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領域全球獨大的大疆無人機,正在工業無人機市場面臨競爭

本文來源:AI財經社

微信id:aicjnews

作者:麻策

原標題:低空大作戰

Samir Bouabdallah最近註冊了微信號。

這位在瑞士研究了20多年無人機技術的工程博士,不久前來中國做商業交流,希望將他的工業無人機推向中國市場。

他一連參加了多場商業路演、科技展會和創新論壇,其中包括與10多位瑞士無人機同行,在瑞士駐華大使館舉辦的「創新周」上,將他們外表各異的無人機遙控上天,以尋找中國本地有價值的合作夥伴。

如今,全球消費無人機已是中國公司大疆的天下。

據公開數據,大疆占據全球消費級無人機市場超過七成的份額,早已是一家獨大的局面。

  大疆「政企版」無人機系統已通過美國內政部審核

但那些需要按需定制的工業無人機市場,尚處於起跑階段,它們的要求也與消費級無人機有明顯差異,於是,中美歐企業再次瞄準了這一暗流湧動的區域。

而在即將開啟的工業無人機的競爭浪潮中,中國已經形成的產業鏈優勢顯而易見,在消費級無人機市場落於下風的美國,但仍虎視眈眈;而以瑞士為產業中心,歐洲的創新和多樣性最不容忽視。

低空大作戰

▲Samir Bouabdallah/受訪者供圖

01.

瑞士的無人機第一次大規模展現在中國人眼前,還是在今年央視春晚的舞台上。

一家名叫Verity Studio的瑞士公司,為春晚定制的88架迷你無人機,造型取自中國傳統的紅燈籠,在大年夜登上了家家戶戶的電視螢幕。

但那並不是瑞士無人機的全部。

事實上,如果說世界的無人機中心在深圳,歐洲的無人機中心就在瑞士。

圍繞著蘇黎世聯邦理工和洛桑聯邦理工兩所頂尖工科院校,瑞士形成了特色鮮明的無人機生態。

在這個人口跟中國東莞類似、只有800多萬的山地小國,擁有超過80家無人機技術公司。

據AI財經社了解,其中整機廠商接近40家。它們大多聚焦各自細小的領域,關係融洽。

與滿足娛樂需求為主的消費級航拍無人機不同,面向行業的專用無人機大量是定制的,需求量不大,但對安全性、可靠性、續航性有更高的技術要求,為此機型也百花齊放——消費級無人機多為四旋翼機型,工業級無人機則有固定翼、多旋翼、無人直升機等,做起來更費時費力。

相應的,工業級無人機的售價也比消費級要高出不少,消費級大多在1萬元以下,而工業級的售價則從數萬元到上百萬元不等。

Bouabdallah帶來的無人機其貌不揚、造型特殊,就像是一個9寸大小的黑色圓形輪胎,很明顯,它與我們平時玩的無人機不同——只有兩個螺旋槳,並且堆疊在中心,朝著相反的方向轉動。

這是他新創辦的公司Flybotix開發的一種新型無人機,用於工業設施檢查。

傳統消費無人機的主要缺點是飛行時間有限,操作人員需要頻繁更換電池,直接影響使用體驗。

而造成這一問題的原因之一在於相對低效的螺旋槳設計。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低空大作戰

▲Flybotix推出的新型無人機/受訪者供圖

而通過減少螺旋槳數量來降低電耗,是延長飛行時間的方法之一。

Bouabdallah的設計便是將流行的四旋翼減為雙旋翼。

「目前,飛行時長是傳統型號的兩倍。」Bouabdallah對AI財經社表示。

這種設計改變也需要完全不同的推進系統。

Bouabdallah在洛桑聯邦理工和蘇黎世聯邦理工兩所大學開發無人機技術超過20年。

他模擬直升機的空氣動力學性能,開發了一種演算法,使他的無人機在雙旋翼下能夠「與四旋翼的機器保持相同的穩定性」。

與此同時,他在其外圍增加了一圈黑色泡沫「保護罩」,可以避免水平撞擊障礙物時引發的炸機。

提到防撞,這也是為無人機在工業檢測、包括複雜的管道中做飛行檢測而必須考慮的。

另一家瑞士無人機製造商Flyability的防撞設計靈感,來源於其聯合創始人兼CTO Adrien Briod早期在洛桑聯邦理工學院的一個研究課題。

他認為蒼蠅是一個非常完美的飛行生物,能做出直升、直降、急轉等高難度的飛行動作,尤其是在碰撞到透明的玻璃上失去平衡後,能通過改變隱藏在翅膀下的「楫翅」的振動頻率,迅速找回平衡。

Flyability的Elios無人機,效仿蒼蠅飛行的機理,通過感測器實時檢測自身所處的狀態,再經獨有演算法實現4個電機旋轉方向和速度的自主調節,相當於蒼蠅改變振動頻率。

「哪怕是反身自由落體,過程中它也可以自己進行轉身,調整位置重回平衡。」Flyability大中華區總經理王曉琳對AI財經社解釋說。

低空大作戰

▲Flyability Elios無人機/受訪者供圖

瑞士無人機公司的設計,看上去有些「稀奇古怪」,從旋翼、推進系統到演算法等一改市面上消費無人機給人的傳統印象,目的是滿足工業市場的需求。

相比較而言,國產工業級無人機產品設計略顯「保守」,大多仍沿用在消費級無人機上取得的經驗。

「瑞士人傳統就有這種鑽勁兒,做一件事情喜歡耕耘很深。」

王曉琳補充說。「國內企業還是喜歡規模相對較大的市場。」

02.

與名副其實的無人機大國中國相比,瑞士走的是另外一條路線。

事實上,中歐企業的差異向來如此。中國地大物博,中國的企業天然坐擁巨大的市場,熱衷於追求規模效應,善用「低價鋪市場」的邏輯。

而歐洲的市場狹小且分散,按一個瑞士科技行業創業者給AI財經社的說法,「它沒有市場規模,只能靠創新驅動。」

這很大程度上決定了歐洲多數公司通常專注於小批量、高價值產品的生產。

為無人機提供高精導航技術的瑞士創業公司Fixposition聯合創始人蘇振中,深知在歐洲做市場的痛苦。

「在歐洲你想要做到差不多的規模,營銷人員里面可能需要會說法語的、德語的、義大利語的,每個國家的語言和文化都不一樣,營銷成本和獲客成本太高了。」

相比較而言,中國市場規模大,而且法規、文化、語言統一,只要找對切入點很快就可以鋪開。

為此,瑞士無人機公司的典型特徵就是B2B,基本上都是抓住一個點,做到極致。

低空大作戰

▲蘇振中(右)與聯合創始人Lukas/受訪者供圖

但沒有哪家海外無人機公司能真正抵擋住深圳的「誘惑」。

這里是世界無人機工業的中心,配套一應俱全,幾乎可以找到一切生產所需的部件,和無與倫比的製造能力。

深圳無人機行業協會副會長餘景兵告訴AI財經社:「小型民用無人機產業鏈脫身於手機產業鏈,無人機裏的飛控大腦和智能手機的主板高度相似,無人機採用的復合材料手機上也都用,而手機里面的鋰電池搖身一變就成了無人機裏的聚合鋰電池。」

與此同時,深圳產業工人齊全,製造成本低廉。

Samir Bouabdallah計劃在深圳建立研發中心,希望在中國市場探索機遇。

「我們已經確定了一些合作夥伴。」Bouabdallah告訴AI財經社,「但還遠不足以在深圳設立一家公司或分支機構。」

好消息是,他不久前來中國參加商業交流期間得到了很多產品方面的積極反饋,並取得了一些有希望的聯繫。

蘇振中則一開始就把生產放在了深圳。

「我們最初考慮研發在瑞士,最重要的就是生產必須在中國。」

蘇對在瑞士建廠、生產的商業模式持保守態度:短期內成本高低可能影響不是很大,但最終同樣性能的產品成本低的肯定會有價格優勢。

但他也不否認瑞士生產更有助於品牌打造,「瑞士製造可能會給人感覺品質好一點。」

深圳成為世界無人機中心展現的是其體系和製造優勢,瑞士成為歐洲的無人機中心,靠的則是科研和學術實力。

在瑞士80多家無人機產業鏈公司中,有超過半數的創始人出身蘇黎世聯邦理工和洛桑聯邦理工,這是瑞士僅有的兩所享有聯邦政府撥款的「兄弟」大學,雖然很低調,但在世界理工大學排名中均位列前茅。

美國無人機技術公司3D Robotics創始人Chris Anderson將瑞士譽為「機器人界的矽谷」,原因多半也是這兩所高校在科研體系,以及在機器人、工業自動化等領域的優勢地位。

全球知名科技公司競相在這里設立分公司和研發中心。

公開資料顯示,谷歌蘇黎世園區擁有近2500名工程師,已是其除加州總部外最大的辦公區域。

此外,你也能在這里找到微軟、IBM、Facebook等很多優秀科技企業的身影,它們大多很早就認識到了在瑞士佈局的重要性。

同樣,華為也成為中國公司在瑞士建立研究所的代表。

03.

經過過去多年,全球消費無人機市場已是中國公司大疆的天下。

但行業和專業化市場是商業無人機的未來趨勢。

Bouabdallah相信,瑞士在小而尖的工業級領域具備優勢。

在工業級無人機領域,絕大多數按需定制的垂直市場,尚處於起跑階段。

一個無人機行業老兵告訴AI財經社,無人機的行業應用市場還沒有爆發,沒有個5年10年分不出勝負。

在不少瑞士業內人看來,中國的無人機以量換市場的策略,在細分精準的領域可能很難起作用。

與消費市場不同,專業的領域需要專業的設備,每個不同的細分行業都需要定制,很難做到「一勞永逸」。

「中國已經是實際上的無人機之國。」蘇振中對AI財經社說,「瑞士想打造的,更多是工業無人機之國,可以和中國進行互補的生態。」

對整個瑞士無人機生態影響最大的商業公司Auterion,產業地位一定程度上相當於智能手機行業的谷歌。

其開放的開源飛控系統PX4,被稱為無人機領域的安卓,全球用戶已經接近100萬,大部分用戶都是無人機創業公司,此外還包括像美國通用等一些大企業。

該公司的聯合創始人Lorenze Meier也是蘇振中的創業夥伴和股東。

蘇透露,超過60%的工業和載人無人機採用的是PX4平台,「所有的歐洲無人機公司也都是基於這套開源軟件在做。」

這構成了瑞士希望打造的工業無人機之國的一大基礎。

瑞士無人機的研發投入、公司密度為歐洲之最,同時,基於PX4打造的開源生態,中心就在蘇黎世。

無人機在工業領域的應用瑞士已經走在世界前列。

據Flyability向AI財經社透露,歐美地區30%以上的核電廠都在使用瑞士無人機進行巡檢工作,將人類從危險的工作環境中解脫。

其產品承受核輻射的能力,超過人類可承受的90倍。

Flyability是瑞士無人機產業的一個縮影。

就像Samir Bouabdallah對AI財經社所說,瑞士可以首先找到這些細分市場,並且滿足它們的需求。

中國在行業應用無人機上的探索,同樣已經取得了初步成果,只不過,和歐洲的切入點不同。

餘景兵告訴AI財經社,在農業口,中國植保無人機的保有量已經超過3萬架,「中國已經是最大的無人機植保應用大國。」

這主要得益於極飛和大疆兩家公司共同的耕耘。

根據最新的官方數據,過去5年,極飛植保無人機累計作業農田超過9000萬畝,共為水稻、小麥、玉米等作物增產近10億公斤。

而截至7月12日,大疆植保機2019年累積作業已經突破1億畝次。

「大疆、極飛的植保機已經實實在在作業了,」一位不願具名的瑞士無人機從業者表示,瑞士在這一領域的應用遠沒有中國快。

「瑞士都是農場主,很依賴舊有的經驗,對新技術的接受度其實沒有那麼開放。」

瑞士農業植保無人機應用最廣的主要是葡萄園。

因為這些葡萄園大多在特別陡的山坡上,傳統的大型機械不好運作。

「實在是剛需沒辦法,不得不採用新技術的時候才會採用。」上述從業者對AI財經社說,中國通常只要政府引導,給予一定補貼,市場很快就鋪開了。

他推測,無人機帶來的好處對瑞士這些農場主而言,可能不具備特別足的推動力。

「比如你告訴他們每畝能省多少錢,他們可能都覺得沒必要。」

這與美國的情況有些許類似,美國農業植保作業大部分還依賴傳統的大型機械。

另外,大疆基於在航拍技術上的傳統優勢,建立了一套成熟的面向影視產業的業務模式。

一位大疆內部人士告訴AI財經社,根據劇組需要,定制影視工具,是大疆最古老的一個業務模式。

「從2008年開始就這麼幹。」這也奠定了中國無人機在影視工業上的地位。

04.

就在行業無人機暗流湧動的時候,美議員們多次挑刺兒中國無人機,讓無人機的下一輪競爭多了變數。

不久前,美國國會議員以國家安全為由,提議禁止軍方採購中國製造的無人機。

美國國土安全部曾在2017年就在一份備忘錄中質疑大疆正在擴大「收集和利用美國敏感數據的能力」。

最新的消息是,大疆通過在美國建廠,以規避爭端影響。

大疆內部人士對AI財經社表示,大疆在美國加州的新工廠是應對美國內政部的要求,並非是針對今年的安全爭議。

「我們和美國內政部已經合作測試15個月,前年開始,去年提到建廠,今年1月測試。」

按媒體解讀,美國有意無意地打壓大疆,本質是想扶持本土無人機企業。

蘇振中告訴AI財經社,美國打壓中國無人機,歐洲圈子很多人都說歐洲無人機的機會來了。

「假設美國真的降低中國無人機採購,這個需求可能就會轉移到歐洲。」

然而,7月10日,美國內政部又公佈了一份關於大疆無人機通過安全測試的公告。

美國的尷尬在於其本土企業無法承載國家政府的訂單需求。

在幾年前美國無人機代表公司3D Robotics在消費市場敗落於大疆,轉型做軟件之後,美國至今未成長出一家規模化的有絕對競爭力的無人機企業。

一位業內資深人士將美國對大疆搖擺態度的根源,歸結為「為什麼美國無人機公司這麼水」。

他認為,相比美國,歐洲無人機產業的多樣性更值得關注。

不可否認的是,美國出現了幾家無人機後起之秀,但大多仍處於創業階段。

以Impossible Aerospace為例,該公司創始人團隊出自特斯拉,核心技術集中在電池方面,據介紹其無人機能飛兩個多小時。

而市面上絕大部分無人機飛行時長僅為三四十分鐘。

按媒體報導,Impossible公司的產品多數銷往行業客戶。

這些公司代表了美國無人機新勢力,團隊大多脫身於谷歌、蘋果、Facebook等大公司。

而這些從大科技企業跳出來的團隊在工業經驗和產品上會有優勢。

「我認識的美國一些基於人工智慧視覺做自動降落體系的公司,很多都是從大公司跳出來的團隊做的。」蘇振中說。

無人機未來的細分領域無疑將面臨更為複雜的局面。

「都有機會。」餘景兵說,「行業市場需要深挖,需要深耕,也更費時間。」

但國內一些不好的行業風氣令餘景兵擔憂:「任正非說過,不要忘了種莊稼而去炫耀鋤頭。無人機本質就是工具,就是鋤頭,個人感覺目前國內公司秀鋤頭的比較多。」

他進一步解釋,大家的無人機越做越炫,但真正的可靠性、穩定性如何,很多企業對自己的都不一定有信心。

「行業同樣缺乏正確的引導。一個池塘只能養500條魚,但我們放了1000條進去。」他說,「行業應用無人機市場根本沒有爆發,還無從談量,但國內已經是一派混戰局面。我們的很多企業至今仍在為吃飽飯、生存而奮鬥,人家已經在偷偷長肌肉了。」

在他看來,中國在無人機行業雖處於領先,但欠缺一個良性有序的迴圈,惡性競爭激烈。

美國在半導體領域的傳統優勢依然存在,歐洲的企業更加冷靜和理性,在未來的細分領域會有做大的機會。

「不要以為中國無人機已經穩了。」他說。

  一問世就是全球第一、領先所有對手的中國無人機神話「大疆」,問題開始浮現?
  【巨頭反腐知多少】從中國無人機大廠【大疆】貪污案談起
  千架無人機尬舞一場要價人民幣上千萬,老闆:沒想到這麼賺錢。(附影片)

閱讀原文