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評論:深圳為何在流行「失敗學」?

本文來源:騰訊新聞

這兩天,人們剛有感於招商銀行行長內部講話自我批評的力度,又讀到了招商銀行內部平台的一篇文章《招行離冬天還有多遠》。這篇直陳招行目前弊端的文章,開篇就很吸引人:「如果不出所料,我們的半年報會依然亮眼,又將成為行業標桿得到媒體宣揚。但根據個人觀察及與周圍同事的交流,明顯感覺招行到了非常危險的時刻。」

不遺餘力批評甚至「不看好」自己的企業,這很容易讓人想到萬科2018年秋季例會打出滿場「活下去」的巨幅標語。在人們記憶中,似乎還沒有哪家企業,會在這樣的時刻許下這樣一個看起來不太吉利的願望。

但仔細一想,華為也說過類似的話。早在2001年,任正非在《華為的冬天》一文中開門見山:「公司所有員工是否考慮過,如果有一天,公司銷售額下滑、利潤下滑甚至會破產,我們怎麼辦?我們公司的太平時間太長了,在和平時期升的官太多了,這也許就是我們的災難。」2012年,一本華為企業傳的題名同樣不討喜:《下一個倒下的會不會是華為》。

如果說要找出一種概括,這三者都不是「成功學」,更像是一種「失敗學」「冬天學」,滲透著濃濃的「居安思危」「哀兵必勝」。事實上,幾家企業無一不是行業龍頭,比如,招行是資產規模率先突破7萬億的股份制銀行,淨利潤已超800億元,增長極為穩健,離「萬億市值」只一步之遙。在外部人看來,它們已足夠出色並將繼續優秀,縱使經濟難免波動,但作為行業龍頭,護城河總比別人寬。在不理解者看來,這股謙虛勁,仿佛班里總拿第一但總說考砸的那位,是「欠打」式的嘩眾取寵。但在理解者看來,這不是妄自菲薄,因為如果認準要做百年老店,不妄自尊大一定是對的。

不知死焉知生。要看到,招商銀行成立32年,萬科成立35年,華為成立32年,這段時間內,中國沒有經歷真正意義上的大的經濟危機。要打造百年企業,企業很難避免大的周期,有的能存活,有的會消亡。換句話說,危機根本上不源於周期,而是源於缺乏危機感。許多年前,當新聞報道「中國企業平均壽命只有3.5年」時,比爾•蓋茨那句「距離微軟破產永遠只有18個月」還顯得十分新鮮。今天,從招行、萬科、華為發自內心的憂患意識看,我們應慶幸,改革開放40年,一批中國企業追上來了,一批優秀企業家也追上來了。或者反過來說,優秀企業本身,源於優秀企業家精神;優秀企業家精神,由穿越波峰波谷的歷程所塑造。

有意思的是,三家企業有一個共同點,都來自深圳。這不由讓人好奇,除了企業家自身的格局與眼界外,城市氣質是否也成了一只「看不見的手」,支配著企業文化的你追我趕。在看到《招行離冬天還有多遠》這篇文章時,我將它順手轉給一位在深圳工作的老同學,並感嘆:深圳企業不一樣。哪知他很快回復:「這是正常企業的正常作為,就像一個不會自我批評的人不可能進步一樣。」我能想像,在屏幕背後他一臉的見怪不怪甚至「鄙夷」。

在一個改革創新的環境中,企業高度競爭,比資金,比技術,比人才,歸根到底是比誰想得更遠,因為在更遠的未來,一定有不得不防的風險足以倒逼今日做出變革。而一旦企業內形成這樣的氣質,一個再小的兵,也會耳濡目染,視反思為理所當然,視安於現狀為走下坡路,這便是企業文化;擴大開去,便是一個地方的發展環境。這或許也是為什麼,前些天,濰坊市委書記惠新安考察南方幾市回來後,真誠地寫下萬字長文《究竟該向南方學什麼?》。

4月間,經濟學家張五常有場題為《深圳是個現象嗎?》的演講,他極篤定地說「我肯定地推斷深圳將會超越矽谷。」這份篤定的背後,有對於中國經濟制度的信心,大概也有對這種居安思危狀態的首肯。

如果始終有這樣子一股子精氣神在,為什麼不可能?80年代,「蛇口之父」袁庚說:「蛇口建設和改革要有良好的透明度,蛇口人要勇於批評和自我批評,這樣的蛇口才會朝氣蓬勃。」招商局集團董事長李建紅曾專門撰文,論述如何立足長遠、突破自己,讓袁庚等改革者敢於自我革命的激情代代相傳。後來的蛇口,既有「不改革者不入此門」的壯語,也創造了諸多「敢為天下先」的壯舉,成就精彩無限。可以說,深圳優秀企業的這份「提心吊膽」 「求知若饑、虛心若愚」,意義並不限於企業,也應啟發你我。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