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在快手找到了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本文來源: ELLEMEN睿士

微信id:ellemen_china

作者:人間觀察的

上個月某天的凌晨兩點,我收到一條微信,來自一個在倫敦讀服裝設計的朋友,她問我:

「朋友,你上過快手嗎?」

隨即轉發給我幾個快手視頻並評論:

「絕了,野生坎普大師。」

我一一點開細細查閱,視頻內容是一位來自四川的中年男性,每天在線日更自己設計製作的手工服裝。

他的視頻裏,無論是牆體掛鉤、花生、排煙管還是任何意想不到的材料,都可以被用來製作服裝。

而在設計上,他的作品除了有著解構主義的意味,還有著貫徹一致的華麗、誇張和野心勃勃。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我瞬間就理解了朋友的評價。

在2019年Met Gala還在浪費口舌向公眾解釋什麼是坎普(Camp,來源於法語中的俚語「se camper」,意為「以誇張的方式展現」,風格豪華鋪張,戲劇化甚至不太真實)時,

這位主要舞台在快手的設計師,卻早已在設計實踐中領會了坎普的真義,甚至包括那些有些匪夷所思和過於誇張的部分。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Billy Poter @ Met Gala///快手主播 @鄉村9點半形象設計

而在可持續時尚的風潮近幾年才開始愈刮愈烈的當下,年輕的品牌紛紛還在概念與實踐的鴻溝中開始嘗試,大叔卻已經試圖可回收材料作為自己的標籤,將與時尚看似完全無關的「垃圾」進行改造。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Craig Green,垃圾袋作為原材料的改造 | ©DeZeen

這件以煙頭為設計靈感的時裝,試圖向觀眾傳達了環保的政治信息。

對我而言,已經有了一些Political Fahsion的意味,也讓我想到了在法國戛納街頭上那個著名的堆滿了從海裏撈起煙頭的裝置。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圖片來源:nice-matin

這套街頭風味的造型,面料其實來自於噴上油漆的黑塑膠板,從配色到造型,是一套非常完整的Total Look。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作為一名時尚雜誌的編輯,我必須說,現在時裝周的很多瞬間,都已經讓我感到越來越索然無味。

相似的routine、相似的新款主題、相似的新聞通稿和相似的設計創意,一切都朝著諂媚大眾的商業化道路狂奔,那些隨著模特魚貫而出的服裝正變得越來越乏味。

我沒有想到,快手卻讓我再次興奮起來。

來自快手的野生時尚,在時尚同質化越來越嚴重的今天,像是湖底冒出的水怪,提供了一種出人意料的全新視角。

比如在當下,所有設計師都在蜂擁而上,以科技未來為主題,試圖為我們構建一個神秘充滿未知的異世界時,快手上的博主@素質寶兒 則恰恰相反。

她沒有刻意拉開距離,而是做每個女孩夢想中擁有的裙子,讓你想起那些固執的高定禮服裙品牌,只是更輕盈,更精致,也更奇特——手工釘珠在這里換成了各種各樣不同的植物。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她的材料來自零散不規則的花花草草,卻通過完全的剪裁拼湊修剪整合制成這樣看似豐富卻不凌亂的的「禮服」。

以穿插的植物顏色突出層次,營造出了更加輕盈的效果,仔細看,下邊的裙擺甚至還有些似燈籠的弧度,凸顯了線條。

配合設計的髮型是每場時裝大秀的亮點,而對於主播@沈光炳造型化妝學院而言,他的每個髮型設計,都已經可以被看作單獨的藝術作品。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沈老師的一些作品甚至讓人聯想到髮型設計師Evanie Frausto的創作。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Evanie Frausto作品

可能正因為快手從一開始就擁抱所有人的態度,在快手上活躍的時尚主播們,似乎從來沒有試圖向某一個標準靠攏和屈服,而老鐵們也格外願意為這些真正做自己的主播捧場。

這位來自北京通州的大叔,生活中最大的愛好就是做毛線織品設計,他自己設計,自己編織,自己上鏡。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他只有一個固定機位,視頻內容也基本是穿上自己設計的女裝毛衣,安安靜靜地打毛衣——但這個愛好已經徹底改變了他的生活,現在他在北京擁有兩個庫房,幾十個工人。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來自貴州貴陽的美妝博主@聶小倩她老板 沒有受過專業的美妝訓練,也並不以「變美」作為他妝容的唯一主題。

但加入自己文化背景和個人理解的美妝,顯得格外有生命力。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這和近些年我們在時尚行業看到的趨勢一致:T台上已經有更多的亞裔,非裔人種和那些看似小眾,非主流的面孔出現。

Rihanna去年發佈Rihanna內衣系列的Savage X Fenty,就很能代表了時尚行業姿態的改變。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Savage X Fenty | ©imbd.com

在秀場,她與她的模特們不再是統一瘦削的標準身材,不同的膚色,態度,文化,個性,種族和身型都站在台上,代表著自己的群體。

美應該更加多元化,更加包容,他們說。

而這一切,我們看到,早已經在快手上發生。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大碼模特Ashley Granham | ©imbd.com///來自雲南昆明,體重超過180斤的快手主播 @娜懷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出生於尼泊爾的藏族模特Tsunaina///在妝容中融入自己民族風格的快手主播@彜族化妝師西梅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患有白癜風,曾為維秘走秀的模特Winnie Hallow
| ©People.com///患有白化病,現在做網店模特的快手主播 @白化病模特

歸根到底,時尚本來就不應該只是少數人的遊戲:外在形象是每個人自我認同的外延,也理應有著更多表達的方式。

GJfefe來自湖南,現在在美國讀大學,在快手上分享美妝是她下課後的放鬆方式。

雖然總有人挑剔她是不是眼睫毛太濃,美甲做得過於誇張,但喜歡她的人更多,她也喜歡自己這樣,從不為這些煩心。

每天上課下課,拍化妝過程和帶著美國本地朋友去吃麻辣燙一樣,是她生活的一部分。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Connie住在四川宜賓,滿頭捲髮,厚厚嘴唇的她可能也不符合傳統審美,但好在她也不在乎,她化妝喜歡更加突出自己的厚嘴唇,用眼線把眼睛變得更銳利。

她也被歸類為歐美風博主,雖然妝容與GJfefe完全不同,但顯然,她們一樣的,是願意做自己,享受做自己,分享做自己的這個過程。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快手主播@時尚奶奶團 和 @樂退族+ 則是另外一群人,她們已經一頭銀髮,卻都是統一的身姿挺拔。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年輕時沒能實現的模特夢並不一定就要放棄,在快手上,她們開始實現自銀發時開始的時尚人生。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高小皓子住在遼寧錦州,雖然沒有長出一個他的東北老鄉常見的高個子,卻非常享受走貓步,那為什麼不可以呢?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在小小的衣帽間裏,他堅持每天為自己搭配衣服,再走出高小皓子特有風格的貓步。

快手就是他的T台,而視頻觀眾就是那些坐在前排挑剔的眼睛們。

韓國女孩施炫想學中文,找到了快手,喜歡打扮自己的她,開始在快手上分享韓式女孩的打扮心得。

也因此從網友那裏,學到了課本上根本不可能有的中國知識。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但快手令人印象最深刻的,還是讓那些對時尚行業有夢想,有憧憬的人有真正的空間去夢想,去創造,然後用這份熱情將這份夢想變成自己的生活方式。

萌大雨是個非傳統美妝博主,她不瘦,算不上美,而最重要的是沒有你最常見到的美妝博主專屬的那層粉紅色濾鏡,甚至比大多數人更貼近生活。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她最初拍的視頻在一處光線極其昏暗的出租屋裏,用著對美妝博主來說格外平價的化妝品。

但她有的是真實,也是堅持,現在的萌大雨仍然做著美妝博主這份事業。

最近剛剛和一路一起走來的男友結婚,生活顯得更加從容。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身高181,體重只有96斤的李悅寧從小夢想做模特。

在快手上剛剛出現時,她用手機為自己在牆壁前拍攝簡單的照片。

雖然有著先天極其優越的條件,但沒有人知道她到底能不能成功。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她當然也不確信——但她顯然從未放棄。

李悅寧一直在快手上記錄學校,模特培訓等生活點滴,今年大一剛剛結束的她,已經開始出現在國內一些品牌的秀場上了。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服裝設計師楊楊從事服裝行業8年,一直希望做自己的品牌,也曾經為歌手設計過巡演服裝。

但直到在快手上更新自己以生活物品為靈感的服裝後,她才真正發現自己的原創設計能得到的認同,開始籌備自己的服裝工作室。

我終於在快手找到瞭時裝周看不到的東西

對於每個個體來說,時尚都是最重要也是最直接的表現自我意識的方式。

但身處網絡時代,總有無數個人試圖指導你「什麼才是好的,或者說什麼才是時尚的」。

而那些迫切想為自己帶上「時尚」這個標籤的年輕人迫於壓力,連瀏海的長度都開始趨於一致。

也正因如此,在快手,每個人都被鼓勵做自己的自由顯得如此可貴。

他們認識自己,尊重自己,並且用自己的身份去創造,去改造——也許,這正是時尚最舒展的樣子。

  那些把當年QQ秀裡的衣服,真的穿在身上的中國年輕人們
  法國戛納電影節開幕式,紅毯上琳瑯滿目的「中國製造」
  人間煉獄:深圳時裝周街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