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數據來看,宋朝「靖康之恥」到底有多恥辱?

本文來源:歷史研習社

微信id:mingqinghistory

作者:郭建龍

(本文摘自郭建龍著作的《汴京之圍》)

翻開一部三千年的中國古代史,在一系列跌宕起伏的歷史事件中,如果要數最富戲劇性的, 靖康之難至少可以排進前十。

北方遊牧文明與中原文明的南北衝突幾乎貫穿整個古代史,從漢朝征匈奴到五胡亂華,從蒙古南下到清軍入關等等。

而靖康之難的特殊性和戲劇性在於,這是中原王朝的皇帝被北方蠻夷部落俘虜,造成國破家亡的慘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

岳飛《滿江紅》中的這句話很好的反映了史上著名的「靖康之恥」究竟有多麼的恥辱。

  為什麼南宋以後,貞節比性命更重要?

靖康恥被稱為中國史上八大恥之一。

靖康之變可以說是宋朝的奇恥大辱,屈辱到何種程度?

如果讀者想像不到恥辱的程度,那麼接下來,我們來回顧900年前的那段歷史,用史料與數據分析看看,靖康之恥究竟有多恥!

靖康之恥一:北宋賠了多少錢給金國?

在古代,貨幣還是以金、銀、銅作為獨立貨幣流通,這里姑且不考慮含金量、含銀量。

在討論古代貨幣的時候通常會用一個假設:一兩黃金=10兩白銀=10貫銅錢=1000文銅錢。

宋代一貫錢合今天多少人民幣?

2019年,金價基本在1300美元一盎司左右,一盎司為31.1克(按金衡制)。

宋制一市斤為640克,一市斤有16兩,所以宋代的一兩為今天的40克。

這樣一算宋代一兩黃金相當於1672美元,以今天美元對人民幣6.87元來算,相當於11487元。

根據假設一兩黃金為10兩銀即10貫錢,宋代一貫銅錢相當於1149元。

靖康二年(1127年),金國軍馬分東西兩路夾擊汴京,金軍勢如破竹,數月之間便兵臨城下。

寥寥幾萬金軍,將二十萬北宋大軍困於城內,北宋皇帝宋欽宗無力抵抗,只能求和,在郭建龍《汴京之圍》寫到金軍提出的賠償要求:

金一千萬錠,銀二千萬錠,折合成兩,則是一億兩金、十億兩銀,同時還需要娟帛一千萬匹。

這是什麼概念呢,按2019年匯率,核算成人民幣約為2.2973萬億元人民幣。

百科資料顯示,就算是在北宋最繁榮、經濟最發達的鹹平三年(公元1000元),GDP最高達265.5億美元,人均GDP也才為450美元(源於安格斯·麥迪森《世界經濟千年統計》,按1990年匯率4.78核算)。

而到1127年,多年征戰的北宋,經濟實力已經下滑,即使按照最繁榮時期計算,一個小小的金國要的賠償,也要賠上北宋數十年的財力。

所謂「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活人,尤其是皇帝,怎麼能讓錢給綁架了,宋欽宗還是想了些辦法的。

1、 壓榨皇族與大臣,要求諸王、內侍、帝姬、大臣等,將家裏的金帛都拿出來。由於金人索要金銀巨量太大,僅靠中央籌集速度太慢,宋欽宗還下了詔書,表示金人不燒殺搶掠已經是恩賜,要求全城的公私、權貴、豪富都將金銀交出來,即便皇后的金銀,也不能藏私。行政、司法、檢察院聯動,全開封府開足馬力搜繳金銀,特別是金銀鋪子,就連貴戚、權貴家族的恭人、夫人都不放過,皇帝的賞賜,一並收回。

2、 為了更快的獲得金銀,欽宗下令,開設一個購買金銀的機構,用錢鈔從民間購買金銀;

3、 採取相互告密、揭發的獎勵政策,全民動員監督為國家貢獻金銀,告密者可以獲得百分之三的獎勵。

在籌款這件事上,宋朝的官員們體現出了鮮有的自上而下高效的執行力與大公無私

他們按照官階大小制定了一個名單,宰執以下每個官員都有指標,如果官員上繳數量和指標相差太多,就立刻會被捉拿敲打一番,直到願意繳納更多的金銀為止。

在金銀面前,所有的官員都喪失了尊嚴,他們的生命甚至抵不上一兩黃金。

靖康之恥二:賣妻女還債

靖康元年(1126年),在金軍對北宋發動圍剿時,金軍提出的賠償要求為五百萬兩金、五千萬兩銀,已經遠遠超過宋欽宗設立上限的十倍,也就是說這項賠償任務基本不可能完成。

靖康二年(1127年),距離金軍第一次圍剿僅一年之久,金軍第二次提出賠償要求,金、銀已經無法滿足金人的需求,這次提出的賠償條款中,有這樣一條條款:

「必須將帝姬兩人、宗姬、族姬各四人,宮女二千五百人,女樂等一千五百人,各色工藝三千人交給金軍。」

如果賠償款無法按時交割,將皇家女人作價賣給金軍,以充金銀之數。

具體價格是,帝姬和王妃每人一千錠金,宗姬一人五百錠金,族姬一人二百錠金,宗婦一人五百錠銀,族婦一人二百錠銀,貴戚女一人一百錠銀。

也就是說,只要無法完成金銀的繳納數目,幾乎所有趙氏的女子都無法幸免於難。

趙宋皇室的威儀和尊嚴蕩然無存,這在整部中國古代史中也是絕無僅有的事件。

表 汴京女子換錢表(出自《靖康稗史箋證》)

項 目 單 位 收 益
選納妃嬪八十三人,王妃二十四人,帝姬、公主二十二人 人準金一千錠,帝妃五人倍益 金十三萬四千錠
嬪禦九十八人,王妾二十八人,宗姬五十二人,禦女七十八人,近支宗姬一百九十五人 人準金五百錠 金二十二萬五千五百錠
族姬一千二百四十一人 人準金二百錠 金二十四萬八千二百錠
宮女四百七十九人,采女四百零四人,宗婦兩千零九十一人 人準銀五百錠 銀一百五十八萬七千錠
族婦兩千零七人,歌女一千三百一十四人 人準銀二百錠 銀六十六萬四千二百錠
貴戚官民女三千三百一十九人 人準銀一百錠 銀三十三萬一千九百錠
合計 金六十萬七千七百錠,銀二百五十八萬三千一百錠

戰爭中的女人終究難逃悲慘的命運。

曾經皇帝的後妃,帝姬(女兒)都逃不過陪酒、犒軍的命運。

也有很多宮廷中的女人被藏到了民間,但開封府用超高的效率將她們一一揪出,因為只有完全找到了她們,才能讓金軍早點離開。

郭建龍將這段女性的屈辱用時間與數據詳細記錄了下來:

有烈女張氏、陸氏、曹氏不肯屈服二太子翰離不,被金軍用鐵桿串起來豎在營前,三天才死絕。

當時,有一位姓朱的妃子,只有十三歲,不肯屈服二太子翰離不,於是翰離不說:「你是一千錠金子買來的,怎麼敢不從我?」她被皇帝賣了充犒軍錢。

靖康二年二月十六日,婦女集結完畢,金軍兩位元帥下令分配給金軍將士的婦女換上金人的衣服,有些女人在家就已經有了身孕,元帥們專門派了醫生為她們打胎。

二月十七,他們從宋朝供奉的女人中選擇了三千人作為獻給金國皇帝的貢品,之後又將一千四百人賞賜給將士。

二月十八,二太子翰離不找來二十位妃姬以及三十二位歌妓勸酒,宋徽宗、宋欽宗與他們的皇后也在場。

對女人的搶奪自靖康二年(1127年)二月開始,到三月十五基本上告一段落。

按照開封府標註女人的價格計算,王妃、帝姬、公主四十六人的價格是每人一千錠黃金,加起來就是十三萬四千錠黃金。

開封府花了巨大的力氣才一共湊了四萬九千五百二十錠黃金。

在給金軍的賠償中,出了五十一位後妃公主之外,還有一萬一千五百零六名婦女被皇帝賣給了金人,一共換回來金六十萬七千七百錠、銀兩百五十八萬三千一百錠。

即便加上賣人收入,仍然不夠賠款數額,就只好靠張邦昌向金人求情赦免。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汴京城不是由皇帝救下的,而是由女人們和張邦昌聯手將它帶出了深淵。

靖康之恥三:兩位皇帝當了俘虜

金軍獲得了大量的女人和戰爭賠償,開始了大撤離。

根據金人記載,北宋俘虜中一共有皇帝的妻子等三千餘人,宗室男婦四千餘人,貴戚男婦五千餘人,各種工匠與教坊各三千餘人。

用數據細數「靖康之恥」到底有多恥辱?

▲宋徽宗畫像

據《虛資治通鑒長編拾補》記載,北行的徽、欽二帝逐漸消失在南方人民的視野之外,只有少數人偶遇。

曾經在懷州抵抗金軍的範仲熊有幸最後一次見到了宋欽宗。

四月初四,黏罕回軍到鄭州,決定將範仲熊與那些原籍在黃河以南,但戰爭時恰好在黃河以北的人們送歸南朝,他將範仲熊釋放。

在釋放前,範仲熊看到幾位內侍和婦人,他們把一個瘦子夾在中間,這人就是被稱為少帝的宋欽宗。

範仲熊連忙禮拜,向少帝表示自己位卑才淺,無力扭轉乾坤,讓皇帝受此奇恥大辱。但皇帝冷漠得連話都沒有回。

太上皇宋徽宗表現得大度些,在北遷的路上,他遇到了曾經的遼臣(也是曾經的宋臣)郭藥師、張令徽等人,郭藥師拜見太上皇,並表示既然昔日是君臣,現在也必須持君臣的禮節。

但他為自己的變節開脫,的確是力所不逮,不得不投降,請太上皇赦免他。太上皇大度地表示:

「天時如此,非公之罪,何赦之有?」

在宋徽宗與北上的過程中,羞辱是難免的,金國有一個著名的禮儀就是「牽羊禮」,這個禮節是專門為受降的俘虜設立的,以此表達勝利者的高貴。

八月二十四日這天一早,數千名金軍闖入了二帝所在的上京營帳,這里關押著皇帝、皇子、妃子、公主等一千三百人。

士兵們逼迫著他們到了金國的宗廟外,將皇帝和皇后的外袍剝掉,換上民服,外裹羊皮,其餘的人,不管是駙馬、嬪妃、王妃、帝姬還是宗室婦女,全都赤裸上身,只披一件羊皮,手執一條羊皮繩。

羞辱還沒有結束。

宋徽宗被封為昏德公,少帝宋欽宗被封為重昏侯。

宋徽宗被關押於韓州(今遼寧省昌圖縣),後又被遷到五國城(今黑龍江省依蘭縣)囚禁。

囚禁期間,宋徽宗受盡精神折磨。

宋徽宗被囚禁了9年。

公元1135年四月甲子日,終因不堪精神折磨而死於五國城,享年54歲。

紹興二十六年六月(1156年),金國皇帝完顏亮命、57歲的宋欽宗趙桓和81歲的遼天祚帝耶律延禧去比賽馬球。

耶律延禧善騎術,企圖縱馬沖出重圍逃命,結果被亂箭射死。

欽宗皇帝身體孱弱,患有嚴重的風疾,又不善馬術,很快從馬上摔下,被馬亂踐而死。

趙氏的宗室,除了已經死亡的,也都慢慢融入了金人的血液。原本遊牧的金人通過掠奪,完成了向農耕文明的進化。

  為什麼南宋以後,貞節比性命更重要?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