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叛逆在議論中國互聯網信用評分

2019年7月28日,中國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就《互聯網信息服務嚴重失信主體信用信息管理辦法》公開征求意見。

簡言之,網路造謠納入信用體系。

  中國網信辦:網路造謠納入信用評分,嚴重者關七年

很多人表示支持:

但互聯網不缺刁民。

當天,某微博用戶發了一條貼文質疑此事。

全文如下:

看看一年內關於徵信的新聞吧:網絡謠言、闖紅燈、地鐵內的不文明行為、垃圾分類、停車費、跳槽…

種種你想得到想不到的生活日常,一項項被納進了個人信用記錄的考量範圍。

我們不得不提出疑問,這項大多數人在起初鼓掌歡迎的、以為能讓我們的社會變得更道德的系統,是否已被濫用?

是否已經超出了它所應當存在的合理邊界?

它的正面作用能否抵消它的負面能量,能否使我們免於恐懼?

Mike Pence去年底發表演說時預言:「2020年中國將試圖建立起一個歐威爾式體系(Orwellian system),全面控制一般人的生活,亦即「社會信用分數」(social credit score)。」

兩位對徵信系統有過專門研究的學者試圖為我們找到答案。(完整文章在P8)

「林勤富分析,信用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政府可以任意詮釋,影響範圍也很主觀。」

「政府有很大的裁量權決定什麼是跟失信有關的法律、規則,很簡單地就可以變動對信用的判斷。」

「只要違反了任何一項法律,被相關的單位歸納為是失信的行為,馬上就可能受到聯合懲戒。」

「當政府以模糊的信用當成控制工具時,林勤富認為,這比一般模糊的法律造成的管制寒蟬效應還要更嚴重。」

這條微博列舉了多個新聞截圖如下:

  浙江官方新規:個人頻繁跳槽,信用紀錄會有問題

其中,第八張圖片是香港知名媒體《端傳媒》的文章截圖,「顛倒」發布。

把圖反著發布是微博規避內容審查的方法。

此前川普的部分推文也被網民用這種方式發布。

  劉鶴啟程赴美前夕,川普又發推了

端傳媒的文章連結如下:

依信而治:社會信用作為一種統治工具的解析和傷害

這條貼文吸引了許多評論,內容一面倒且十分叛逆。

摘錄部份如下:

  內容審查經驗豐富的人民日報推出「內容風險控制」服務,幫助各大企業、媒體不誤踩紅線

2018年,美國脫口秀節目惡搞中國社會信用評分的影片,在臉書上洗版:

  中國網信辦:網路造謠納入信用評分,嚴重者關七年
  中國到底有沒有言論自由?有或沒有,都只對一半。
  內容審查經驗豐富的人民日報推出「內容風險控制」服務,幫助各大企業、媒體不誤踩紅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