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0多萬中國網路作家的底層江湖:寫了35萬字的小說,一年收益人民幣三千元

本文來源:紅星新聞(成都傳媒集團旗下)

微信id:cdsbnc

作者:楊佩雯

新聞裏司空見慣了「某某作者的小說賣出千萬元影視版權、獲得百萬元訂閱」。

然而,這些常人所能看到的網文作者都是站在網文世界的金字塔尖,並非網文行業中的常態。

在他們腳下,還有至少700萬作者僅靠寫小說難以生存。

疑問:1毛錢對作者來說重要嗎?

晉江文學城於近日推出「作者修文收費」的新政策:即作者對章節進行修改,第一次需扣除100月石,第二次200月石,第三次及以後10點晉江幣。

其中,月石一般通過簽到或分享文章獲得,而晉江幣則需要充值,10點晉江幣即0.1元,這也意味著:當晉江文學城的作者對其所寫章節進行第三次及以後修改時,作者需要花費1毛錢才可以修改自己的文章。

該政策在推出後引起軒然大波,被無數晉江作者抵制、抗議。

目前,該功能已經下線,但仍有網友感到疑惑:1毛錢對作者來說很重要嗎?

目前,晉江文學城對VIP章節的標價大約為1000字3晉江幣,即1000字的標價為0.03元,而在作者與平台五五平分以後,作者所能獲得的僅1分5厘。

不過,上述價格為標價,如有多個讀者購買,作者通過1000字獲得的收益也會成倍增加。

作者小唯告訴紅星新聞記者,她在與晉江文學城簽約後,先後寫了三本收費小說,總字數近50萬字,收費章節字數約為35萬字左右,但她在晉江文學城獲得的總收益至今不到1000元。

即便她的收益慘不忍睹,但她在晉江的簽約作者中卻排在前2/5處。

紅星新聞記者翻閱晉江文學城的簽約作者排行區發現,目前,晉江文學城共有簽約作者46639人。

無論是以讀者收藏數排序,還是以作者積分排序,小唯都在大約18000名左右。

多名晉江簽約作者告訴紅星新聞記者,晉江文學城的副總裁老劉(微博名為@偶爾講真話的老劉,論壇網名為「管理員003」)曾透露,2017年全年,晉江文學城中平均月收益超過萬元的作者大約只有1000名左右。

▲閱文集團旗下品牌,圖據閱文集團官網

金字塔結構:有人一年版稅超千萬,有人一年3000塊

除了以獨特的「晉江風」招攬讀者的晉江文學城以外,由騰訊文學和原盛大文學整合而成的閱文集團在網絡小說平台中幾乎占據了半壁江山。

普通大眾所熟知的起點中文網、QQ閱讀、紅袖添香、瀟湘書院以及雲起書院等均為閱文集團旗下的小說平台。

據閱文集團2018年財報,閱文集團旗下小說平台共擁有作者770萬。

比如,曾多次以年千萬元年版稅蟬聯《中國網絡作家富豪榜》榜首的唐家三少就出自閱文旗下的起點中文網。

不過,即便閱文旗下擁有近770萬作者,但像唐家三少這樣的作者也僅是極少數。

閱文集團相關人士向紅星新聞記者透露:2018年,閱文各平台上年收入超過10萬元的作家僅1000餘人。

「白金作家」及「大神作家」的人數為403人。

這也意味著:在770萬的作者中,僅有1000餘人能通過寫小說達到月收入8333元以上。

琪琪就是位於金字塔尖的作者之一,她是閱文旗下某平台的作者。

琪琪告訴紅星新聞記者,目前她全職寫作,每天更新6千字以上。

如果小說的推薦給力,她會選擇加更。

雖然具體的收益不便透露,但收益足以支撐其開支,且有富餘。

但除了金字塔頂尖的2000餘人,不管是晉江文學城餘下的45000餘名作者,還是閱文旗下的近770萬作者,對他們來說,「用愛發電」才是常態,這也是拋卻表面浮金後真實的網文世界。

「我認識的絕大多數的網文作者都有一份正經職業,然後利用上班前2小時或者下班後的時間寫作,基本都是靠愛好去支撐。」在阿里文學平台寫小說的未雨稱。

不再做HR的相關工作後,未雨新找的工作是珠寶店的營業員,「這份工作也養活不了自己,因為營業員一個月也就很少的錢,我看中它只是因為上班時間我也可以寫點小說,我現在過的是很清貧的生活。」

未雨不願以小說的字數換取稿酬,她精心雕琢一年寫了35萬字,但最終只有3000元的稿酬。

除了稿酬以外,作者還能獲得小說分發到其他渠道的收益分成,「我有一次收到過11塊錢的渠道費,還有一次更過分的,只有1塊錢。」

網文作者們在財富和數量上形成了兩極分化,像是漂浮在海中的冰山,一正一反。外人只能看到露出海面的少數大神作者和海平面上大量誘人的浮金,卻難以知曉沉在海平面下的才是冰山的絕大部分:占據行業大多數的作者以及少得可憐的收益。

對於網文作者的金字塔結構,閱文集團的高級副總裁、起點中文網的創始人之一羅立(黑暗左手)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創作者必然可以簡單分成兩層:業餘愛好者和職業創作者。

業餘愛好者滿足自己是優先於滿足其他讀者的,大量滿足自己的創作者則構成了金字塔的底層。

當然,絕大多數職業作家也都是從業餘轉過來的。」

▲晉江已改編作品海報,圖據晉江文學城官網

夢想和攔路虎:賣出影視版權和盜文網站

未雨在往職業創作者的道路上走,她的一本小說入選了「HAO計劃」,這是由阿里文學、優酷和阿里影業聯合啟動的計劃。

作者在阿里文學進行創作後,阿里文學將開放IP資源,由相關方進行影視內容製作。

不過,由於未雨的小說題材特殊,拍攝成本預計超過億元,而且未雨暫時沒有什麼名氣,影視化遲遲沒有後話,相應的影視版權費用也始終沒有聽到聲響。

「沒辦法,當時寫的時候沒考慮過影視化成本。現在寫的這本,影視化成本很低,可能四五十萬、甚至二三十萬就能拍成。」未雨說,「作為一個作者,我一直在為自己尋找生存之路。」

「相比無線渠道、讀者訂閱或出版,一旦賣出影視版權,對作者來說是一筆不菲的收入。而且,影視化改編以後,作者會更有名氣,有點『一舉成名天下知』的意思。這應該是絕大多數作者的夢想。」小唯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近年來,有多部影視作品均改編自晉江文學城的小說,比如《陳情令》《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等。

阿九也是晉江文學城的簽約作者,她目前仍是兼職作者,但已經在為未來的全職工作狀態做準備了。

在進行小說創作前,她會優先考慮市場青睞的影視題材。

「比如說,前段時間有朋友打聽到:現在古代言情類作品很難賣出影視版權,現代職場中帶有勵志、奮斗元素的小說更容易影視化,就會嘗試著去寫這個題材。」阿九告訴紅星新聞。

而對小唯來說,影視資本的青睞相對來說還是太遠,她更關注的是現下的困境。

「我現在最恨的就是盜文網站。你每天下班花兩三個小時吭哧吭哧寫連載,剛發布出來分分鐘就被盜文網站偷走。」

「最可氣的是,在有些盜文鏈接下,一溜煙的『謝謝樓主整理搬運』。沒有人感謝作者辛苦碼字的。」

小唯在晉江文學城有不收費的全本完結小說,但到正版渠道閱讀的讀者仍然是少數,盜文網站的評論數甚至遠遠多於正版。

「我偶爾會搜一下自己的文名,有的盜文網站留有聯繫方式的,就發晉江提供的相關文件過去,要求他們刪除;有的沒有聯繫方式,只能向百度舉報,要求百度搜索引擎屏蔽相關搜索結果、取消百度網盤的分享傳播鏈接。」阿九分享她與盜文網站做斗爭的經歷,稱連載文如果做好防盜,收益會高出很多。

「有的盜文網站很難搞,舉報他們頁面上的廣告涉黃比舉報侵犯知識產權會更容易些。」小唯有些無奈的補充道。

▲閱文集團平均月付費用戶由2017年的1100萬減至2018年的1080萬,付費比例也由5.8%下降至5.1%。截圖自其2018年年報

資本推「免費閱讀」:網文作者的處境會更艱辛嗎?

除了盜文網站給網文作者們帶來的困境,新的問題似乎也即將出現。

近年來,由於小說改編影視劇作,既可以獲得原小說的粉絲基礎,也可以讓影視劇作更加多元化,小說IP改編深受資本青睞,如阿里巴巴、騰訊等都以不同的方式扶持或構建小說平台,而同時,也有資本試圖改變目前的行業現狀。

2019年年初,唐家三少曾在公開場合表示:「免費閱讀應該是未來的趨勢。

我認為未來的內容就應該是免費的,所有付費可能都是在內容的增值上,就是我們所說的多版權運營上。」

一石激起千層浪,不少網文作者在作者論壇進行了激烈討論。

不少作者認為,免費閱讀的模式對於上層的大神作者們來說更占便宜。

因為這些作者本來就是靠售賣版權獲得絕大部分收益,但對於底層作者來說,一旦讀者習慣了免費閱讀模式,他們的收益會受到很大的影響。

紅星新聞記者發現,從2018年起,米讀小說、愛奇藝閱讀、連尚免費讀書等平台來勢洶洶,以「免費閱讀」的形式快速打開市場。

而在這些小說平台的背後,分別是趣頭條、愛奇藝、Wi-Fi萬能鑰匙等給予資本和流量引導支持。

「BAT」也不甘落後。

閱文集團(騰訊系)於今年春節期間推出飛讀免費小說;而據36氪7月31日消息,百度入股七貓免費閱讀;另外,阿里巴巴旗下書旗小說APP的定位也是「免費小說電子書閱讀器」。

有業內人士分析稱,免費閱讀平台通過降低閱讀體驗(觀看廣告等方式)讓讀者可以進行免費閱讀,從而爭取到數量龐大的下沉市場中的用戶及價格敏感用戶。

2018年,免費閱讀異軍突起,閱文集團的相關運營數據受到一定影響。

據閱文集團2018年年報,平均月付費用戶由2017年的1100萬減至2018年的1080萬,付費比例也由5.8%下降至5.1%。

8月1日,閱文集團相關負責人告訴紅星新聞記者,閱文推出的免費閱讀產品「飛讀」,是進行數字閱讀普惠,是有利於把盜版用戶轉變為正版閱讀用戶的有效措施。

「我們用20年培養了現在的閱讀群體,這20年本身也是免費到收費的過程。」

「但是,現在我們發現:還有很大一群人似乎沒有接觸閱讀,但是他們有需求,所以我們可以再來一次。」 閱文集團的高級副總裁羅立這樣對紅星新聞記者說。

而對於作者來說,紅星新聞記者採訪的多位作者均表示,目前還沒有感受到免費閱讀對行業帶來的變化。

只是,隨著更多資本進入角逐市場,網文作者的處境會更艱辛嗎?

  中國網路文學傳播到國外後,現在發展得怎麼樣了?
  中文世界歷久不衰的「霸道總裁」文學,正在歐美市場攻城掠地?
  中國網路文學在歐美逐漸走紅?澎湃新聞採訪了背後推手「民間翻譯組」。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