂方形的同心鎖。其他景區的,更喜歡選心形的。」

從泰山到華山,從新疆天池馬牙山到河南少林寺,久而久之,陳勇的店成了全國各個景區小販們的大本營。

陳勇說,在所有景區當中,華山和泰山的訂購量,是最高的。

「尤其是國慶期間,這是景區小販們采買的高峰。每年的10月份,工廠要賣出20萬把鎖。」

眼下,八月還未過半,已經有不少景區,提前下單了。

「現在已經開始排隊生產了。」

景區小販們做生意,忠誠度高,下單爽快。

只要在當地景點有銷路,他們會持續不斷地下單。

這兩年,景區遊越來越熱,陳勇店里的同心鎖生意也跟著一路高歌猛進。

「一年下來,總能賣出五十多萬把鎖。」

承包巴黎的情人橋

陳勇賣鎖,很性情。

他家的同心鎖,有時在名山旅途,有時也在別人的故事里。

今年年初,陳勇接到過幾百筆奇怪的訂單:下單人的ID各不相同,但要求卻是一樣的。

鎖體刻上「朱一龍」和「白宇」兩個姓名,同時加上「一路有你 未來可期」的字樣。

年產50萬把,浦江90後造的“同心鎖”,承包國內景區和法國情人橋

一天,傍晚6點,400多個買家湧入店鋪,搶購同心鎖。

這一對「情侶」竟然成交了上百筆!

等有人再次下單,陳勇再也忍不住了,他問那個買家:朱一龍跟白宇,到底是誰啊?

後來,陳勇才知道他倆是熱門網劇《鎮魂》的主演。

來店里下單的,都是cp(情侶)粉。

有粉頭甚至在粉絲圈號召,「大家買它幾百個的同心鎖。」

走出校園這麼久了,陳勇覺得自己瞬間就理解了這些年輕人。

「就是一種美好的寄托唄!」

他徹底被粉絲感動了。

「有個粉絲買了95把同心鎖,還問我值不值得,我說當然值得了。」

那晚,他忙到凌晨2點。第二天,他一邊給粉絲們發貨,一邊追完了《鎮魂》,還特地跑到微博上給兩位明星打榜。

生意忙碌,二十來歲的陳勇幾乎沒有時間談戀愛。

這些年,「出國遊」風生水起,陳勇也把業務做到了國外。

幾年前,陳勇通過發小葉述,接到了一個韓國客戶的訂單。

第一筆,發了400個訂單。

兩個月後,第二筆訂單又找上門來:這一次,是15000個。

之後,20000個、25000個…直到樂天薩德事件與對方停止合作前,一年多時間,陳勇總共發了六、七批的貨。

來自巴黎的訂單要求,則更細致一些:對方給了指定圖案字樣,心形,鎖體刻上「paris」、愛心以及埃菲爾鐵塔的形狀。

陳勇按照要求重新開了模,生產了一批模具之後才開始製作。

年產50萬把,浦江90後造的“同心鎖”,承包國內景區和法國情人橋

陳勇喜歡玩手機,喜歡刷朋友圈。

有時候,他常常會在朋友們的「曬幸福」的圖片里,看到自己家的同心鎖。

陳勇說,他看過一個報道:浦江當地鎖的年產量在10億把以上,至少占全國市場的65%,覆蓋全國所有省市和世界上160多個國家、地區。

「比如泰國、新加坡、日本、美國、澳大利亞,跟我們國家有貿易關係的國家,幾乎都從浦江進過貨。」

末了,陳勇冷不丁地來了一句:「我們這也算是文創事業。你說,是吧!」

年產50萬把,浦江90後造的“同心鎖”,承包國內景區和法國情人橋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